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執不著

曾幾何時,我以為「執著」是一種美德,執著代表堅持、代表有信念;直到有一天,一位高人指點,贈我四字「不執不著」,剎那感悟,豁然開朗。 電影《一念無明》,故事角色,幾乎無一個「正常人」,每個人都不是壞人,卻有莫名的執著,阿媽無時無刻怨天尤人,阿爸以逃避去解決問題,弟弟漠不關心以為錢可解決一切,未婚妻執著於自己的夢想家庭,又執著於所謂的寬恕;劏房鄰居遇事躲閃,眼中只有阿仔;精神科醫生得過且過,所謂互助關懷,由團契到輔導,都是徒勞;大家都以為責任可以外判,麻煩事不要在我家後院,眼不見為乾淨。全個故事,最「正常」的人,是劏房長大的小學雞,純真性情,一步一步被吃人教育與怪獸阿媽侵蝕。 另一個較「正常」的人,正是余文樂飾演的阿東,他最孝順、最顧家、最忍耐,卻患有躁鬱症,每天忍受世俗的猜疑目光,害怕他有暴力行為。老父藏起家中鎚仔,被阿東發現,阿東怒吼:老竇要收起鎚仔提防個仔,究竟這個世界是誰不正常?這一句,畫龍點睛,時代的註腳。 電影裏的香港,沉鬱得令人窒息,冷漠得慘不卒睹;劏房中的故事,沒有空間。沒有居住空間、沒有喘息空間、沒有思索空間;還好有一個天台,是阿東與小學雞最後的天空。 電影令人欣喜之處,

詳情

失竊的權利

大家都是選民,有沒有試過去票站投票,有曲奇餅、有點心招待?還有休息室給你吹水閑聊交換咭片社交一番享受投票的樂趣? 有,那1194位選委,一幫特權階層,可以再享尊貴特權,投那未投已知道結果那世上最無謂的一票時,由投票站到點票站,都有茶水與小吃招呼。 浪費公帑小事,但製造不公平則大件事,政府甚麼時候會一視同仁,以後的區議會立法會選舉,也提供曲奇點心,款待選民?擺設舒適大沙發讓各位街坊議政論事,好好享受投票的歡愉? 也許官員體諒一眾特權人士要等待可能出現的第二輪投票,但會展的投票點票中心,外邊有美食車,走出去不遠就是灣仔,吃飯飲茶隨時可以,幾步路也走不了?如果選舉事務處體察選委們財多身子弱、或挺不起脊樑走路,請明言。我不能容忍政府再多用一分納稅人的錢,繼續供養這幫人的特權,一分錢也嫌多。 林鄭月娥當選翌日見傳媒,先擦鞋,謂「對這一支優秀的公務員隊伍充滿信心」,猶如一大巴掌,把公務員的神話摑得血肉模糊。當時,選舉事務處正嚇得臉青口唇白,放在後備點票中心的電腦,竟閉門失竊,內有全港選民個人資料。 選特首,票我無份投,你卻帶備全港所有選民資料,放在一個無人看管的房間?總選舉事務主任今解釋,是為了查

詳情

林鄭月娥好

林鄭月娥做特首,有四大好處: 一、回歸二十周年大日子,若梁振英連任,大概有一百萬人上街贈慶;林鄭上場,若不再自製公關災難,應該不過十萬八萬人上街。 二、梁振英不只撕裂香港,也撕裂建制派,中央也無力挽狂瀾;林鄭上場,總算能夠維持建制派表面的團結。以後就沒有甚麼梁營唐營,只有西環。而梁振英則名正言順與西環合體。(請注意近兩星期來梁振英的笑容) 三、換一個人,利益集團延續,各安其位,大家happy,何樂而不為。 四、關公災難日日新鮮,競選期間,言行離地、講假話、自以為是;沒有重大醜聞情況下,民望拾級而下,蔚為奇觀。太好了,未上任已民望低殘,難當強勢領袖,西環及其代理人有更大操弄空間,上下其手,左右大局。 以上的好,都是中央與西環眼中的好,撕裂延續,無往而不利,大家都找到自己位置。是屆政府選擇於林鄭當選後不足廿四小時,預約拘捕佔中搞手,就是明證:雖云終有一天會檢控,但時機選擇擺明車馬:特首選舉前不拘捕,因為免生變數;特首選完立即拘捕,因為要保證撕裂就是團結,保證撕裂2.0無縫交接。 這幫既得利益集團要保證,林鄭月娥連一天蜜月期都沒有。 沒有大亂,豈有大治;沒有撕裂,豈有團結,難道你以為是講笑?

