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仕》:死刑對社會之影響

被選為代表新加坡出戰奧斯卡的電影《身後仕》(Apprentice)由香港導演彭浩翔監製,導演則是新加坡新貴巫俊鋒(Boo Junfeng),故事有關該國國內部分監獄情況,從而側寫了不少社會實況,充滿思考空間。

故事主角由懲教員艾曼的視角出發,他剛被派到新加坡最高設防的監獄,本來只負責工場監工,在有意無意下認識負責執行死刑的老獄卒拉希姆,開始對這項工作感興趣,拉希姆也漸漸發現他跟自己特質有點相似,便正式招攬他成為助手。可是拉希姆原來是當年為他父親執行死刑的人,在這個心理關口中,艾曼要決定自己是否真正能夠擔任此項工作。

電影從拍攝和燈光已經能夠反映角色之包袱,艾曼身處的空間多是陰暗,無論在監獄裡較昏暗的環境工作,以至在家中生活燈光也較微弱,都反映主角由成長以來已處於不同的陰影之中。首先他從小成長已要承擔曾為死囚的父親遺留下來的影響,被人歧視以至曾誤入歧途,申請懲教署工作也要虛報家庭背景,其次在電影有某個細節顯示他父親在其出生前已過身,他一直都對父親的案件及身亡充滿好奇,也是這個心態驅使他接近拉希姆,卻因此而成為「師徒」。

其實電影英文意思正是「學徒」,在平常人心目中,相信很難會覺得自己能夠擔當死刑執行者,但電影中的拉希姆正是這個職位的「典範」,他要相信自己執行正確的工作,需要有堅強信念才能勝任多年,這份信念卻可能有脆弱的一面。拉希姆本來看中艾曼有這個特質,惟之後發現其真正身份,兩人似乎不再互信,他的信念也因此動搖。不過,艾曼也被拉希姆深深影響,只是他根本不知父親是死有餘辜還是含冤而終,他似乎未建立到應有信念便要執行死刑,開放式結局讓觀眾可以思考他最終走向是如何。

這個監獄故事也側寫新加坡部分社會現象,觀眾可以細心留意艾曼和拉希姆都是馬拉人,他們的上司是新加坡人,在這個國家總有身份地位之分別,執行死刑的工作不會由後者擔當,某程度上反映他們站在所謂道德高地的虛偽。另外就是反映死刑對社會之影響,除了主角長期活於父親的陰影中,當中兩個死囚家人也呈現了部分現象,有家人選擇不再理會死囚,也有家庭會送上最後的衣服及準備儀式,然而兩者都似乎擺脫不了伴隨而來的陰霾。

《身後仕》呈現新加坡以至全球尚有死刑國家可能會出現的情況,也反映了該國部分社會實況。新加坡是少有仍然使用絞刑的國家,相對其他國家使用毒針、槍斃、斬首、電椅或毒氣室等,其實沒有那一種是不殘酷。事實上,我們應該沒有殺死其他人的權利,不論那種死刑方式都是不人道,本片也讓觀眾反思死刑的意義何在。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