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國新密件再看六四

黃東
2017 年 01 月 09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去年底英國國家檔案館,新解封了一批涉及1989年六四事件前後,中、英、港、星(新加坡)四方的機密外交文件。這是繼前年初加拿大官方公開有關六四事件的解密文件後,又一重要歷史佐證。事過境遷,今天在掌握更多資訊後,再細閱相關文件描述,當然知道有些與事實不符,但也有一些新發現,特別是可透過「外交高手」英國人的視角,了解當年英美等國高層的某些思維,對分析當今時局,亦不無裨益。由於內容眾多,而筆者又專門研究六四事件,因此打算從密件當中的兩點,管窺當時的一鱗半爪。

「200人死亡說」的可疑

文件透露,美國國防單位收到三大情報:中國政府無法避免流血衝突;政府醫院人員已被召回工作單位;解放軍獲指示採取一切手段平息事件。在戒嚴當天(5月20日),英國時任駐華大使唐納德發電報予英國外交部,談及同日在北京,曾與美國著名毛澤東研究專家施拉姆午餐,對方指有消息人士向其透露,中共領導人鄧小平近日曾表示:「200人的死亡可以換取中國20年的和平。」

這段話實在令人滿腹疑團,所以筆者亦十分同意陶傑先生在專欄中的質疑。作為官方內部文件,光這一部分證言已經比較粗疏,有理由懷疑在公開前有沒有經過刪改。首先「三大情報」內容雖然與事實比較接近,但在美國國防機構之中,專門蒐集外國軍事情報的單位眾多。按其字面理解,是否暗示情報單位中歷史最短、成立於1961年豬灣事件後古巴導彈危機之前、設於五角大樓內的國防情報局(DIA)?連這一點都語焉不詳。

另外戒嚴當天英國駐華大使唐納德與美國學者施拉姆共晉午餐,對方所引述的消息人士到底是何方神聖?權威性又如何?有沒有第三者可作為旁證?這些都直接影響到所謂「200人死亡說」的可靠性。然而相關文件並無提及,故難以進一步從美國方面追查下去。

即使這名中方內幕消息人士可信,但唐納德在什麼場合聽到轉述?這個三手消息會否輾轉聽錯?會否施拉姆或這名中方人士有意說錯?甚至是否中南海有意通過此人放出假消息,企圖減少所受到的西方譴責?又或者與當時英國在華投資、與香港前途有沒有兩國利益方面的內在聯繫?這一切都成為難以進一步研究的孤證,只能說多了一個新觀點作為參考而已。

有必要刨根問底 還歷史公道

絕對不是希望六四時軍隊殺人愈多愈好,只不過新解密的「200人死亡說」,的確與鄧小平視人命如草芥的性格迥異,更加與各種消息來源盛傳至今的「20萬人死亡說」,相差達1000倍之多。因此後人很有必要刨根問底,還歷史一個公道,為爭取民主而犧牲者,以及無辜被殺、被捕百姓爭回應有的權利和尊嚴。為此,任何新證據、新觀點,與之前不同的說法及細節上的變化,都不能夠隨便放過,這是我們一代人的責任。

(二之一)

作者是澳門軍事研究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7日)

澳門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