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為「普世價值」與「本土價值」訂分界

筆者拜讀2017年3月11日《明報》觀點版張海澎君一篇題〈何謂香港的「本土價值」?〉的文章,感到文章內容有商榷的地方,特寫此文以作討論。

筆者首先贊同張海澎君的觀點,他認為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均為普世價值,這是很少人會有異議。聯合國大會先後於1948年及1966年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簡稱「公約」),均載列了對各成員國須大力推動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要求和願景。我國雖然於1998年10月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簽署了公約,但非常可惜的是,中國至今仍未確認該公約。

追求普世價值是個人權利

但是,一個社區奉行或者追求一些普世價值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時,不應以「本土化」之名,向其作出打壓。雖然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但她還是一個國際性且資訊自由流通的大都會,而且至少還有個人權利,去追求一些香港人一直所嚮往的普世核心價值。

香港人信奉某些普世通行的原則,這僅表示香港人所認同的與國際上普遍共同認同的原則相一致,是應予鼓勵和支持的。將普世認同的價值觀引入香港,這樣的「本土化」有什麼問題?而且香港人追尋普世價值是香港人的權利和自由,別人應予尊重。

世界上很多國家都鼓吹國民應該「愛國」這一價值觀,是否表示香港人也不應將「愛國」這一價值觀「本土化」呢?

風俗習慣不是普世價值的前提

張君進一步批評了香港人的一些風俗習慣。一個社會中的民眾所秉持的價值觀可以與風俗習慣有所關連,但也可能受到一些遠因、近因的激化而驟變。但既然是風俗習慣,必然是社會內人民長年累月的行為習慣,經過和風細雨的昇華和世代交融的演化發展而成。香港雖然經歷了殖民統治,但由於大部分的港人為華人,所以香港人的風俗習慣,仍然大致上沿用華人社會的風俗習慣,其中可能與中國大陸稍有不同,但只是南北地域上的小差異。身為香港人,筆者不敢妄言香港的風俗習慣完全沒有為人詬病的地方,但這與香港人追求或堅持奉行普世價值是兩碼子的事情。張君的意思是否要說香港人的風俗習慣有讓人詬病的地方,便不配在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上與世人看齊?

應尊重中華文化和文化差異

有學養的人應該謙抑自持,尤其應注意尊重中國人的風俗習慣和其中因為民族和地域所出現的差異,更不要對別人的風俗習慣指指點點。因為,一個社會的風俗、人情、習慣,自然會經世代相交、資訊流通、經濟發展、民族融合等因素所影響,得以逐漸演化蛻變。既然不是違反法律,老一輩的香港人查一下曆書(通勝)和過春節時向小孩子派一下利市(紅封包),讓大家高興歡喜,這些習慣為什麼要受到一些人行文批判、妄加月旦呢?實在是借題發揮,對香港人加以貶抑、醜化。何況張君所批評的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香港的曆書每年均大批地在國內大賣特賣。春節時,中國大陸的同胞封利市比香港人誇張得多。至於對社會中一小部分人對別人稱謂上的標籤,這些僅是香港社會中一些極少數的人的欠缺規範且令人冒犯的言詞,不應稱為「風俗習慣」;經過社會薰陶,自然而然便會消除。時移世易,一些詞彙的內涵也已經逐漸因為政治、社會、經濟的變遷而起了根本的變化。

為何說香港人不會讓座

張君文中認為「在內地的公共汽車或地鐵車廂裏,必定會有人為老人或孕婦讓座,在香港則未必」。作為香港人,希望能請教張君此一立論的基礎和分析,如何能得出此一論點?其實,倒過來說也可能言之成理。筆者在香港車廂中,也常常見有人讓座與有需要的人,包括年輕人讓座予本人。這是筆者親身經歷和觀察,既未做調查研究,便不會就此將香港與國內的情況做比較,並作出如張君的「比較立論」。

作者是香港法律研究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