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香港人

二十六歲的鄭凱甄小姐捐肝救人,感動了廣大的香港市民,鄭小姐的父母親為女兒感到自豪,香港人也必然為她而感到鼓舞。我不期然想起十多年前沙士肆虐,陰影籠罩全城的日子,我們的醫護人員怎樣不離不棄,緊守崗位,將自己的安危置諸度外,發揮了高貴的專業精神,為香港寫下了光輝的一頁,我們永遠感激這些美麗的香港人。 在今日愈來愈錙銖必較的功利社會,我們實在需要反省,是什麼驅使一個普通市民捨己為人。 從傳媒的報道,鄭凱甄一家是基督徒,他們的信仰,必然有重要的影響力,但我同時看到的是家庭教育,父母的精神感染子女。鄭小姐的媽媽向傳媒透露,當護士提醒女兒,她若決定捐肝,將來即使母親有需要她也不能再捐,女兒的確有片刻的猶豫,但過去患有肝炎的媽媽就對她說,不用理她,只管救人。其實這也是不自利的表現。有有愛心的父母,才會有有愛心的子女,這是不可忽視的常理。我相信市民在敬佩鄭小姐之際,也會對鄭先生鄭太太感到敬重。 在此復活時節,世人紀念苦難,也記住了人類的希望。我的感觸,也是一樣,香港人需要的是加強為公益作出奉獻的精神,捐肝這麼勇敢的行為與偉大的精神萬中無一,但日常有很多小地方需要我們發揮同一樣的精神,包括捐款給我們贊同

詳情

結束西環治港

民主派選委應有兩個目標,一是打破中央對提名的操控:推行公民提名是一個做法;二是用選票結束西環治港:確保西環屬意者不會成為唯一的候選人,是一個做法。現下,前者有技術問題而未有默契,我希望起碼在後者能達至足夠的共識,並順利實行。 香港過去五年的施政劣迹斑斑,禮崩樂壞,人心惶惶,歸根究柢,是基於西環透過特首治港,大陸政治文化全面污染特區領域。梁振英棄連任,民主選委改口號為「換人換制度」,要換的制度就是西環透過特首治港的制度。林鄭月娥是西環捧出的參選人,她的競選表現,恰恰就是一位「好打得」的政務司長,一人之下,百官之上。若然當選,她也只有能力做西環指揮權貴統領下的大管家。葉劉淑儀更不會對西環治港有異議,她只望能在西環祝福之下做特首。 胡國興和曾俊華都清楚表示了西環沒有治港的地位。胡官倡議《基本法》第22條立法;曾俊華在《信報》專訪中說:「西環應繼續做聯絡工作,管治留番香港政府處理。」若有足夠提名票「入閘」,胡官和曾氏都有可能在暗票之下當選,有可能阻止林鄭勝出,阻止西環繼續治港。 我重視政綱,但更相信一個人的行事作風和品格信念。曾俊華在專訪裏談及拉布時說,若在立法會佔多數就「鋪鋪都去馬」,就會引

詳情

胡官「不懂管治」

特首參選人胡國興接受端傳媒訪問,回應有人指他「不懂管治」時說,特首不用管治,最緊要有遠見,得人信任,是服眾的領導人。當了特首,自然有三司十三局幫他做。胡官這個說法,值得深思。 以港英時代來說,布政司(現稱政務司長)統領整個公務員架構,必須是個在行政管理上有才幹的人,令整個政府機關井井有條,但外來的港督是政治領袖,角色不同。政治領袖所需的才能是不同的,他不需要「行政管理」的「管治」。這點胡官是對的。但港英時代,統領公務員的布政司對港督有忠誠的責任,整個公務員體系政治中正,不需負政治責任。特區管治,特別是董建華設立高官問責制之後,政治委任高官個別由中央任命,整個班子都須負政治責任。擔任特首的人,首先就要能政治上領導管治班子,享有他們對他的忠誠,由他們各自統領不同部門範疇,對香港特區施政。換言之,比起港督,特首需要更高的政治才能。政治才能與管治才幹是兩種不同的事物。 胡官基本上是對的,政治領袖的才能,第一是要服眾,要令人對他信任,願意為他效力,有遠見和願景是部分元素,他代表的價值、他的為人和對人對事的作風,可能是更實在的條件。特區首長不同大機構的CEO,不是超級政務司長或財政司長;兩者之間的

