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就是在沉默中仍能聽見——寫在特首選舉投票前

「為何在無盡的苦難,以及人們反覆的禱告下,上帝仍一直沉默?」這是無數人心裏有過的疑問,以至吶喊。 近日有一部由大師馬田史高西斯所導演的電影上畫,片名叫《沉默》。片中探討一個十分莊嚴的問題,那就是信仰的意義。 為何上帝總是一直沉默? 這部電影緣起於1988年,當時他的另一部作品《基督最後的誘惑》上映,他收到大主教保羅摩亞(Paul Moore)所贈予的一本書,那就是日本作家遠藤周作的歷史著作《沉默》。這位大師看過這本書後,感到十分震撼,因為書中所探討有關信仰的深層問題,其實不就都是他所時常面對的嗎?於是便決定要把它拍成電影。磨劍28年之後,終於拍成這部心血結晶,他如此形容這部作品: 「《沉默》是關於一個人從痛苦中明白到神的愛比他所知的更神秘,祂為人留下的道路比我們所知的更多,而祂一直都在……即使祂沉默。」 故事講述,17世紀德川幕府時代的日本,嚴禁國民信奉從西洋東渡的天主教,違者會慘遭酷刑。在葡萄牙的耶穌會,傳回來了消息,說一位派往日本傳教、向來虔誠的神父費雷拉(Ferreira),被捉拿並向強權屈服,背棄了教會,讓教會震驚和蒙羞。他的兩名弟子——洛迪格斯(Rodrigues)和加路比(

詳情

電視辯論不單是「政策」辯論,更是「政治」辯論

今屆特首選舉首場候選人電視辯論,已經在周二晚舉行,按上屆經驗,隨時會有超過200萬市民收看直播,而當中的內容和話題,更會在之後數日,在各大媒體及網絡上持續發酵,影響市民對各個候選人的印象、觀感,以至支持,因此重要性非比尋常,所以一直備受關注。 林鄭精於「政策」辯論 但卻弱於「政治」辯論 外間本來一致看好3位候選人當中的頭號大熱林鄭月娥,她在選舉論壇的表現,認為她的口才較好,再加上「熟書」,對政策和數據皆了然於胸,如數家珍,定可輕易在論壇KO對手,因此,選舉論壇將會是她在民望上翻盤的殺手鐧。我相信,這其實也是林營原先的如意算盤。 但這種看法,其實忽略了十分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特首選舉電視辯論,不單是一場「政策」辯論,它更是一場「政治」辯論。 在周二晚那場萬眾矚目的電視辯論之前,其實3位候選人已經有多次熱身機會,而林鄭其實也屢次暴露出自己的弱點。先是在上周五記協那場選舉論壇中,她毫無必要的「踩」港台,因而開罪了很多港台人,為自己豎立敵人;之後,再在周日教協選舉論壇中,一句「白色恐怖」,被曾俊華「食住上」,就連其競選辦主任陳智思,在周二《南華早報》刊出的專訪中也得承認,林鄭在論壇中講「白色恐

詳情

誰是戰後與新聞界關係最差的美國總統?

打從參選開始,特朗普已經與美國新聞界關係鬧不佳,頻頻投訴他們報道失實,以至偏幫希拉里,但不少人還以為這純屬選舉期間的現象,大選過後便會「雨過天青」。 但實情是,這種摩擦和衝突,在大選後不單未有停止,近日甚至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特朗普接連向傳媒開火 近日,特朗普接連向傳媒開火。先是由他親自召開臨時記者會,會上他痛斥新聞機構「不誠實」,已經到了「失控」的地步,並聲言將繞過媒體把資訊直接傳達給人民。之後,他又在twitter發帖,點名怒斥《紐約時報》,以及NBC、ABC、CBS、CNN 4間電視台,報道「假新聞」,不單是他的敵人,更是「美國人的公敵」。 到了前個星期五(2月24日),行動更進一步升級,白宮舉行非正式記者會,當記者進場時,CNN、BBC、《紐約時報》等多個媒體的記者,突然遭拒諸門外,惹來有關媒體強烈不滿。CNN發表聲明,說白宮此舉動不可接受,質疑對方是因為不喜歡自己報道的事實而橫加報復。《紐約時報》亦發表聲明,說歷屆政府,無論由不同政黨所執掌,亦未嘗有此做法。 之後,特朗普再宣布不會出席4月底舉行的白宮記者協會年度晚宴。 戰後與新聞界關係最惡劣的美國總統,首推是尼克遜,如今看來

