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委意向及民間公投

桑普
2016 年 12 月 23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12月11日,為了2017年3月26日香港特首「選舉」而組成的1200人(本屆實際上只有1194人)選舉委員會舉行「選舉」,但實際上只有大約700席左右需要投票。況且此「小圈子選舉」的選民人數只有246440人(佔全港登記選民3779085人的6.5%而已),而且他們手持的選票也不是票票等值。

翌日,全部「選舉」結果產生,投票率創下歷史新高(46%,107000人)。民主派的「民主300+」團隊呼籲選民聯票全投的「掌心雷」策略奏捷,成功奪得至少326席,連同其他非建制派人士,可望取得至少336席,成績不錯,比上屆205席多超過一半,但離全體選舉委員過半數(601票)的特首當選門檻甚遠。畢竟這完全是在意料之內。在畸形的制度下,在正常的笑聲背後,只會有變態的結果,大家早已心知肚明,不宜想入非非。這是一次政治表態,不是一場政治革命。

一、戰果分析

綜觀戰果,民主派在社會福利界全取60席,在法律界、教育界、高等教育界、衛生服務界、資訊科技界分別全取30席,令人驚喜。民主派更在醫學界取得至少19席(19席民主300+、7席比較溫和、反梁、反葉劉的公家醫營,另有1席中間派梁家騮),在建築界(建測規園)取得至少25席(25席民主300+,另有專業民主起動的陳翠兒),在會計界取得至少26席(26席民主300+,另有4席反梁的龔耀輝團隊),在工程界取得15席(剛好半數),在中醫界取得破天荒的3席,在宗教界以抽籤方式取得1席。這種佳績可謂史無前例,全靠專業人士選民自主投下全票,氣炸剛剛勸退了梁振英的習近平,足以證明中共集團及梁振英早已喪盡了香港專業人士的民心。民心向背,一目了然。

單以民主派大勝的社會福利界、法律界、教育界、高等教育界、衛生服務界、資訊科技界、會計界、建築界這8大界別而言,選民人數高達191906人,佔全體選委會選民人數77.87%,但卻只可取得270席,亦即僅佔全體選委1200席的22.5%。制度扭曲畸形,可想而知。另一方面,只要有第一界別全體(300席)、第四界別全體(300席)、漁農界(60席)的24220名合資格選民(佔全港登記選民3779085人的0.64%)授權,即可「選出」過半數660名選委,全面壟斷特首「選舉」結果。

由此可見,這種「垃圾選舉」根本極度不堪,一方面選民基數只佔全港登記選民6.5%,當中還涉及許多團體票(非個人票),另一方面這些特權選民當中77.87%(超過四分之三)的多數政治取態,充其量也只能產生22.5%(不足四分之一)的選舉委員。換言之,這根本不是選舉,而是獨裁政權的胭脂。其荒謬程度令人髮指。

因此,大家不必太在意這次選舉結果。開心可以,微笑一下就夠了。畢竟上述8大界別以及醫學界、工程界當中民主派參選人全面勝選,已經狠狠摑了中共暴政一記響亮的耳光。如果選委會取消四大界別及各個分組,沒有票票不等值的畸胎,交由全民普選產生,那麼共產黨早已失去了選委會的大多數主導權。正因如此,中共唯有死抱著831決定(四大界別、機構提名)不放,真普選至今遙遙無期。

二、不要造王

我奉勸民主派有識之士千萬不要妄想「造王」,因為326席根本沒有能力「造王」,儼如緣木求魚,而且妄想在目前畸形政制格局下「造王」,本身在民主運動政治大局及公民社會長遠發展來看,都難以自圓其說。

我敢肯定這次全部(或者絕大多數)建制派選委聽候「阿爺吹雞(中共下令)」然後「全部跪低」,幾乎已成定局。此刻他們噤若寒蟬,全因尚未收到中共的最高指示。只要未來接到指示,必定照辦不誤。大家不用幻想這種形勢會有變卦。

回顧2012年,中共高層先撐唐英年,後來改撐梁振英,即使放棄了本地工商界和民主派選委合共不足半數的選委票,也可確保梁振英能以689票當選。換言之,只要習近平決定「欽點」某君擔任下屆特首,只要那人不是今天盡失民心而難保過半數(601票)選委支持的梁振英,可以說是必定當選。

所謂「曾俊華如不夠票,可以找民主派選委奉獻關鍵少數」、「民主派選委可以提出具體議題或必要行動,要求曾俊華具體承諾當選後付諸實行」之類說法,恐怕是過於溢美,甚至有點自作多情。這是因為:倘若曾俊華真的不夠票(亦即中共放棄了他),肯定另有人(例如林鄭月娥)已經夠票(亦即中共欽點了她),後者根本不需要向民主派選委求援、獻媚、妥協、讓步,也可成為特首。「阿爺吹雞(中共下令),全部跪低」,其理在此。任何建制派參選人都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去「討好」從來都不是「關鍵少數」的民主派選委。民主派選委只不過是少數,從來不是關鍵少數。