詳情

特首選舉你我他

曾俊華解釋他不是「hea」,是守規矩,中央等埋林鄭一起宣布免除兩位司長職務,那就等宣布免任之後才宣布參選,也不見得吃了什麼大虧。參選宣言,與林鄭相比,所得反應顯然相當正面。林鄭參選宣言,惹人反感,因為以「我」為本位:我考第一、我學歷高、我好打得、我夠硬淨、敢作敢為、無懼反對、我有中央支持,不需浪費時間聽網民滋擾。曾俊華得到公眾受落,因為以「你」為本位:我不想你移民,點解咁多年輕人中年人話要移民?點樣令香港恢復信心,令你留低?我想,你未必相信我一人的力量,但我相信你們,相信香港。投身民運的人應取經,多想「你」,少想「我」。 胡官和葉劉,前者較似曾,後者較似林鄭。胡官無「我」,只有原則。葉劉則強調,我做足功課、依足(中央的)規矩,我deserve中央支持,為何反而被拋棄?胡官光風霽月,得人敬重;葉劉逆境自強,符合獅子山精神,無怪得到那麼多普通市民認同,但她投靠西環,骨子裏仍是港英政務官,要晉升就要表現,不知道中國王朝素來最忌持功,沒有deserve只有恩賜,忍氣吞聲,日後另有補償。 話說回來,林鄭真的已得「欽點」?曾氏真的已經「輸硬」?中央頒下條件,要得中央信任,要愛國愛港,又要民意擁護。

詳情

別害怕公民提名

此文見報時是聖誕翌日,英稱Boxing Day,源自主人送贈「聖誕盒子」打賞僕人及其他上門的服務員,例如送信的郵差。天主教定此日為聖斯德望瞻禮日,因他是第一位為信奉基督而被害的殉道者。由此可見,Boxing Day是個充滿人情味的節日。新年在望,元旦遊行,一個目標是反對政府覆核四位立法會議員。我當然認同並支持,但我會認為同時也應支持梁、游兩人向終院上訴,因為儘管因其宣誓時的行為不同,後者比前者更易惹人反感,但我希望我們全體支持的是同一個原則,同一套憲法制度,就是人民選出來的議員,只有選民透過民選議會能罷免,不應由特首藉法庭程序取消資格,更不應藉人大釋法,改變法律,以後訂的法則,追溯前事而施加懲罰。這是大節之所在,是「禮」,不可因人而廢。選委既已選出,深慶非建制奪得326席,我不贊成以「造王」為目標策略,建議行使所得的提名權,令中央否決了的公民提名(更貼切稱為「公民推薦」)得到實現,藉此進一步在封閉的小圈子選舉再開一個缺口,就是着眼於原則和制度而非個別人物。好人與壞人,香港由優良還是差劣的領袖管治,當然有分別,但制度不改,所有的分別也是短暫而不足恃。唯有人民的權力得到發揮,我們才能對抗政府任意專橫。其實,今次的連番覆核,就是當頭棒喝,青天大老爺是不會為奴家作主的。有好朋友擔心,實行我建議的公民推薦(即非建制選委同意提名任何得到五萬名選民提名的人為特首選舉候選人,多於一名就公投決定),有可能反而掉下陷阱,被迫提名親建制組織發動推舉出來的壞蛋,因為這些組織遠比民主派財雄勢大。於是有朋友建議不如設下條件,非建制選委只提名支持民主的獲推薦者。我不同意。民主就是民主,自由提名,不以人種性別階級政見類別作不同對待,公平競爭,選民自由平等投票。如果我們規限要支持民主才能獲提名,那麼我們與中央要篩選確保只有「愛國愛港」才獲提名,有什麼分別?更毋須擔心遭建制派「利用」,如果建制派自己也參與公民推薦,他們將來怎能反對公民提名?民主,不是尋找貴人付託終身,而是夙夜匪懈的戒備與努力!真麻煩,是不是。原文載於2016年12月26日《明報》副刊 特首選舉

