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根領導學的啟示

已故美國總統列根,不單是戰後最受國民愛戴的其中一位總統,也是最有作為的其中一位總統。但有趣的是,用我們今天流行的話語說,這位總統其實有點「hea」。 列根其實有點「hea」 列根不單是其中一位放假放得最多的總統,有關他貪睡,以至開會時打盹的新聞,一直不絕於耳。 有一次碰上午夜時爆發了一個外交危機,他的左右手Meese選擇不去吵醒熟睡中的列根,後來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醜聞風波,結果列根選擇如此自我解嘲:「我已經向一眾同事交代清楚,從今以後,如果有大事發生,無論是一天當中的哪一個時刻,都要把我從睡夢中喚醒——哪怕是正在開着內閣會議。」 當列根卸任總統在即,被問到之後會做些什麼時,他說:「我會回到加州老家,躺下來,擱上雙腳,然後睡上長長的一覺。亦即是說,與今天的生活其實沒有多大分別。」 正如其文膽Peggy Noonan所說:要是你對自己沒有足夠的信心,要是你搞不清楚自己作為總統的真正角色,你會不會有膽識如此拿自己開玩笑? 列根的要訣:領袖要懂得用人而非事事躬親 那麼,為何一個如此「hea」的人都可以做好總統呢? 《華盛頓郵報》在撰文分析列根的領導風格時,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一個工作量負荷過

詳情

從宿舍到舍堂

近日港大的舍堂爆出連串涉及集體欺凌的醜聞:先是聖約翰學院有一名幹事選舉男參選人,遭同學按住,再向其下體滴蠟;隨後,網上再流傳一段短片,一名李國賢堂的男生遭人按在牀上,並被另一人以陽具「鞭打」頭部;再之後,還繼續有疑似欺凌的相片流出。 其實,這麼多年來,有關集體欺凌的事件在港大時有發生;至於中大,我不敢說完全無,但次數一定較少。我相信這其實與兩間大學的文化差異有關。 中大與港大的文化差異 同是供學生留宿,中大這邊叫「樓」或「宿舍」,如知行樓、學思樓、湯若望宿舍;叫「堂」的只有少數如應林堂。相反,在港大那邊則叫「舍堂」,如太古堂、大學堂、何東夫人紀念堂;當然也有少數叫「宿舍」或「學院」。其實,不同的叫法,已反映出兩邊不同的文化差異。 當年在中大念書,4年我都是住在新亞書院的知行樓,但每次返去我都只是睡覺,頂多晚上到朋友房中「吹吹水」,所以宿舍對於我來說,只是提供狹義上的留宿功能。雖然也有「糖水聚會」及其他康樂活動,不至於說只是一個牀位,但宿舍裏的人際關係也並不特別緊密融洽,不會有很強的社群意識,同一層樓,大家都未必「識得晒」。我相信對於大部分中大同學來說,都是如此。 在中大,念書時或畢業後

詳情

剖析「陣前換馬」和「棄曾取林」的前因與後果

去年12月初,梁營本來正如箭在弦,為梁振英角逐連任而秣馬厲兵;但不料,梁振英卻突然宣布因為家庭理由放棄角逐連任。這個宣布,震動整個政壇,大家都滿腹疑問,沒有人相信梁真的是因為家庭理由。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是中央改變了對港政策,還是有其他考慮?卻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換人換路線」的期望落空 當時不少泛民都抱有wishful thinking,認為這是中央放棄鬥爭思維、重拾溫和路線、尋求和解所致。這種想法不無事實根據,因為大家看到,去年2月雖然發生旺角騷亂,但3月兩會期間,北京卻吹出「和風」,之後更有連串大動作向泛民示好:先是5月,作為國家領導人的張德江來港歷史性會見泛民立法會議員;接?6月,王光亞接受雜誌專訪時肯定大多數泛民都是愛國且屬建制人士;到了年底,泛民在遭封殺20多年後,更重新獲發出回鄉證;最後,甚至連梁振英也不能連任。 再加上,一直撲朔迷離的《成報》,力排眾議,成功預言梁振英不能連任,於是,大家對該報所提出的「兩個中央」和「兩條路線」論,再不敢輕視,並開始幻想作為鴿派的曾俊華,真的有機會當選,帶領「後梁振英年代」的香港,撥亂反正,重拾一條溫和路線,與泛民修好,修補過去5年來社