詳情

順嫂.刺針.豆沙包

香港電視新聞行業,有一個傳奇人物,叫「牛頭角順嫂」。 「順嫂」是上世紀八十年初 TVB 處境劇《香港八二》、《香港八三》中的「草根師奶」角色,善良但無知。自此不少新聞機構主管編輯常以「牛頭角順嫂」訓誡記者:「你寫條稿,牛頭角順嫂睇唔睇得明先?」 本來,不扮高深,清晰表達,屬溝通要旨,簡單不代表膚淺;複雜抽象的事情,可以動動腦筋,用精準易明的方法說故事,令牛頭角順嫂都看得明白兼有得着。不過,不少中高層新聞工作者,會把「順嫂標準」詮釋為避開難明話題,浮光掠影簡簡單單就可以,「順嫂」成為平庸的美妙藉口。 記得一位行家慨嘆:「整天在說牛頭角順嫂,我們要提升順嫂的水平,而非被她拉低水平啊!」 「順嫂標準」不只是寫作心法,近年更演變成一種內容類型。新聞機構不肯花錢做調查報道、嚴肅新聞買少見少;一方面說無人無資源,卻抽調大量人手,迎合傳說中的牛頭角順嫂口味。 政治新聞怕有爭議,就催谷人力大做財經新聞講炒樓炒股;調查報道怕有風險,就做多些軟性新聞談談情說說愛遊遊埠;嚴肅新聞難以賣錢,就製作節目教人家居裝修、講講周末好去處。沉重的話題,影響購物慾,易入口的軟性資訊節目,總有廣告商真金白銀來贊助。 軟性資

詳情

2+2=5、1+4=?

數學題:1+4=? 達明一派的新歌告訴你:今時今日,1+4=14。 1+4 不是 5 嗎?為何是 14?有些西裝骨骨、臉皮誠懇、掛着溫婉微笑的人會告訴你,「1」與「4」加起來、兩個數字放在一起,就是「14」,不是很明顯嗎?這就是真相! 歐威爾諷刺極權統治的名著《1984》裏,政府宣傳口號中,有一句「2+2=5」,要子民背誦,測試忠誠。 「1+4=14」一出,誰與爭鋒,這是現代政治宣傳進階版;相對而言「2+2=5」明顯為假,權貴無法解釋,只能強逼臣民口是心非;但「1+4=14」則超卓、易明,容易解釋。 正常人會問,1+4明明是5啊;他們會問,你如何證明1+4=5? 嘿,你找身邊一位讀數學的朋友,就算「1+1=2」,也不容易證明,涉及一些公理,要先定義何謂自然數,何謂加數,不易說明白。相反,1+4=14,「可以直接證明」找個「1」找個「4」,兩個數字合起來,就是 14,完成! 正常人會說,學校老師都是教 1+4 等如 5 的;他們會說,老師教錯了,老師們偏頗,老師有政治目的……這些老師啊,控制了教育界! 正常人說,全世界 1+4 都是等如 5;他們會說,那是西方思想,荼毒世人;他們會說,民

詳情

謀臣新境界

真小人、偽君子,充斥市面,滿布新聞,怎麼辦呢?世道如此,沒甚麼可以做的事候,大概可以退後一步,做一個沉靜的旁觀者,細心觀察真小人的扭曲性情、或偽君子的精湛演技。 想向上爬的朋友,這班衣冠楚楚的新貴是特區時代生涯規劃好榜樣,持續進修寶貴一課,愛國賊速成班的鮮活人版;要向下爬的人,若想練習泰山崩於前而身不變,面對凶狠狂言或笑騎騎放毒箭而百毒不侵,要練習心如止水阿彌陀佛,每天的政治新聞,就是一場修行。 人會學習,權貴謀臣學得更快。 特朗普的成功,予這群人極大鼓舞,美國總統選舉這場龐大實驗,活生生地證實了,大部分人都靠直觀行事;說服人的方法,只須訴諸情感,不須講道理。後真相時代的真相:情感可以用謊言激發,因為無論蠢人或醒人,大部分人都懶得空出腦袋分辨是非,似是而非又好,習非成是也好,總之啱聽就是真實。 結果,權貴謀臣們迅速進化,有組織地製造謊言,公然講大話而理直氣壯;有錯永遠是別人的錯,自己從不會錯,說謊直到被自己也騙倒,又或是掛着一臉「我就是講大話,你奈我何?」的笑容。 扭曲事實去鼓動情緒,事無大小就祭出民族感情外國勢力,繼而上綱上線騷擾異議者上司與工作單位,明明白白告訴世人,你膽敢同我們作