詳情

林鄭月娥特首選舉提名剖析

上周二,林鄭月娥正式報名參選特首,結果並非如原先外界所估計,以泰山壓預之勢,遞交過半數的六七百個提名,而是只有580個提名。提名數少於預期,有人認為其選情出現暗湧,但我卻不敢茍同。 提名少於預期是策略考慮多於實力問題 提名數少於預期,不外乎兩個可能性,一是實力問題,二則是策略問題。而我相信是基於後者而非前者。 舉個例,只要大家看看在「港九各區議會」這個分組,林鄭連一個提名都沒有遞交,怕且大家不會相信,她真的在這一塊一個支持者都沒有,畢竟在類似的分組「新界各區議會」,60個名額中她拿了53個!網媒「香港01」更點算過,在「港九各區議會」這個分組,至少有8名有份出席林鄭在2月3日造勢大會的選委,包括李詠民、潘國華、葉傲冬、簡志豪、陳曼琪、鄭泳舜、陳偉明、洪錦鉉,都不見他們的提名。因此我有理由相信,林鄭是刻意不收集某些提名。 那麼,為何要刻意不收集部分提名呢?正如前述,我相信這可能是基於一些策略原因,包括: 為防「高開低收」及予人「趕盡殺絕」口實 第一,是避免出現「高開低收」,那就是3月26日投票日的最終得票,反而少於最初提名數的尷尬情况。坊間一直盛傳,不少建制派選委是基於受到「西環」的強大

詳情

如果民望一直領先都不能入閘

特首選舉的最新形勢發展是,縱使曾俊華在所有特首選舉民調中,支持度一直領先其他參選人,但諷刺的是,卻有可能拿不到150個提名,因而不能入閘成為候選人。 兩面楚歌 這是因為他面臨「兩面楚歌」:一方面,「西環」和建制派全面為林鄭月娥箍票,而讓他很多提名被挾走;而另一方面,向來以民意與政府周旋的民主派,今次亦有不少死硬派,拒絕跟隨民意。 雖然,外界原本一直相信,工商界應該是曾俊華的票倉,但近日卻有不少媒體報道,不少工商界選委礙於強大箍票壓力,不敢在要公開的提名階段支持曾俊華,而只能留待他若然成功入閘後,才在投暗票的階段投他一票。 據近日報章報道,這些強大壓力,包括:個別需要箍票的重點界別,選委遭「西環」逐一召見,甚至出動4名官員見一個選委;選委提名表格早已有人幫你填好,只要求你簽名;又或者,被曉以大義,遭所謂「深度照肺」等等。 周日,向來在工商界具標誌性的李嘉誠,說雖然一定會去投票,但卻不會提名任何一名參選人,因提名會「得罪人」。如果連這名地位顯赫的首富也如此,相信曾俊華在工商界能獲得的提名,將「買少見少」,增加入閘難度。 近日有建制派及評論對泛民冷嘲熱諷,提出所謂「誰偷走我的選票?」論,說如

詳情

曾俊華民望領先林鄭但卻存暗湧

過去幾個星期,我在本欄一直指出,就算林鄭月娥得到建制派選委「瞓身」支持,其選情能否高枕無憂、當選後能否有蜜月期,還得視乎她能否在民望上後來居上,反先曾俊華。那麼,近日的民意走勢又如何呢? 1月下旬,在《信報》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以及《明報》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所作的民調中,支持林鄭當特首的受訪者,與支持曾俊華者比較,百分點差距均顯著收窄。但在2月初,now新聞台委託嶺大公共管治研究部,以及上周五最新公布,《南華早報》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所作的民調中,林鄭卻再次大幅落後於曾俊華(見表)。不少媒體轉載報道時,都聚焦為「曾俊華民望再度大幅拋離林鄭月娥」。 為何曾俊華民望急升? 但究竟曾俊華在最近兩次民調,支持他當特首的民意,再次拋離林鄭,是因為他的選舉工程做得好,還是因為林鄭的做得差,又抑或是有其他原因呢? 我仔細看過now及南華早報兩個媒體今輪以及上輪民調,發現兩者今輪較上輪民調,其實都作了一個重要改動,但當其他媒體轉載報道時,不少卻忽略了這一點,而只簡單說「曾俊華民望急升」。而這一個改動就是,兩者在今輪名單中都剔除了曾鈺成,「參選者」由5人變為4人。 當再仔細看看數據,有理

詳情

政制千瘡百孔 如何收拾爛攤子?

