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河套園區衝擊一國兩制

創新及科技局長楊偉雄於2017年3月9日《明報》撰文回應我早一天(3月8日)提及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文章,強調「河套區土地及項目的業權、發展權及管理權全屬香港」。 未解答兩大疑慮 感謝楊局長澄清一些技術細節,例如負責日後營運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附屬公司的董事局成員人數等等。可惜回應內容並未有解答我提出的兩大疑慮:一、政府無法回收投入河套區的基建成本;二、管理模式引入內地干預,變相令深圳方擁有否決權。 相信楊局長明白,特區政府開發土地的慣常做法是通過賣地或興建上蓋時要求發展商補地價,賺取收入以回收基建成本。但如今楊局長表明河套園區按照「非牟利原則」經營,收入「全部用於園區建設、營運、維護和管理」,豈非確認了特區政府放棄回收過去及將來投入河套區平整土地及基建設施為數以百億元計的公帑?為何特區政府與深圳市合作時如此慷慨,以至偏離港府一貫的理財原則? 至於河套園區的管理權,楊局長確認了「董事局的確有10名董事,其中港方將提名4名(包括主席),深方提名3名,餘下3名則由雙方共同提名」。雖然任命權在港方,但楊局長始終未能解答市民對於深圳市插手園區管理的疑慮。設若「共同提名」的意思是該名董事人選必須港深

詳情

特首選戰:工商界拋棄林鄭的理由

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可能抵受不住網民冷嘲熱諷,在截止提名最後一天從579票加碼至580票入閘。但最大的疑團是一些北京傳統票倉,例如工聯會和香港中國企業協會,大部分選委均「按兵不動」。究竟他們是故意留有一手以免投暗票時「高開低收」,還是因為他們意識到北京政治角力仍存變數,避免因「跟車太貼」而人仰馬翻? 在1194名選委中,大致分成3個板塊:第一類是北京能百分百操控的死忠派,第二類是以本地工商界為主的機會派,第三類是大部分加入了「民主300+」的非建制派。 在北京指揮之下,除非習近平下令重演梁振英於選委會選舉投票前40小時宣布棄選的劇本,在3月26日前決定「陣前易將」,否則死忠派必投林鄭。「民主300+」上周末開會議決以團結一致為目標,無論最後投給曾俊華或胡國興,也一定不會令林鄭多拿一票。所以最大的變數在於機會派,他們的公開立場當然是以北京馬首是瞻,但今次有多少人會受城中首富李嘉誠的言論啟發,在投票當天運用自由意志,選擇一名「非欽點」的候選人,是今次選舉的最大變數。 儘管工商界的政治立場保守,他們大多是「眉精眼企」之輩,心裏明白林鄭因要靠中聯辦力捧而上場,最終必然百分百效力於國內鷹派的政治勢

詳情

特首選戰:不能讓恐懼戰勝希望

特首選舉提名期開始,公眾焦點馬上落在參選人每天拿到多少提名票。「能否拿夠150票入閘」已成了緊箍咒。特首換屆本來是全社會檢討管治得失、調整發展方向、激發創新政策思維的契機,但小圈子選舉的魔咒之下,建制派選委不是忙於從京官收風,便是忙於會見參選人用提名票交換界別利益;至於有多少個人利益糾纏在內,就更不得而知。 只佔少數的民主派選委本來影響力最少,但建制派主要由北京操盤的事實,反而令民主派承受了最多公眾期望,寄望他們通過策略性提名令更多參選人入閘,從而取得多數香港人樂見的結果。要從小圈子的困局中替港人爭取最大利益,有沒有一絲希望? 剖析民情,不難發現今次選舉被前所未見的恐懼籠罩。 第一重恐懼是社會撕裂蔓延、雨傘運動或旺角騷亂再次上演街頭,「黃藍對立」的關係在家庭和朋友圈子持續擴散。 第二重恐懼是禮崩樂壞加劇、香港人現有生活方式不保,銅鑼灣書店五子或肖建華事件成為常態,香港淪為內地城市,人權法治逐步崩潰。 第三重恐懼是梁振英管治路線延續,長官意志凌駕一切,「西環」堂而皇之成為管治班子,愈來愈多港人被打入反對派行列,「享受」「敵我矛盾」待遇。 集體恐懼 扭曲民意 從民調所見,足以令這三重恐懼均

