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奇遇記

柏斯迪1
2017 年 01 月 09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評台編按:內文有嚴重劇透)

我有一個朋友,他看了一篇相關影評後,忍不住一輪嘴發表對《長城》的看法,於是獨白就此展開,而大家只有聽的份兒……

「講真到底寫影評的人有沒有睇過套戲?你估張藝謀唔知個故仔on_咩?任你挑骨頭都得架啦,但要知道點解搞成咁呀嘛!」

「我覺得其實長城呢套電影,反映咗中西融入的誤會,即係荷里活誤會了中國,張藝謀也誤會了荷里活。」

「好啦,不如我劇透下先,咁樣比較可以令你明白我的立論。話說遙遠的東方有一條龍,它的名字就叫中國,傳來一個好把炮的發明,叫做火藥,外邦人知道後就前仆後繼去偷,其中作為僱傭兵的男主角麥迪文同小伙伴就為錢也一起去偷啦。」

「路途中佢哋遇上不知名生物偷襲,男主角就隨手斬斷了生物的手臂,仲順便執到舊磁石,趕路時誤打誤撞入了長城,被守衛長城的軍隊捉住了,跟住軍隊發現該生物就是六十年來一次的饕餮,今年仲早左來,佢地準備唔切。然後硬著頭皮應戰,發現怪獸有智商,作戰計劃聰明咗。」

「咁兩個外邦人本身應該被關在牢房,但因為小兵鹿晗太廢找不到鎖匙,只能帶埋他倆去作戰,外邦人見到軍隊的作戰驚呆了,因為有五隻色,勁整齊咁排陣同攻擊,而打頭陣是成班女人,綁條繩就咁飛落去殺敵,大特寫女兵被怪獸咬死。」

「然後男主角見到小兵快被咬死,隨手放箭就殺左幾隻,怪獸唔知乜事撤退,他便被當成勇士。咁他就飄飄然,隱瞞了自己來偷火藥的事實。」

「總之男主角待到唔捨得走,然後小伙伴好嬲,覺得男主角變左,決定自己帶火藥走,於是男主角繼續留低。軍隊發現磁石可以控制怪獸,決定活捉一隻來研究,成功咗,點知有個京城的奸臣就帶走隻怪獸返去邀功。」

「然後鏡頭一轉軍隊便發現了長城下面穿左個洞,怪獸已經突破了防線……去咗京城,仲同隻被捉的怪獸裡應外合找準方位……」

「京城幾千里遠……於是軍隊想出方法,就是坐孔明燈去……」

「中途死咗勁多人,最後得十幾個去左京城……個時都已經比怪獸佔咗大半……然後佢地發現殺死獸王就無事……」

「總之到最後所有兵包括鹿晗同劉華都犧牲了,就是畀機會男女主去殺獸王,在高空射箭……」

「射了兩次都唔中,第三次終於中……然後所有怪獸忽然殭哂,咁就win左……那場面真心勁核突又搞笑。」

「最後男主找到自我,走咗,無選擇女人同功名利祿,完。」

「總結,我覺得荷里活需要的只是東方面孔,就好似北京奧運個種華麗的場面,但其實成個故事框架都是荷里活的。然後張藝謀應該也是覺得荷里活就是咁蠢,所以個故事一定要好簡單,要好套路。所以到最後兩邊都放棄寫好個故事,於是注定是爛片的基調。」

「不過你唔可以話佢拍得唔好,因為真的未見過咁樣打怪獸法:用女人跳落去……坐孔明燈去打怪獸……同埋要研究戰術,好似三國咁樣開會……是幾刺激眼球的。」

「我形容是爛片中的好片,是因為真是有驚喜,至少以前的怪獸片是真的硬綁綁的,而國師今次的美學設計無黃金甲咁殘眼,反而用色平和左好多,個半鐘係咁打怪獸我其實睇得幾舒服的。當然故仔是太奇怪了。」

「所以我才說是兩者源於誤解中的融入結果:荷里活覺得只需要有東方人的樣,中國覺得只需要有荷里活特技,最後觀眾覺得這些東西都唔需要。」

「我覺得,觀眾期望是睇到中國佔領天下吧。好多人是覺得中西合璧入面,中國的嘢,一點也不能少,任何妥協都不能接受,一不能接受要由外邦人救,二覺得長城意義唔應該咁膚淺。你拍一套戰爭片,就應該講下信念、大愛、乜乜盛盛,仲有不能改歷史,但張藝謀唔打算咁做喎。」

「其實我覺得在導演呢方面來說,張算是做得不錯的,即我完全感受到自己睇緊一套荷里活片,但入面的節奏很慢,氣氛很柔和。」

「正常不應不知道故事膠架嘛。國人平時睇荷里活片,點會咁多挑剔?幾時睇一套商業片會挑剔歷史錯?難道你期望拍一套歷史片出來嗎?幾時大家有咁愛長城?你成世人都未去過一次啦。」

「我諗諗下,成套戲根本無需要景甜。CUT咗個女主角,將戲份比哂小兵發展bl情緣好過啦,有人寫了小兵番外,仲精彩過正片。」

原文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