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彬:天堂鳥:本土創意產業的悲曲

天堂鳥
對上一次非常支持和關心香港樂壇,可能是謝霆鋒火紅的那個年代,大約是在2000至2005年左右。隨後,除了聽陳奕迅和古巨基的歌曲之外,基本上就沒有聽其他本地樂壇的流行曲了。

近日,在互聯網上發現了一隊名叫「天堂鳥」的香港新晉男子組合,實在令我「眼前一亮」。本來其實不想寫文替他們「宣傳」,但為了能夠讓香港人反思,最後還是要決定要寫這篇文。

天堂鳥的新歌《登陸太陽》,平心而論,以新人來說,跳舞也算跳得不錯,但無論他們的唱功有多出色也好,他們都只會是一隊會唱廣東話歌的「K-POP組合」,其實還有點台灣組合「棒棒堂」的感覺。總之,不論是衣著打扮或化妝,他們都與K-POP組合相似,完全不會讓人覺得他們是屬於香港的組合,只是「外來」的組合,又表演得比別人差,那麼為甚麼香港人還要支持他們呢?

第一次聽《登陸太陽》的時候,這首歌已經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然後,我想了很久,發覺原來這首歌與日本尊尼男子組合Kis-my-ft2的歌曲《We never give up! 》(2011年) 異常相似!大家可以嘗試聽一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Tuv0ZGPPUA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vb5-a9c1b90775a64e0092815a7d94387850001.html.-PV-Kis-My-Ft2-We-never-give-up-.html

整體來說,這兩首歌的風格和節奏感也是相似的,但最相似的莫過於是《登陸太陽》的副歌部份。《登陸太陽》的「高溫燒滾了我……」(MV第49秒) 與《We never give up! 》的「We never give up…」(MV第20秒左右),兩者的音調和旋律接近是一樣,實在讓我不得不懷疑《登陸太陽》其實是「參考」了《We never give up! 》。

若果「參考」日本手機遊戲《PAD》的香港手機遊戲《神魔之塔》也能夠賺大錢的話,其實也難怪香港會出現「天堂鳥」這類組合,因為「賺錢至上」從來都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但這實在是一個非常可悲的現象,組合的外表「參考」了外國組合也尚可以原諒,但若果連歌曲也「參考」了外國歌曲的話,實在是「死罪」,與《神魔之塔》一樣,坦白說,是嚴重損害了香港文化創意產業的形象。

曾幾何時,香港的軟實力是非常強,強到一個我們這一代人不敢相信的地步。例如,在1989年,譚詠麟就曾經在日本NHK《第40回紅白歌合戰》上唱廣東話歌《愛念》。就連近年到《紅白》登臺的韓國組合,其實也被規定要唱日文歌,但譚詠麟當年竟然可以唱廣東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JYm080bfg8

當本地創作人放棄了香港的本土特色,四處「參考」外國,就算是唱廣東話歌,香港人也不會支持你。就好像中港合拍片失敗的例子一樣,因為他們已經喪失了的香港的靈魂,不再是屬於香港本土的。創作人單靠模仿外國,亦沒有辦法能夠贏到別人。

本土創意產業走下坡,單怪創作人是沒有意思的,因為香港政府的責任更大。如果沒有肥沃的土壤,花朵也是不能夠健康成長的。南韓政府每年都資助大量演藝相關的產業,以加速娛樂產業蓬勃發展。在九十年代,南韓政府先後頒布了《國民政府的新文化政策》、《文化產業發展 5 年計劃》、《文化產業前景21》、《文化產業發展推進計畫》和《文化產業振興基準法》等法律和政策;於 2001 年成立了韓國文化產業振興院,每年獲得高達五千萬美元的政府資助,專責推動南韓的文化內容產業。

相比起南韓政府的雄心壯志,香港政府簡直是無心又無恥,連免費電視牌照也不肯發給HKTV,又容許沒有心搞創意產業、每日重播節目的ATV「佔領」多條大氣電波頻道。所以,香港的創意產業走下坡,是香港政府一手造成的,恐怕未來只會有更多「天堂鳥」出現。

Written by 林兆彬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Category : 文化.
歡迎讚好,緊貼《評台》的高質素評論
«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