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蔡通話氣炸習近平

桑普
2016 年 12 月 12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揭開了改善台灣與美國關係的新氣象。最近更成為了美國《時代》雜誌2016年度風雲人物。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天朝霸權簡直氣炸了。我預料這只不過是一個開始而已,相信好戲陸續有來,希望大家群策群力,終結全球綏靖主義,逐步把中國暴政、黨媒、獨裁者炸焦、炸爛、炸碎。一蹴未必即就,但是事情正在起變化,如今已是路人皆見。

一、特朗普

12月2日台灣時間晚上11時,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了電話。這次歷史性對話是由共和黨前參議員多爾(Bob Dole)居間穿針引線。當晚由蔡英文致電特朗普,談了大約10分鐘。蔡英文祝賀特朗普當選總統,兩人也就台美關係在經濟、政治、安全領域合作交換了意見,特朗普更恭賀蔡英文今年初當選台灣總統。

然後,特朗普在社交網站Twitter表示美國一直向台灣軍售,怎麼連接個祝賀電話就不可以:「美國向台灣出售數十億美元軍備,我卻不應該接一通祝賀電話,真有趣。」他還質問為何不能以「台灣總統」稱呼蔡英文。這種表現令人驚喜,打破了1979年美國與中共政權建交後的歪風惡習,令人鼓舞。外界或有不滿,但是美國副總統當選人彭斯(彭斯)反問:如果現任總統奧巴馬可以向古巴獨裁者伸手,還認為他是英雄,但特朗普只不過是接了一通台灣民選總統蔡英文電話,有何值得大驚小怪?

其實在特蔡通話之前數小時,習近平才剛剛跟到訪中國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相見歡,滿以為一切關係照舊。豈料特蔡通話簡直就是對習近平的一記當頭棒喝!想當年,基辛格看完了薄熙來的紅歌表演,習近平就隨即把薄熙來擄走囚禁,形同掌摑基辛格;到現在,基辛格見完了習近平,特朗普就立即跟蔡英文講電話,形同掌摑習近平,堪稱禮尚往來。這樣一巴摑下去,習核心剛剛吃完的慶豐包子全部都要吐出來了。他還一頭暈眩,感到莫名其妙。他怕美國,不敢罵;他恨台灣,就大罵。欺善怕惡,瘋相畢露,痞子撒野。

12月3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聲稱這只不過是台灣搞的一個「小動作」,根本不可能改變國際社會已經形成的「一個中國」格局,也不會改變美國政府多年來堅持的「一個中國」政策,同時不希望這個政治基礎受到任何干擾和破壞。這是習近平吐完一地之後所放的第一個響屁。習近平沒有罵美國,王毅也沒有罵美國,市儈逐利的基辛格更對中國政府沒有反駁特朗普一事直豎拇指。那麼,中國憤青們,為何你們不罵習近平是個漢奸窩囊廢呢?完全失語。

12月5日,特朗普根本不管中共放屁,更不管美國白宮表示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有可能破壞中美關係、無法確定特朗普具體目的之類廢話,再於社交網站Twitter,連續發出兩條措辭強硬的推文,炮轟中國在南海建立軍事設施、操縱匯率、開徵重稅:「中國有問過我們可不可以貶值他們的貨幣(讓我國企業更難與之競爭)、向我們出口到他們國家的產品大幅徵收關稅(我們沒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還在南海中間修個規模龐大的軍事設施,他們這麼幹,問過我們的意見嗎?」 「我看就沒有了!」

剛剛放完屁的習近平這次真的傻了眼,聽到這些真話,快要火山爆發。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表示,不揣測特朗普連串言行背後的動機,但重申「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和敏感的問題,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的基石;只有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才能確保中美繼續推進互惠合作」。新華社英文版更發表評論,表示特朗普需要抵制一些「鷹派政治菁英」對中國具有刺激和誹謗性質的輕率論調,並且認為美國能夠從削弱中國核心利益的舉動中獲益是個錯誤的想法。這麼幼稚地以為可以標籤出「鷹派」一小撮,然後蓄意製造特朗普與他們之間的矛盾和裂痕,根本就是想入非非,引人發笑。他們是被誰找來當顧問的?還不是特朗普嗎?

