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斷不斷 反受其亂

田北辰
2016 年 12 月 19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民航處自啟用新航空管制系統Autotrac3(AT3)以來事故不斷,包括曾經未能顯示數據12秒、26秒及75秒,先後引致停飛15分鐘及4分鐘,以及多次錯誤顯示航班資料位置。每次發生問題,處方都強調不影響航空安全。星期二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多位議員就此事質詢政府,換來的只是一句完全沒有實質意義的空話:「航空安全沒有妥協的餘地。」這句說話小學生也會說,如何實行才是關鍵。

政府對新空管系統出現問題只有一個解釋,就是所有新系統都有磨合期,我本身對這個說法非常有保留,因為新系統啟用前已經過長時間測試,應該完全達至滿意水平才投入服務。即使我接受磨合期這個解釋,我也不能接受無止境的等待。需要留意的是機場第三跑道系統將於2024年竣工,航班升降量將會大增,而現時AT3空管系統由2009年招標、批出合約、培訓與測試,到今年正式啟用過程長達7年。由2024年倒數7年就是2017年,換句話說,如果明年底AT3系統的表現仍然未能達至滿意水平,應該壯士斷臂,重新招標更換系統以確保可應付第三跑道啟用後大增的升降量。情况就如我們等候巴士半個小時後,總要決定改用其他交通工具,而不可能無止境等待。我就此動議要求政府以明年底為最後限期,決定是否更換系統,得到各黨派支持無反對票下通過。

運輸及房屋局及民航處在委員會會議上的表現亦難以令我對系統投下信心一票,各官員至少有三個令人疑慮及自相矛盾之處。第一,民航處人員曾到迪拜機場視察AT3系統,各議員不斷追問處方是否知悉迪拜機場的系統亦出現類似問題,處長以相關人員不在場為由未能提供答案;第二,副局長指民航處對所有事故都主動通報,事實是兩次交代事件都是有人揭發出現問題在先;第三,我提出動議之後,副局長指系統完全符合要求,但處長則承認對系統表現不滿意。

除了要求政府定下容忍期限,我亦認為應該追究招標過程不理想之處。首先,其中一位參與評標的民航處人員在批出合約後轉職至中標的公司工作。而在評標過程中,價格佔評標比重六成,但批出合約後處方兩次更改合約條款,令合約價格由4億8000萬上升至5億7000萬,我認為完全違反一般招標原則。我必定會就此兩點繼續跟進,要求政府詳細交代。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2月16日)

其他文章:校園裏的特朗普效應(蘇美智)

其他文章:幾時放手?(森美)

其他文章:美少女高學歷卻難以搵工的悲歌:《逃跑雖可恥但有用》(殷琦)

其他文章:革命失敗終結足球王國:1956匈牙利革命和黃金球隊(上)(運動公社)

其他文章:革命失敗終結足球王國:1956匈牙利革命和黃金球隊(下)(運動公社)

其他文章:有種幸福叫做忘記——莊子哲學中的自我觀(好青年荼毒室)

其他文章:完全無痛哲學:日常遇到的相對主義(好青年荼毒室)

立法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