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除議員與應變方略

桑普
2016 年 12 月 07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繼高等法院上訴庭援引人大釋法判決梁頌恆及游蕙禎二審敗訴後,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竟然意猶未盡,強棒出擊,拉闊戰線,在12月2日正式入稟高等法院原訟庭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撤銷另外4名立法會議員的議員資格(劉小麗、姚松炎、羅冠聰、梁國雄),要求法庭宣佈他們4人的宣誓無效,尤其是裁定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准許他們宣誓及再次宣誓的裁決違法和無效。特區政府堅稱打官司純屬法律和執法決定,沒有政治考慮,極盡厚顏無恥。民主派議員直斥梁振英搞政變,變相向選民宣戰。

一、事實

劉小麗於10月12日在立法會宣誓時,以約每隔6秒逐字讀出誓詞,花了12分鐘完成宣誓。她翌日表示「慢讀是要彰顯誓詞的虛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同日18日裁定她宣誓無效,但准許她重新宣誓。後來,她終於在11月2日以正常語速完成宣誓。

姚松炎於10月12日在立法會宣誓時,在誓詞中加入「定當守護香港制度公義,爭取真普選,為香港可持續發展服務」,被監誓的秘書長指他改變了誓詞。姚第二次宣誓時,在讀完誓詞後再加「爭取真普選」等內容,仍被指改變誓詞,宣誓未完成。姚松炎其後在10月18日大會上重新完成宣誓。

羅冠聰於10月12日在立法會宣誓時,把誓詞中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讀成疑似問句,獲立法會秘書長接納。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後來也在書面裁決中表示:「客觀而論」羅冠聰的宣誓方式符合規定,他已全部讀出誓詞,因此宣誓有效。

梁國雄於10月12日在立法會宣誓時,手持黃傘,以他之前曾經使用過的方式,斷續讀出誓詞,而且在宣誓後又撕破手上的基本法紙板。當日,其宣誓已獲立法會秘書長接納。

二、大局

現在港共政權發動突襲,針對劉小麗、姚松炎、羅冠聰、梁國雄4人提出司法覆核,企圖褫奪他們的議員資格,根本就是無事生非,挑起矛盾,煽動民怨,仰仗及執行中國共產黨的指令,以人大釋法為藉口,打擊任何疑似主張港獨、自主、自決的聲音,一方面表忠交功課,另一方面寧左也勿右。這次司法風暴正是繼開除梁頌恆、游蕙禎之後的第二波政治迫害。

眾所週知,早在港共獨裁政權向上述6人提出司法覆核之前,已經有許多疑似收取共產黨資金或指示後辦事的香港混世奴才,分別主動向他們6人提出司法覆核,企圖令他們官司纏身,燃燒身家財產,一切猶如新加坡政府對付異己的鬥爭模式。例如,至今已有至少3人就劉小麗宣誓事宜提出司法覆核,包括城大專業進修學院學生莫嘉傑等人。如今政府耗費納稅人公帑,高舉人大釋法及一大堆似是而非的法律條文,另提司法覆核,發動政治迫害,堅稱上述議員宣誓已經無效,議席應予撤銷,並指立法會主席准許部分議員重新宣誓的決定錯誤,根本就是毫無必要,重複起訴,虛擲公帑。為了趕盡殺絕,不惜亂槍掃射。

我對目前政治鬥爭的形勢比較悲觀,相信這種情況可能陸續有來。翻查新聞,目前因宣誓事宜而已被提出司法覆核的非建制派議員,除了上述6人之外,還包括:朱凱迪、鄭松泰、陳志全、張超雄、尹兆堅、鄺俊宇、黃碧雲、林卓廷、邵家臻。他們現在都被以高達斌為首的「愛港之聲」提出司法覆核。6加9,前後高達15人,相當於全體當選非建制派(黨外)議員的半數。這9位議員也很有可能將會成為港共政權箭靶,承受第三波、第四波政治迫害。政治迫害遠未結束,現在可能才是剛剛開始。

