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釋法與全民抗爭

桑普
2016 年 11 月 03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梁頌恆及游蕙禎議員的宣誓事件,觸發中國人大釋法風暴,突如其來,陰霾密佈。111日下午,香港無線新聞引述特區政府消息人士稱,剛在北京結束的六中全會曾經討論宣誓事件,而全體中央委員對梁、游二人宣誓表現感到「極大憤慨」,認為需作「政治表態」,又引述消息表示釋法已經「在所難免」,將會在短期內提出。消息一出,震撼全港,就連自由黨鍾國斌議員都率先表態反對。112日晚上,民間人權陣線將發起示威遊行,人數無法估計,希望大家踴躍參與。

其他文章:回到最初的起點:人大無權自行釋法(區家麟)

其他文章:古蹟凋零 語言偽術難逃問責(黎廣德)

其他文章:一個金融人抽基督教選委的經歷(思言財雋)

網媒《巴士的報》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基本法委員會將在113日早上開會,而人大常委會將就釋法內容即場「諮詢」(這是《基本法》第158條的要求)這個基本法委員會(事實上只是橡皮圖章)的意見;同日上午,人大常委會召開會議,預料將優先討論關於梁、游宣誓問題的釋法內容。據悉,全國人大常委會可能在113日至7日開會,而且按照慣例,通常在會議最後一日才會「投票表決」,意味着可能要到117日才會正式頒佈釋法內容。不過,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卻表示對於開會時間及討論內容「無可奉告」,而另一委員劉廼強也聲稱沒有收到議程,更不知道委員會未來數天會否開會。如此下氣不接上氣,中共這次釋法堪稱突襲,企圖出奇制勝,目的就是要殺香港人一個措手不及。還要擺明「習核心」主導六中全會,六中全會主導人大釋法,政治權力凌駕法律規定。吃相難看,不加掩飾。

眾所週知,政府針對立法會及梁、游的司法覆核案件,早已排定在明天(113日)於香港高等法院原訟庭開審。預料有可能在審理階段或在裁決之前(無論如何,也是在上訴之前或終審判決確定之前),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內容將會通過及頒佈,亦即人大常委會將會針對香港法院正在依法審理的案件,在尚未結案及終審之前,作出具有追溯力及具有立法性質的所謂「釋法」,將會無端地增加「宣誓無效」的各種情形,甚至可能史無前例地通過「解釋」「被選舉權」來限制公民參選資格。換言之,在人大釋法前,如果原訟庭判了政府敗訴,而政府接着上訴,就可以用人大釋法內容來推翻原判決;如果原訟庭未判,原訟庭就必須按照人大釋法內容裁判,否則也構成上訴理由。中共人大釋法,這樣胡作非為,猶如泰山壓頂,迫使法院服從,破壞司法獨立,激化全民抗爭。

據悉,這次釋法內容將會比較具體,例如否定各種「不合正常形式」的宣誓方式,目的是「僭建」立法會議員按照《基本法》第104條「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效忠香港特區及擁護基本法的一系列「新增條件」(例如可能包括宣誓者要有真誠動機和莊嚴態度、不准以任何方式羞辱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准主張香港民族、不准展示其他物品或橫幅、只得一次宣誓機會、立法會主席一錘定音、不宣誓就不是議員之類荒謬規定),並且把這些條件,外加「真誠尊重」《基本法》第1條(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一部分),植入《基本法》第26條的「被選舉權」的「新增條件」之中,重新定義「被選舉權」,最後搞到只有符合特定政治意見標準的香港人,才有資格成為立法會議員及候選人,擺明就是「政治篩選」,明顯違反國際人權公約的有關規定,堪稱國際事件。

回顧過去四次人大釋法,都沒有在香港法院獨立審判而未終審的過程中,殺出一紙人大釋法。先不講人大常委會有無正當性主動釋法(當然沒有)這個根本問題。今天的情形是:香港法院正在獨立審理一樁涉及立法會議員宣誓有效性、合憲性及更正可能性的司法覆核案件,113日開庭聆訊,需要兩造公開辯論,擺事實,講證據,看法條,查案例,談邏輯。此時,中國共產黨指示人大常委會「釋法」,等於一方面看着香港法庭審理案件的全部公開過程,另一方面對於自己不利的部分,即時增加新的法律要求。龍門隨意搬,規則隨時改。打個比方,在足球比賽過程中,其中一隊的金主竟然突發走進球場,變更比賽規則,聲稱對方球員曾經侮辱過自己及主張自成一族,所以對方必須輸,以後這類人更沒有資格參加球賽。其實,這位金主本來應該被送進精神病院,但因為他槍砲齊全,儼如一個癲狂的恐怖綁匪,導致大家暫時只有無奈、悲哀、憤怒。