詳情

特首政綱比併 胡曾高下立見

特首選舉提名期還未開始,選戰已漸入高潮。雖然親中傳媒力捧林鄭月娥,但她執意推行梁振英路線,兼且「親民騷」連番失誤,民意支持度與建制派選委因聽命「西環」而表忠的支持度剛好背馳,要達到王光亞明言擔任特首4個條件之一的「港人擁護」,可說難於登天。若說這次選舉是一場由京官導演的「特首折子戲」,林鄭月娥的角色愈來愈似白臉,而曾俊華就擔演紅臉,以受害者姿態博取港人同情,以便3月26日由中央操控誰可衝線。 可是折子戲的角色不止兩個,另外兩人中的葉劉淑儀,分化港人的功力不亞於林鄭月娥,因此同樣不符合王光亞條件。剩下能與曾俊華爭取民望的只有胡國興,而胡氏目前叫好不叫座,主要在於市民此刻仍以「買馬仔心態」投贏不投輸。但如果胡氏能夠取得足夠提名入閘,折子戲可能有很大變數。 從梁振英在選委會投票前40小時倉促棄選可以看到,中央決策與民意掛鈎,所以市民取態在今次競選中舉足輕重。香港人有必要認真了解胡曾兩人的政綱再決定誰值得支持,而非任由公關伎倆擺佈。 胡國興助選團人手不多,但政綱共有47頁,從重啟政改、取消小三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推動可再生能源、否定特首擔任大學當然校監、確認網媒採訪權等等,相當具體詳盡,

詳情

民主派特首選戰三部曲

在12月11日選舉委員會投票開始前40小時,梁振英宣布放棄連任,但仍然阻擋不了專業人士創下投票率新高,令「民主300+」取得至少325選委席位。相信今天不少「西環」官員及建制人士正忙於向北京提交檢討報告,而事到如今,估計中央最急於催生兩種現象:其一是「民主300+」分裂、各自為政;其二是民主派把精力投放在提名民主陣營的特首參選人,從而促使建制派歸隊和令市民分散注意力,讓「梁振英路線」有機會復辟。究竟這兩項現象會否成為北京熱切期待的大禮?端視乎民主派選委的智慧。從今天到特首開始正式提名只有約兩個月光景,專業界選民近乎一面倒的投票取態賦予民主派選委道德力量,必須用盡影響力防止梁振英管治模式和方針政策繼續遺禍香港。可是選委要發揮影響力便不能只把眼光放在325票,還需動員社會力量,才有望趨近「換人換制度」的目標。考慮到時間緊迫,或許以下三部曲可作參考。一、方針:批判梁振英路線、重構新願景梁振英路線的特色是政治寧左勿右、經濟軟弱無力、民生虎頭蛇尾、基建好大喜功,最終造成嚴重社會撕裂,政不通人不和。梁振英4年來培植了一大片利益團伙,所以他放棄連任不等於這些既得利益會消失。當今最大的危機是這批橫跨政商界的團伙會推舉另一名共主為特首,而他們維護既得利益的唯一出路便是脅迫下任特首延續梁振英路線,跟港人利益愈走愈遠,像毒瘤一樣,最後連中央也難以駕馭。只要綜合10多個「民主300+」專業界別的政綱,便是對梁振英路線的總批判,但由於選舉信息只限於專業界別選民,大部分市民還未充分認識梁路線的遺害,所以當務之急是把相關論述整合宣傳,加深市民警覺。有破亦須有立,所以批判梁路線的另一面是建構香港新願景,為市民帶來希望。最佳例子莫如陳茂波推出的《香港2030+》遠景規劃,不少學者與專業人士早已指出該研究粗疏犯駁之處,但民主派若能在指出不足之餘,為香港未來規劃提出可持續發展新方案,自然更易獲得市民認同。二、策略:拒絕主動提名、突顯公民議程民主派坐擁逾300席選委票,有很大誘惑主動提名參選人,表面上可以替民主派發聲和參與特首辯論,但壞處至少有三:一是迫使建制派提早歸隊,減低不確定性;二是迫使建制參選人站在民主派政綱的對立面,反而降低了新特首接受部分泛民政綱的可能;三是轉移市民視線,對建制參選人的壓力不增反減。民主派若能在各界別政綱上整理出一套香港願景,然後連結民間組織,通過巡迴論壇和公民投票的方式,選出「十大公民議程」和「十大最厭惡劣政」,然後以選委身分迫使特首參選人回應,可能是在有限資源和短時間內最有效的動員方法。如果公民議程取得廣泛認受性,便足以成為檢驗新特首未來5年施政績效的標準。三、準則:人格、路線、政策到了明年3月,選委究竟應該如何投票,才能維護港人利益和核心價值?建制參選人最容易分化民主派選委的方法,是在不同場合向不同界別選委作出半虛半實的承諾,上屆梁振英就是用這種方法騙取了不少游離選票。除非有策略性投票的考慮,判斷參選人的優劣可分3個層次:一是人格,特別是誠信和廉恥;二是方針,特別是對一國兩制的拿揑,能否站在多方位思考問題;三是政策,包涵了各界別關心的議題。3個層次有輕重之分,如果人格和方針不過關,哪怕參選人把個別政策說得天花亂墜,也不過是鏡花水月。假如民主派選委能分清3個層次,相信被分化的機會大大降低。國際形勢風起雲湧,2017年是中共換屆的敏感年份,香港金融中心地位與中國核心利益息息相關。今次選舉最重要的信息是專業界主流民意反對梁振英路線,如果延續梁振英路線的林鄭月娥接任特首,等於刻意把一個與專業界和知識階層為敵的特區政府推舉上台,勢令香港未來5年亂象紛呈。北京值得冒這種風險嗎?作者是選舉委員會工程界選委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29日) 特首選舉

