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釋法,我已經麻木了…

法政匯思
2016 年 11 月 10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香港的法律界再一次因為人大釋法發起黑衣遊行。高等法院門外,人頭湧湧。我看見很多熟悉的面孔。憤慨之餘,大家都有無奈的感覺。 在臉書上,有些人說,對釋法和香港的政治現實已經感到麻木和絕望。

中央對香港的管治越來越緊,香港的政治空間也越來越少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非常明白為什麼一些人會發起香港獨立的運動。但現實是,中央控制了香港的政治、經濟、軍事和重要資源,香港根本沒有獨立的能力。 香港的未來,相當灰暗,一國一制,似乎指日可待。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應該如何自處?

其他文章:人大緣何第五次釋法?(歐陽五)

其他文章:僭建基本法 中港愈走愈遠(馬嶽)

其他文章:釋法和法治(李浩然)

其他文章:絕望與希望(鄧小樺)

香港現在的情況,讓我想起2000年前的基督徒。那時候的基督徒,受盡羅馬政府和猶太人的逼迫。 新約聖經裏,滿載著基督徒殉道的故事。 這些基督徒無權無勢、人丁單薄。從當時的角度來看,這些基督徒是在打一場沒有可能贏的仗。我想,當時這群基督徒所面對的情況,比我們壞100倍。雖然現實是如此的黑暗,但這些基督徒沒有放棄 ,一直在強權之下持守著他們的信仰。 歷史告訴我們,這群基督徒的信念戰勝了強權。 羅馬帝國 在公元四百多年滅亡,但基督教卻在二千多年後的今天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宗教 。歷史告訴我們,信念比強權更有生命力。

我有幸跟李柱銘打過數單官司。 在我與他相處的過程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他對民主的堅持。每一次香港的法治受到衝擊 ,他都會第一時間走出來發聲。民主派的人士(包括本土派)找他打政治官司,只要他認為值得幫,他都會毫不猶豫地答應,並出盡全力去打每一場官司,不論勝算是多或少。 以前我會想,他已經是七十多歲的老人家了 。他為香港的民主打拼30多個寒暑, 付出了他一生中最黃金的時間, 但香港只是由英國的殖民地,變成了中國的殖民地。 他為什麼還沒有放棄? 為什麼還會堅持為民主奮鬥?

現在,我開始明白他的堅持了。 強權之下,我們可以依賴的,就只有我們的信念。只要我們堅持信念,以身作則,我們的信念便可以薪火相傳 。今天,李柱銘把他對民主的堅持感染了我。同樣地,我亦可以把民主的信念傳給我身邊的人和我的下一代。總有一天,強權會倒下 。那時候,我們或我們的下一代便有機會建立一個民主的香港。如果我們連自己的信念也不堅持,那我們就被強權打敗了。

其他文章:釋法,你睇唔睇得透? 香港前途呢?(梁仲禮、黃熙麗)

其他文章:第五次釋法之後(梁美儀)

其他文章:改賽例、搬龍門,釋法新常態(區家麟)

其他文章:今次釋法為何如此倉卒混亂(潘小濤)

維克多·弗蘭克(Viktor Frankl) 在他的名著《活出意義來》中寫道,在集中營裡,納粹德軍可以控制 他的身體、剝奪他的自由和生命,但他們不能控制他的思想。

中共政權可以釋法、可以指鹿為馬、可以不理香港人的意願讓689連任特首,但她不能控制我們的思想,亦不能消滅我們對民主的信念。在這段艱難的日子中,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不要變得麻木,要跟強權鬥爭到底!

文:葉海琅@法政匯思

在這歪理當道的時代,我們一群法律界人士決定放下業界內事務律師及大律師的區分,團結地匯聚一起為捍衛法治、司法獨立、民主、人權、自由、公義等核心價值發聲。我們會利用我們的法律專業及思維,以不同的方式在社會及社區廣傳這些核心價值。 維護法治精神、關心政制政事、匯集業界人士、廣傳進步思維。我們就是 《法政匯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