問特首參選人:(1)如何能夠收窄社會和議會內兩端的分歧,讓政改方案得以通過、普選得以落實?(2)如何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有否在體制創新上有新的想法?(3)如何解決政黨政治因政治光譜碎片化所帶來的爛攤子?有何方法可以促進政黨健康發展? 《基本法》內定下行政長官和立法機關最終由普選產生這兩個目標。但九七回歸後至今,眨眼間已經近20年,「50年」這個期限,已經走了近半,普選卻至今仍未落實。 雖然2015年政府推出政改方案,嘗試落實行政長官普選,但民意趨向兩極。綜合不同民調結果,支持與反對政府政改方案的民意,大概是五成對四成之比,兩邊可謂旗鼓相當;而議會內的對立就更加激烈,泛民與建制派均寸步不讓;再加上雨傘運動後,社會撕裂成「藍絲」和「黃絲」兩大陣營,在這各走極端的情況下,結果政改功敗垂成。 想問特首參選人:有何方法可以拉近這些距離,讓普選可以有望落實? 另外,過去10多年,幾次政改,討論焦點都只是集中於立法會應該用什麼方法產生多幾個議席;最近2015年那一次,也是討論用什麼方法來選出特首。 「櫈仔」當然很重要,但一個健全的選舉制度又豈止於幾張「櫈仔」? 或許得承認基本法政制設計有缺陷 自從彭定

詳情

特首選舉中兩條戰線的吊詭關係

特首選舉的最新發展,是過去幾天不同媒體均有報道,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南下深圳,會見建制派代表,席間張表示林鄭月娥是「中央唯一支持」的特首參選人。 張德江代表中央加持林鄭 效果如雙面刃 張德江這樣做,就選委這條戰線而言,當然有助於為林鄭「箍票」,讓仍然抱觀望態度的建制派選委「歸隊」,甚至讓曾俊華更難取得建制派提名以入閘;但負面影響卻是,只會讓港人覺得特首選舉的「欽點」色彩更重,無論張如何矢口否認,說這不是中央「欽點」,也無補於事。 正如建制派議員田北辰也疑惑,人大「8.31」框架容許產生2至3名候選人,予港人一人一票選出:「話林鄭係唯一中央可以接受或者支持的人呢,就變咗好似無咗呢個框架喎,咁我好困惑,點會係咁呢。」 就如我之前在本欄指出,如果連一個得到中央任命、當了近10年財政司長的建制派也被封殺,不容許入閘,那麼你還如何可以幻想,在「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除了不折不扣的陪跑者,還可容許什麼人入閘?就算給港人一人一票,實際也一樣無得揀,普選只會成為一個笑柄,民主派大可以振振有詞,慶幸當年否決了政改方案。將來,大家對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也只會更加skept

詳情

懷念那一口新年味道

農曆新年,且讓筆者在這裏與《明報》讀者拜個年,恭祝大家雞年進步、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新春氣氛祥和,不宜口角,這個星期也暫且歇歇,不談梁振英,不講特首選舉,也不批評時政,且開開心心說說過年。 一家大小總動員炸油角的日子 還記得年幼時,大家比如今更重視過年。每次過農曆年,街上除了來去匆匆、往返拜年的行人外,店舖基本上都休業度歲,不像如今般全年無休(也許亦因為如今的店舖租金實在太貴)。偶有少數幾間仍然開業的酒樓,結帳時卻往往要「加二」甚至「加三」,來彌補新春還要開舖、伙記加班的代價,但當時社會並不寬裕,大家都盡量不會如此破費。所以那時新年頭幾天,一日三餐都得靠自己,於是家裏往往會在歲晚準備好一大堆賀年食物,既為過節,也有實際上的需要。 蘿蔔糕、芋頭糕、年糕、油角、蛋散、南乳粗齋等,都是當時家裏的指定動作,而且會堆滿一個雪櫃,以及家裏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不過最開心的,往往是烹製油角和蛋散。 我家做的油角,分為兩種,一種是豆沙餡,另一種是芝麻碎花生砂糖餡,一做便會做幾百隻。炸好後等待冷卻,之後放進家中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到新年再拿出來吃,花生餡的可以直接吃,至於豆沙餡的則要先蒸一下。 南方人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