《相愛很難》和《愛無懼色》:愛,不應分種族、膚色和身份

跨種族婚姻在今時今日可能已經很普遍,然而回溯五、六十代,這種婚姻可能是禁忌。今年香港碰巧有兩部都關於這個題材的電影《相愛很難》(Loving)(註:香港國際電影節選映作品)和《愛無懼色》(A United Kingdom)先後放映,雖然兩部電影的主角的身份和地位並不相同,但他們遭遇到問題和困境卻是相近,在兩者各自面對的過程確實可以有不少對讀。

《相愛很難》的夫妻只是一對平凡美國公民,他們希望給予對方一個名份而結婚,可是因為膚色不同而觸犯身處州份的法例已被判遷離家鄉二十五年,從此要為安居樂業尋求解決方案;《愛無懼色》則是一段跨國婚姻,在英國留學的非洲貝專納王子愛上白人女文員,兩人旋即結合,只是萬萬想不到這次決定竟然挑起了其國家、南非與英國之間的政治矛盾。

兩對角色的身份不同也影響電影的處理手法,整部《相愛很難》以比較平淡的手法拍攝兩人的生活和遭遇,在呈現他們對抗壓迫的時候的反應也是較為被動。雖然過程中有人協助他們討回公道,然而在他們心中最重要的是有一個安穩的居所,兩人和孩子能夠在一起,因而兩位演員都以較為內歛的演技演出,女主角Ruth Negga雖然獲得提名去年度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只是演出相對普通,未有太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現。反而飾演其丈夫的Joel Edgerton更為出色,既要表現得十分顧家,又要默默承受平時所受的批評,內心卻始終如一愛著太太,他完全融入這個角色並收放自如地發揮出來。

相比之下,《愛無懼色》在整個反抗過程顯得比較「高調」,始終其中一方是非洲國家的王子,其繼承權力的影響亦牽涉幾個國家之間的政治角力,故此導演也透過男主角David Oyelowo多次「講金句」來突顯他堅持這段婚姻的決心(與他在另一電影《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有點類似,以此作鼓動人心),其次兩人除了膚色問題,也因為他的身份(王子)竟然與文員(平民)結合而令當中的爭議更大。從中反映當時社會正在走向追求適當人權、種族平等等議題。另外也因為涉及外交關係,兩人盡量將事件曝光,不斷在國際社會尋求協助。

《相愛很難》中兩夫妻追求的是安穩的生活,可能比較內在和個人;而《愛無懼色》則在這個層面上加多一重,因為牽涉國際社會而變得要尋求多方面的認同。可想而知當年的種族分隔政策、不同種族不能通婚的法例是如何無稽,也不會理會那人是何種身份和地位,只要觸及這個禁忌便要受到壓迫。

從兩部電影可以看見不論平凡夫妻抑或跨國婚姻都試過經歷不同程度的壓迫,同時也讓觀眾感到愛情根本不應有種族、膚色或身份之分,雖然他們被打壓、被剝奪自由及權利,但是夫妻之間的心只要緊緊連結在一起,就可以互相扶持,一同渡過難關,足以引證愛情力量的強大。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些真人真事是發生在較為封閉的年代,他們的堅持令人相當佩服和可敬。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