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幼兒教師的暴風親子

因為籌劃以SEN(有特殊教育需要)孩子的家庭為對象的社聯網站,我重讀幾年前沒出街的訪問﹕對方是一位媽媽,也是資深的特殊幼兒教師。記得訪問到最後,我問﹕在這裏見慣SEN小朋友各種狀况,回家面對自己的孩子,會感到輕而易舉嗎?我原以為這是個輕鬆總結,沒想到她給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後坦率地分享自己的親子故事——

專家對自己孩子 一樣無符

「念五、六年班時,兒子像進入一場情緒暴風雨。他在家打爛東西、大力拍門、很多脾氣。開始時我不懂得解決,大家鬥鬧情緒。很不開心時,我會跑到樓下透氣,因為實在難受。」

「有一天,又是老樣子﹕兒子發脾氣,我不甘示弱。之後他進房,嘭的一聲關門,我坐在沙發上。我就那樣呆着,想呀想,終於起來,走到門前對他說﹕這樣不成啊,你才念六年班,未來還有很多日子要跟我同住。先不說我是阿媽這無法解決的關係,就當是同屋主吧,接下來的日子也總要過,怎樣做好這同屋主關係……?」回憶到這裏,她哽咽了。

「隔一會,兒子走出來﹕『講吧,你想我怎樣?』我說你不是我的學生,我不是要訓導,可以平心靜氣地談嗎?他說『等等』,又進了房。我在收拾時,他突然出來說﹕『行了,現在可以談嗎?』」

「我們一談幾個鐘。那以後,我們知道大家都依然疼惜彼此。」

「那是多年前了。現在兒子念中學,偶爾看到我放工後很頹的樣子,便講冷笑話。他不會刻意做窩心的事——他不會的——但會給你講笑話。」

「我學到很多。我的兒子沒特殊教育需要,我尚要花這麼大的力氣去轉化家庭關係。然後我反省,我的那些SEN學生的家庭,承受的壓力更大。那幾年的暴風雨為我添了一重警覺﹕我的工作可以幫輕他們的壓力嗎?如果我教好小朋友,幫助他們控制脾氣,家庭張力可以紓減嗎?我把自己的經歷,慢慢轉化為工作環境的能量……」

把經歷轉化工作能量

早幾個月,我在特殊幼兒中心跟這位老師遇上。她說她很好,工作依然不容易,因為每個孩子都獨特,所以每個挑戰都新鮮,但她繼續守在崗位上。我想起她說過的﹕「我會不斷找解決問題的方法,也找這些孩子的優點,這就是我留下來的動力。只要細心看,你總會發掘到他們的優點的。」

註﹕我們當上爸爸媽媽,就常常以為自己成了超人,把孩子的事全扛上身——但爸爸媽媽畢竟不是超人。新一期「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網站,談成長路上的同行者如何用各自的專業,幫助有特殊需要的家庭。

文﹕蘇美智

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Happy Pa Ma(2017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