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館關門我就走

田北辰
2016 年 12 月 30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還有一個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將會正式卸任,如果稱他為近年最富個人魅力的領袖,相信也不為過。他任內政策上有得有失,但他的演說、急才、幽默,還有攝影機拍下無數親切的鏡頭,都為人津津樂道,也是一個時代的印記。

而他的繼任人候任總統特朗普卻恰恰相反,給人的印象是財大氣粗、目中無人,經常口出狂言。但大家其實不用過於擔心,競選時所說的話都可以視為宣傳伎倆,作為商人,他應該明白什麼形象對自己最有利,也正因為如此,他也應該知道就任後角色有所不同。他在當選後接受《六十分鐘時事雜誌》訪問,在很多問題上態度變得嚴肅,訪問他的記者說:「我想他希望大眾知道,他必須改弦易轍,更注重其責任。」而且美國作為超級大國有一套考驗已久的權力制衡制度,不大可能因為一個狂人總統而出大問題。

奧巴馬總統卸任之後,大眾對他的期望亦會有所改變,其中一個評價標準是他會否在台前點評時局。近年來,會明目張膽地品評現屆政府的前領導人,恐怕只有台灣的李登輝了。李氏任內政績自有評價,其台獨主張在島內亦毁譽參半,惟大多數人對其退任後仍對時局指指點點不以為然。相反,美國小布殊前總統任內笑話不斷,在任時也不算受歡迎,但卸任後自動消失,倒也不失從政者應有的風範。當然,卸任後助選、繼續宣揚自身理念也大不乏人,但大家都遵守的底線是不對現任領導人的政策指手劃腳。如果真的不甘寂寞,也可從事一些更超然的工作,例如美國前總統卡達,超越個人和黨派利益奔走於各國之間,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人們覺得他做前總統比做總統出色得多。

「酒館關門我就走」(I leave when the pub closes)是英國已故首相邱吉爾爵士的名言,1945年大選前夕他對可能落敗如是說。落敗不是退休,數年後他再次出任首相,到真正退休後就沒有再干預政事,而他這句說話就成了對卸任領導人的基本要求。不要以為這要求只是西方價值,我們中國人也有「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之說,出自《論語》。國家前總理朱鎔基先生卸任後多少人請他「分享智慧」,他也嚴守這個界限,從不公開對現屆政府說三道四,其他國家前領導人也表現得非常恰如其分。香港的從政者在方面真的要好好學習。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2月28日)

立法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