放完這第二個響屁之後,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Bill Stanton)更加大膽,進一步表示:個人認為一切是特朗普幕僚精心策劃,強調美國從來沒有說過中國大陸對台灣擁有主權。這句話可不得了!先把「一中」捧了上天,然後暗示另有「一台」,完全破天荒。習近平的血壓肯定立即飆升,簡直是被氣炸了。

習近平的所謂「六個任何」(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團、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根本完全蒼白無力,因為台灣自古以來根本不屬於中國。台灣曾經屬於荷、鄭、清、日,後來屬於中華民國,但是從來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當然無法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裂出去。不要說「六個任何」,即使「六億個任何」,也是無補於事。

二、摩爾

然後,特朗普的經濟政策顧問摩爾(Stephen Moore)接受芝加哥媒體訪問,表示美國應該支持盟友,「台灣是我們的盟友,是一個相信民主自由的國家,我們需要支持,如果中國不喜歡,那就去他的(if China doesn’t like it, screw ‘em)」,而且表明「我不理會我們有無冒犯中國人」。多麼乾淨俐落!多麼坦誠地打開天窗說亮話!

摩爾表示特朗普不應擔心作出任何行動會觸怒中國。他批評中國在東方張牙舞爪,現在是站起來反抗惡霸的時候了。摩爾更不忘批評現任美國政府的外交圈充斥著太多軟弱而無決斷力的「傻瓜」不斷指手劃腳,而後者只會說:「噢,我們不能這樣做,我們可能會得罪中國。」但摩爾表明:「即使會得罪中國,我也不介意。」語出驚人,真不簡單。

承受過特朗普陣營這一輪密集的組合拳和雙節棍之後,中共政權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習近平忍著痛楚,試圖用「一分為二」的妄想式垃圾辯證法和詭辯歪理自欺欺人。12月6日,《人民日報》海外版撰文,表示特朗普團隊的所作所為,體現了美國對中國政策的「兩面性」,「所以中國不能只用一種方法應對」,還說特朗普「對中國和中美關係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實已經「偏離事實」。對著這位無知老人,共產黨開始自我撫慰:「保持戰略定力」、「鬥智鬥勇但不鬥氣」。但是在實際上,習近平已經保持不了定力,在中南海內關起門來,吸著氧氣筒生悶氣。

三、葉望輝

12月6日,特朗普的過渡團隊顧問、與民進黨關係深厚、美國前副總統切尼的國家安全顧問葉望輝(Stephen Yates)親自到訪台灣,並且計劃在12月14日跟蔡英文見面,既高調又有大器。他在機場受訪時表示特朗普說話開門見山,「台灣總統應該是台灣總統」,沒有別的話說;如果美國人民或中國人民想與台灣人民有很好的接觸,應該以講實話作為基礎。葉望輝表示這次是應台灣國安體系智庫「遠景基金會」之邀,參加討論「美中台關係」的閉門研討會。由於葉望輝曾經在台灣生活,學習中文,在高雄傳教,因此他完全能以流利國語對答交流。

至於葉望輝過去在台灣的經歷,實在不可小覷。葉望輝是摩門教徒,曾在上世紀80年代末在台灣中南部傳教數年,騎著腳踏車穿梭城鄉傳教。他表示這次如有機會,希望能到中、南部走走。他很高興看到特朗普和蔡英文通電話,認為雙方關係有一個好的開始,同時希望美國和台灣能夠利用這次機會作為起點,拓展更有成效的雙邊關係。他希望更多台灣人能買更多美國出口的商品。

對於特蔡通話被中國政府批評為搞「小動作」,通曉中文的葉望輝當然知道箇中含義,然後聲稱他把這三個字「理解」為「小步驟」,同時希望中國不要過分反應,強調特朗普只是客氣接受恭賀電話,還要等到就職典禮後,看特朗普如何推動政策才是重要。被問到「小步驟」跟「小動作」有甚麼差別,他說不知道,要先查字典。相當幽默風趣。

12月7日,中共集團終於按捺不住,通過《環球時報》社評《特朗普的憤青幕僚需要好好補課》文章,自己脫光衣服,公開獻世喊話。社評辱罵特朗普的幕僚是「豬隊友」,聲稱蔡英文的反應已經「顯出某種忐忑」,變相自我陶醉一番。社評繼而宣稱「經過最近十幾年的強勁發展,大陸的實力已將台灣島牢牢攬入懷中(按:難道想強姦嗎),消滅了台灣獨立的可能性(按:那麼沿海飛彈和反分裂法又怎樣解釋呢)」。社評更進一步聲稱中國有「第二次核打擊能力」(按:那麼美國的第一次消滅式核打擊能力呢),表示「人民解放軍有能力在以小時計算的時間內摧毀台軍的抵抗力,並快速奪取整個台灣島,在美國的馳援到達之前就基本結束戰鬥」(按:那麼馳援後的新戰鬥呢、習近平姐夫在美國的資產呢)。專門放屁給自己聞,真是中共一大發明。

