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會否攜手「一帶一路」?

距離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各國政要近期紛紛登門拜訪確認參會。習近平主席在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時也向他發出了參與「一帶一路」的邀請。特朗普會否對「一帶一路」感到興趣,以及會何種程度參與此次論壇,可以說是論壇的一大懸念。

「一帶一路」到今天已經提出3年多時間,內地對這一詞彙已經有些「審美疲勞」,但是習近平向特朗普發出參與邀請,正明確告訴人們:是時候重新認識「一帶一路」這個爛熟字眼背後的真正內涵了。

首先,習邀特參與「一帶一路」本身就是個重大啟示。「一帶一路」具有充分的開放性,並非西方輿論形容的「新馬歇爾計劃」,也非有意挑戰美國的地區主導權,拒絕「冷戰思維」是「一帶一路」的鮮明特徵。

其二,「一帶一路」初衷是針對不發達的亞歐腹地的繁榮計劃,反映了中國解決結構性困境的戰略思維和改革意志,這正是當今世界的稀缺價值。以雄安新區為例,其設立就是要將「價值窪地」打造成新經濟增長點。儘管類似的大開發計劃對於美國等並不陌生,但是現實中具有條件和實力同時具備強大改革意志的發起者和合作者可遇不可求,更何況是一個涉及眾多國家和地區的超級大計劃。至於這一計劃落實後的效果,沒人比美國人知道得更清楚。

第三,「一帶一路」是在現有世界經濟、政治框架基礎上的改良,將盡最大可能降低衝突性,而並非另起爐灶。中國在推動這一倡議的過程中,採取與各國自身發展戰略對接的方式,並且與各大國際組織的發展目標攜手,對各參與國展示了最大限度的尊重,並有意在此次論壇上將這種尊重機制化——創造一種更為平等、包容、舒適的合作框架。

回到特朗普身上,「一帶一路」具有他所需要的東西:一個振興美國經濟、創造大規模就業的大計劃,以及一個強而有力而且謙遜的合作者。

「一帶一路」計劃提供了中美在技術、基礎設施建設和金融項目的全面合作的巨大機遇。同時,相對於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式的小圈子全球化,「一帶一路」更多呈現的是一種務實與廣泛合作特質的全球化,對於美國同樣具有舒適度。特朗普之所以會在上任以來與各盟國首腦的交往中多有不諧,根源在於不滿這些國家對他的「美國再次偉大」計劃缺乏強而有力的支持;而中國則努力讓他看到這種支持的可能,並且表現得充滿誠意。

因此,「一帶一路」從各種角度看都是特朗普的上佳選擇。特朗普放棄TPP令國際社會對全球化進程擔憂,但如果選擇「一帶一路」,則是美國回歸全球化的一個好機會,並且是給世界一次拋棄對立、對抗,尋求大合作、大共贏的機會。

不管特朗普會否參與此次「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以及多大程度參與,他都應該認真思考這個選擇。相信他會發現「一帶一路」對美國的價值。

一帶一路必須由中國主導

再往前想一步——假如特朗普選擇攜手「一帶一路」,筆者認為,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必須提前考慮,即「一帶一路」的主導權。誠然,「主導權」似乎是個敏感字眼,但中國不能迴避,「一帶一路」必須由原創國中國主導。只有這樣才能保證這個世界合作大計劃的開放與平等,保證用東方的「和思維」替換西方的冷戰思維。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文:歐陽五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4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