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嫂.刺針.豆沙包

香港電視新聞行業,有一個傳奇人物,叫「牛頭角順嫂」。 「順嫂」是上世紀八十年初 TVB 處境劇《香港八二》、《香港八三》中的「草根師奶」角色,善良但無知。自此不少新聞機構主管編輯常以「牛頭角順嫂」訓誡記者:「你寫條稿,牛頭角順嫂睇唔睇得明先?」 本來,不扮高深,清晰表達,屬溝通要旨,簡單不代表膚淺;複雜抽象的事情,可以動動腦筋,用精準易明的方法說故事,令牛頭角順嫂都看得明白兼有得着。不過,不少中高層新聞工作者,會把「順嫂標準」詮釋為避開難明話題,浮光掠影簡簡單單就可以,「順嫂」成為平庸的美妙藉口。 記得一位行家慨嘆:「整天在說牛頭角順嫂,我們要提升順嫂的水平,而非被她拉低水平啊!」 「順嫂標準」不只是寫作心法,近年更演變成一種內容類型。新聞機構不肯花錢做調查報道、嚴肅新聞買少見少;一方面說無人無資源,卻抽調大量人手,迎合傳說中的牛頭角順嫂口味。 政治新聞怕有爭議,就催谷人力大做財經新聞講炒樓炒股;調查報道怕有風險,就做多些軟性新聞談談情說說愛遊遊埠;嚴肅新聞難以賣錢,就製作節目教人家居裝修、講講周末好去處。沉重的話題,影響購物慾,易入口的軟性資訊節目,總有廣告商真金白銀來贊助。 軟性資

詳情

2+2=5、1+4=?

數學題:1+4=? 達明一派的新歌告訴你:今時今日,1+4=14。 1+4 不是 5 嗎?為何是 14?有些西裝骨骨、臉皮誠懇、掛着溫婉微笑的人會告訴你,「1」與「4」加起來、兩個數字放在一起,就是「14」,不是很明顯嗎?這就是真相! 歐威爾諷刺極權統治的名著《1984》裏,政府宣傳口號中,有一句「2+2=5」,要子民背誦,測試忠誠。 「1+4=14」一出,誰與爭鋒,這是現代政治宣傳進階版;相對而言「2+2=5」明顯為假,權貴無法解釋,只能強逼臣民口是心非;但「1+4=14」則超卓、易明,容易解釋。 正常人會問,1+4明明是5啊;他們會問,你如何證明1+4=5? 嘿,你找身邊一位讀數學的朋友,就算「1+1=2」,也不容易證明,涉及一些公理,要先定義何謂自然數,何謂加數,不易說明白。相反,1+4=14,「可以直接證明」找個「1」找個「4」,兩個數字合起來,就是 14,完成! 正常人會說,學校老師都是教 1+4 等如 5 的;他們會說,老師教錯了,老師們偏頗,老師有政治目的……這些老師啊,控制了教育界! 正常人說,全世界 1+4 都是等如 5;他們會說,那是西方思想,荼毒世人;他們會說,民

詳情

謀臣新境界

真小人、偽君子,充斥市面,滿布新聞,怎麼辦呢?世道如此,沒甚麼可以做的事候,大概可以退後一步,做一個沉靜的旁觀者,細心觀察真小人的扭曲性情、或偽君子的精湛演技。 想向上爬的朋友,這班衣冠楚楚的新貴是特區時代生涯規劃好榜樣,持續進修寶貴一課,愛國賊速成班的鮮活人版;要向下爬的人,若想練習泰山崩於前而身不變,面對凶狠狂言或笑騎騎放毒箭而百毒不侵,要練習心如止水阿彌陀佛,每天的政治新聞,就是一場修行。 人會學習,權貴謀臣學得更快。 特朗普的成功,予這群人極大鼓舞,美國總統選舉這場龐大實驗,活生生地證實了,大部分人都靠直觀行事;說服人的方法,只須訴諸情感,不須講道理。後真相時代的真相:情感可以用謊言激發,因為無論蠢人或醒人,大部分人都懶得空出腦袋分辨是非,似是而非又好,習非成是也好,總之啱聽就是真實。 結果,權貴謀臣們迅速進化,有組織地製造謊言,公然講大話而理直氣壯;有錯永遠是別人的錯,自己從不會錯,說謊直到被自己也騙倒,又或是掛着一臉「我就是講大話,你奈我何?」的笑容。 扭曲事實去鼓動情緒,事無大小就祭出民族感情外國勢力,繼而上綱上線騷擾異議者上司與工作單位,明明白白告訴世人,你膽敢同我們作

