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電視記憶

假期裏到朋友家晚飯,一幫小孩不知為何一同發出一下悠長的單音,我笑說好像「升……堂……」,孩子們莫名其妙。朋友回應,我輩無人不知衙門審犯前,兩旁的衙差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但家裏的孩子完全沒有這概念,這是兩代人的文化差異。
所謂文化,也包括一代人成長時看什麼劇、電影,聽什麼歌。我輩是電視撈飯長大的,全港只有那兩個台,無線的劇集主題曲固然琅琅上口,連亞視的我都幾乎首首會唱。電視文化對我影響有多深已數算不清,反正是血液一部分。

提及無線的劇,少年一臉不屑,說自己和同學已很少看。他們長時間拿着手機或電腦,上網找自己喜歡看的,而不是等待某電視台播給你看。各人口味不同,或者有三五知己跟你看同一東西,但已不見整班同學談論同一個演員,或同一齣電視劇的內容。

看歐鎧淳的訪問,談到留學美國的生活,其中一個她未能投入的原因,是同學談及的電影和劇集,她全不認識,大家的童年回憶不一樣。但我想,現在香港的小孩,還有沒有同一種童年回憶?就是兒童卡通,也有迪士尼系、BBC系、國內系(喜羊羊)、日系(多啦A夢、光之美少女),和其他如Thomas火車、Bob the Builder等等。

選擇一個兒童台,就是給他們選擇一種文化。我家孩子看的是BBC系,長大後自然繼續看Doctor Who,但選擇太冷門,看同一節目的同學絕無僅有。但這一代人已接受各有選擇,有人追捧美劇、韓劇,有人完全不愛。

我們一班小學女生同為《倚天屠龍記》的周芷若(趙雅芝)如癡如醉,甚至視喜歡趙敏(汪明荃)的為對立者,這份共同回憶已是舊日情懷。

文:陳惜姿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