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衰格做法

聯合航空的「暴力趕客事件」確實使人憤怒,但非因為涉事人身分,而是不管皮膚的黑白黃棕以至身分的高低上下,只要你有搭飛機的經驗,必在事前或事後或機上受過不公道和不友善的對待,「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看別人而想自己,難免義憤難平。

香港傳媒跟進報道,本地航空界人士回應道,超賣是「普遍做法」,全世界都盛行,但通常是在櫃枱前便游說搭客自願放棄,甚少等到統統坐在機上才進行。

其實超賣,航空公司還有如此或如彼的各種可惡。如果這真是「普遍做法」,應該正名為「普遍衰格做法」,把消費者視如刀下魚肉,任由宰割,以為在機票末處列出幾行蠅頭細字便算是「事前提醒」和「同意條款」,搭客買了票即等於同了意,再無反駁或索償的權利。

諸種「普遍衰格做法」,除了超賣,尚有——大機變細機,好機變殘機。訂位時明明看清楚所搭的是新型號大飛機,然而到了機場,走到機門,始知道忽然變了細機或殘機。臨時轉換飛機是航空公司特權,如同食花膠變了食啫喱,粗暴之極。

惡質聯營,變相降級。某些航空公司採取所謂「聯營合作」的方式接載客人,你信任某間公司的品牌,花較高的價錢買她的機位,豈料,她把你送到另一間航空公司的手裡,而且通常是比她較求其的公司,用的是較差的機款。你花錢買鑽石卻只得來水晶,荒唐之極。當然,訂位時她的網站或有說明,但因航班選擇根本不多,願者上釣,你有得揀等於冇得揀,跟特首選舉一樣。

燃油附加費加快減慢。油價升到一百美元一桶,航空公司的燃油附加費跟隨飈升,但當油價高速下滑,附加費卻只龜速下行,情況跟汽車加油差不多,簡直到了無王管的失控地步。

隨心所欲的海鮮價。本地航空界人士說,當超賣時,利誘搭客放棄機位的賠償金是「海鮮價」,隨旺淡季而定。其實賣機票又何嘗不是海鮮價?日日唔同,時時有異,努力榨取搭客的口袋鈔票。搭車有「公共車輛」服務,政府須保障人民的行動權;搭飛機卻沒有,無錢出外即難去開眼界。當有人牟取暴利,飛行乃成奢侈行為。

「普遍衰格做法」,罄竹難書啊。有人倒霉,有人憤怒,有人抗議,但結果,恐怕沒有什麼改變。我們依舊只能捱宰,消費者,永遠處於劣勢。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