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少數拉票

特首選舉3日後舉行,「民主300+」的共識是不會投票給林鄭月娥;估計300多名民主派選委之中,大多數將會投給曾俊華,少數投給胡國興或白票。 投票支持曾俊華,是策略權宜,兩位最有競爭力的候選人曾俊華與林鄭月娥之間,毫無懸念,民主派只能揀曾俊華。 過去兩個月選舉過程中,曾俊華的民望遠遠拋離對手。他有政治能量凝聚民心、吸納優才治港;有意願修補社會撕裂,讓香港人休養生息。這是我們經過5年折騰後此時此刻最需要的轉變。 曾俊華作風雖然開明,但無可否認,骨子裏是建制派,擔任財政司長時出名守財奴,對弱勢缺少同理心,他不會因為一次參選而忽然變成民主派。民主派選委即使投票支持他,不等於跟他綑綁,如果他主政後作孽,民主派不會跟他共孽,民主派只會一如既往,穩守監察政府施政的本分,督促他兌現承諾的治港理念及有利民主民生的選舉政綱。 至於林鄭月娥,她在選舉期間呈現的目中無人和保守因循,令她的民望愈跌愈低,而可以想像,她一旦當選特首,根本走不出梁振英過去5年的格局,受西環操控、向簇擁她上台的建制派既得利益者還債。如果中央逆香港民意而為,堅持捧低民望、低能量、低認受性的「三低」林鄭月娥接任特首,延續梁振英路線,中央就

詳情

票投鬍鬚

距離特首選舉尚餘不足一週,星期三法律界選委主辦的特首候選人論壇,林鄭月娥拒絕出席。法律界選委最關心的法治、人權、自由,正是林鄭最心虛的議題。 已舉行的幾場論壇中,林鄭表露的囂張跋扈、語言偽術及「只邀功、不揹鑊」的霸道卸責作風,不負梁振英2.0之名,簡直青出於藍。 前晚電視論壇中,林鄭被質問未諮詢港人就擅自決定在西九劃地興建故宮,她辯稱好多稅務政策未出台都要保密。搬龍門,比擬不倫。 特區官員以「消息人士」身分向傳媒吹風的歪風近年盛行,損害新聞自由和公眾知情權。林鄭目中無人的程度,竟然在記協主辦的論壇自誇「我從來無做吹風會」,滿場盡是傳媒工作者,出席過她的吹風會大有人在,紛紛反駁她,她改稱「絕大部分時候無」。香港人經歷過去5年的磨練,對這種語言偽術毫不陌生。 在教協主辦的論壇,林鄭發表「我是白色恐怖的受害人」言論,亦是一絕。有權有勢的梁振英動輒發律師信、控告立法會議員,是白色恐怖;《成報》員工被跟蹤偷拍和寓所被淋紅油、選委被「提醒」投下的暗票會送往內地驗指紋以證其投票決定,是白色恐怖,甚至是赤色恐怖。參選後才開臉書的林鄭,網上有針對她及其支持者的留言,她就說是白色恐怖。風馬牛不相及。 董建

詳情

「一地兩檢」三候選人

高鐵香港段工程接近尾聲,目標是明年第三季通車,但有一連串問題,特區政府拖足七年仍在迴避向香港人交代,包括會否在高鐵西九龍總站實施「一地兩檢」?內地人員跨境在西九龍站執行內地法例,如何不違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基本法》清楚劃分香港特區地界,今天為了高鐵,輕易「割」一個範圍給內地人員在港執法,明天又會為了什麼別的原因,在香港另一處割地?「一地兩檢」要本地立法嗎?若是,草案何時提交立法會?抑或繞過立法會,直接修改《基本法》附件三,「一地兩檢」霸王硬上弓? 《明報》近日披露高鐵西九龍總站的詳細設計文件,顯示內地清關、出入境及檢疫辦公室、羈留室等。港鐵主席馬時亨說工程已完成超過八成,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在北京亦說,「一地兩檢」方案已取得很大共識。 中央和特區兩地官方以及港鐵高層都知道「一地兩檢」安排,唯獨香港市民依然被蒙在鼓裏,甚可能直至工程九成九完成,特區政府才公布,然後以米已成炊、不應延誤通車為由,逼立法會和市民接受西九「割地」和大陸公安跨境執法。 三位特首候選人的政綱異口同聲地說維護「一國兩制」,當前的考驗就是如何處理「一地兩檢」。 胡國興認為,港人難以接受中港雙方的討論一直黑箱

