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不可及

田北辰
2016 年 12 月 27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近年我經常在立法會發言,多了咬文嚼字,也經常向朋友請教,發現中文真是博大精深。特別是成語的運用,短短幾個字卻可帶出整個故事,從而解釋大道理,對長篇大論的演辭可收畫龍點睛之效。

雖然很多成語字面看上去也可猜到大概意思,但如果花點時間去了解成語背後的典故,用起上來會更得心應手,也可多學一點歷史知識。好像上次談到,習近平主席以「疾風知勁草」評價特首梁振英,其典故的意義可能比字面解釋深遠許多。

更有趣的是,有些成語在了解其典故之後,會發現原意和字面意思或一般用法完全相反。例如「愚不可及」,字面上是指人非常愚蠢旁人難及,但原來真正意思可說是南轅北轍。「愚不可及」源出《論語.公冶長》,孔子說:「甯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意思是孔子評價衛國大夫甯武子,當國政清明,就以其智慧為國辦事;遇到國家動蕩、政治昏暗時,他就大智若愚,收斂鋒芒伺機而動。甯武子發揮智慧貢獻國家,是可以學得來的;但國家無道時,他韜光養晦而表現的「愚昧無能」,卻不是容易學得了。

文化大革命期間,多少國家棟樑忍辱負重,以待將來承擔重任,應該就是這種「愚不可及」的典範。到今天香港,如果也有甯武子一般的人才,一直收斂鋒芒、韜光養晦,明年政府換屆以冷馬之姿伺機而動,也是大有可能之事。

另一個有趣例子是「朝三暮四」,現在多用來形容舉棋不定、反覆無常。但其實這個成語典出《莊子‧齊物論》,故事說養猴子的人對猴子說:「朝早給你們三個果實,晚上給你們四個,好嗎?」猴子嫌少,怒而反對。養猴子的人再說:「朝早給你們四個果實,晚上給你們三個,好嗎?」猴子們就十分高興,欣然接受。

這成語原指將事物重新包裝,看似新東西其實本質不變,卻使其他人更易接受。高鐵項目超支196億,政府先追加撥款,後來從港鐵收回剛好195億特別股息,看似毫無額外承擔。但政府本身是佔港鐵七成六股份的大股東,支付的股息本身就是公帑,算來算去,其實也是市民埋單。不知大家覺得這算不算「朝三暮四」的典故所描述的伎倆呢?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2月22日)

其他文章:訂定「吹哨者」揭密法 保障公眾利益(郭永健、譚駿賢)

其他文章:從來都無「真相政治」 何來「後真相政治」?(阮穎嫻)

其他文章:數據新聞﹕假新聞3條人柱 活埋事實 大眾有責(陳電鋸)

其他文章:急症室收費倍增 非對症下藥(陳沛然)

其他文章:當時事評論員也變成KOL(陳帆川)

其他文章:樓市用錯藥 降溫需換藥(程騰歡)

其他文章:解決強積金對冲 請梁特幹件好事(梁美儀)

其他文章:秘密警察的福音(區家麟)

立法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