詳情

今次特首選舉三大範式轉變

只是短短一個星期,一場激烈的特首選戰,眨眼間彷彿已成明日黃花。但我認為這也是時候,總結一下,究竟今屆特首選舉建立了一種怎樣範式的時候。 比起5年前,今屆的特首選舉明顯出現了三大範式轉變: (1)中央由上屆容許兩名建制派落場和入閘,變成今屆只支持單獨一人,其他哪怕也是建制派,都遭到阻撓和封殺,且在提名期之前,已就人選早早拍板和「箍票」,好讓建制派選委早早歸隊,不像上屆般拖延至選前最後一個星期才明確表態及「箍票」。 (2)競選期由上屆接近半年,縮短至今屆只有短短兩個多月。 (3)以往特首選舉,最後結果,好歹都是在民意調查中領先的那人勝出,中央、選委與民意,三者並不相悖;但今屆林鄭月娥,卻成了1997年之後,唯一一名競選期間民望低於對手但卻勝出的特首。 有關民望的第3點,我早在上星期一(3月27日)刊登,本系列第一篇〈林鄭月娥的「民望之痛」〉,已經談過。今天我們且集中談談另外兩點。 以「流選」、「分裂」為由只容一建制派落場 上屆特首選舉,建制派有梁振英和唐英年兩人逐鹿。起初中央較傾向唐這一邊,但仍容許兩人同時落場和入閘。後來形勢峰迴路轉,才在最後階段轉而拍板支持梁,並在最後一個星期,派遣劉延

詳情

曾俊華的「薯粉之謎」

電影《蝙蝠俠——黑夜之神》中,有一句發人深省的對白: 「要麼你及時像英雄般轟轟烈烈地犧牲,否則假以時日,你就會眼巴巴看着自己慢慢變成一個惡棍。」(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有一種幸福叫高峰時謝幕 雖然選不上特首,但從某個意義上講,曾俊華是幸福的,因為他不用擔心有朝一日,自己會無奈地變成一個惡棍。 始終,民意如流水,政治上亦沒有永遠的朋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更何况是比江湖要凶險百倍的政圈。相反,在最高峰時謝幕,卻可以把時光定格在最美好的一刻。在超過五成人支持他當特首的情况下,步下舞台,從此,便成了一個傳奇。 林鄭月娥或許會感到意憤難平。論能力、論口才、論勤政、論「星味」,沒有一樣她會輸蝕給曾俊華,但偏偏民望卻「輸幾條街」,老天實在不公平。 高民望因為掌握到港人想療傷 事實上,now新聞台的《政情》環節便曾經報道過,林鄭早前與部分泛民選委閉門會面時,便曾因覺得委屈而落淚,不忿自己36年來,犧牲私人及家庭生活,為香港做事,亦曾為香港捍衛過核心價值,只是外界不

詳情

林鄭月娥的「民望之痛」

到最後,並無任何戲劇性發展。昨天,林鄭月娥順利當選特首,並且拿下777票,高過「689」近百票。 但777票的風光,卻始終掩蓋不了「贏了選委,輸了民望」的尷尬。 唯一一名民望低於選舉對手的特首 林鄭是九七之後,唯一一名競選期間民望低於對手的特首。在3間大學(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嶺大公共管治研究部)所作的多輪特首選舉民調中,林鄭一直落後於曾俊華。當受訪者被問到支持哪人當特首(即所謂「N揀1」民調)時,揀她與揀曾俊華的比例,長期維持在三成多對四成多之比,且到了選舉最後階段,差距更進一步拉闊,在港大及嶺大的民調中,曾俊華的最新支持度甚至衝破五成!拋離林鄭逾20個百分點(當然也有具建制派背景的機構,如香港研究協會,所作的個別民調,林鄭在民望上曾偶爾試過反先曾俊華;但這些機構與3間大學相比,公信力和可信性如何,由讀者自行判斷)。 我曾經以為當葉劉淑儀不能入閘,其支持者會歸邊,轉過來支持林鄭,讓她在民望上飈升,衝至四成,追貼曾俊華。但最後這卻沒有出現,反而差距進一步拉闊。這顯示部分「淺藍」人士,極有可能反而由曾俊華所吸納。 林營本來的如意算盤,是當林鄭政綱出台、出席電視辯論,

