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意戰的「關鍵多數」

「關鍵少數」是一個常見的政治詞彙,通常形容在兩派對決中,起了重要作用的游離分子。在如今特首選戰中,本地工商勢力——即是在2012年特首選舉中直至最後仍堅持投票給唐英年的200多票——便很可能是「關鍵少數」。當「非建制派」那300多張票全給曾俊華,本地工商勢力那200多張票的取態,便成了林鄭月娥和曾俊華誰人可登上特首大位的重要因素(友人梁啟智兄早在選委會選戰結束後便提出這論點,筆者不敢掠美)。

此外,「關鍵少數」也是民意戰的重要戲碼。歐洲今年是大選年,荷蘭、法國和德國先後於本月、下月及9月舉行大選。極右勢力的候選人和其陣營雖然未必能躍進為第一大黨,但其政治取態則成了政治版圖中的「關鍵少數」。若他們能夠跟偏右或中間偏右的勢力組成聯盟,則有可能局部踏上執政的台階。

在香港的民意戰,是否亦有「關鍵少數」的現象?一般而言,民主派(如今稱作「非建制派」,因為本土派和自決派未必認同「泛民」這品牌)跟建制派於立法會及區議會選戰的歷屆選票分佈,大致為五成多比四成多(當然,每場和每區的選戰結果都會有差異)。然而,這選票分佈形勢,不一定反映了選民的政治取態:「含淚投票」有之(為了不讓對家當選,投票支持某人),不時「轉軚」的中間派也有之。

推斷三成多人是「中間派」 一成游離票

其中一個可能探究香港民意戰中「中間派」的含量,是觀察行政長官梁振英的民望走勢。在如今的社會形勢下,仍然會票投梁振英的人,大概應是非常堅定的建制派。按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在今年2月20至24日的調查數據顯示,假設明天選特首,而市民又有權投票的話,有20.7%的人仍會投給梁振英,75.5%的受訪者說不會,3.8%說不知道或很難講。由此推斷,香港社會中的堅定建制派,粗略大約是兩成人。

不過,梁特首民望數據的可玩之處,在於究竟在他的政治高峰期時,有多少人曾經支持他當特首?梁先生由當選為特首開始,便跟泛民主派及公民社會不太咬弦。故此,即使在梁振英的氣勢處於高潮時,仍不投票給他的人,大約應算是堅定的民主派(或「非建制派」)。

翻查港大民研計劃的資料,在2012年5月3至10日的調查中,有56%受訪者表示假如明天選特首,而又有權投票,會票投梁振英;不會的是33.8%;有10.2%的人表示不知道或很難講。「56%」這數字,是這項調查中最高的數字。把「56%」減去「20.7%」,即是粗略估計,大約有三成多的香港市民在這數年間「轉軚」。他們過去大抵想過投票給梁振英,但如今不會了。

當然,上文的估計算不上是嚴謹的研究方法。然而由此推斷,在香港的民意光譜中,民主派及建制派的忠實「粉絲」,大約分別為三成多及兩成人左右。另外有三成多的人,可能是審時度勢而投票的「中間派」。還有那一成人,在梁振英的氣勢處於高潮時猶豫不決,則可能是游離票了。

過往民調選戰結果 很可能失參考價值

在一個「中間派」及游離票為數不少的政治戰場,政治黨派和人物恐怕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因為過往的民調走勢和選戰結果,很可能會因為「中間派」這「關鍵多數」的變卦而失去參考價值。這也許是香港選戰及政治學有趣的研究課題。

文:陳智傑

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助理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