三、分析

(一)聖旨治港

中共從來沒有法治觀念,只視法律為統治工具,釋法亦然。跟中共談法律,根本對牛彈琴。「人大釋法」應被正名為「人大聖旨」,才算真誠、莊重、準確、完整。「聖旨」,當然可以具有「自古以來」的追溯力,當然可以隨意「指鹿為馬」,當然甚麼立法原意都可以「我說了算」。

至今,香港的司法獨立與法治制度的屋頂已被掀翻。在梁、游的司法覆核案中,香港法院更把「聖旨」視為不得不跟從的「法律」,甚至連解釋基本法第158條「解釋」與第159條「修改」兩個詞語的權責都要放棄,甚至連狹義解釋「真誠、莊重、準確、完整」這些「人大聖旨」中限制人權字眼的魄力都沒有,自甘降格為連「小學雞」都不如的訟僕,應該自慚形穢。這種想法如無逆轉,未來眾多議員被司法覆核的官司恐怕後果堪虞。

更重要的是,如果「不真誠」的宣誓等於「無效」,那麼就會產生兩個荒謬的效果。一是變相毀棄大部分違反誓詞的刑事犯罪及處罰,因為在邏輯上,無效的誓詞是不可能被違背的,所以再也沒有「發假誓」的刑責,相關囚犯應該立即釋放。二是製造立法會內白色恐怖,變相架空基本法明文保障的議員言論免責權。舉個例子,你前天說愛黨,昨天讀誓詞,今天在任何地方講自決、講獨立。按照人大聖旨,你昨天的宣誓極可能被視為無效,因為你今天的自決言論反映出你昨天根本不真誠。這樣就可以直接借法院之手,開除(DQ)一個民選議員,無需再經立法會三分之二議員表決。換言之,言論免責權保得住你在會議內的言論不受法律追究,但卻根本保不住你的議席。目前很少人提及這兩點,特此補充,以正視聽。

(二)批鬥分化

前天,港獨派被DQ,你罵本民前,嫌人是鬼,想入非非,現在還要批評梁天琦臉蛋肥了,罵他丟低香港去哈佛讀書,罵他忽然和理非非,指責他不真誠、不莊重云云。

昨天,本土派被DQ,你又罵梁游,嫌他們是鬼,自己卻不夠膽承認,然後不斷消費他們,再罵他們是小學雞,說他們辱華愚蠢,為他們瀕臨破產鼓掌,還喝令他們滾出政壇。

然後,今天自決派被DQ,有些人冷對;明天泛民派被DQ,又有些人冷對;後天工商派被DQ,再有些人冷對;大後天再也沒有人需要被DQ了,因為中共已經全勝。

反正你選了某君,中共某天不喜歡,就說某君當天宣誓不真誠就夠了。換言之,你和中共都同意的,跟你;你和中共不同意的,跟中共。而你,卻還在罵梁游,甚至還在罵筆者。

問題何在?身為肉參,不罵綁匪,卻罵其他肉參,這才是真正的小學雞。難道有些人遇見稍為跟自己政見不同的人,就可以罵對方就是鬼、雞?神經過敏,拘泥小節,捕風捉影,小事化大,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畢竟,DQ風暴的始作俑者,正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集團,不是梁游,不是天琦。大家今天還不清醒嗎?除非你能證明梁游天琦都是中共臥底,否則無論他們再錯再不好,都沒有理由對他們毫無保留地口誅筆伐,從而放空共匪。疑神疑鬼,應該求醫。

如何是好?不分政見,瞄準目標,拋棄前嫌,團結行動,合力抗共,拒絕分化。共產黨越想製造分化,越想拉一派打一派,我們就越要揭示共產黨的分化詭計,然後反其道而行。我們團結行動,爭取每一場DQ官司的勝利,爭取每一場反共抗爭的勝利。