詳情

「禿英」40小時:梁振英路線崩盤紀實

民主派全力參選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在11月初組成「民主300+」聯盟,以「踢走梁振英」為號召,一直氣勢如虹。但梁振英目空一切,繼梁游官司之後變本加厲司法覆核四位已上任的民主派議員,並加緊有實無名的競選工程,由一眾梁粉安排落區造勢。詎料在12月7日下午3時半,梁振英向傳媒宣布放棄連任,正好是選委會選舉開始投票前40小時。這項突如其來的變化,把「民主300+」殺個措手不及,因為主打議題馬上失焦,有人提出要把選舉日刊登於《蘋果日報》的全版廣告更換內容,但已來得太遲,所以周日早上市民看見的廣告仍是以「反對梁振英連任」為訴求。以工程界為例,選民收到「進步工程」的最後一份單張,大字標題是一份仿真「工程日報」2017年3月27日的頭條新聞:「梁振英當選連任特首」;下面一句提醒選民「不想見噩夢成真?不想見香港撕裂?全投『進步工程』20票」,其他界別團隊的不少宣傳品也同樣失去時效。民主派倒梁號召已經明顯過時,建制派候選人私下為梁振英棄選的消息萬分興奮,認為這一招孫子兵法「出奇制勝」十分高明,所以信心滿滿。往後的結局已是歷史,連號稱是建制派在專業界別最堅固堡壘的工程界也失守,「進步工程」一舉取得15席,打破建制壟斷格局,其他專業界別有些更大獲全勝。究竟這段已經脫掉梁振英連任夢魘的「禿英」40小時,為何不能為梁粉選情起死回生,反而建制崩盤,有利「民主300+」擴大為「民主325」?這答案十分重要,因為是民主派制定特首戰策略的基礎。一言蔽之,選民唾棄的不僅是梁振英本人,更是梁振英的管治模式和方針政策。所以梁振英棄選不足以平息民憤,選民經歷「禿英」40小時後仍然創下投票率新高,就是為了表達對梁振英路線深惡痛絕,授權民主派選委阻止梁振英路線復辟。事實上,十多個參與「民主300+」的界別都發表了各自政綱,從多方面批判梁振英執政4年的方針政策。從這些政綱綜合分析,足以從四方面認清什麼是選民最不恥的梁振英路線。政治寧左勿右過去幾年「一國」侵蝕「兩制」和「西環」僭建權力的事例愈來愈多,直接威脅到香港人享有的自由和生活方式。無論是中聯辦干預各級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運作,市民在本港境內「被失蹤」或「被跟蹤」,港區人大政協公然挑戰「三權分立」原則,已經令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每况愈下。梁振英不但沒有站在港人角度向北京進言,更有權用盡,挑起港獨爭議,繼而用司法覆核和財政壓迫的手段挑戰民選議員,激化社會撕裂。寧左勿右的惡果是政府管治失效,變相為國家製造安全隱患。經濟軟弱無力過去幾年香港經濟一直在吃老本,所謂發展四大支柱其實是不思進取,愈來愈倚賴內地資金和人流,一旦北水南調失靈或內地旅客減少,便馬上不知所措。就以政府投資迪士尼樂園為例,內地遊客下跌便馬上虧蝕,然後政府要求香港人加碼注資58億元擴建設施,卻不敢與美國公司談判扭轉不平等條約,更沒有開拓文化旅遊的識見。當今全球最巨大的挑戰是應對氣候變化,但政府措施雷聲大雨點小,推動可再生能源和減低碳排放的指標比國際城市差一大截,平白喪失很多商機。年輕人面對住房難、置業難的困局,眼見社會公平向上流動的機會銳減,自然怨氣大增。