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

清明乃廿四節氣之一,《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云:「物至此時,皆以潔齊而清明矣。」清明始,農事忙。

清明有寒食之俗,寒食又名「一百五日」,此日為冬至後第一百又五日,相傳「一百五日,即有疾風甚雨」,以前民間皆於寒食前後日禁火。寒食之俗從何而來?《荊楚歲時記》杜公瞻之註解有二說。其一云,寒食乃周禮舊制,其二則謂寒食源自介子推之傳說,相傳介子推隨公子重耳流亡十九年,後來重耳任國君,人稱晉文公,子推則隱居山中不仕,文公放火燒山逼子推出,子推不出,抱木而死,文公哀之,下令五月五日禁火。此傳說見於《莊子.盜跖》及《楚辭.九章.惜往日》,各書記載之說皆有不同,不知真偽,故不足信,余取周禮舊制之說。

而在民間,清明寒食與子推傳說,早已混為節慶。《東京夢華錄》作者孟元老謂清明節熱鬧如元宵節,曰:

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樹之下,或園囿之間,羅列杯盤,互相勸酬。都城之歌兒舞女,遍滿園亭,抵暮而歸,各攜棗「飠固」(「飠固」,固字食旁,電腦缺此字)、炊餅(註:蒸餅一種)、黃胖(註:土偶玩具)、掉刀(註:玩具刀)、名花異果、山亭戲具(註:小山小亭,泥製玩具也)、鴨卵雞雛……節日坊市賣稠餳(註:飴糖一種)、麥餻、乳酪、乳餅之類。

童時,亦視清明節為《夢華錄》之飲食慶節,親人各買乳豬點心、生果竹蔗、元寶蠟燭、香花茶酒,乘地鐵或巴士到山下,沿馬路步行上山至墳場先人墓前。山路窄而人多,警察封路,禁止汽車上山。

墳墓清掃乾淨後,先人食香飲茶酒,收元寶衣包,後人祭祀上香後,則大吃一頓,如同宴會,或以齒咬蔗,或切乳豬分食。人人手執豬肉,閒談說笑。兒童間自有話題,不理大人市儈話語。偶有陌生人手執紅紙石頭,特意來說吉祥話,但各長輩一看到這個陌生人,就立刻僵臉合嘴,裝作看不到這個人,沉默良久,直到這個人離開為止。後來方知,長輩視這些陌生人為乞兒,故而為此。但如果給這些人一個五元硬幣,他們就立刻將手上紅紙置墓碑頂,以石壓之,即急步離開。而眾人吃飽後,離開墳墓前,亦將一疊紙錢及紅紙壓在碑頂上,聽說此謂「壓山」。落山後,聚會止。偶有大人落山後提議再飲茶,真多餘。

大概在西元二千年左右,聽聞有人為避警察封路,而在日出前駕車去將軍澳墳場,摸黑拜山掃墓。後來每逢清明掃墓,必聞路人抱怨謂路窄而陡長,政府應該建新天橋,應該擴闊山路,應該建新扶手電梯,應該建電梯,應該將山夷平云云。若為避封路而提早兩周駕車拜山,因墳場路窄,常有塞車,塞車時必又聽到此等偉大提議了。

為何人如此多?皆因墳場墓多,為何墓多,此城人太多也!若清明有雨甚好,因雨天拜山者稍減,故余曰:清明時節雨紛紛,若避人多莫怕淋,微雨絲絲山墓靜,大人卻道別高登。清明節因人太多而令興致盡掃,令坊間俗人紛紛稱掃墓者為「孝子賢孫」,眾拜山者為避人多,繼而避免於清明正日拜山,令我不禁想起《千家詩》某句〈清明〉七絕,曰:「無花無酒過清明,興味蕭然似野僧。」

往日在清明拜山過後,家家戶戶皆於門口插柳枝,《清嘉錄》謂古時農人以插柳日之晴雨占來年之水旱,若插柳日有雨,是年雨水多,後柳條亦為辟病邪之物,江南人曾以柳枝作圈,於清明寒食時戴頭上。今人在門口插柳條,亦為求吉祥,驅邪祟。但近幾年清明時,街市卻無柳條賣,小販謂無貨來,未知為何。

(撰於丁酉年穀雨,西元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

(照片攝於二零一五年三月)

文:麥敬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