當中共批鬥梁游天琦時,那些沒有為他們發聲的香港人,現在知道中共出手批鬥劉姚羅梁了嗎?還要沉默?還要切割?還要說「當天如果不是梁游胡亂宣誓,人大就不會頒下聖旨,劉姚羅梁就不會出事」之類的鬼話嗎?中共只會冷笑。團結行動,進擊中共,鬼影夢散,無堅不摧。

(三)開除機率

開除劉姚羅梁的機會有多大?我不是神仙,無法確知。雖然肯定低於當日開除梁游,但是被開除的機會猶存。

比較不成疑問的是姚松炎。他只以「定當守護香港制度公義,爭取真普選,為香港可持續發展服務」、「爭取真普選」加料,何來不真誠、不莊重?何來不擁護基本法、不效忠特區?難道政府要「依法」強調自己制度不公、推動假普選、發展不可持續?

至於其他3人,我認為在目前香港法院備受爭議的道義境界下,危機不可小覷。質言之,法官如何解釋「不真誠」與「不莊重」,往往成為關鍵。

依我看來,「不真誠」就是指「宣誓當時以言行擺明欺騙撒謊,人見人知,毫無疑問,以致任何客觀第三人都會絕對認為宣誓人根本拒絕永遠宣誓」;「不莊重」就是指「宣誓當時以言行擺明粗鄙野蠻,人見人知,毫無疑問,以致任何客觀第三人都會絕對認為宣誓人根本拒絕永遠宣誓」。

如果法院願意運用這個狹義解釋,再確定一切裁決判斷只以宣誓當時的言行為限,而宣誓前及宣誓後的言行則完全無關,那麼人大聖旨的破壞力就可以被縮到最小,以至寂滅。香港法院絕對有權力和能力做得到。這一招就是狹義解釋人大聖旨,可以說是變相陽奉陰違。不為也,非不能也。

劉小麗以約每隔6秒逐字讀出誓詞,花了12分鐘完成宣誓,沒有欺騙撒謊,沒有粗鄙野蠻,沒有導致任何客觀第三人都會絕對認為宣誓人永遠拒絕宣誓,因此宣誓有效。羅冠聰把「中華人民共和國」讀成疑似問句,沒有欺騙撒謊,沒有粗鄙野蠻,沒有導致任何客觀第三人都會絕對認為宣誓人永遠拒絕宣誓,因此宣誓有效。梁國雄手持黃傘,用他之前曾經使用過的方式,斷續讀出誓詞,撕破基本法紙板,一切表現照舊,沒有欺騙撒謊,沒有粗鄙野蠻,沒有導致任何客觀第三人都會絕對認為宣誓人永遠拒絕宣誓,因此宣誓有效。

以上就是我的主張。然而,法院會否如此判決,仍是未知之數。放眼現實,他們被DQ的機會率客觀上存在,難以被抹殺。我指出了抗辯的應有方向,希望盡量力挽狂瀾。

(四)控制議會

政府提出司法覆核,企圖DQ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姚松炎,那就等於耗費我們納稅累積的公帑,盡情燃燒他們的精力、時間、金錢,羞辱投票選擇了他們其中之一的選民。這就是擺明與民為敵。既有可能勝訴,也有可能敗訴,但是上述效果始終不變。

梁振英及袁國強港共集團的主要目標,正是為了全面剝奪非建制派(黨外)議員目前在立法會內的「關鍵少數」議席,以致可以胡亂修改議事規則,更容易粗暴推動23條國家安全立法,以三分之二建制派優勢譴責與罷免其他被看不順眼的議員,甚至通過「獨裁即普選」的政制「改革」,視為兌現了「終極普選」的「承諾」。