詳情

薯片與花生

特首「選舉」無聊,事到如今,除了等待「習一票」是否真有其事,還有幾粒無關痛癢的花生。 第一粒花生看選委嘴臉,一些人演技高超,明明等老爺吹雞,卻謂要「仔細考慮政綱」,而且一副諗樣,最後連投暗票也不敢不跟大隊;另一些則擺明車馬,中央意旨如何,我的一票也如何,無個人意志,奴才的角色,演活了自己。 二是看宣傳比拼,一方境界高超,一方爆嬲連連。公關奇材,腦筋轉幾多次彎,都是一場空,但最少可以搜集公關故事經典教材,都有得着。 曾俊華團隊最近發放「相信一個人,不如相信每個人」的短片,短短幾天,點擊率已超過一百萬,是繼朱凱迪團隊立法會選舉〈狐狸先生,幾多點〉後,香港政治文宣又一經典。 溝通技巧ABC,要抓住別人的心,首先要「無分你我」,故政治家與電視主持說話,大多會從最簡單詞彙開始,避免用「我」,要說「我們」,以示與民眾同坐一條船,也如林鄭的口號 ‘we connect’,要用‘we’,這幾乎是標準動作了。 曾的短片,把「團結」理念發揮得淋漓盡致。一開始,一把女聲,說「我是曾俊華」,先有出奇不意、先聲奪人之感;短片裏都是平凡香港人,不同階層,只見背影,說話有懶音,地道、真實;不同口音,道出「要建立番一

詳情

香港仔政治家

一天的大新聞裏,同時出現兩個「香港仔」,一位是鋃鐺入獄的曾蔭權,一位是半年任期財政司司長陳茂波。 兩人有一個共通點,都  sell 自己出身寒微,曾蔭權說自己曾經是「孤獨推銷員」,陳茂波說自己兒時住木屋。在那個「獅子山下」年代,「香港仔」代表着勤奮拼搏,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努力向上爬就是美德。 當年曾蔭權參選行政長官,報稱「政治家」,亮出口號「我會做好呢份工」,我等自以為有識之士噓聲四起,想不到貼地親民無料到才是皇道。在位七年,土地房屋  hea 做,但也無風無浪,社會和和氣氣,豈料臨尾香。 為何曾蔭權會貪戀深圳豪宅,明知線眼處處,他仍然不懂避嫌,與富豪們玩埋一堆,形象插水,最後自陷囹圄?也許,正是因為他從來無變的「香港仔」性格。 「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很好,不過當你理應過盡千帆、收繮勒馬之時,仍然「醒醒目目,把握每一個機會」的話,就出事。放不下虛榮,努力爬上頂層落地玻璃大宅,很符合「香港仔」的人物性格。 另一位香港仔陳茂波,任期雖然只剩四個月,仍然要求裝修司長官邸大宅, 謂要以財政司身分招呼訪客,代表香港形象云云。難道曾俊華住了多年的官邸,原來一直很失禮人,接待外賓會令

詳情

時代的註腳 X 消失的檔案

從  1967 至  2017,整整五十年,檔案消失,影像飛散,沒多少人願意記起,如若無發生過。 這齣紀錄片奇特之處,是很多人談論,但大家不知道哪裏放映。導演羅恩惠窮四年之力,重塑六七暴動歷史,兩小時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帶你回到半世紀前的香港,真假炸彈遍地、赤色浪潮洶湧、毛語錄滿街、殖民地政府倉皇失措的時刻。這種題材,今時今日想在電影院公開放映,天真了。 《消失的檔案》三月八日晚,將於中大博群電影節首映,尚餘少量門票供校外人士,有興趣者請到此登記。影後座談,有梁文道、程翔及導演羅恩惠。 紀錄片最觸動我有兩處。半世紀後,仍挖掘到新的史料,當年在北京,負責匯報香港情況,與總理周恩來溝通的吳荻舟,留下了一本工作筆記,記錄了鮮為人知的轉折,當年周恩來批准撥出千多萬元給港澳工委作鬥爭經費;極左鬥爭最激烈時,中資公司曾運來七百打甘蔗刀及槍枝,準備大幹一場,幸得吳荻舟阻止;這位香港恩人,後來因反對極左路線受批鬥。 地下組織,紅線灰線,拉攏熱情而天真的群眾;輿論機器開動,造謠抹黑,扭曲事實。韶光荏苒,鬥爭情節,卻原來一路未變。當年受感召,積極參與運動甚至「製作波蘿」放炸彈的人,很多已風燭殘年。紀錄片

