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與奢望

法政匯思
2016 年 11 月 16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香港人最為人津津樂道的, 莫過於獅子山下精神: 腳踏實地, 靠自己的力量, 闖出一片天。 我們天天戰戰兢兢的工作或進修, 希望終有一日可以由下而上, 出人頭地。

可是, 一到政治, 香港人的獅子山下精神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希望。 在政治上, 我們極少從下而上的參與, 最多也是由上而下的諮詢參與。 由開埠到今日, 香港人的政治參與, 無一不是在上者賦與在下者機會, 絕少從下而上的爭取。

至於再一次失去的法治, 究竟我們一開始擁有然後慢慢失去, 還是只是個希望, 幻象? 由始至終, 我們的法治, 從來都是當權者由上而下賦與的。 而他們所說的法治, 和我們所理解的法治, 定義誰是誰非, 根本無從考究。 我們在學校學的法治精神, 大多來自本地學者的權威詮釋。 可是, 即使他們如何努力地在象牙塔中, 甚至在法院中敍述, 但講得多並不代表成為事實。 我們所希望的法治境界, 從來只在書本上出現, 而最根本的問題是, 這個法治是我們希望擁有的, 還是我們一直擁有的?

我們希望, 只要夠多人在街上喊口號示威, 政府就會順應民意, 改絃易幟;

我們希望, 只要我們重覆地說服自己, 他人, 甚至世界,我們擁有法治自由, 我們就會有法治自由;

我們希望, 只要法庭一日還在, 我們就可以在那裡申張正義, 戰勝不義的政府;

我們希望, 只要律師穿著黑西裝在終審法院轉個圈, 法治就得到守護。

我們希望, 如果我們不「搞事」,北京就會對香港的政事不加指點, 做個唯唯諾諾的好「爺爺」。

我們希望, 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定義看法, 北京也會心甘情願的接受並採用。

我們一直都活在很多希望當中, 但當現實反擊時, 我們不僅大感訝異, 亦覺得異常無力。 無力感, 源只於現實與希望的落差, 但我們這些希望, 實在和奢望無異。

難道你認為一向專制的政權, 會欣然放下自己的權力, 與港人一同分享管治香港嗎? 難道你認為一向不懂法治的國家, 會容許在自己國土上的一角落實行法治嗎? 難道你認為一向強調大一統的國家, 會對提倡自決獨立的人視若無睹, 任其而行嗎? 難道你認為連其國民上什麼網也要管的政權, 會樂意撤手不管香港這個如此「桀驁不馴」的地方嗎?

若果香港人繼續帶著這些奢望, 而不去接受現實, 再重新出發的話, 我們的時間, 就會白白地浪費在守護一些從不存在的東西上。 還期望北京會皇恩浩蕩的給予香港人民主嗎? 還希望香港政府會突然變好, 成為關心市民的好政府嗎?

今日, 法庭頒下判詞, 剝奪兩名民選議員席位。 明天, 它更可以以一己之力, 破壞香港僅餘的自由。 那些還在希望法庭會幫助自決的人, 恐怕夢走到盡頭了吧, 是時候醒來面對現實了。 停止無謂的希望與奢望, 停止守護那些想像中擁有的東西, 開始在事實上出發去爭取自己的權利吧。

文:冼樂石

其他文章:完美獨裁 仍需完美順民配合(黃偉豪)

其他文章:對「關愛座」的迷思(伍麒匡)

其他文章:高舉日寇名字中山為國父嚴重辱華(黃一恒)

其他文章:這是一個高速崩壞的香港(朗天)

在這歪理當道的時代,我們一群法律界人士決定放下業界內事務律師及大律師的區分,團結地匯聚一起為捍衛法治、司法獨立、民主、人權、自由、公義等核心價值發聲。我們會利用我們的法律專業及思維,以不同的方式在社會及社區廣傳這些核心價值。 維護法治精神、關心政制政事、匯集業界人士、廣傳進步思維。我們就是 《法政匯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