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見與中立

有人問候選人:「聽說你受外國勢力操控?」他回答:「我住在港島㗎喎!」一眾人隨即拍手叫好,說是幽默回應、妙語連篇。又有人問另一位候選人:「聽說你是梁振英2.0,你與他有什麼分別?」她回答:「我是女人,他是男人!」眾人隨即噓聲不斷,說是低級趣味,不嚴肅回答問題。這便是偏見。又比如說,有人質問候選人,他若答得不好,眾人便說這是選舉陷阱、政治陰謀,存心打擊候選人的聲望。同一人質問另一位候選人,她答得比較好,一眾人便大聲抗議,說問題偏袒,存心為候選人「抬轎」。這便是偏見;與我們有沒有民主完全無關。

又有人說,你不夠中立!真可笑!在政治圈子近二十年,有哪一刻說過我是中立?從來也是抱着是其是、非其非,任何事也以事實根據為基礎的態度處事,怎可以是「中立」?不要把中立與中肯混淆,中立沒有立場,但中肯有。中立可以兩面討好,中肯卻很多時會得罪某一方。有人批評你喜歡或支持的人便說是偏見,同一人批評對手便說是中立,這才是偏見;與我們是否有民主完全無關。

擇善固執是好的;但必然不是中立。接受批評是文明社會的基石,批評愈中肯、愈有理據,愈應該聆聽。把所有批評的聲音打造為邪惡、不誠實、有圖謀是自欺欺人。我們每刻也在批評北京不容異見,但是我們每天也在批判異見;我們更用盡一切污言穢語、誣陷辱罵之能事去羞辱、攻擊異見者。與北京比較,我們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不要說我們是民主派,這與民主完全無關。

中肯是美德,但中立不一定是。中立說得通俗一點可以是騎牆,可以是沒有立場,也可以是置身事外。在重大社會問題上,我們可以置身事外嗎?假若要置身事外的話,倒不如遠走他鄉好了。今天社會撕裂、政治對立,是因為每人每天也戴着政治有色眼鏡看所有事物。要逃出這死胡同,我們首先要學懂互相尊重,接受批評。做不到這點,談什麼爭取民主?

文:湯家驊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