基建好大喜功多年來香港基建向超大型項目傾斜,把投資過度集中於鐵路和跨境運輸系統,按照長官意志劃定完工死線,導致工種失衡,延誤超支,卻未能培育本地人才或增加本地承建商參與的機會。社會資源錯配的惡果,令日益老化的系統缺乏維修,面對惡劣環境時不勝負荷。與此同時,民生工程大幅滯後,無論是公共房屋、醫院、老人院、社區設施、新市鎮建設都一直唱慢板。以新界原居民的丁權為例,政府斬腳趾避沙蟲,不僅預留大量丁屋用地,更放任棕地年年增加,以致新市鎮建設只聞樓梯響,急需開展的新市鎮建設因規劃錯配未能開展,民生所需的基建一再延誤。民生虎頭蛇尾梁振英聲稱以解決土地房屋問題為他施政的重中之重,結果4年來公屋輪候人數不減反升,樓價遠超市民負擔能力。今天只見梁班子埋怨市民不配合搵地,不肯接受開發郊野公園,不肯大規模填海,總之市民不配合政府施政就是所有問題的根源,反而專業界一直倡議的新措施,例如開徵空置稅或推行合作社房屋,卻拒絕認真研究。另一邊廂,政府對於制定全民退休保障、解決強積金對冲、實施標準工時、改革醫療保障等計劃,卻是以研究諮詢為名拖得就拖,一如林鄭月娥當年承諾解決新界村屋僭建問題,至今無影無蹤。批判梁路線 倡棄暗投明「民主300+」表現出空前團結,是今次選舉致勝關鍵,但若以造王者心態自居,或急於推出民主派特首參選人,反而會浪費大好形勢。民主派選委負市民所託,要用盡影響力選出一個市民接受的特首,首要任務是對梁振英路線作徹底總批判。唯有如此,才能令所有特首參選人「棄暗投明」:拋棄梁振英路線,重構香港新願景。現在很多人把焦點集中在選委明年3月如何投票,其實是誤解了選委會遊戲的本質。正因是小圈子選舉,由現在開始選委的取態已可以影響北京取態和特首參選人的政綱路線。對於民主派選委而言,可發揮的影響力不止於325票,更在於選民上周日賦予排山倒海的道德力量。因為市民已發出明確信息:全力制止任何繼承梁振英路線的參選人,同時令北京明白這類人是破壞一國兩制和社會和諧的元兇,不僅損害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更對中央有百害而無一利。對梁振英路線的批判應由「民主300+」選委開展,但不能停留在專業界別,而應盡速擴展成為市民參與的公民運動,通過路線批判建立香港新議程,自會對特首參選人構成龐大壓力。若果社會批判軟弱無力,依附梁振英路線的既得利益者必定借屍還魂,推舉另一代理人上場,一如林鄭月娥聲稱要延續梁振英的政策立場,或葉劉淑儀公開採納寧左勿右的政綱。若果社會批判成功,到了明年3月,最能貼近民情的特首候選人,即使並非百分之百接受公民新議程,也會遠離梁振英路線,屆時香港人起碼可以擺脫最壞的選擇。對於北京而言,愈清晰的香港民意其實愈有利於中央政府取捨,避免重蹈4年前棄唐取梁的覆轍。上屆特首選舉民主派把精力投放於主動推舉候選人和泛民政綱,反而放生了建制派特首候選人,沒有引導市民對他們的人品和政綱作出嚴厲細緻的批判,效果並不理想。今屆建制派候選人並非鐵板一塊,民主派選委若能以謙卑自省的心態團結一致,扣連公民力量,自可以把影響力發揮得淋漓盡致,為香港人把關。編輯﹕馮少榮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12月18日) 梁振英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古蹟凋零 語言偽術難逃問責

