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也要休養生息

林鄭月娥當選,風平浪靜。 選前曾有人擔心,或者是樂觀預期,如果高民望的曾俊華敗陣,會否引起民眾示威抗議,造成管治危機。 結果當然是,太陽照常升起。香港社會經過了「集氣」,似乎驟然進入了另一階段——泄氣。 選舉期間民眾像溺水的人四處找尋稻草,我們寄望某報章的頭版評論文章是泄漏「中央分裂」的天機,寄望高民望可以重複2012年梁振英「黑馬食糖」的奇蹟,又或者寄望北京會考慮超低民望會造成社會動盪……而所有這些願望都徹底落空。 香港民眾經歷了2014年雨傘運動後,第二次民氣潰散。曾俊華的選舉工程,其實也算是一場不舉雨傘不佔街道的民眾示威活動,結果卻和雨傘運動一般,未能在政治上作出實際改變。更相似的是,兩項運動都造成了社會撕裂。 如果雨傘運動是「藍」、「黃」的撕裂,是所謂「覺醒vs.港豬」,那好歹還是政治立場理念完全不同的兩個光譜。但今次曾俊華選舉工程,卻是把原本的民主陣營,內部撕裂。 挺曾的和反曾的以「務實派」和「原則派」自居,互不相讓,各自攻伐,而且這種怨恨並沒有隨着選舉結束而停止。 選舉後兩派仍然互相冷嘲熱諷,某些本來在立法會選舉取得好成績的本土派議員,也因為在選舉中堅持不投曾俊華而寧願投白

詳情

民望變威脅 再無中間路線行

當曾俊華的選舉去到最後階段,超高人氣成為了他的賣點,也是他的缺點。 對方陣營開始推出「藉民意威脅中央」的言論,最後結果似乎也印證了,高民望高人氣不是良藥,反而是催命毒藥。 曾俊華和林鄭月娥的認受性恰恰來自兩極端:曾俊華窮得只剩民望,而林鄭坐擁龐大選委支持。而選委背後便是中央。 即是說,這是「香港市民對決中央支持的戰爭」。共產黨雖然常常說「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相信人民,依賴人民」,但一旦黨發現民眾產生威脅,便無法容忍,一山不能藏二虎。 法輪功是一個經典案例。當年法輪功號稱有一億學員,數目超過了共產黨員的數目。 這便引起了共產黨的猜忌,害怕「挾學員以令中央」,所以取締法輪功。 然後上萬學員到北京請願上訪、包圍中南海,更令共產黨鐵了心嚴刑整肅。 可見,民眾的支持對共產黨來說,根本不是正面加分的因素,反而是製造兩個權力核心的問題。 所以曾俊華愈是強調他的高民望,便愈是和特首寶座無望。 但如果他沒有高人氣高民望,可能根本連入閘都無望。這正是民意的悖論。 一個如此害怕民意的共產黨,又豈會如願給予香港有一人一票真正的普選? 這其實也宣告了所謂「中間路線」的死亡。 曾俊華是建制派人物,他對中央某些

詳情

如果女媧就是撕裂者 如何補天?

李嘉誠說特首心水人選時,提到神話傳說:女媧補天,修補撕裂。 問題是,林鄭月娥是女媧嗎?她如何能「補天」? 神話傳說,天為何出現窟窿?因為共工以頭撞不周山。即是說,撕裂來自他人,女媧是以旁觀者的身分來拯救蒼生,進行「修補」。 問題來了:如果香港目前的撕裂不是來自別人,正是來自梁振英,而林鄭正正是繼承「CY 2.0」的人選,她本身就是撕裂的幫兇,她還有什麼正當性去「補天」呢? 即使撇除「梁振英2.0」的標籤不談,她自身的作風,都似是一個破壞的「共工」。 鉛水風波不讓官員飲來路不明的水,其實是製造官民撕裂對立,釀成所謂「官貴民賤」;故宮風波,也讓香港內部撕裂。選舉期間雖以「connect」為口號,但行徑卻似是「disconnect」,天水圍不去,看見周庭抗議卻以家長訓示小妹妹的姿態教訓而不是聆聽;網上民意處於劣勢,便貶低網上民意,指摘批評聲音是「白色恐怖」,無異自絕於網民和反對聲音。無故貶低港台的電視製作,又為自己製造更多敵人。 她民望長期低迷,她的支持陣營居然製造輿論,認為有人要藉民意來脅迫中央。 這不是把香港人和中央對立撕裂嗎?甚至把香港人不投林鄭,演繹為「為了反對中央」,再一次把中央和

詳情

真要「嬲嬲多到上鼻」的人上台嗎?