至於本地工商界與擁共建制派的貌合神離問題,雖然存在已久,但影響不了目前的政治大局。2012年,本地工商界挺唐不挺梁,是對中共欽點地下黨員梁振英的抗議,亦即在充分確保不影響中共欽點結果的前提下,表明自己可以不遵從中共的權力意志去投票,展現政治游離姿態,增加政商談判籌碼。現在,本地工商界普遍支持曾俊華,而中共目前也以曾俊華為首選,彼此根本沒有矛盾,與2012年的情形不同。即使最後習近平改變心意,拋棄曾俊華而選擇跟商界保持千絲萬縷關係的林鄭月娥,據我所知,本地工商界也可能接受,至少沒有如同2012年般對梁振英的那種排斥。唯一的禁區恐怕是疑似最近成為了地下黨員、跟中聯辦搭夥的葉劉淑儀,但恐怕習近平挑選葉劉淑儀的機會不高,因為她也同樣難以取得601票。

因此,目前習近平肯定正在幕後收風與統戰,再三確保絕大多數本地工商界沒有機會與民主派聯合而足以扭轉自己將會欽點的特首人選。盱衡大局,馬仔照跑,亂個數月,逗玩洗澡,暴露矛盾,緊握權力,結局全由共產黨決定,全繋習近平一念之間。民主同道也無謂妄想可以在體制內翻盤。寄望提出條件盼候選人接受,雖非缺德,但顯然是不切實際。

三、可以提名

那麼,326席在體制內的意義何在?在於其佔據27%席位,對於最後投票取向可以不作任何表態,保持神秘曖昧,促使中共真的不敢推出超過兩名親共候選人「入閘」參選,亦即在某種程度上製造一個不大不小的政治黑洞,令習近平必須更快做出最後決定,選定一名或兩名候選人「入閘」。曾俊華、林鄭月娥、葉劉淑儀、陳馮富珍、陳德霖、曾鈺成等等,只能有一個或兩個得以取得150位選委提名而成為特首「候選人」,而共產黨現在就要趕緊抉擇,沒有持續苟且下去的餘地。因此,我認為326席對於「選舉」過程的意義,不過如此,微不足道,從來沒有「造王」或「討價還價」的功能。

此外,326席跨越了兩個150席提名門檻,足以提名最多兩名特首「候選人」。怎麼辦?應當提名,最好兩名,但需知道他們二人都根本不可能當選,也影響不了大局。他們接受提名的大前提是:他們必須擺明以自己不會當選、不渴求當選的姿態去玩這場遊戲,目的是希望憑藉輿論陣地、媒體曝光、選舉論壇、造勢大會去羞辱、揭發、批判中共授意的建制派特首「候選人」。在這種心態和前提下,好好玩這場歷時三個月的遊戲。誰做得到這一點,願意做到這一點,民主派選委就提名他吧!那個人可以是未來「可能」經過細心反省後的胡國興(但目前他還是真心以為自己可能勝選),也可以是其他有識之士。

有人問:民主派應不應該自己派人出來參選?我的答案很簡單:無分泛民或本土,只要做得到上面這一點,而且願意做到這一點,就應支持。即使造不了王,換不了制,革不了命,但至少足以在選舉擂台上公開質問、挑戰、批判所有由共產黨支持的特首「候選人」,導正社會輿論,避免跌入陷阱,也是一樁好事。我們需要的是一至兩個「重砲手」,不是「奪權夢遊人」,更不是「薯粉造王者」。無論何人,我也歡迎,反正只求發砲,不求奪權。直至脫稿為止,依然無人足以符合這個簡單的標準。我希望有人能夠赤膊上陣,打好擂台。

附帶一提,我曾經考慮過呼籲選委「提名胡國興」,但在細閱了他在12月14日公佈的政綱,以及在20日接受我在電台節目的專訪之後,我有兩大保留。一、論述生疑。難道要等到15年後,才會有一個不知道還有沒有廢除四大界別及確保票票等值的由全民普選產生的「提名委員會」?他有甚麼能力要求中共獨裁政權提前接受此時間表和路線圖?831決定應否被視同垃圾抑或要嚴格遵循?更重要的是,難道這套方案就是真普選嗎?一旦啟動政改,不用等到15年後,難道即可推動23條立法?二、假戲真做。胡國興直率地認為自己仍有機會當選特首,因為他感覺中共高層最近政治取態已有轉變(放棄梁振英、發還回鄉證),可能最後會支持一位足以修補社會裂痕的獨立人士擔任特首。這種觀點恐怕不太了解共產黨的惡性。當被問到是否爭取到任何提名票時,他雖無正面回應,但事實上答案顯然是零。與其這樣假戲真做,不如實行本文主張,拋棄幻想,做重砲手,否則恐怕連150個提名都拿不到。

