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的影響

近兩星期,幾國元首,到訪香江,我城警察,對「每一個」政要來臨的保安,提升至「反恐」級別。鄙人為中環上班基層,上年經歷張德江到訪,今年再遭逢上下班連環慘事,實不吐不快。

首先,我一介蟻民,沒有可能翻閱警察機密檔案,但觀乎近年歷次政要到港,自李克強港大事件起,香港警察,幾乎每次都如臨大敵,像驚弓之鳥,動輒過千警力,即使是貴賓十公里以外,也高度設防,全城猶如監獄。然而,與此同時,又不斷強調「香港是世界最安全城市」,說話與行為,充滿矛盾。

星期日,我下班坐巴士回家,超過一個小時,車仍在熙信大廈。換著往時假日,早達家門。假期封路也如此,寫字樓辦公日子,可想而知。港鐵常謂快捷方便。然眾所周知,金鐘等轉車站,曾等候十數班也不能上車。現在三兩天封路,市民避搭巴士坐港鐵,車廂自然更見擁擠。別忘記,香港人最強武功,為「唔好阻我返工」,與及「唔好阻我收工」。

影響不止上班族,也旁及不少人的精神健康。據調查,我城有過百萬人有抑鬱徵狀。即使這些研究可能有誤差,但引用醫管局確診病人數字,達數十萬之眾。抑鬱患者,最常見為負面思想。警察屢屢用反恐字眼,佈陣如戰場,很難說服患者不會有危險,然後再出現各種連鎖反應。這些是醫學常識,非危言聳聽。如果他們會凡事正面,就不是抑鬱了。

最後,我想引用一段立法會對話,李克強訪港之時,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曾言:「炸彈範圍是五百米。」長毛梁國雄議員神回覆:「你不如話有導彈!」

我想說:「導彈範圍足夠摧毀幾個香港,如果這麼著重『安全』,不如叫各元首不要來好了。」

文:羅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