目前立法會非建制派(黨外)議員佔全體70席的30席,其中分區直選35席有19席。梁頌恆、游蕙禎被DQ後,非建制派(黨外)議員在分區直選35席中只剩下17席(建制派有16席)。現在只要在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姚松炎之中有任何一人再被DQ,兩個陣營在分區直選議席方面立即打成平手;如有其中兩人或三人被DQ,建制派即取得分區直選過半數,可以為所欲為地修改議事規則。然後,如果政府另外再隨便DQ多一些議員,例如尹兆堅、邵家臻,導致非建制派(黨外)議席降至23席,剛好低於三分之一,中共即可全面控制香港立法會。這正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及至因議席出缺而啟動補選,如果非建制派(黨外)不能團結而分拆隊伍出選,而且如果建制派團結一致推出單一名單,那麼問題就會相當嚴重。可能最後在分區直選議席當中,非建制派(黨外)會由19席變成17席,建制派會由16席變成18席,形勢將會出現大逆轉。只有事先好好協調,不成事則辦初選,才可望化險為夷。

況且,還有一種情形是:即使非建制派(黨外)陣營團結起來也沒有用。如果九龍西有兩個議席出缺(劉小麗、游蕙禎),如果新界東有兩個議席出缺(梁國雄、梁頌恆),如果同時舉行補選,幾乎肯定會出現建制派、非建制派(黨外)在各區各得一席的局面,亦即非建制派(黨外)由19席變成17席、建制派由16席變成18席的大逆轉悲劇。何時舉行補選,完全視乎特區政府的選擇,而我早已沒有樂觀期盼。

當然,正常來說,梁、游已被DQ,如不上訴,立法會主席及特區政府有責任啟動補選,預料在2017年5月底前完成;而且如果劉、羅、梁、姚的司法覆核官司如果得以巧施拖延戰術,一直上訴至終審法院(但需耗費鉅額資金),勉強撐過了2017年4月,併䅁同時補選的機會將會大幅降低。然而,這些都是正常狀態下的理想假設。港共政權充滿陰謀詭計,恐怕不會這麼容易放棄併䅁同日補選,所以憂慮未解。

(五)政府圖謀

坊間主流意見認為:梁振英及袁國強港共集團的另一個目標,就是撕裂香港、製造敵意、挑釁反擊、煽動暴亂、有效平亂、討得習近平讚賞、連任特首。

我認為這種想法固然可作參考,也有一定可取之處,但卻解釋不了「為何天底下只有梁振英才能夠有效平亂」、「為何習近平會很喜歡看到這種局面」等疑問,未免有點跳躍思考。

我認為除了逐一剝奪非建制派(黨外)議席以求全面控制立法會之外,梁振英集團煽動DQ風暴的真正動機是:執行指令、交出功課、證明能幹、絕對服從、搏取表現、爭取連任。分批DQ議員,梁振英甘之如飴。

誰給他下指令?這是習近平通過張德江、王光亞、張曉明這個前朝遺臣系統下達給他的最高指示。何以見得?大家不妨重溫一下李飛在這次頒佈人大聖旨後記者會的言論,以及人大聖旨的說明內容。這些都是在人大聖旨頒佈時早已寫好的劇本,不是梁振英現在自行忽發奇想,矛頭從來不是僅指向梁、游而已。習近平指揮得動李飛和人大系統嗎?當然!習近平是集各大實權於一身的中國獨裁者;張德江的確是前朝遺老,非習族類,但卻沒有槍桿子、筆桿子、幹部隊伍,根本無法鬥爭,只是等待習近平允許退休縱放或者把他雙規囚禁的發落。

所謂「習江惡鬥」、「扶習滅江」等說法,根本是昧於江澤民現已不成一派以及習近平獨裁與清黨的客觀事實。習近平的權力從來不是同張德江、劉雲山、王光亞之流立於分庭抗禮之同一層次,而是習近平的實力早已凌駕了他們。翻閱軍隊人馬、紀檢人馬、中央官員、地方黨委書記的名單看看,誰還說習近平大權不穩?習近平跟那些前朝遺老不是立於五五波的鬥爭地位,而是前朝遺老希望習近平開恩,給他們體面退休,不要最後被搞到身敗名裂。