發展局長陳茂波在梁振英政府變成「跛腳鴨」之際,發表事涉香港未來幾十年規劃的《香港2030+》遠景報告,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制訂長遠策略的作用是凝聚社會共識,方便政府按部就班層層規劃,所以任何負責任的政府都會在執政頭一年啟動,而非在任期只餘8個月時虛張聲勢,令社會虛耗時間討論下屆政府勢必推倒重來的願景。這些討論有何實質意義,最佳反面教材莫如梁振英班子把曾蔭權政府2007年發表的《香港2030》計劃拋諸腦後,連開發土地的基本方式也推倒重來。假若陳茂波真心在任滿前為香港鞠躬盡瘁,他不必捨近圖遠,只需這個月做幾項簡單決策,便有望留下一點令香港人懷念的政績。可能陳茂波也差點忘記了自己有兩頂帽,除了發展局長以外,他是古物事務監督,根據法例全港只有他一人在獲得行政長官批准後有權頒布法定古蹟並決定保育方案。就在他自封為「搵地局長」不及其餘之際,全港不少文化遺產處於瀕危邊緣,急需古物事務監督出手打救。中環晚清民房遺址公園中環半山扶手電梯每天遊人如鯽、熙來攘往,卻鮮有市民知道旁邊的閣麟街及吉士笠街之間,隱藏了晚清建成的民房遺蹟,為獨特的「背靠背」唐樓遺下全港僅存的歷史見證,更承載着「奇女子」吳阿嬌的一段唏噓往事,以致後來輾轉相傳成為「紅毛嬌街」。對於任何珍惜本土歷史的官員來說,在鬧市中發現百年遺址理應如獲至寶,但陳茂波轄下一眾官員採取不痛不癢的態度,結果要靠中西區關注組及城西關注組兩個民間團體自資進行深入研究,向政府提交報告,古諮會才推翻早前結論,決定為遺址進行文物評級。但更離奇的是市建局在文物評級尚未完成,亦未曾獲批到現場勘探之際,便聲稱要將遺址拆卸重置。須知這組建於1879年的古民房遺蹟,位於維多利亞城華人最早聚居地段,代表了1878年中環大火後香港人猶如火鳳凰的生命力,見證了大瘟疫、日治時期、經濟起飛、人口膨脹、城市擴張等不同階段,承載了各年代各族裔香港人的喜怒哀樂,最終奇蹟地保存下來。如今市建局為了方便施工甚或多賺幾千呎樓面面積,便連考古發掘也懶得進行,乾脆以安全為由準備拆卸古蹟(試問屹立了百多年的地基遺址為何忽然變得不安全),實在匪夷所思。其實市建局既屬發展局「領導」,陳茂波只需作出清晰決定,在政府已收回的官地上興建一個「中環晚清民房遺址公園」,不但古蹟遺址得以原址保育,更可把閣麟街、嘉咸街和百子里公園的公共空間串連起來,成為代表中環城市變遷最重要的歷史地標,香港人世世代代都會銘記於心。今天市建局可能因改動商業大廈設計而減少幾億元收入,但將來會有可觀的額外旅遊收益和因環境改善導致周邊物業增值的經濟效益,即使陳局長的會計師頭腦不懂考慮難以金錢計量的文化歴史價值,也是一盤細水長流的生意。九龍宋元聖山遺址公園上月中政府提出加大啟德發展區發展密度,並順帶公布港鐵土瓜灣站附近改劃約1公頃「休憩用地」作為古蹟公園。表面上政府接納了民間團體兩年前提出設立「聖山遺址公園」的建議,但魔鬼在細節中:究竟公園用地是否足夠、古蹟是否原址重置、保育是否依循國際標準,發展局及港鐵尚欠港人研究報告及規劃方案。