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無法討好觀眾,因為這是一場中西融合的誤會

柏斯迪2
2017 年 01 月 09 日

作者:

文章短網址:

分享

《長城》上映以來,相關影評都是一面倒批評。筆者並非指這些批評沒有道理,不過,劇本蒼白無力、張藝謀「早已走樣」、演員演技差勁(直指景甜)等電影問題其實顯而易見,即使張藝謀的作品「今非昔比」,但憑他豐富的執導經驗,豈會不知道劇本內容空洞?在筆者看來,探討為什麼電影走向如斯結果,比批評來得更有意思。

《長城》:一場中西融合的誤會

《長城》注定是爛片的基調,因為這也許是一場中西融合的誤會:荷里活誤會了中國,張藝謀也誤會了荷里活。故事框架是荷里活的,荷里活需要的只是東方面孔,如同北京奧運開幕禮般的華麗場面;張藝謀也認為中國只需要有荷里活特技,而荷里活只需要一個非常簡單和套路的故事。

於是,到了最後,兩邊都放棄把故事說好。這是劇本蒼白的原因。

張藝謀執導功力

不過,電影是否如此一無是處呢?筆者並非旨為張藝謀平復,但平心而論,他在執導這部分做得不錯:

一,能夠突破荷里活片的框架,作出自己發揮,有異於一般荷里活打怪獸片類型,電影節奏緩慢;

二,這可以形容為「爛片中的好片」,比起一向硬綁綁的打怪獸類型片,為觀眾帶來驚喜,例如大班女兵以繩繫住自己就衝落山殺怪獸;坐孔明燈去打怪獸;開會研究打怪獸戰術……這些招式和場面算是刺激眼球的。

中國反應欠佳因由

相信不少人還記得,中國電影評分網站「豆瓣」和「貓眼」,對這部國產大片評分低落,更引來《人民日報》發文批評的風波。《長城》不討好中國觀眾,箇中因由也值得探討。

在筆者看來,電影不討好的原因,也許並非戲爛,畢竟國人平時看荷里活片,哪來如此多挑剔?如果說《長城》是源於誤解下的融合結果:荷里活只需要東方面孔,張藝謀覺得只需有荷里活特技,也許到頭來,觀眾覺得這些東西都不需要。

那麼,觀眾需要什麼?也許,電影不符中國觀眾期望,是因為他們堅持,中西合璧之下,中國的元素一點也不能少,任何妥協都不能接受,既不能接受要被外邦人所救,二覺得長城的意義不應該如此膚淺,三不能改歷史,但張藝謀從沒打算拍部歷史片,他想要的,是在兼顧市場的同時,在荷里活框架下作出自己的變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