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思考抗爭的代價

旺角騷亂事件中首次有被告暴動罪被判罪成,3名被告各被判刑3年。不消說,這是沉重的代價。當然,社會應反思年輕人憤怒上街的原因,但除此以外,這次判刑的沉重,也該迫使我們要好好重新思考代價以及責任的問題。

這一問題比較強烈地浮現在我腦海中,是來自梁頌恆及游蕙禎被DQ之後,梁天琦關於自己暫時引退到外國讀書的訪問。

在被問及DQ風波中,何以沒有作出任何行動,梁天琦解釋原因是害怕遭即時還押至2018年。然而,這卻令人想起,旺角騷亂之後他一直高舉以死相搏的旗號。這就奇怪了:如果一個人不願意即時還押,那他何以願意以死相搏呢?難道梁天琦認為即時還押比死亡更害怕?這令我懷疑,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深思熟慮死亡作為抗爭代價的問題?

又或今次旺角騷亂之中,現場存在太多偶發性元素,而且在所謂自發、無大台及無底線的發動之下,發動者亦沒有事先就?行動及其各種後果,至少提供起碼的說明及資訊,所以也難說參與者有沒有心理準備面對各式情?及代價。在沒有組織承擔責任之情況下,在鬧市的騷亂中又隨機捲入眾多路人或同情者,這使得代價的問題更形複雜,而在沒有組織出面之下,這最終成了個體化自行處理的問題。難過的是,代價如此高昂的行動,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和理想,幾多是無意的路人,又幾多有意的獻身者,是否每個人也沒有底線等等,這也無法說得清。

深思熟慮也是支持者和社會的責任

我相信不少騷亂參與者都出自一片為香港好的真心,然而,面對如此代價沉重的判刑,我們除了近乎機械性地永遠站在雞蛋一方之外,也得共同承擔政治的責任,這除了找出更好的民主運動之路,也包括批評的責任。在這個特區政府絕不心慈手軟的年頭,深思熟慮顯得特別重要。

話說回頭,以死相搏的號召,令我想起20世紀60年代的日本反安保運動。當時日本激進青年抱着「直衝到尾直至死去」的抗爭決心,後來,更走上無底線的不歸路(包括走進警局搶槍及放炸彈),漸漸遠離大眾。如今看來,短時間內香港該不會走上這一步。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安保鬥爭也使用了激進的世代語言,新世代拒絕認同舊世代的思維方式及抗爭方法;而在當時,部分成年人則基於一份虧欠的心情(覺得無辜的青年付出的比自己多),於是,在看到抗爭即使出了問題之際,沒有提出很多批評。或許,這告訴我們,深思熟慮不僅是前線抗爭者的責任,也是支持者及社會其他成員的責任。

文:陳景輝

作者是政治及文化評論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