詳情

薯片與花生

特首「選舉」無聊,事到如今,除了等待「習一票」是否真有其事,還有幾粒無關痛癢的花生。 第一粒花生看選委嘴臉,一些人演技高超,明明等老爺吹雞,卻謂要「仔細考慮政綱」,而且一副諗樣,最後連投暗票也不敢不跟大隊;另一些則擺明車馬,中央意旨如何,我的一票也如何,無個人意志,奴才的角色,演活了自己。 二是看宣傳比拼,一方境界高超,一方爆嬲連連。公關奇材,腦筋轉幾多次彎,都是一場空,但最少可以搜集公關故事經典教材,都有得着。 曾俊華團隊最近發放「相信一個人,不如相信每個人」的短片,短短幾天,點擊率已超過一百萬,是繼朱凱迪團隊立法會選舉〈狐狸先生,幾多點〉後,香港政治文宣又一經典。 溝通技巧ABC,要抓住別人的心,首先要「無分你我」,故政治家與電視主持說話,大多會從最簡單詞彙開始,避免用「我」,要說「我們」,以示與民眾同坐一條船,也如林鄭的口號 ‘we connect’,要用‘we’,這幾乎是標準動作了。 曾的短片,把「團結」理念發揮得淋漓盡致。一開始,一把女聲,說「我是曾俊華」,先有出奇不意、先聲奪人之感;短片裏都是平凡香港人,不同階層,只見背影,說話有懶音,地道、真實;不同口音,道出「要建立番一

詳情

香港仔政治家

一天的大新聞裏,同時出現兩個「香港仔」,一位是鋃鐺入獄的曾蔭權,一位是半年任期財政司司長陳茂波。 兩人有一個共通點,都  sell 自己出身寒微,曾蔭權說自己曾經是「孤獨推銷員」,陳茂波說自己兒時住木屋。在那個「獅子山下」年代,「香港仔」代表着勤奮拼搏,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努力向上爬就是美德。 當年曾蔭權參選行政長官,報稱「政治家」,亮出口號「我會做好呢份工」,我等自以為有識之士噓聲四起,想不到貼地親民無料到才是皇道。在位七年,土地房屋  hea 做,但也無風無浪,社會和和氣氣,豈料臨尾香。 為何曾蔭權會貪戀深圳豪宅,明知線眼處處,他仍然不懂避嫌,與富豪們玩埋一堆,形象插水,最後自陷囹圄?也許,正是因為他從來無變的「香港仔」性格。 「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很好,不過當你理應過盡千帆、收繮勒馬之時,仍然「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的話,就出事。放不下虛榮,努力爬上頂層落地玻璃大宅,很符合「香港仔」的人物性格。 另一位香港仔陳茂波,任期雖然只剩四個月,仍然要求裝修司長官邸大宅, 謂要以財政司身分招呼訪客,代表香港形象云云。難道曾俊華住了多年的官邸,原來一直很失禮人,接待外賓會令

詳情

時代的註腳 X 消失的檔案

從  1967 至  2017,整整五十年,檔案消失,影像飛散,沒多少人願意記起,如若無發生過。 這齣紀錄片奇特之處,是很多人談論,但大家不知道哪裏放映。導演羅恩惠窮四年之力,重塑六七暴動歷史,兩小時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帶你回到半世紀前的香港,真假炸彈遍地、赤色浪潮洶湧、毛語錄滿街、殖民地政府倉皇失措的時刻。這種題材,今時今日想在電影院公開放映,天真了。 《消失的檔案》三月八日晚,將於中大博群電影節首映,尚餘少量門票供校外人士,有興趣者請到此登記。影後座談,有梁文道、程翔及導演羅恩惠。 紀錄片最觸動我有兩處。半世紀後,仍挖掘到新的史料,當年在北京,負責匯報香港情況,與總理周恩來溝通的吳荻舟,留下了一本工作筆記,記錄了鮮為人知的轉折,當年周恩來批准撥出千多萬元給港澳工委作鬥爭經費;極左鬥爭最激烈時,中資公司曾運來七百打甘蔗刀及槍枝,準備大幹一場,幸得吳荻舟阻止;這位香港恩人,後來因反對極左路線受批鬥。 地下組織,紅線灰線,拉攏熱情而天真的群眾;輿論機器開動,造謠抹黑,扭曲事實。韶光荏苒,鬥爭情節,卻原來一路未變。當年受感召,積極參與運動甚至「製作波蘿」放炸彈的人,很多已風燭殘年。紀錄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