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香港人

二十六歲的鄭凱甄小姐捐肝救人,感動了廣大的香港市民,鄭小姐的父母親為女兒感到自豪,香港人也必然為她而感到鼓舞。我不期然想起十多年前沙士肆虐,陰影籠罩全城的日子,我們的醫護人員怎樣不離不棄,緊守崗位,將自己的安危置諸度外,發揮了高貴的專業精神,為香港寫下了光輝的一頁,我們永遠感激這些美麗的香港人。

在今日愈來愈錙銖必較的功利社會,我們實在需要反省,是什麼驅使一個普通市民捨己為人。

從傳媒的報道,鄭凱甄一家是基督徒,他們的信仰,必然有重要的影響力,但我同時看到的是家庭教育,父母的精神感染子女。鄭小姐的媽媽向傳媒透露,當護士提醒女兒,她若決定捐肝,將來即使母親有需要她也不能再捐,女兒的確有片刻的猶豫,但過去患有肝炎的媽媽就對她說,不用理她,只管救人。其實這也是不自利的表現。有有愛心的父母,才會有有愛心的子女,這是不可忽視的常理。我相信市民在敬佩鄭小姐之際,也會對鄭先生鄭太太感到敬重。

在此復活時節,世人紀念苦難,也記住了人類的希望。我的感觸,也是一樣,香港人需要的是加強為公益作出奉獻的精神,捐肝這麼勇敢的行為與偉大的精神萬中無一,但日常有很多小地方需要我們發揮同一樣的精神,包括捐款給我們贊同的社會目標、做義工,不止是表示稱讚和支持。若每個人都不計較對自己的小小不方便和小小的犧牲,香港整體一定會做到更多,日漸多見的眾籌,也有更大的機會突破封鎖。

我感觸特別深的是,多少人,自己計較之餘,又揶揄他人的無私義行,將許多負面的猜測加諸這些人的身上,彷彿自私才是精明,不自私不是作偽就是愚蠢。不少家庭,以為教育子女精靈就是最有益,其實損害了他們的人格發展。我期望鄭凱甄的故事會改變社會,令香港變得更加美麗;我祝願她和她捐肝勇救的鄧女士早日完全康復,生活愉快。

文:吳靄儀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17日),圖右二為鄭凱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