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跌進谷底了…

法政匯思
2016 年 11 月 23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執起筆,也提不起勁寫什麼。

才不過兩個半月,我差點忘記了我曾經為高投票率而歡呼。

立法會議員宣誓、政府帶頭申請司法覆核、人大「自動波」釋法、更多的司法覆核申請取消多位民選議員資格,似乎沒完沒了,每一宗事件都教人心碎。

回想起來,今年年初梁振英還指稱有人濫用司法覆核,引得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法律年開啟禮時反駁。

閉上眼睛。

「你放棄了?」

我只是有點疲倦。

有如法律界的黑衣靜默遊行,我們無聲站在高等法院門前,一些不知在哪裡跑出來的傢伙卻用上大聲公在我們耳邊呼喊「漢奸!走狗!賣國賊!」,你能不煩厭嗎?

「為什麼不罵他們?」

這樣有用處嗎?我也實在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做這些事。

其他文章:莫道螢光小 猶懷照夜心(莫哲暐)

其他文章:青山杯渡傳說(青山之一)(麥敬灝)

其他文章:潮看中化:殘疾救濟 傳統留下的問題?(葉雨舟)

其他文章:補選‧初選(吳志森)

其他文章:西方民主的危機(馬嶽)

「那我們該怎辦?下月11日舉行的選舉委員會選舉,遊戲規則由他們定,人又以他們為多,我們可以做什麼?」

沒錯,政治現實是我們的行政長官仍然由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出。這1200人的組成,極為複雜,非常黑箱作業。其中,人大代表和立法會議員是當然委員,宗教界委員由提名產生,其他委員理論上是由選舉產生,但實際是很多界別根本只有某些人出選,例如政協、金融界、香港中國企業協會、進出口界、漁農界、香港僱主聯合會等等,出選人均自動當選。

雖然無奈,但若然能夠爭取成為委員或是選出屬意的委員,那我們還有點籌碼周旋。

今次便有318人參選天主教界別的十個議席,最後中籤的十名教徒,似乎有一半立場傾向支持民主派,比上屆為多,值得鼓勵。

其實只要你是食物業牌照持有人,便能登記成為飲食界選民。好可惜,複雜的選舉制度令人摸不著頭腦,很多合資格人士因而白白錯過了登記做選民的機會。

另一方面,監察選管會以及選舉事務處的工作亦極為重要。不單單是防止舞弊及不法行為,我們也應當要求當局改善選舉流程。做了廿年選民的我,發現投票的過程一丁點進步也沒有。看見投票站的工作人員仍然用間尺核對及劃去我的名字,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都什麼年代了,還用間尺?」

早前的立法會選舉,被譽為民主派票倉的太古城票站因選管會安排失當,弄至選民要苦候四小時至凌晨2時半才完成投票。無論當局是有心或無意,一定要杜絕這種情況再次發生。

台灣的選舉,選民必須攜帶身份證及投票通知單方能投票。香港現行的法例卻容許選民出示其他身份證明文件,沒有規定一定要用身份證。有政黨就指稱有市民使用身份證副本也能投票。我們是否需要修改法例以防止選舉欺詐呢?

「說實話,這些問題實在複雜,我根本沒條件跟進。」

明白。

香港大部分人的生活就算不艱苦也極具壓力,加上選舉制度繁雜,又個人票、又團體票,團體票又分每個團體一票或每個會員一票,實在難以期望每個人去了解,何況是監察?

其他文章:從香港總督到行政長官:政府首長的權力運用(姚旻岐/鄺智浩)

其他文章:歡迎法庭裁決 駁斥謬誤觀點(周浩鼎)

其他文章:中年妄想下的「鬼、雞、棋」(張彧暋)

其他文章:議員的資格 只來自選民授權(鄭立)

我只期望香港人增長學識、增進修養,以增加自己的本錢,在自己的崗位盡量做到公平公正,亦嘗試感染身邊的人多關心社會,為下一代建立正確的人生觀、分清是非黑白。最近的宣誓風波正正就說明,攪破壞、搞綽頭,有時候只會適得其反。我們面對當權者一定要極能耐才能跟它鬥智、鬥力。

張開眼睛。

加油。

文:孫己颺@法政匯思

在這歪理當道的時代,我們一群法律界人士決定放下業界內事務律師及大律師的區分,團結地匯聚一起為捍衛法治、司法獨立、民主、人權、自由、公義等核心價值發聲。我們會利用我們的法律專業及思維,以不同的方式在社會及社區廣傳這些核心價值。 維護法治精神、關心政制政事、匯集業界人士、廣傳進步思維。我們就是 《法政匯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