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和瘋子的抉擇

桑普
2016 年 10 月 18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美國總統競選形勢已經邁向白熱化。三場舉世矚目的電視辯論接連在9月26日、10月9日、10月19日舉行。這次將會是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希拉蕊)及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川普)之爭。11月8日,美國總統正式全民大選(選舉人團再在12月17日根據各州民意授權選出總統及副總統)。同日,眾議院全部435個席位及參議院33個議席也會改選。這次選舉對未來四年美國的內政與外交走向相當關鍵,包括美國對亞洲、中國、台灣、香港的外交政策。

其他文章:「形式」決定輸贏? 談「市民大會」式辯論 (蔡子強)

其他文章:有限度的膚淺(風火會)

其他文章:競選政治只能互相攻擊(阮紀宏)

我曾經在電台節目《左右大局》中說過,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簡直就是騙子和瘋子的二擇一選戰。二人質素是歷年來數一數二拙劣。然而,有些讀者及聽眾不以為然,認為我批評希拉莉是騙子太過份了。我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些事實。

我不是美國選民,沒有選票在手。但我可以「同情地理解」為甚麼有些人到頭來還是選擇希拉莉,厭惡特朗普。不過,我還是呼籲大家實事求是地客觀評價政治人物。

希拉莉在擔任國務卿期間,在班加西大使被殺事件中所說的謊言,令她的信譽大減。希拉莉使用私人電子郵件處理機密信息,造成敏感信息外洩,醜聞無庸置疑,也令她的操守備受質疑。更不用說她涉嫌在任國務卿時為克林頓基金會濫權一事。這些只是部分例子而已。試問:上述有哪件事不涉及她處理政治事務的誠信問題?請不要說政客都是如此。畢竟上述事實已經遠遠超出了大家可以接受的政客一般誠信標準。

至於特朗普,從修築圍牆到羞辱女性,一直語不驚人誓不休,從笑話變成蠢話,再利用反移民的基層白人情緒,過度渲染一些政治議題,最近更對內猛烈攻擊,不惜掀起共和黨內戰,令人苦笑和深感不堪。

其他文章:資產階級惡棍(馬家輝)

其他文章:令人感嘆的美國總統大選(葉劉淑儀)

其他文章:特朗普與白種怒漢反擊戰(孔誥烽)

我上週在英國倫敦,在書店看完了記者Mark Singer寫的一本《特朗普與我》(Trump and Me)小書。每翻幾頁,我有時忍不住捧腹大笑。除了涉嫌性犯罪之外,特朗普還是個超級自戀狂和表演狂,口沫橫飛,拈花惹草,很想當萬人迷,很怕被人說他曾經生意失敗過,一旦被人羞辱則賭氣不服輸而硬幹到底,在外在世界之餘卻沒有專屬於自己的內在心靈世界。

先不論他根本沒有貫徹傳統右派的保守主義價值觀,他這種心理狀態其實應該接受精神治療,而非總統寶座。美國領袖不只需要領袖級理念,更需要領袖級人格。兩者他都完全欠奉。當然,瘋子也可以同時是騙子。還記得在多年前,特朗普的公司偷偷摸摸在古巴做生意,懶理美國對古巴的貿易禁運,相當莫名其妙。畢竟他的這類醜聞實在不勝枚舉。

特此奉勸各位讀者千萬不要跟任何候選人或政治人物談戀愛。兩個爛橙就是兩個爛橙。如果我是美國選民,我真的選不下手。

不分左派抑或右派,昔日美國總統從華盛頓、傑佛遜、羅斯福、甘迺迪、列根(雷根)、布殊(布希),都是理念先行,人權優先,對抗邪惡,有勇有謀。他們的某些觀點或做法或許時而可商,但卻肯定頗具領袖風範。反觀現在這兩位美國總統候選人根本完全不及格。這不是左派與右派的信仰價值之爭的問題,而是人格與能力的基本問題。騙子汲汲於權謀,瘋子忘形於自戀,這是美國的不幸,也是世界的不幸。美國以外的獨裁者料必直竪拇指。

畢竟身為華人,我最關心的是以下這個重要問題:誰會對中國政權更講人權外交,而非利益掛帥?我看不出他們兩人會有任何本質區別。

其他文章:包容共濟,還看財爺?(曾偉強)

其他文章:特首人選未定案 中央做民調探風(李先知)

其他文章:巡視組結論 梁特連任行情看淡(梁美儀)

瘋子搞新門羅主義,根本懶理中國政權的邪惡本質,只是說些中國搶了美國工人飯之類的民粹話。我就不深入說了。

至於騙子,她的騙術相當精湛,使很多人誤以為她會對中國強硬,其實不然。騙子當年根本就是企圖把逃走到美國駐華大使館避難的失明維權律師陳光誠,拱手送回去給中共政權,只是後來因有美國國會議員介入,才會讓陳光誠安全到達美國開展新生活。畢竟騙子從來都是利益掛帥的,而且她在2009年擔任國務卿初期,正是力推討好中國政權的綏靖政策,影響至今不息。難怪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兼國務院顧問時殷弘會預期中國領導人比較希望希拉莉當選。

事已至此,大家可以失望,但是必須醒覺。在這兩人二擇一的選舉格局下,未來究竟由誰當上美國總統,對華人社會而言,都很可能不是一件好事。自奧巴馬(歐巴馬)執政八年以來的美國全球綏靖政策,很可能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大家宜繼續沉著忍耐,千萬不要放棄理想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