詳情

打亂陣腳

非建制派在選委選舉中一舉取得326席,佔總數三成也不到,但已發揮重大作用,就是令北京大亂陣腳。我絕對相信,梁振英被迫在選委選舉日之前急促公布不會參選,就是因為北京已看到會不夠票供他穩勝。非建制派326席本身不足為懼,但加上堅決反梁的250建制選委,可掌握的就接近600——因為還有幾十「不明朗」選委。硬推梁振英,隨時慘敗收場。但出了這個結果,現時不但不能出梁振英,下一步棋子怎樣走也夠頭痛。都說「plan B」是林鄭,但林鄭不是較有把握,而是更沒有把握。這位見風駛[巾里],隨時反口的官員,愈來愈不得民心,「官到無求」原來丈夫及兒子早就移居北京生活及發展,「好打得」原來拳向抗議的市民。以前聲望高,如今是turncoat,教人看不起。非建制派固然會繼續反對,已一心支持曾俊華的建制派250也未必肯轉向林鄭。說到底,如果換人不換馬,換湯不換藥,將來「plan B」也難望有好下場。選委之役,是非建制派一連三次的第三次打亂北京陣腳。第一次是區議會選舉,游擊隊戰勝了正規軍,傘兵擊倒老建制;第二次是立法會選舉,梁特的「vote them out」成了反諷。三次都是全港選民傾巢而出的功勞,破紀錄的投票率是見證,每一次都是以少數氣勢壓倒建制用盡人力財力做出來的大多數,每一次的效果都是打破北京的部署。事實上,這也是在橫行無忌的不公平制度之下,非建制派所能做到的主要效果,同時也反映了目前公民社會運動的特色,由7.1遊行、反23條立法、反國教、令政府收回成命、否決8.31方案等。可說都是negative——阻止壞事發生的成就。抗議運動成功地打破缺口,卻建立不到真正的橋頭堡,長久的新力量,更說不上佔取到新領域。正如近日的宣誓風波顯示,我方一個輕舉妄動,當權者採取強硬攻勢,非建制就招架不住,損失重大。這次選委得利,我們也要有心理準備,要把目標放在阻止「plan B」,不要妄求造王。我們要爭取積極進展,改變社會,首要任務是繼續培育公民的質素和力量。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2月19日) 特首選舉

詳情

衝冠一怒為紅顏

宣誓案上周判決,所涉憲制問題重大,但區慶祥法官的判決匆忙,判案書所述的理據粗疏,令人遺憾。立法會主席決定不上訴,幸好梁、游二人堅決上訴,即使凶多吉少也甘為之。此案要上訴至終審法院,訟費不輕,發動眾籌,值得捐助,不是為他兩人的席位,也不是基於認同他們的行為,而是基於區官判決引起的憲制疑問對香港實在重要。既然已有上訴進行在即,此處不宜詳論案情法理,但只是從常識判斷,區官的判決有兩項已是極難接受。其一,法庭以簡易程序取消由合法選舉選出的議員的資格,史無前例。至目前為止,選舉呈請也只是挑戰某位議員是否合法當選,而合法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只能透過立法會程序喪失資格;直接由法庭應行政機關所請取消資格,聞所未聞。由選民投票選出,起碼也需藉民主議會程序罷免。其二,法庭以司法覆核權力,推翻立法會主席行使議事規則之下的權力所作的關乎議會事務的決定,甚至動用禁制令禁制立法會主席作出任何違反法庭就梁、游二人的裁斷的決定,這似乎與三權分立之下,司法機關對立法機關應有的互相尊重傳統憲制態度不符。就算法庭認為立法會主席基於錯誤法律觀點而作出錯誤決定,將事情發還主席,讓他考慮過法庭觀點,再重新決定,相信已經足夠,這是禮之所在。可惜的是,一般公眾反應,似乎對梁、游宣誓案引起的問題,包括人大釋法,已失去興趣。人們雖然不至高唱「大快人心」,也覺得他二人「咎由自取」,活該失去議席;看的是結果,不是程序及原則,甚至會造成什麼先例、對將來有什麼影響都不理。中央政府就是看準了這點,關鍵問題只是有多少人、有多強烈要剔走這些「滋事分子」。至於用什麼手段,將會帶來什麼後患,真正在意的只有幾名書獃子。於是人大釋法附帶的一大串對香港制度的侵犯長驅直入,從此香港不再是我們的香港。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21日) 法治 一國兩制 人大釋法

