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唐滌生講故事

近日各個神祗寶誕連連,神功戲鑼鼓喧天,不禁哼起幾句唐滌生的戲寶。

唐滌生就像粵劇界的金庸,作品歷久彌新,雅俗共賞,更能提高人文質素品味。相對於金庸的傳世俠客,唐滌生勾劃出來的,是一個個痴男怨女的言情故事。他的匠心之處,是把人物在短短的幾段戲曲中立體呈現,這種能耐,全憑當中高超的說故事技巧,以下兩個,是我挺喜歡的「故事」:

戲寶《帝女花》較為人傳頌的「香夭」,修辭瑰麗,但我要到中學之後,才懂得欣賞箇中味道。是以小時候聽得最津津有味的,是「庵遇」和「相認」。因為這是兩段「講故事」的折子戲。

當駙馬周世顯為迫長平公主承認身分,便「講下先帝崇禎嘅慘事」,試圖以親情打動,「若果佢喊」,便是公主了。故事是這樣說的:

我復向前朝認,嘆崇禎巢破家傾……靈台裏嘆孤清,月照泉台靜,一對蠟燭也無人奉敬。

在時間、事件、意境就在短短數十字交待了;唯恐對長平公主觸動未深,更補充一個催心的實時景況:一個四野空虛,無人憑弔的孤墳,果然令公主登時落淚。

其後,長平公主亦有自憐身世,她是這樣暗自慨嘆的:

悲婚姻難成,斷碎龍鳯配,被戰火毀碎了三生證,今生不再貪花月情,天生宮花薄命,怕認怕認。

短短數十字,已交待了年僅十六歲的公主朱徽妮配婚、亡國以致隱世偷生的經歷。天堂淪亡至地獄,幾句曲目就清楚交待,怎不叫人折服。

帝女花的故事相對而言較淺白,更精彩更堪玩味的故事,則隱藏在《紫釵記》之中。

說到《紫釵記》,相信大家都即時響起「霧月夜抱泣落紅」那段疑似負心郎被刻薄舌毒女鬧爆的名曲。但我認為最精彩的故事,郤在「花前遇俠」之中。

整個「花前遇俠」的故事,由黃衣俠「暖酒聽炎涼,冷眼參風月」開始。一個聰明刻毒的病弱女子,面對豪邁的俠客,才不會笨到一開始就怨婦式喋喋不休。只是輕輕點題:

邂逅盼莫盼於郎長情,劫後痛莫痛於郎無情……哀至今夢已醒……

故事和意境似曾相識,正正就是《孤星淚》中,芳婷所交待的身世時所唱的 “I dreamed a dream”。同是苦命女遇人不淑,但霍小玉的四十多字的交待,卻等同芳婷的一曲。

這引子果然惹得黃衫俠八卦追問,霍小玉便先交待身世:

哭萱堂悲逢罡風勁,出章台卑微不相稱,家一破要失去了夫家姓,遭驅擯我縱滴血也不相認

為何要交待身世呢?這樣才可把她將要交待的事說得理直氣壯:

他拾釵傾心戀我貌堪愛,佢博學也堪敬,草草不須文鸞下聘,賴檀郎代母了素願,歸霍家耀晚景

說穿了,是男的貪圖美色,女的則視對方為潛力股,不惜私訂終身,目的就是望夫成龍,一雪因出身寒微而被擯出貴族家門的屈辱。即使是開放的唐朝,這女子也殊不簡單。唐滌生把一個身分複雜的女子,一段不尋常的情緣,簡潔清淅地用幾介曲交待。這種講故事的本領,叫做精彩!再下來霍小玉的敍述,雖說怨婦數落之言,但詞藻流麗,故事性強,殊堪細味而不落俗套。

這裡想說一個有趣的題外話,有說霍小玉的婢女浣紗,有說是唐先生在創作之時,剛好經過銅鑼灣浣紗街而靈機一觸寫成的。雖然這說法未經証實,但也令整個劇目留了一點香江餘韻。

多聽幾首唐滌生的曲目,對改善中文絕對有幫助。我敢說,普教中絕對不會讓人學好中文,因為有多少個普教中老師,會教你如何欣賞唐滌生的作品?

文:何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