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達華與關德興

特首競選論壇裡,如以前所述,管治林鄭,行政林鄭,跟其他兩人的言說邏輯沒有太大交集。鬍鬚曾和胡法官站在她身邊,一左一右,包抄發功,用另外的邏輯提出另外的坐標,構成了一副頗具妙趣的激鬥景象:林鄭像粵語武俠殘片裡的由李香琴扮演的滅絕師太,站在中間,左邊是曹達華,右邊是關德興,兩道電光從他們掌心射出,滔滔不絕,雖沒得勝,仍有可觀。

曹達華和關德興耍的是什麼套路?

先說關德興,咳,不,胡國興,他耍的當然是一把「法治劍」。論壇上,當林鄭左一句「我做過乜乜乜」,右一句「我做過物物物」,多番強調自己的管治經驗,胡官則一再以「我係法官」為題,從法治角度反駁她的看法與主張。譬如說,當林鄭強調必須依法辦事,以《基本法》為基礎搞政改,不能搬動8.31,胡官立刻道:「我係法官,《基本法》裡可沒有8.31三個字!」KO完勝,林鄭無法禁止馬上面黑。

「法治劍」一出,立指香港核心,現場無不肅然起敬。

至於曹達華,咳,不,曾俊華,他耍的是一把「政治刀」。當天談的是教育議題,有好幾回,不管台下提問的是什麼東東,鬍鬚曾總有點突兀地把話題扯到「團結」之上,並用相同的修辭,提醒大家「我係唯一能夠團結香港的候選人」,停止撕裂,重建和諧,諸如此類。他用政治坐標反擊林鄭的行政坐標,所以他敢直言,「Carrie你唔敢重啟政改,只因你衰咗一次,連佔中都引發出來」。這是政治導彈,直射對手,幸好對手有建制金剛罩護身,否則不死亦重傷。

曾俊華選擇這樣的角色位置,當然是無可奈何的兵行險著,甚至是自斷後路的險著,退一步,無死所,一旦失利,再難在其他建制崗位得著任何位置,連董建華都不會請他吃飯,甚至遠遠見了他也會繞路走。但他既然選了,便選了,人各有志,這才是香港的可愛可親。

然而,在政治以外,憑藉深厚的財經歷練,其實大家對他的期望,以至他對自己的期望——理應不限於政治。譬如說,在三人之中,他是最有資格替香港的經濟前景勾畫出一幅可行藍圖,既保持發展,亦不忘福利,有以提振香港人的樂觀精神。可是他偏偏沒有,他本該有此強項呀,除非他確實沒有。這是我們對他的reasonable expectation,他沒理由讓香港人的合理期待重重落空。

期待曾俊華於「政治刀」以外再施展「財經斧」。一斧劈下,替香港劈出新海新港,引領香港人驕傲啟航。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