被謔為「豬隊友」之一的葉望輝大可一笑置之。幽默過後,葉望輝馬不停蹄,懶理謾罵。12月9日,葉望輝與民進黨立委羅致政、陳明文、陳亭妃等人舉行了超過一個小時的晤談,談及許多話題。有關台灣軍購方面,葉望輝建議台灣可以提出符合「自己實際的國防需求」。有關經貿關係方面,葉望輝表示在美國退出TPP之後,台灣及美國雙方必須加強雙邊經貿關係。葉望輝總結指出:台灣與美國關係,走了30年才有了如此重大突破,希望第二步不要太久,雙方都要一起努力來提升彼此關係。

聽完這些話,泥足巨人習近平連嗷嗷幾聲都叫不出來。左一手軍購,右一手經貿,台灣與美國關係有望開始破冰。任憑中國將會如何擄走和買走台灣的邦交國(《環球時報》12月5日社評認為中國大可拿掉台灣若干個邦交國,作為蔡英文十分鐘通話的代價),任憑中國如何逼令海霸王集團撇清與蔡英文的關係和自我否定綠色台商形象,任憑中國如何限制陸客自由行及台商投資中國,任憑中國如何叫停中國赴美的境外投資,台灣與美國改善外交關係已成定局。長遠利益凌駕短線利益,價值格局凌駕銀彈鈔票。滿身銅臭的奧巴馬和希拉莉(希拉莉)所做不到的,表明自己真的已經很富有的特朗普卻正在醞釀和努力。

無論如何,未來主管美國對中國政策的白宮四大金剛(國家安全顧問佛林、中國問題顧問兼《百年馬拉松》作者白邦瑞、經濟政策顧問摩爾、過渡團隊顧問葉望輝)都是對中共獨裁霸權本質瞭如指掌和深惡痛絕,因此我對未來特朗普政府「聯俄制中」及「聯台制中」的走向,保持審慎樂觀的態度。如無類似911恐怖襲擊重演,美國長達8年的幼稚圖利綏靖政策很可能被劃上休止符。特朗普政府在經濟及勞工政策方面可能會出現某種程度(但非全盤)孤立主義的傾向,但我不認為這種思維會延伸至削減美國在全球各地的政治、經濟、文化、價值、制定規則方面的實質影響力。多邊的TPP將會轉化為以美國對各國雙邊經貿協議的方式呈現出來。

四、蔡英文

2017年1月11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將會出發訪問中美洲友邦(尼加拉瓜、危地馬拉、薩爾瓦多),期間預料可能過境美國紐約,會否與美國候任官員或者特朗普見面,備受矚目。中國外交部向路透社表示,希望美國當局拒絕蔡英文過境美國,避免發出任何有關「台獨」的「錯誤訊息」,又稱蔡過境美國目的「不言而喻」。中國官方言詞這麼曖昧,干涉他國內政,但卻不敢嚴詞譴責,不敢厲色喝停,足見尷尬為難。事態如何發展,大家拭目以待。當然,一次過境不會立即翻轉大局,但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至於蔡英文對特蔡通話的反應,卻是相當低調、謙抑和保守,較晩才對外證實通話消息,顯然有其政治考量,希望對於尚未完全確定的事宜,盡力避免節外生枝。對於這一點,我能夠充分瞭解。

與此同時,台灣的外交政策依舊瀰漫著一股對中國和對美國左右逢源的迷思,聲稱要體會台灣只不過是個小國,「所以」有必要效法菲律賓、馬來西亞、韓國等周邊國家,希望在兩個大國「之間」能夠左右逢源,幻想這樣才足以平衡各方利益,幻想這樣才能在夾縫中求生。最近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即表示:台灣不會激怒中共,因為台灣一直在追求「雙贏」與「多贏」的格局,並非「零和競賽」。這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蔡英文的想法。

我不同意這種左右逢源的看法。中國沒有對菲律賓、馬來西亞、韓國全境主張自古以來的垃圾主權,沒有併吞和對它們實行一國兩制的野心,沒有把千支導彈瞄準它們,沒有派人滲透進入當地政界發動統戰及影響選舉,沒有派人在當地公民抗命及民主活動時揮舞五星血旗和罵人數典忘祖。然而,這些情況卻在台灣發生。中共獨裁集團未必是菲律賓、馬來西亞、韓國的敵人,但卻是台灣的敵人。認清政治現實,不要幼稚地迷失在教科書式權力均衡理論的推崇。菲律賓、馬來西亞、韓國可能有本錢做到的事,台灣完全沒有。台灣聯合美國與日本共同抗拒中國,才是康莊正途。

其他文章:特朗普時代的東亞 日本或成最大得益者?(黎蝸藤)

其他文章:法律對性暴力受害者的保障(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其他文章:沙特願景2030:破局的決心(何偉業)

其他文章:願哥倫比亞空難的死者安息(楊庭輝)

其他文章:卡斯特羅神話(張翠容)

其他文章:特朗普的台海政策與對華政策初辨(牛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