詳情

胡官參選

已退休法官胡國興宣布有意參選特首,法律界或感意外,無人看好他的當選機會,然而所有反應都十分正面,與市民大眾不謀而合。這是因為胡官為官正直,嚴而不苛,常以中文審訊,反映他洞察民情,判決書能用詞淺易而不尚高深,令人覺得法理亦不外常識。他擔任公職,特別是任竊聽專員,監管嚴格,是非分明,對行政、立法兩不賣帳,得到公眾信賴。他這次宣布參選,與他素來表現的個性一致,直截了當批評梁振英的表現,「不換人無法解決問題」代表了絕大多數香港人,由他說出來,分外有力。但他亦無意討好哪一幫人,二十三條要立法、平反六四心聲須向中央表達、年輕人佔中心地純潔、「港獨」經過深入討論可能是另一回事等等。在「語言偽術」已成家常便飯的今天,胡官的直腸直肚令人大感暢快。當然,陰謀論永遠有,密鑼緊鼓預備撑曾以倒梁者,對殺出胡官這張不按理出的牌有所不滿,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一點也不同情。民主派根本就不應做「造王」夢,我已說過了。胡官會不會取得一百五十個提名還是未知之數,但他正式表明有意參選,已經收到了重要效果,最重大的就是打亂了梁特首的陣腳。梁振英以其一貫的喜歡用詭計弄權的手法,一面以特首地位盡斂競選籌碼,另一面卻訓責手下高官要「心無二用」,禁其染指競爭。但胡官揭起序幕,令其他準參選者要加速表態,梁特已無法制止。胡官表明,若曾俊華出選,他可能(但未必一定)會棄選,「鎅票」之說既不成立,民主派亦無謂再疑神疑鬼,倒不如借胡國興之口,說曾俊華也不便說的話。其實胡官與曾財爺都是「建制」——即是保守派,他們不過是頭腦開明一點,同是還講原則,而胡官又比曾俊華地位超然。我不知道「胡官參選」這個戲碼能上演多久,很可能不到正式提名已要落幕,但他開了頭,說了「還等乜嘢?」,已經奏效。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31日) 梁振英 曾俊華 特首跑馬仔 胡國興

詳情

當2047冇到?

袁國強說,基本法於2047年6月30日後仍具法律效力,因為「五十年不變」的時限字眼只出現於第5條,沒有說自動失效就可「推斷」為繼續有效。真真可圈可點。當他說得對,「只有」第5條在2047年6月30日後失效,但第5條說的是特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中國大陸是社會主義國家,實行的是社會主義制度,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除非別有符合中國憲法的規定,否則香港自然實施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基本法就是根據中國憲法第31條成立特區,在第5條明文豁免香港實施社會主義制度50年。意思清楚無比,如無別的安排,2047年6月30日之後,豁免終結,社會主義制度自動在香港實施,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自動失去法律保障的基礎。請問,其他條文還有什麼基礎和效力?就說大家關注的土地契約。香港的土地物業擁有和轉移的法律效力和保障,就是建基於資本主義制度的法制和法律概念,這些原則和概念,貫穿所有官民處置土地的行為。事實上,正因第5條只是明文保障至2047,法律界質疑特區政府批出超越2047的土地契約授權何來?2047之後的剩餘年期,在社會主義制度之下有何作用?這個問題早在立法會提出過,一直沒有答案,因為不可說,到時中央政府自會出手解決。這當然是高層次的政治智慧,但普通市民沒資格倚賴這些政治智慧,他們需要的是法律保障。第5條不但管資本主義制度,還全面涵蓋「原有的生活方式」。熟悉中英談判歷史的人很清楚,這是「人權、自由、法治」的代名詞。第5條是「總則」的一部分,就如第1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一樣,貫穿整套基本法。基本法沒有「一國兩制」四字,因為「總則」的11項條文,就是一國兩制。袁國強同我們開玩笑?他沒有看姬鵬飛發言中說到基本法是實踐中國在聯合聲明承諾的對港方針:「並宣布國家對香港的各項方針五十年不變」?沒有查閱聯合聲明附件一的第1條第1節?的確,五十年不變不等於五十年後不能續期,但是,司長,基本法沒有自動續期的條文,這才是要點,是香港人必須及早探討2047後要延續什麼、改變什麼的原因。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0日) 基本法 一國兩制 2047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