詳情

警粉

首先聲明,三萬警察有害群之馬,不足為怪,正如律師、傳媒,都有很多敗類;回歸以來,只有三個特首,都有一個要坐監 (還可能再多一個)。 要罵的,是一群警粉,身為律師而不知法律為何物,身為學者而不知證據為何物,身為退休警察而不知法紀為何物。此等警粉,有辱警譽,警察朋友要小心警惕。 首先要搞清楚,七警打人,不可能是「一時失常」,不可能是「一時衝動」。 非一時衝動,請讀判決書,案情寫得清楚,按程序,疑犯應押上旅遊巴或警車送警署,但七警卻把曾健超帶到變電站暗角拳打腳踢。 非一時衝動,因為一個大男人很重,抬起他要好用力;路程頗遠,需約一分鐘,夠疲累,也足夠時間讓七警反思自己在做甚麼。法庭信納,七警將曾健超抬到變電站,唯一可作出的推論是,就是要襲撃他。 所以,不是一時衝動,是刻意為之。 曾健超當時雙手被綁,無反擊之力,這叫警察行私刑,不叫「小懲大誡」。 七人圍毆一人,他們不是普通人,是理應維護法紀的警察,這叫知法犯法, 警察要槍有槍,要水炮有水炮,要法律有法律;催淚彈有發射的有投擲的,胡椒噴劑有近距離有遠距離的,還有警棍作手臂的延伸;給你高薪厚祿,精良裝備,警察宿舍,安穩生活,市民期望你們有強大的心靈

詳情

七警罪成時:給TVB的情書

2014年10月15 日,龍和道大衝突後,TVB早上6:30時段的新聞,播出了七警打人的第一版本。 大約6:35am,TVB新聞部一個電話響起。 這個時份,那個電話,只有一個人會打來。 採訪室當值記者編輯,呆了一呆,最後有人拿起電話,and the rest is history。(七警事件TVB爭議請見文末事件簿) 傳說中的百分百中立客觀 今天,情人節宣判日,七警「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我想起了當天新聞部的勇者。 是的,這個時代,能把一條眾人關注的大新聞,恰如其份正正常常地寫出來的記者,都是勇者;斗膽聯署聲明,表明對管理層處理手法「遺憾」的人,都是勇者。 請大家不要忘記,當日緊守崗位的TVB攝影師。 請不要忘記,當日能令新聞出街的記者、採主與編輯。 請不要忘記,當天發聯署信的首批28位TVB記者,年多以後,有一半人,已因各種理由離職。 更不要忘記,當日負責七警第一稿的當席採訪主任,不久後被調任「首席資料搜集員」,一個幾乎無事可做的新職位;另一位多年來一直主理晨早新聞,當天負責審稿的編輯,被調往晚間時段,負責編排歐洲衛星新聞,這兩位高級人員不久後辭職。 TVB新聞部所拍的片段,眾多

詳情

繼承者林鄭

林鄭月娥的造勢大會很詭異,關公策略大躍進,一場大龍鳳,民望插水;愈多人捧場,愈失民心。社交媒體直播,支持者現形,來來去去那班人,一個共主倒台,西瓜總要買大邊;臉書「嬲嬲」滿屏幕,有如煙花爆發,好睇過年初二。 林鄭為官,雖有爭議,但往日民望不算差;一朝以梁振英繼承者姿態參選,梁粉自動過檔變奶粉,繼承了梁振英的負資產,也繼承了他的「嬲嬲」。一開fb,負評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又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智者說,要看透一個人,只須看看他身邊的朋友是甚麼貨色;林鄭作為繼承者,繼承了一群梁粉、一群西環契哥契弟、一群未見政綱已急不及待表忠表唔切的牆頭草。林鄭如若取勝,仍然大敗,就敗在一班醜陋的啦啦隊上。林鄭說,「梁振英2.0」對她而言是一個包袱,的確無錯。 這場選戰鬥甚麼?初時,大家鬥按兵不動,鬥靜觀其變,鬥後發先至;到今天,林鄭依然堅持鬥政綱不露。四出拉票握手爭取支持,卻一路拿不出一份政綱,奇哉怪也;說得動聽,是「仍在聽取意見」;說得直接,根本無人在乎,大家就在等老爺點燈,政甚麼綱,願甚麼景。 身邊好事之徒死不相信林鄭就是真命天子,謂當天不准梁振英連任的人,又怎會想一位梁振英2.0來做呢?又好像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