詳情

信仰,就是在沉默中仍能聽見——寫在特首選舉投票前

「為何在無盡的苦難,以及人們反覆的禱告下,上帝仍一直沉默?」這是無數人心裏有過的疑問,以至吶喊。 近日有一部由大師馬田史高西斯所導演的電影上畫,片名叫《沉默》。片中探討一個十分莊嚴的問題,那就是信仰的意義。 為何上帝總是一直沉默? 這部電影緣起於1988年,當時他的另一部作品《基督最後的誘惑》上映,他收到大主教保羅摩亞(Paul Moore)所贈予的一本書,那就是日本作家遠藤周作的歷史著作《沉默》。這位大師看過這本書後,感到十分震撼,因為書中所探討有關信仰的深層問題,其實不就都是他所時常面對的嗎?於是便決定要把它拍成電影。磨劍28年之後,終於拍成這部心血結晶,他如此形容這部作品: 「《沉默》是關於一個人從痛苦中明白到神的愛比他所知的更神秘,祂為人留下的道路比我們所知的更多,而祂一直都在……即使祂沉默。」 故事講述,17世紀德川幕府時代的日本,嚴禁國民信奉從西洋東渡的天主教,違者會慘遭酷刑。在葡萄牙的耶穌會,傳回來了消息,說一位派往日本傳教、向來虔誠的神父費雷拉(Ferreira),被捉拿並向強權屈服,背棄了教會,讓教會震驚和蒙羞。他的兩名弟子——洛迪格斯(Rodrigues)和加路比(

詳情

電視辯論不單是「政策」辯論,更是「政治」辯論

今屆特首選舉首場候選人電視辯論,已經在周二晚舉行,按上屆經驗,隨時會有超過200萬市民收看直播,而當中的內容和話題,更會在之後數日,在各大媒體及網絡上持續發酵,影響市民對各個候選人的印象、觀感,以至支持,因此重要性非比尋常,所以一直備受關注。 林鄭精於「政策」辯論 但卻弱於「政治」辯論 外間本來一致看好3位候選人當中的頭號大熱林鄭月娥,她在選舉論壇的表現,認為她的口才較好,再加上「熟書」,對政策和數據皆了然於胸,如數家珍,定可輕易在論壇KO對手,因此,選舉論壇將會是她在民望上翻盤的殺手鐧。我相信,這其實也是林營原先的如意算盤。 但這種看法,其實忽略了十分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特首選舉電視辯論,不單是一場「政策」辯論,它更是一場「政治」辯論。 在周二晚那場萬眾矚目的電視辯論之前,其實3位候選人已經有多次熱身機會,而林鄭其實也屢次暴露出自己的弱點。先是在上周五記協那場選舉論壇中,她毫無必要的「踩」港台,因而開罪了很多港台人,為自己豎立敵人;之後,再在周日教協選舉論壇中,一句「白色恐怖」,被曾俊華「食住上」,就連其競選辦主任陳智思,在周二《南華早報》刊出的專訪中也得承認,林鄭在論壇中講「白色恐

詳情

誰是戰後與新聞界關係最差的美國總統?

打從參選開始,特朗普已經與美國新聞界關係鬧不佳,頻頻投訴他們報道失實,以至偏幫希拉里,但不少人還以為這純屬選舉期間的現象,大選過後便會「雨過天青」。 但實情是,這種摩擦和衝突,在大選後不單未有停止,近日甚至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特朗普接連向傳媒開火 近日,特朗普接連向傳媒開火。先是由他親自召開臨時記者會,會上他痛斥新聞機構「不誠實」,已經到了「失控」的地步,並聲言將繞過媒體把資訊直接傳達給人民。之後,他又在twitter發帖,點名怒斥《紐約時報》,以及NBC、ABC、CBS、CNN 4間電視台,報道「假新聞」,不單是他的敵人,更是「美國人的公敵」。 到了前個星期五(2月24日),行動更進一步升級,白宮舉行非正式記者會,當記者進場時,CNN、BBC、《紐約時報》等多個媒體的記者,突然遭拒諸門外,惹來有關媒體強烈不滿。CNN發表聲明,說白宮此舉動不可接受,質疑對方是因為不喜歡自己報道的事實而橫加報復。《紐約時報》亦發表聲明,說歷屆政府,無論由不同政黨所執掌,亦未嘗有此做法。 之後,特朗普再宣布不會出席4月底舉行的白宮記者協會年度晚宴。 戰後與新聞界關係最惡劣的美國總統,首推是尼克遜,如今看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