電視選舉論壇後,可謂撥開雲霧,形勢清晰。 胡官(胡國興)已經「露底」,既帶不出堅守法治公義的核心價值,更完全暴露出對經濟民生政策的「空白」。 「泛民300」應該可以安心,毋須考慮分票胡官了。 曾俊華表現最出色的部分並非他自詡的經濟民生,這些部分他解畫解到「一嚿嚿」。他最厲害的反擊戰,主要是自由辯論,單挑林鄭的「低民望」,可謂完全「KO」。 這其實反映今屆選舉的主軸:候選人不是比併政綱,甚至市民、選委都毫不關心政綱,因為香港人已經明白,當今香港最重要的問題不是如何幫市民「上樓」如何重拾經濟火車頭,而是如何讓香港走出政治鬥爭的「白色恐怖」、如何讓香港人免於「意識形態」的政治泥沼。 所以曾俊華強調社會對撕裂的反感,已經完勝「西環嫡傳」林鄭月娥。 林鄭如果真是「梁振英2.0」,「習握手」梁振英45秒,好像宣布特首選戰結束。 但如果林鄭以現在的民望上任,和當年梁振英上任,一般無異。 梁振英當日頂着僭建風波、「小桃園飯局」醜聞、「你呃人」的爆料而低票上任,結果任內從未有一天安樂日子。 雖說「疾風知勁草」,但一路逆風的日子應該不是北京樂見。 若是如此,強行扶正「嬲嬲多到上鼻」的林鄭上台,除了延續四分

詳情

當中央有權過問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說:特首是重要職位,中央有權過問,要以更高標準來選特首。 第一句是廢話,特首當然重要;第二句則改變了遊戲規則。 一直以來,中央對特首選舉,都定性為「香港內部事務」,中央信任港人可以依法自行選出行政長官。江澤民當年甚至為了被香港記者問是否「欽點」董建華而大動肝火,說明回歸初期,中央「表面上」要營造「港人自治」的「假象」。 但近年的口風愈來愈緊,強調中央有「實質任命權」,顯示「選舉結果」最終可以由「任命權」來推翻,令所謂「選舉」的自主性大大降低。 「任命權」還可以說是「守尾門」;但張德江的「中央有權過問」,卻代表中央不單在「最後一里」,甚至在「選舉過程」,已經發揮作用。 中央某些官員對於演「一國兩制」這台戲是愈發不耐煩了。 那個鐵路專家王夢恕的「金句」——香港「只是中國一個省」、高鐵不要檢、「誰不聽話就滾出去」——顯示極左思想應該是大陸官場的流行想法,所以七警案才會演變為「檢討香港司法獨立制度、外籍法官影響判決」的政治批判。 外界指王夢恕的想法不代表中央,當然這一刻中央的劇本仍未去到「香港只是一個省」的地步;但20年前,誰又會想到,中央會由「河水不犯井水」變成「中央有權過問

詳情

葉劉做了「長毛」的角色

「原則民主派」一直希望透過公民提名去抗衡小圈子選舉,「長毛」(梁國雄)不惜力排眾議,也要入閘揭穿不公義的選舉。 諷刺的是,如今這個踢爆小圈子選舉荒謬的任務,反而由一名建制派參選人葉劉淑儀做到了。那種如刀割肉、深刻見骨的教訓,實非任何一名泛民參選人能夠達到。 葉太力戰而慘敗,正好說明了篩選的邪惡本質。 不問政綱,只問政治,政治風向要集中票源,選委便不敢提名甚至要退縮「彈票」。 泛民選委還可以「提名」不等於「投票」,分開處理,「提住先」。 建制派選委明顯有政治任務,或「谷」林鄭高票提名,或避免兩太入閘分薄票源,所以不能「提住先」,而要直接支持林太。 好奇的是,葉太為何始終得不到中央的信任? 論功績,她推23條立法,「精忠報國」形象深入民心;學成史丹福大學歸來,發表的論文也是提倡香港立法會應行「兩院制」的政體,力保功能組別千秋萬世。這條政治路線完全符合中央的保守政治要求。 她曾經赤膊上陣和陳方安生對撼,兩太激戰,雖敗卻算是建制派敢面對群眾的一員。 結果無功也無勞,始終得不到中央「祝福」。 和林鄭月娥對比,「政改3人組」推動不了政改,更引起佔中事件,論事情嚴重性,林鄭比葉劉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