詳情

假如兩年前「袋住先」

特首選舉提名期下周三結束,據稱獲中央支持的林鄭月娥所獲選委提名數目遙遙領先,無驚無險會成為特首候選人,曾俊華民望和人氣比林鄭高一截,卻仍在收集最低入閘要求的150個提名。 建制派乘機散播一個說法,若非民主派2015年否決政改方案,奪去港人的普選權利,300多萬選民今次就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支持最高民望的那位成為下屆特首。 當年特區政府按照人大8.31決定設計的政改方案,是一個雙層鳥籠,曾俊華想成為特首候選人,恐怕機會比現在更低。 比較一下。現行特首小圈子選舉,凡在1200名選委當中拿到150個提名,便能入閘成為正式候選人。今次民主派有300多個選委,理論上,假設某位民望高人士完全拿不到建制派選委提名,民主派有本事送上150個提名,促成其入閘。2015年政改方案卻有雙重篩選關卡,第一個閘,類似現行做法,已有難度,即使入了第一個閘,亦只屬「參選人」,第二個閘才是戲肉,參選人要成為正式「候選人」,基本條件是在1200名委員當中取得過半數支持。民主派的300多票頓時無用武之地,誰可通過第二個閘,完全取決於建制派,而建制派聽命於中央。 中央與特區政府當年推銷政改方案時,稱希望有兩至三名特首候選人

詳情

七警話五年

七警暗角打人案,全部七人「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名成立,法庭彰顯公義。證據確鑿的案件,警方拖足兩年四個月,實在不合理,但公義遲到總好過無到。雨傘運動另一宗矚目的退休警司朱經緯打人案,警方既已承認「毆打」指控「證明屬實」,但至今尚未落案起訴他,欠傷者和公眾一個交代。 過去兩年香港大學定期比較市民對各紀律部隊的滿意度,警隊持續墊底,直至去年底廉署因李寶蘭事件而壞了名聲,取代警隊的民望包尾位置。 法治精神,並非簡單理解為政府立法、市民守法,應該服膺更高的原則。法律條文是死板的,管治者如何運用、想達至什麼效果,是政治判斷。法治的功能原是保障人權、弱者和公義,但管治者如梁振英視法例條文和執法人員為政治工具,小則濫發律師信恫嚇政敵,大則濫捕濫告濫權,妨礙不利管治者個人利益的調查,甚至引入「人大釋法」扭曲本地法例意思,破壞「一國兩制」。 當管治者處心積慮,利用「群眾鬥群眾」、「拉一派打一派」以鞏固一己的權位,其他所有人包括執法人員都會成為受害者,尤其在前線執法的警務人員無可避免是官民矛盾的磨心。 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評論七警罪成,她說近年來社會撕裂,紀律部隊特別是警務人員承受極大壓力,情緒到達「爆炸點

詳情

遲了十五年的白紙

曾俊華競選政綱提出,「汲取2002至2003年立法不成功的經驗,盡力推行23條立法」,「必須經過充分的公眾諮詢,包括發表建議條例的『白紙草案』」,「立法可按『先易後難』的原則分階段進行」。 筆者同意一旦要推行23條立法,白紙草案是必須的。它可以讓公眾了解立法的原則和方向,更重要是有法案條文初稿,市民就能夠具體回應;否則,摸不清政府的底線,市民靠推敲,跟政府「影子摔角」。例如,維護國家安全是大原則,但法律條文如何界定「國家安全」才是關鍵,可以引起很大爭議。一般情況,政府在白紙草案諮詢階段充分掌握民意,調整其立法建議,然後正式向立法會提交「藍紙草案」,進入立法程序。 2002年時,筆者以大律師公會主席身分呼籲政府採用「白紙草案」方式諮詢公眾,董建華政府卻因為企圖快刀斬亂麻完成《基本法》23條的本地立法工作而一口拒絕。 利用白紙草案推動23條立法的時機錯失了,因為香港人在過去15年的糟糕經歷,禮崩樂壞、社會撕裂,身分認同、警民關係、官民關係、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信任,不可同日而語。要在此刻大幅增加行政機關尤其執法部門的權力,真的不知道從何說起。立法時機已過,唯有再創造,而不是硬闖。 平日慎

詳情

解籤師傅也犯法?