有人續問:最後民主派選委應該投票給誰?我認為:在候選人完成提名而被確定具體人選前,亦即在2017年2月前,容任眾說紛紜,拒絕統一表態,不宜打開口牌。換言之,我甚至建議全部民主派選委在此期間內,不要表態支持任何人擔任特首。一可在民主派內部避免不必要的爭議,二可令共產黨無法精密算計,毫無懸念地把親共人士的提名人數限制在兩名以下。這是現階段的政治策略,而在策略背後,好戲就在後頭:民間公投。民間公投的結果將會決定最後民主派選委的投票取向。

四、民間公投

話說回頭,歸根結柢,有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大家必須銘記於心:由始至終,究竟香港民主派政治人士的堅實道義基礎及持續政治能量從何而來?在於人權公義信念!在於多數民意支持!既不在於名嘴重砲,也不在於奪權幻想,更不在於成為「薯粉」而配合「造王」的政治交易,否則就是本末倒置。站在香港民主運動大局及公民社會長遠發展來看,「體制內造王」缺乏民意基礎。反之,針對香港特首選舉,如要突顯多數民意力量,就應該鼓勵和動員全港市民展現自己的政治取態,進而表達支持誰做香港領袖。既已奮起發聲,與其眾聲喧嘩,不如民間公投,既有量化結果,又有程序公義,把人權公義信念與多數民意支持連成一線,何樂而不為?

既然中國共產黨不允許香港人有體制內的真普選,那麼我們就辦個體制外的真普選,合憲合法合情合理,並且足以證明現行體制的荒謬。

我的建議是:一人兩票。第一票是體制外提名(5萬個公民可以提名一人)、體制外投票(民間公投),亦即完全跟選委會「跑馬仔」完全分開操作。這正是「民間真普選」。第二票是體制內提名(依照2017年2月選委會提名入閘後產生的特首候選人)、體制外投票(民間公投),亦即在提名部分跟選委會「跑馬仔」結果連結操作。這就是「民間假普選」。

一真一假,必須分辨,兩票公投,公民起義。根據第一票,可望選出民間特首,籌組影子政府,搭建合作平台,團結民主同道,起到「針對中共照妖」、「團結非建制派」、「提倡自決意識」這三大作用。歡迎泛民、激進、本土、自決、城邦、港獨各黨各派積極參與民間公投。

然後,民間公投的結果將會決定最後民主派選委的投票取向。民主派選委將會看在第一張票勝出的人是否在選委會的特首候選人名單內;如有,投票給他;如無,則投票給在第二張票勝出的人,但前提是在第二張票中勝出的人所得票數必須超過棄權票(白票)數目,否則民主派就應在3月26日「特首選舉」中投白票。

民間公投宜在3月26日「特首選舉」前一週內(可以預留充分的數天時間舉行投票)舉行,並在3月25日公佈民間公投全部結果,可望先聲奪人,足以彰顯翌日「特首選舉」之不堪。

有人擔心這種做法會否變成幫助曾俊華「抬轎」?我不是如此設想。一旦設定及同意了合理可靠的民間公投規則,一切就應該按照這套規則所得出來的結果辦事,不偏不倚。如果中國共產黨最後選擇了曾俊華,而且香港選民也同樣在民間公投中選擇了曾俊華,那麼這個結果我們雖然未必滿意,但也必須接受,絕不輸打贏要。

至於民間公投究竟是實體投票抑或電子投票,當然需要另議,但我傾向支持實體投票,原因早已在年前的文章說明過了。

脫稿之際,乍聞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先生,有意聯同港大民研計劃總監鍾庭耀、理工大學副教授鍾劍華,再辦一次民間全民投票,細節另議,令人欣喜。吾人樂觀其成。盼本文能夠喚起各方有識之士深切研究,集思廣益,付諸行動,精益求精。

其他文章:「禿英」40小時:梁振英路線崩盤紀實(黎廣德)

其他文章:毋忘初衷 推動民主(莫乃光)

其他文章:公民提名是出路?(梁美儀)

其他文章:什麼人治什麼港?(何建宗)

其他文章:不造王的關鍵少數之路(黃任匡)

其他文章:醫治梁振英造成的創傷(程翔)

其他文章:起跑未跑 無為有為(陳景祥)

其他文章:特首選戰縱橫談(呂秉權)

其他文章:不連任的「偉大」(應正亮)

其他文章:「梁振英路線」「應變」與「不應變」(蔡子強)

其他文章:給特首參選人的問題(劉進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