須知在興建沙中線土瓜灣站時發現宋元古蹟群,本是香港人值得慶賀的大事,因為上千年前先人遺下的文化遺產,引證了九龍城聖山是自宋朝至今的重要聚落。香港毋須為了政治正確而攀附作「海上絲路重鎮」,這古蹟群本身就是香港特殊地位的本土象徵。可惜陳茂波2014年4月宣布考古發現的時候,第一期考古範圍239個遺蹟中有238個已被港鐵移走,喪失原址保育的機會。政府隨後開展第二、第三期範圍的考古發掘,在民間團體的緊密監察下才多保留了一些古蹟。隨後政府宣布「階段性的保育方案」,建議對尚未移走的古蹟中的其中7項原址保育,卻對已被移走的古蹟隻字不提。由於聖山遺蹟的重點是九龍城宋王臺一帶的居民遺址,即分屬不同朝代的古蹟群而非單項文物,如果政府方案保留幾個凋零的古井,等於只見木不見林,歴史價值恐怕再被糟蹋。上月古蹟辦承認仍有部分用地可能存有考古遺存,說明考古尚未完成,但政府已表示周邊用地撥作發展並且加大密度,究竟陳茂波所謂「建議大部分遺蹟原址保留」之說能否兌現,還是一如兩年前的語言偽術?《中國文物古迹保護準則》強調「文物古迹的不可再生性,決定了對它干預的任何一個錯誤,都是不可挽回的」。如果陳茂波不想愧對歷史,在落任前採納民間意見,為「九龍宋元聖山遺址公園」定下明確清晰的保育範圍和準則,仍然為時未晚。郵政總局及皇都戲院保育團體Docomomo International由國際上研究現代建築的專家組成,他們正在密切關注兩棟香港建築物的命運,甚至發出了「文物危急警示」,可惜陳茂波對此近乎零反應。這就是中區郵政總局大樓及北角皇都戲院。建於1976年的中環郵政總局堪稱是具代表性的簡約現代主義建築,約10年前政府諮詢中環海濱規劃時誤導市民,以為中區再毋須郵政總局設施,所以當時民間少有關注。誰料今年9月民間組織從規劃署擬備的城規會文件中,發現政府有意要求發展商在3號用地內,即現時中環郵政總局對開位置的商廈內興建新郵政設施,完成後便會清拆中環郵政總局。這種安排表面上可加大建築密度以至增加發展商收益,但政府從未考慮拆卸重置對社會和環境代價的損失,陳茂波何必「霸王硬上弓」?北角皇都戲院的前身是璇宮戲院,建於1952年,建築風格體現了現代主義的簡潔設計,更有香港甚至亞洲僅有的外露式拋物線型混凝土桁架,是目前本港僅餘歷史最長的戰後戲院建築。它見證了港島戰後城市化向東伸延的格局,反映出北角於1950至1960年代的「小上海」歷史,所以從建築美學到社會文化都有特殊價值。今年4月18日在古諮會會議上,古蹟辦建議將舊皇都戲院評為三級,旋即引起關注團體詳細審視評級程序,發現多重草率兒戲的漏洞,陳茂波至今未出面糾正,更未提出保育方案。特首梁振英批評港獨思潮時七情上面,嚴辭要求年輕人正視歷史;但行動最誠實,承載豐富歴史信息的文化遺產在梁班子手上日益凋零。若說香港下一代的歷史觀支離破碎,誰應負上最大責任?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日) 保育 古蹟 香港2030+

