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國興之最緊要好玩

桑普
2016 年 11 月 02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10月27日,退休法官胡國興宣佈將參選特首,率先表態投入明年3月的特首「選舉」,政綱是要爭取在5年內重啟政改。他表示未有接觸過「中央」,但已知會「中聯辦一些人」,而得到的訊息卻是「中央沒有回應」。毫無疑問,他是「陪跑」,肯定無緣在小圈子欽點式「選舉」中「當選」,但卻「一石激起千重浪」,「做壞人是需要擔當和勇氣」,變相造成「打擊梁振英、勸進曾俊華」的客觀效果。這一招猶如先在梁振英面前搖晃和展示絞命索,然後再交由曾俊華套在梁振英頭上,逼得梁振英再不可若無其事,現正拼命掙扎,望向北方求救。不過,最後究竟要在誰的腳下踏板放空,決定權還是在「習核心」手上。這就是香港的悲哀。

胡國興先生(我不稱之為「胡官」,因為他不是官,現在也不是法官)率先宣告參選,堪稱政治素人,政治論述闕如,政綱形同白卷,班底人影全無。在政治立場方面,他支持雨傘運動,說自己如果年輕也會參與,理由竟然是「最緊要好玩」。他譴責六四屠殺,譴責橫洲事件,希望立法會可以調查UGL事件及廉政風暴,但卻莫名其妙地支持盡快二十三條國安立法,以求所謂「兩害相權取其輕」。這種態度自相矛盾,難以起到吸引民主派選民的正面效果。

其他文章:胡官的顛覆 掩護的法則(王慧麟)

其他文章:左派信胡官非真命天子 商界望曾俊華盡快表態(李先知)

其他文章:誰擔保不是第二個梁振英?(秋平)

其他文章:香港需要一個怎樣的下屆特首(劉夢熊)

不論他是有心抑或無意,客觀上都起到了為「反梁」建制陣營率先衝鋒陷陣的「馬前卒」效果。他可能滿懷赤子之心,也有可能遵命行事,但是無論動機如何,他已經開始並且成功「唱衰」梁振英,反覆強調「如果不是梁振英當特首,便不會出來參選」,「不換特首解決不到問題」,擺明就是丟石頭、摻砂子、挖牆角,率先向法律界、中間派、工商界的選委「摸底」宣傳,然後在另一方面曲線「勸進」曾俊華,反覆提及「不知道其他人在等甚麼」,實際上卻在固本、開路、測風向。醉翁之意不在選,而在乎倒梁之計也,倒梁之樂,得之於曾,而寓之己也。

胡國興所宣示的「必勝決心」,始終是「最緊要好玩」的層次。我不反對,也不支持,就隨他好好去玩吧,而且希望他可以「玩鋪勁」。歌仔都有唱:「別當你要奮勇血戰,無論聰穎或愚笨,猜猜情尋,雖不如人,不影響你笑臉迎人。沒有說過你要戰勝,留下歡樂便無憾,猜猜情尋,猜猜情尋,玩輸可以勝過別人,多一餐好教訓。不必當真。」

我呼籲全港支持泛民及本土的同道及市民能夠共襄盛舉。特此恭請全體非建制派議員(包括梁頌恆、游蕙禎、鄭松泰)及自由黨議員(包括一直不公開反對梁振英的張宇人)公開表態:「反對梁振英連任特首」。這樣才會有助於團結奮進,絕非在這34位議員當中,再以任何似是而非的藉口,搞分化、排擠、謾罵、抹紅。心胸要放寬一點,膽量要放大一點。主張「反對梁振英連任特首」之外其他綱領者,可以各自表述,然而「反對梁振英連任特首」雖然不是最高政治綱領,但肯定是彼此重疊的最大公因素。只要共同團結謀求突破,輿情將會翻轉。梁游宣誓之事已交法庭審理,現在不如好好團結一致,共同打倒梁振英,趕走他,起訴他,囚禁他,把他與家人、朋友、奴官、財團、黑幫的利益關係網完全曝光,作為今後半年的短期行動目標。

此外,我建議民主派不需要有如上兩次般派出梁家傑、何俊仁之類候選人參選特首,只需要派人參與選舉委員會選舉即可,亦即盡量擴大當選選舉委員議席(例如250席以上),然後最終投下白票,不是把票投給曾俊華或其他人,以顯示對整個制度及欽點特首的抗議與否定,完全無需顧慮梁振英會否以「自己不夠票」為由來「騙取」習近平欽點自己,因為只要習近平吹雞,即絕對足以令超過600名選委跪低。即使民主派退而求其次,勉強派人出選,候選人也要擺明不想贏,只想在選舉辯論擂台上盡情揭發、批評、羞辱欽定候選人即可,千萬不要想入非非。

其他文章:曾俊華的高民望之惑(蔡子強)

其他文章:民意在北京主導的特首選舉中沒有地位(陳莊勤)

其他文章:胡官出選特首是北京加強操控的部署(黎廣德)

其他文章:責無旁貸?一派胡言!(曾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