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20年了,大家仍難捨一顆舊電池

法政
2016 年 12 月 02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理應勝舊人。 但末代港督彭定康卸任快20年,回到香港演說仍是全城矚目、人氣高企。

彭定康出席的活動,仍然吸引多位政商界名人捧場;而他的演說和評論,仍給各大傳媒在頭版轉載。 眼見鏡頭前的彭定康,雖然思緒敏捷、詞鋒銳利,但畢竟年過七十,白髮蒼蒼,和當年任港督時的神采飛揚,已相去甚遠。

那麼,一顆過氣的前朝「舊電池」,說些了無新意的「人話」,仍能引起社會高度關注,又代表了甚麼?

「亮點」之一當然是出自彭定康的「金口」,但另一個「亮點」,就是和舊時相比,原來現在要聽些較有邏輯、較有質素的說話,甚至是半句「人話」,竟如久旱逢甘露。

彭定康最為人熟悉的,除了熱愛蛋撻之外,肯定是其政改方案吧。

我是一名土生土長的80後。 彭定康1992年接任港督時,我6歲。 牛津大學歷史系畢業、政治家出身的他,任內發表的第一份施政報告,便提出政改方案,改革立法局(即現在的立法會)的選舉制度,除了要取消所有委任議席,並新增九個功能組別議席(當年又稱「新九組」),使所有在職人士都有資格投票(變相使這九個議席成為直選議席)。 彭定康如此「偷步」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使當年的中共官員暴跳如雷。當年的港澳辦主任魯平更斥責他是「千古罪人」。 中英兩國更在彭定康任內談判破裂,導致日後中方拒絕讓回歸前夕的立法局「坐直通車」過渡為新成立特區的立法機關,而自行成立臨時立法會取而代之。

有人說,彭定康推行政改方案,為回歸前的中英關係和政治環境添煩添亂。但事實是,在通過了彭定康政改方案後於1995年推行的立法局直選,確實是香港有史以來最接近「普選」定義的一次議會選舉。 在1995年立法局選舉中,地區直接選舉的制度是採用單議席單票制,而非現行的比例代表制。除了「新九組」的9個功能組別議席,連同原有的功能組別、市政局、區域市政局及新界鄉議局,共有30個議席由功能組別產生,佔整個立法局60席的一半。由於在職人士都自動成為「新九組」其中一組的選民,「新九組」的9席變相成為了直選議席。連同由直選區議員選出的10席和地區直選選出的20席,港英時期最後一屆立法局的民主成份,比回歸後任何一屆立法會都要高。在單議席單票制之下進行的1995直選——即得票較高者便當選, 而並非組成名單按照得票的比例 —— 民主黨和民協,在20席地區直選中共取得14席,而民建聯和自由黨共只取得3席!連同功能組別和選委會等其他組別中所得,民主黨竟在立法局60席中取得共19席,是該屆立法局的第一大黨!

諷刺的是,到19年後的2014年,香港爆發的佔領運動,大家依然在卑微地爭取一個「真普選」。年紀較小的佔領者大概不知道,其實彭定康也曾讓香港享受過一届曇花一現的「真普選」。歷史如此開倒車,有時真教人唏噓。

回歸後,當立法機關的組成方法開了倒車,當區議會、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和選舉委員會等的組成,通通都落入中共政權/親中人士的操控之中,而大家都知道香港特區立法會的「畸形」組成方法和分組點票方式使議會由代表民眾變成為建制護航,是眾多紛亂和政治鬧劇的源頭。即使泛民主派一向在民調甚至在實際得票上取得較多支持,但在立法會一直屬於少數,在議會只能保住否決權。單憑「拉布」維持其影響力,泛民主派難以建樹;另一方面,建制派利用充裕的資源,通過動員其「鐵票」卻不斷捧出一些指鹿為馬、聲大夾惡甚至錯漏百出的代表當選議員。大家眼睛雪亮,我也不須指名道姓。

試問在如此情況之下,立法會的立法和議政水平又如何提高? 又怎會不懷念彭定康推行政改的「德政」呢?

當年的倫敦和港英政府比「當今聖上」更難能可貴之處,是行政機關即使沒有把「依法辦事」掛在唇邊,也不會胡亂粗暴干預立法和司法! 港督即使看某議員很不順眼,也不會赤膊上陣打官司,不惜一切把他/她趕出議會!(今天動筆之時,特首梁振英竟又入稟司法覆核,挑戰議員劉小麗的宣誓的有效性!)

和彭定康一樣,筆者也很不認同港獨,也認同他所說,可以用幾年時間便推翻中共政權是「錯到絕」(dead wrong)、不切實際。 當然,支持港獨者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但支持港獨與否、梁游辱華是否恰當、和政府應否「出手」,是幾碼子的事! 正當梁游宣誓的司法覆核案件仍未審結,全國人大常委會便自行解釋、並全票通過一份名為「釋法」,實為繞過立法會、粗暴干預「一國兩制」原則修改本地法例的「立法程序」!在梁游案件的判詞中,雖然法官表明其判決並不受人大釋法的影響,但在實際的操作上又是否如此? 人大在判決前先釋法會否給香港法官先來一個下馬威? 本港司法的獨立性和權威又顔面何存? 立法會議員宣誓的事宜,跟大家的生活好像很遙遠。 但人大本次自行粗暴濫用釋法,難保它不會再有下次?

寫到這裏,我聽到電視機又傳來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北京高調「讚揚」某愛國愛港組織的工作(説實話,除了聯署簽名反佔中,我記不得他們做過甚麼!),又七情上面地痛批港獨… 筆者本打算撰文分析彭定康的演辭,但在書桌上讀着幾日來彭定康的講話和講稿,越看越覺得他説的,雖然都是真知灼見,但本就是正常不過的老調。由筆者去分析,倒不如拜讀他的原稿更好。 而彭定康給香港人的建議,也只是虛無縹緲的「堅持」、「撐住」!但香港人對他的話仍如此熱烈鼓舞,我恐怕這只是活在亂世太久的一種情感慰藉 —— 是懷念彭定康的公道正派、那個廉潔而沒有收受五千萬兼幫兒女謀實習的年代、懷念那個集中建設不需議會暴力的年代、懷念那個三權儼然分立互相制衡的年代……以及懷念彭氏和他所代表的那一套、其實只是最正常不過的核心價值所主導的年代。

文:Elise @法政匯思

其他文章:特首成中國團成員?(孫嘉業)

其他文章:香港家庭真的面對財務挑戰?(黃啟明)

其他文章:UG是義務工作,不是政治獻媚的工具(進步教師同盟)

其他文章:It’ll be really nice to have you back…(Mr. Tang)

其他文章:緣木求魚:香港漁業的新邊界政治(本土研究社)

其他文章:是時候檢討制服團體政策了!(蕭智剛)

其他文章:基線假設欠奉 發展願景淪為假大空(龍子維)

在這歪理當道的時代,我們一群法律界人士決定放下業界內事務律師及大律師的區分,團結地匯聚一起為捍衛法治、司法獨立、民主、人權、自由、公義等核心價值發聲。我們會利用我們的法律專業及思維,以不同的方式在社會及社區廣傳這些核心價值。 維護法治精神、關心政制政事、匯集業界人士、廣傳進步思維。我們就是 《法政匯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