詳情

胡官出選特首是北京加強操控的部署

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提名期在11月8日正式開始,民主派早已打出「開口牌」,表明要力爭300個以上席位,再加上建制陣營反梁力量高漲,北京政府最大的憂慮是在1200人的選委會中操控能力下降,無法令欽點的特首候選人高票當選,影響特區政府未來五年的管治威信。就在選委揭開戰幔前不到兩周,年屆70歲的退休法官胡國興宣佈參選特首,並且提早約見民主派政黨,一派與人為善的態度,放出不少市民大眾「啱聽」的訊息。不少對梁特厭惡已極的市民難免有點驚喜,但看清事實,無論胡官是否有心人,他在此時此刻出選特首只是有利北京爭取更多建制派選委當選,從而牢牢掌控1200人的小圈子。若果民主派政黨不慎上當,建制派選委的利益交換更猖獗,香港人受害更深。香港人面對一項殘酷現實,在現行制度下,即使民主派有過半市民支持,也永遠無法取得選委會多數議席,所以特首選舉不過是一齣由上而下的欽點鬧劇,有如皇帝的新衣:最怕被人揭穿由北京欽點的特首其實是赤身露體,毫無認受性。正因如此,北京和西環的當前急務是在1200人選委會中保住最多聽話的議席,以免上屆梁振英只得689票的歷史重演。胡國興以「溫和派」姿態參選,正好糢糊焦點,讓建制派選委競選時也可理直氣壯說一句「不排除支持胡官」:如此一來,選委會選民投票給建制派或民主派好像沒有多大分別,建制派選委勝算大增,正中京官下懷。但誰都明白,一旦選委結果在12月11日投票後塵埃落定,所有由西環部署的傀儡選委都脫不了「阿爺吹雞、選委跪低」的格局,屆時甚麼支持胡官的聲音可以一夜消失,乖乖投票給梁振英或梁振英二號。這齣鬧劇早於第一屆特首選舉時在楊鐵樑法官身上已經出現過,香港人還要再上當嗎?以上分析並不取決於胡官本身參選的動機,也與他是否有能力當選特首無關,因為在現行的荒誕制度下,北京欽點特首是暫時改變不了的格局。所以香港人要自求多福,最有效的做法是選出最多民主派選委入局,因為多一個民主派選委,便少一個北京用利益收買的建制派選委,而每一宗利益交換都是損害公眾利益的惡行。香港人過去一直為這些黑箱作業的利益交換付出重大代價,包括不少因特首施行劣政而犧牲的社會發展機遇。對於北京來說,胡官參選不是劍指特首,而是特首選委會搶位的前哨戰。作者是特首選委會工程界選委 特首選舉 2017行政長官選舉 特首跑馬仔 2017特首選舉 胡國興

