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三鐵少了一鐵

嫻姐說,懷仔事件中,她只是「一個協助的過程」。金句通常扼要,因此少不免會有語病,這句也不例外。我從來沒有把選票投過給嫻姐,但今天當我在吐露港掙扎著游一千米時,這個金句竟反覆在腦海出現,還愈想愈有味道,彷如不斷嗆入我鼻孔的那種海水的鹽花。

鐵人賽不過是一個過程,游水不過是鐵人賽的一個過程,嗆水不過是游水的一個過程,而游水、跑步、踩單車不過是協助鐵人賽的一個過程;甚至乎,你住豪宅,大概也只是一個過程。你做區議會議員,更加只是一個過程。

好一段日子我沒有比賽了,對上一次已是幾年前。那次賽前一天掛了八號風球,比賽當日仍懸著三號波,海面非常大浪,大會因此取消了泳賽,賽事變成跑步、踩單車、跑步。今日天朗氣清,天氣本是預期,但這個鐵人賽卻變成了游水、跑步、再游水、再跑步,然後衝線。於是問題來了,三鐵的意思向來指游水、踩單車、跑步的三項賽,但今次這種排之下,我算是參加了兩鐵還是四鐵,而我還算不算是鐵人呢?

每年六月,香港三項鐵人總會都會在科學園舉辦三項賽。如果要跟跑步賽比較,三鐵賽的規模自然小得多,但是如果只抽取香港裡能玩好這三種運動的人作為基數,則參賽者也不算太少,少極都應該比已經入住豪宅天賦海灣的居民要多吧?

我在網上報名參加比賽,schedule一早發下來,都是三鐵賽,但報名時卻變成兩鐵。今日讓大會工作人員在我的手臂蓋上參賽編號時,我還只是隨口問:「為甚麼今年不搞單車呀?」他笑一笑,眼睛瞄一瞄我們身後那個理想中的居所,牙齒縫中拼出來這個心曠神怡的名字:「天賦海灣呀,有錢人怕嘈。」我忍不住「吓」了一聲,一時腦充血:「吓?都已經買唔起啦,係呢度踩下單車都唔得?」身邊另一個參賽者倒是看透世情:「唉,算啦,香港係咁架啦。」

天賦海灣有一邊住宅臨近單車徑,這裡向來是三項賽的單車賽道,有說因為居民投訴嘈,因此區議會還是首次不批准在這裡舉辦三項鐵人賽。

嘈?

怕嘈的話為甚麼不搬去山頂、不去住大澳,而買一幢面對著單車徑的房子?區議會怕人怕嘈的話,呃,下一步是否要考慮成功爭取搬遷單車徑?

先游五百米,上岸後穿好鞋子,跑3.3公里,沿著天賦海灣一直跑,我仔細的想看清楚這個豪宅。一層、兩層、三層……最高只有十七層樓,密度咁低,果然是豪宅。啊,原來還有一小排是獨立屋形式的,委實不負豪宅美譽。但問題又來了,我看那些都不過是吉屋啊,窗簾沒有、裝修未有,露台還大大的貼住貼紙顯示樓層和單位,一邊數,大概只有十幾伙有人住。原來我都對住吉屋跑步,但吉屋卻投訴嫌我們吵。

走筆至此,只想提醒一下,這個樓盤開售時有一塊二十萬呎聲稱「精心設計歐陸式園林」的土地作賣點,但後來被傳媒踢爆,這只是一塊由發展商向政府短租的官地。今次我再走過去看看,原來租約已滿,那塊漂亮的穿過豪宅的園林架了一塊牌子,重新變回政府官地。有時候,世界也不過是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你享用我們一點官地,讓我們也享用一年一次兩個小時的單車比賽,僅此而已。反正,去到最後,甚麼也只是一個過程吧了。

「總有輿論批評他們貪得無厭。她說得很肉緊:『我哋唔係要攞多一蚊,只不過係唔可以畀你在僅有的東西上再切,唔得!唔得!』『大財團壟斷,令所有打工仔被壓榨,這個問題我們也很想讓公眾知道。因為中國人太聽話了,聽話到一個地步,老闆給你多少人工就收多少,做唔到頂唔住咪轉工囉。』」全文:http://wp.me/p2VwFC-dsh#Pentoy #評台

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Monday, June 8,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