葉劉淑儀應節,初三赤口與車公廟解籤師傅隔空駁火,陳居士只不過說葉劉前年被麒麟撞,或會「衰三年」,葉劉便「提醒」他,言論若影響選舉結果,可能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陳居士妙語回應:「告得入我幫佢挽鞋。」這不只是一則花邊新聞,而是令人認識葉劉的本質。 《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16條訂明,發布關於候選人的虛假陳述要達至「關鍵程度」或「關鍵性誤導程度」,藉以促使或阻礙候選人當選,屬舞弊或非法行為。陳居士的言論嚴重到這種違法程度,阻礙葉劉當選嗎?估計法官都難以信納。 若論最落力發功影響選舉結果,非中聯辦莫屬。中聯辦接觸不少建制派選委,為林鄭月娥拉票,是公開的秘密,連葉劉黨友田北辰都收到拉票電話,形容為「無形之手」在操控選舉。 以葉劉邏輯,中聯辦與陳居士無異,是在引導他人相信林鄭是真命天子,試圖影響選舉結果,阻礙葉劉當選,屬舞弊或非法行為,而且,中聯辦插手香港內部事務,違反《基本法》第22條,罪加一等。為何葉劉雙重標準,只罵解籤師傅,不罵中聯辦? 赤口另一則花邊新聞,是兩位女士狹路相逢,林鄭說「唔好意思阻住你」,葉劉回「唔緊要」,是否語帶雙關,當事人才知道。葉劉表面上好似勇字當

詳情

促成大和解的能耐

20年來,歷屆特首選舉的套路是小圈子投票產生選委,然後這小圈子在北京操控下提名並投票產生特首,塘水滾塘魚,近親繁殖。志在必得的參選人仰仗中央鼻息,向中央乞票緊要過向選委拉票,因為大部分建制派選委會遵從中央指示投票,令中央欽點的參選人勝出。參選人的親民騷,口中的「選舉面向不只1200名選委,而是全港700多萬市民」,門面工夫而已,頂多是為了拉高民望,無份提名和投票的700萬市民是有自知之明的。 觀察至今,未見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這兩位特首主要參選人突破上述套路,實在令人沮喪。曾俊華比林鄭早一個月辭職,但白白浪費了先機;林鄭本周一在宣布參選特首的記者會上,言辭冠冕堂皇,但老生常談,虛詞多。她說關心700多萬人福祉、她的管治團隊會有新血、合適環境會重啟政改、如果梁振英競選連任她不會出選、她會延續現屆梁振英政府的良好政策、會有更多公眾參與、建立和諧社會、包容、管治上透明度要更高云云,愈強調這些,愈令人想起她離任政務司長前的告別作,處理西九故宮的手法是反其道而行,愈令人覺得她是梁振英2.0。 林鄭漠視程序法規的「膽自大」不下於梁振英,曾俊華在財政司長任內則是守財奴,二人都必須面對自己的「原罪」和反省

詳情

「民主300+」的下一步

「民主300+」該如何發揮326名民主派選委的影響力,使到下屆特首回應兩項訴求,重新啟動政改程序以實現特首普選和立法會普選,及捍衛香港法治等核心價值?「民主300+」選委上周六首次開會,我十分欣慰,與會者同意民主派選委在特首選舉博弈中是少數,團結才會發揮最大力量,抗衡北京可支配佔多數的建制派選委票。另一個共識,是提名一個人不代表最後要投票支持這個人。不要迷信民主派可以成為「造王者」,因為北京一定會運用各種手段操控候選人名單及選舉結果,防止被民主派牽着鼻子走的被動情况出現。儘管如此,「民主300+」一定要有方向感,未來三個月是一場運動,一場有利早日促成雙普選的運動,一場讓香港人清晰可見、公開參與、表達回歸《中英聯合聲明》、「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初衷的運動。如何操作,可以有無限的想像空間,不會排除任何可能性,現階段無必要表態支持任何一位有意參選者,或一口咬定民主派會不會有代表出選;有民主派朋友倡議「公民推薦」,要求特首參選人取得若干數量的公民簽名支持,作為民主派選委提名其入閘的條件,此舉考驗參選者的誠意和民意。亦有民主派朋友主張最後投白票,不過,選委選舉結果顯示,民主派支持者今次不想以白票抗議小圈子選舉的荒謬,而是盼以進取手法,在特首選舉中最大程度推動民主運動,扭轉「人大8.31決定」扼殺普選的命運。「民主300+」應盡快設立平台,以便有意參選特首者聯繫。亦歡迎其他認同「民主300+」共識的選委加入,產生最大政治能量。只要民主派選委團結一致,聲音愈大,問鼎特首的人就愈不能聽而不聞,視而不見。原文載於2016年12月22日《明報》副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