詳情

力挽狂瀾:開明派選委新議程

新一屆特首選舉臨近,香港社會旋即陷入一場「估領袖」遊戲:領導人與誰握手多少秒?北京會批准誰「入閘」?梁振英已準備抹黑對手?民主派會否派人參選?街頭巷尾議論紛紛,大眾傳媒推波助瀾,彷彿香港人的命運勢被不可告人的黑箱作業主宰。民主派準備全面出擊參選選委會,以力爭300席為目標,是否等於為不公義制度背書、為小圈子選舉塗脂抹粉?儘管這些質疑在每一屆選委會選舉前必定浮現,但在今天梁振英政府執政快將5年、香港體制面臨禮崩樂壞的危機之際,究竟港人對於特首選舉是否只剩下「剝花生」的自由,確實值得重新檢視,才能為開明之士參選選委重拾道德力量。香港人面對一項殘酷現實:在現行制度下,即使民主派有過半市民支持,也永遠無法取得選委會多數議席;即使夠票推舉一名參選人,也永遠只有陪跑的份兒。因此,如果大眾只把注意力放在「能否入閘」、「能否造王」、「但求ABC(Anyone but CY)」這些議題,便會掉入小圈子選舉的泥淖,在不知不覺中默認了小圈子選舉的正當性。梁振英上場後大家醒悟到一名特首的不濟,足以由上而下摧毁建立多年的體制。例如在梁特任內,橫洲發展涉嫌「官商鄉黑」勾結、李寶蘭離職摧殘廉署聲譽、警民對立敗壞警隊名聲、銅鑼灣書店五子事件發酵成國際醜聞等等,都令港人憂心忡忡。有鑑於此,今屆勢有更多矢志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各界人士參選,「重啟政改」已非最迫切訴求,「民主派」標籤恐怕不能涵蓋全部有心人,「開明派」的稱謂可能更貼切。開明派參選選委必須跳出泥淖,推動打破桎梏的新議程。此中真義是把小圈子特首選舉與香港人的命運重新扣連,從體制、程序和內容全方位挑戰現行架構,影響特首產生的軌迹和替他往後5年的施政加上緊箍咒。皇帝新衣 不能習以為常雖然多數港人都明白特首選舉不過是一齣由上而下的「欽點」鬧劇,但專權體制最好的朋友是「習慣」與「善忘」。赤身露體的皇帝堅持要大家相信他已穿上新衣,就是要取得登上寶座的認受性。正因如此,每次「登基」前有人指出新衣的荒誕非常重要,同時要揭破為新衣加持的人的醜惡嘴臉。今天不少4年前投票支持梁振英的選委公開與梁振英劃清界線,卻仍然若無其事地在政壇或商界行走,不但沒有反省自己是專權體制的幫兇,其中多數更會繼續當選委,替港人「選出」下一名名字可能不叫「梁振英」的「梁振英」。一旦香港人對皇帝新衣習以為常,便會萬劫不復。公開程序 抗衡暗室操作小圈子選舉的核心內容是利益交換,大家從漁農界和鄉事派的投票取態及過去幾年特區政府的施政紀錄已可見一斑。這些在枱面見到的利益僅是利益總和的冰山一角,究竟有多少直接或間接利益到了私人口袋,實在無從稽考。誰為這些利益付出代價?當然不是特首本人的腰包而是社會大眾,包括不少因施行劣政而犧牲的社會發展機遇。開明派選委不能阻止小圈子運作,卻可以促使競選程序更公開透明,讓不同界別以至公眾人士參與選舉論壇,對特首候選人公開質詢,遏止明目張膽的利益交換。多一分光明磊落,少一點暗室操作。主導議程 守護核心價值試想沒有真心擁抱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港人當上選委,特首便只會在京官傳旨、「西環」暗室密晤、無數「摸底」飯局和拉票電話之中誕生。箇中討論的議題若非與港人利益無關,便是根本出賣港人利益。開明派選委的關鍵任務是迫使特首候選人直面今天香港困局,回應港人關注的重大議題,不但包括土地房屋、醫療教育、社福扶貧、環保基建、廉政警權等政策失誤,更要防止候選人迴避導致失誤的制度缺陷,特別是「一國」侵蝕「兩制」和「西環」僭建權力的根本問題。由小圈子產生並且受制於中央政府的特首不可能全盤回應或承諾制度改革,但競選時由選委代表市民提出的質疑和願景,自然會成為量度未來5年施政成敗的尺度,對特區管治構成壓力。蝴蝶效應 愚公移山很多人以為選委組成只會影響特首選舉,往往忽略了專業人士參選對公民社會的蝴蝶效應。10年前專業界首次大規模動員參加選委會選舉,結果大勝而回。由此而凝聚的進步力量組成了公共專業聯盟,以「專業智慧、全民共享」為感召,組成了全港首個並非為了牟取界別權益而是以公眾利益為依歸的專業團體。公專聯肩負政策研究智庫和政策倡議團體的雙重身分,早年對城市發展、棕土規劃、環境保育、全民退保等研究成果,不僅發酵成為當今社會關注議題,更觸動很多年輕人和公民團體深入探討。多個由年輕專業人士組成的「傘後」組織準備參與今屆選委會選舉,它們即將凝聚的力量相信會在未來產生更大的蝴蝶效應。最近有泛民人士主張用全民公投綑綁民主派選委的特首投票意向。殊不知這恰好弄巧反拙,把公眾注意力聚焦在小圈子選舉結果,不但會削弱對制度批判的力量,甚至有為新任特首增加認受性的風險。由於市民公投時只能從已入閘的特首候選人中挑選(或投白票),等於變相要求投票人接受特權篩選,所以公投結果根本無法反映香港人對最佳特首人選的取態,而只是一種策略權宜的考慮,又何必為此大費周章?如果進行民間公投,可能更有意義的做法是選出「港人關注十大議題」,迫使特首在任內交出成績表或不敢推出惡法。「香港已不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這句感嘆我們已聽得太多。從朱凱廸和幾名新晉議員當選的經歷,足以見到「新愚公移山精神」,證明任何一個香港人都有改變現狀的潛力。如果你或你身邊的有心人擁有參選選委的資格,今天是坐言起行力挽狂瀾的時候了。作者是特區行政長官選委會工程界選委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5日) 2017行政長官選舉 2017特首選舉 選委會選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