大家需要知道:表示梁振英有機會連任特首,符合張德江、王光亞之流的利益,本是習近平的意思;表示曾俊華有機會出任特首,順應劉鶴等好友幕僚的推薦,也是習近平的意思。這就是毛澤東式兩邊討好、煽動互鬥的中共鬥爭心法。未來特首花落誰家,全在習近平一念之間。香港人反對梁振英連任,固然值得支持,但是「以挺曾來反梁」,絕非吾願。即使我們暫時破不了這個醜惡大局,但也要嚴正認清上述事實和理據,否則只會換來獨裁者的訕笑。

至於梁振英DQ眾多議員的所作所為,是否足以挑動民間騷亂或者重演魚蛋事件,目前已非重點。為甚麼?如有騷亂,不論是民間自發抑或涉及無間陰謀,梁振英正是亂源,市民震怒,埋藏心底,可能繼續伺機爆發,足以影響香港繁榮穩定,梁振英必將難辭其咎。到時如遇習近平心意逆轉,全在其一念之差,梁振英將會是率先被丟棄的棋子。換言之,鼓動騷亂是一把雙面刃,不是絕對有利於梁振英的。捧托刷啜,跟車太貼,通常不得善終,甚至死無全屍。表忠奴才,需要有被宰烹的覺悟。我當然樂見其斃,但狡猾的他恐怕心水也清。

四、行動

面對一波接一波的DQ風潮,香港人現在應該怎樣辦?

一是非建制派(黨外)應該團結一致對抗中共亂港詭計,停止不必要的互相指罵,點破獨裁綁匪的分化技倆,思想應該存異,行動可以求同。這裏可能需要大家痛苦的自省,但卻是走出目前低迷政治幽谷的不二法門。

二是市民眾籌協助被DQ的議員,亦即至少由投票給他們的選民小額捐款,分攤訴訟成本,不要讓被DQ的代議士被新加坡式洗劫。

三是獨立評論人、政黨人士、法律界人士應該公開說明DQ之弊及其政治迫害本質,提出法治、人權、民主、公義等司法抗辯理據,彰顯那些智商偏低的政棍和奴才(例如周融、何君堯之流)的低智商、低道德真面目。

四是發起大規模的遊行示威。2017年元旦大遊行肯定是一個重要契機。泛民、自決、本土、港獨,不分你我,應該積極推動及參與,但是大家必須堅持非暴力原則,以免喪失民眾支持及道義基礎。

五是審時度勢,考慮發起不合作運動,具體時機與內容可再另行商議。這裏無需打開口牌。

六是積極聯繫外國政府、政黨、非政府組織、公民團體、政論人士,以及中國內地維權人士,通報交流,互相聲援。尤其是美國當選總統川普將會在2017年1月下旬上任,到時美中關係的走向,必定牽動包括香港在內的全球政治格局,全球綏靖歪風可望獲得一定程度的扭轉。佛林、白邦瑞這些對中國專制政權本質相當了解和憤怒的白宮菁英,將會粉墨登場。香港人應該關注這些國際政治局勢的發展,主動出擊,邀約拜訪相關官員及候任官員,推動把香港自由、人權、法治、民主問題列入美國國會法案議程。現在大家必須沉得住氣,等到2017年1月下旬川普上台之後,正式開展聯結反對綏靖主義的國際同道之香港拒共民主抗爭新道路。

其他文章:接見「幫港出聲」 劣幣驅逐良幣(曾志豪)

其他文章:一種政治道德的死亡(林沛理)

其他文章:「亞洲世紀」中的英國與香港(英國外交部政務次官岑浩文)

其他文章:從行會委任看政治佈局(呂大樂)

其他文章:評上訴法院梁游宣誓案判辭(任建峰)

其他文章:希望被尊重就應該尊重人(鄭立)

其他文章:52萬分鐘的熱度(周博賢)

其他文章:DQ 4議員 特首私利大於人民(梁美儀)

其他文章:滅了港獨自決 2047大限仍在(孔誥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