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舉後記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曲終人散,當選的當然要組織管治班子,為未來五年管治繪畫藍圖,但落選的又怎樣?他們的支持者又怎樣?

曾鈺成曾經提出一個頗為有趣的問題。他說在其他國家,哪怕競選時各方努力競逐寶座的黨派鬥個你死我活,但選舉一旦完結,各黨派便會團結一致,為未來數年管治而努力,為何香港不能?老實說,這問題的事實基礎在今天來看已不是那麼完全準確了。君不見脫歐後,很多人繼續不認同公投結果;美國更有不少人在各地繼續堅決反對特朗普管治。但更重要的是,在香港一向處於反對地位的民主派並不認同小圈子選舉這不符合公義之選舉模式,更有偏激的年輕人根本也不認同「一國兩制」或香港的憲制秩序。在這情況下,希望他們在選舉後「團結一致」,共同為特區管治而努力,實在有點天真。

除了政黨和政治人物外,參與選舉的助選團或義工又如何?選舉是激發情緒的一個難忘過程,為某人助選當然希望他勝出,但結果名落孫山,失望之餘也有抱怨於制度上的不公,甚至政治環境上之不公。要他們忘卻這一切,接受新當選者之管治也不是這麼容易。

有人說在特區參與政治是一場各方也贏不了的困獸鬥。我們要跳出憲制上、制度上和政治上的枷鎖,談何容易?正因如此,在特首選舉後,特別是這回不斷加深社會裂痕的特首選舉,我們更要為穩定人心、紓緩失望情緒而加倍努力。當選者與她的團隊應盡力理解失敗者及其支持者之失落情緒,不容這些情緒轉化為一股抗爭管治的力量。這不是容易的事,也沒有什麼獨有良方,但明白這工作的需要和重要性是良好處方的一個好開始。

文:湯家驊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