詳情

以襲擊市民來維護尊嚴的警隊

看着近日發生的七警案,發覺香港「回帶」到1977年。 上星期三晚有號稱過萬人的撐警集會,抗議法庭判七警入獄兩年。 這個數字讓市民不寒而慄,我們無法再欺騙自己「警隊只是樹大有枯枝」,現在是絕大部分的警務人員,都認同七警濫用私刑! 「回帶」到1977年。 當年,警察對於廉政公署的拘捕行動大感不滿,認為嚴重打擊警察士氣,甚至迫使不少警員自殺。 警察集會抗議,甚至衝入廉署總部,拆毁廉署招牌。今天看來匪夷所思的行為,在當日警察及其家屬心中都是「正義之舉」。 諷刺的是,其中一張網上能搜尋到的歷史圖片,清楚見到,當年反對廉署打貪的警員集會,印有一幅橫額,寫「警察伸張司法正義研討會」。 這張圖片和星期三晚的警員集會口號「爭公義」,互相呼應。 在警察心中,他們無罪便是公義;誰判他們有罪,不論是廉署檢控他們貪污,還是法庭判警員襲擊罪成,都是損害警察士氣的不義之舉。 這種質素,40年如一日。 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指,集會是要取回尊嚴,不能無理任人侮辱,要求立法保障執法者的尊嚴。 一派胡言。 追究七警罪行,並非認為任何人有權無理侮辱警務人員。警察可以要求設立「辱警罪」,但不能因「沒有辱警罪」所以「警員只能以私

詳情

七警案 市民輸了

警務處「一哥」盧偉聰表示對七警的判決感到「非常難過」。 請問「難過」是指什麼?難道一哥認為,警察濫用私刑襲擊市民應該逍遙法外嗎?警察襲擊市民罪成,難道紀律部隊的最高負責人不是應該首先向廣大市民道歉,表示「難過」嗎?為什麼一哥眼中只有警察卻忘了服務的市民? 警隊刻意護短,嚴重破壞警民關係。 市民相當理智,不會因為七警案而認為全部警察都是「黑警」。 旺角騷亂,當示威者用磚頭襲擊警察時,即使「黃絲帶」背景人士,也會反過來譴責示威者的暴力行為。成熟的公民社會,是其是非其非,不護短不偏袒。 但可惜,市民的成熟沒有換來警察相同的反應。 警察連承認自己有害群之馬的勇氣都吝嗇,由七警案到朱經緯案,警隊以及一眾狐朋狗黨,站了一個無轉圜餘地的立場:警察沒有犯錯;如果犯錯,也是情有可願,不應追究,否則便是傷害警察士氣。 荒謬言論群妖亂舞,就連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都是非不分,力撐警察受到很大壓力情緒失控可以諒解,完全為警察不依規矩濫用私刑尋求理由開脫。 警權愈來愈大,警隊還打算購入水炮車以及殺傷力更強的橡膠子彈,你叫市民如何放心讓控制不了自己情緒脾氣的警察擁有這些大殺傷力武器? 這些護短言論,簡直是告訴社會,投

詳情

「長毛」出選有何用?

「長毛」(梁國雄)出選,把已經碎裂的泛民再碎一次。 支持「長毛」的政治團體,儼然以「自己才是真民主派」的姿態出現,和支持「lesser evil」的泛民割席。 可是這次「長毛」的行動,卻和當下市民的心願脫節,比林鄭月娥更離地。 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早在梁家傑何俊仁參選時已經突顯了。更何况,林鄭的所作所為,比起「長毛」喊的正義口號,更能突顯醜陋。 「長毛」又說,要「讓市民有得揀」。先不說這是梁家傑當年的口號「有得揀你至係老闆」,而「長毛」對這個口號是嗤之以鼻;也不說「長毛」不可能夠票當選,所以不會是「有得揀」。 單說今天情况,不論是民調還是眾籌數字,市民已經揀了,便是曾俊華。 我明白進步民主派認為曾俊華不是真正民主支持者,8.31不敢推翻、23條不敢說不,諸如此類。但政治現實卻是,香港市民覺得只要可以休養生息,曾俊華已是當下最好的選擇。 這個情况有點像上屆,市民並不覺得何俊仁是「有得揀」(民望長期最低),反而會支持未露「狼相」的梁振英。 這其實是泛民的尷尬,也是一種警醒:不要以為自己揹着「民主」的招牌便是眾望所歸的最好選擇。 「長毛」說,這是實踐公民提名的時機。 我想提醒一句,當日爭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