中國共產黨不只是綁匪,更加是騙子。我讀過若干關於中國法律的學術文章,完全看不出中國共產黨如今這樣搞人大釋法有何學理根據。現在隨便舉兩個例子給大家看看。

其他文章:騙子和瘋子的抉擇(桑普)

其他文章:令人驚訝的「驚訝」(何思穎)

其他文章:特首選委與宣誓風波中的現實vs.預示政治(許寶強)

「人大釋法需要注意不要影響司法獨立,這可以從基本法實施以來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中得出一些規律,例如,在香港法院審判過程中,在終審判決作出之前,全國人大常委會不宜就與該案直接相關的基本法的條文進行解釋,如果這樣就會使得法官無所適從,法院的審判應當是依據法定原則,以已有法律為依據,而如果在審判過程中,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的話就破壞了法定原則,使得法院、法官、當事人不知法律會出現甚麼情況或變動。」這些話是誰說的?王磊,北京大學社科部副部長、法學院教授、中國憲法學研究會副會長,《論人大釋法與香港司法釋法的關係》。

「我認為特區政府提請人大釋法或人大自行釋法的權力只應在極其例外的情況下,在迫不得已、別無選擇的時候才運用,而且應限於涉及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特區的關係的《基本法》條文。⋯人大亦宜參照一般立法程序,在起草釋法草案前進行廣泛的諮詢和聽證,鼓勵港人民主參與,並把釋法草案預先公佈以供討論。」這些話又是誰說的?陳弘毅,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2005430日香港電台《香港家書》。我就看看陳教授會否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會否指鹿為馬、精神分裂、道德破產!

由此可見,中國共產黨安排人大釋法的罪孽相當深重。一、學術專業意見立即歸零,御用學者猶如前線騙子,被使用完後棄如敝屣,無理不再掩飾,權力凌駕一切。二、破壞香港司法獨立制度,中國共產黨變相宣告自己不只是香港的終審法院,更是可以隨時出現的突襲終審法院,隨時,隨意,隨便,一錘定音。三、中國共產黨還在人大釋法前「放風」向正在審理案件的香港法院施壓,原告之一梁振英更是大言不慚地聲稱人大可能釋法,助紂為虐,恬不知恥,妨礙司法,施加壓力,影響公平審訊。四、沒有聆訊及程序公義的人大釋法,根本不是司法程序,而是獨裁統治工具,權大於法,黨管一切。如果這都可以算是法治,金正恩簡直就是法治之父。五、歸根結柢,講點邏輯,議員宣誓時發表「People’s Refucking of Chi-na」、「Hong Kong Nation」(香港民族,不是香港獨立建國)、「Hong Kong is not China」等言論或布條,究竟如何違反哪一條《基本法》條文?沒有邏輯說理,只剩強權歪理,習核心只不過是個腦殘核心。

需注意的是,中國人大常委會顯然無法越權解釋或變相修改香港本地法例。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只有當立法會議員「拒絕或忽略宣誓」,才會構成違法及喪失議員資格。《立法會議事規則》也已明確規定立法會議員需要盡快宣誓,議程排在首位,事前無需主席許可,主席必須監誓。宣誓真誠與否,從來在所不問。如有違反誓詞,另可依法追究。宣誓如違格式,主席會再給機會宣誓。這些行之有效的法律準則,正是《基本法》第104條的「依法宣誓」。人大常委會絕對無權置喙。當然,中國共產黨在自己強勢時從來都是不講道理的,人大釋法正是源出於此。

我希望香港人不要再深責梁、游二人了。什麼鬼的疑惑,什麼小學雞,什麼青年新政的所謂功業,什麼好心做壞事、壞人做壞事,什麼論述能力不足,什麼本土派內互相指罵,如今已屬次要。大刀降下,大敵當前,大難臨頭,人大釋法,不容冷漠。今天(112日)晚上,奮勇起義,操到西環。和平集結,反對暴力,關鍵時刻,不要中計。

其他文章:香港需要一個怎樣的下屆特首(劉夢熊)

其他文章:胡官,多謝晒(陳景祥)

其他文章:胡官表態或左右曾俊華取態 泛民指角色針對CY(李先知)

其他文章:《少女》少女的窺視慾(皮亞)

其他文章:Man of Iron《鐵人》 大快人心 鑑古知今(家明)

其他文章:苦難見證 《給兒子的安魂曲》(一)(家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