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風易俗 顛覆性別觀念

里奧.索爾(Leo Soell)在美國俄勒岡州一間小學任教,她於2013年入職,當時她已跟朋友說既不認同自己是女性,也不認同自己是男性。只是知道學校首三年是合約制,故她決定不向校方透露。後來她患了乳癌,做手術移除了乳房,改成男性胸部的模樣。完成化療後,她決定向校方「出櫃」(坦承跨性別)。由於她不認同自己是女性或男性,她要求別人用以「they」代替「he」或「she」的人稱。 之後,索爾表示在學校受騷擾,向校區投訴。校區調查後表示沒有證據顯示索爾曾受騷擾,於是索爾聘請律師,通知校區打算向勞工及工業局投訴,過去勞工局專員已多次作出支持LGBT的裁決。校區屈服於法律威脅之下,與索爾達成和解協議,包括將所有索爾任教小學的教職員廁所轉為中性廁所,校區又承諾三年內在轄下廿多所學校加建中性廁所,並賠償6萬美元給索爾,包括情感傷害、律師費和治療癌症相關的費用。同時,校區承諾制定跨性別職員指引,包括遷就他們選擇的名稱、代名詞及使用的廁所及更衣室等。 強逼別人改變語言習慣有欠尊重 在索爾的自白片段中,索爾多次表示,不使用跨性別人士選擇的名稱或代名詞稱呼他們,是不尊重他們。然而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法學院教授尤

詳情

列根領導學的啟示

已故美國總統列根,不單是戰後最受國民愛戴的其中一位總統,也是最有作為的其中一位總統。但有趣的是,用我們今天流行的話語說,這位總統其實有點「hea」。 列根其實有點「hea」 列根不單是其中一位放假放得最多的總統,有關他貪睡,以至開會時打盹的新聞,一直不絕於耳。 有一次碰上午夜時爆發了一個外交危機,他的左右手Meese選擇不去吵醒熟睡中的列根,後來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醜聞風波,結果列根選擇如此自我解嘲:「我已經向一眾同事交代清楚,從今以後,如果有大事發生,無論是一天當中的哪一個時刻,都要把我從睡夢中喚醒——哪怕是正在開着內閣會議。」 當列根卸任總統在即,被問到之後會做些什麼時,他說:「我會回到加州老家,躺下來,擱上雙腳,然後睡上長長的一覺。亦即是說,與今天的生活其實沒有多大分別。」 正如其文膽Peggy Noonan所說:要是你對自己沒有足夠的信心,要是你搞不清楚自己作為總統的真正角色,你會不會有膽識如此拿自己開玩笑? 列根的要訣:領袖要懂得用人而非事事躬親 那麼,為何一個如此「hea」的人都可以做好總統呢? 《華盛頓郵報》在撰文分析列根的領導風格時,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一個工作量負荷過

詳情

普遍衰格做法

聯合航空的「暴力趕客事件」確實使人憤怒,但非因為涉事人身分,而是不管皮膚的黑白黃棕以至身分的高低上下,只要你有搭飛機的經驗,必在事前或事後或機上受過不公道和不友善的對待,「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看別人而想自己,難免義憤難平。 香港傳媒跟進報道,本地航空界人士回應道,超賣是「普遍做法」,全世界都盛行,但通常是在櫃枱前便游說搭客自願放棄,甚少等到統統坐在機上才進行。 其實超賣,航空公司還有如此或如彼的各種可惡。如果這真是「普遍做法」,應該正名為「普遍衰格做法」,把消費者視如刀下魚肉,任由宰割,以為在機票末處列出幾行蠅頭細字便算是「事前提醒」和「同意條款」,搭客買了票即等於同了意,再無反駁或索償的權利。 諸種「普遍衰格做法」,除了超賣,尚有——大機變細機,好機變殘機。訂位時明明看清楚所搭的是新型號大飛機,然而到了機場,走到機門,始知道忽然變了細機或殘機。臨時轉換飛機是航空公司特權,如同食花膠變了食啫喱,粗暴之極。 惡質聯營,變相降級。某些航空公司採取所謂「聯營合作」的方式接載客人,你信任某間公司的品牌,花較高的價錢買她的機位,豈料,她把你送到另一間航空公司的手裡,而且通常是比她較

詳情

一帶一路國家烏茲別克 某方面實力不遜於中國……

「喂,烏茲別克響邊架?」朋友A問。 「我諗……應該響地球啩……。」朋友I道。 以上當然只是設計對白,然而身邊的確很多朋友不太認識烏茲別克——烏茲別克位於中亞,亦是現任特首常提及「一帶一路」發展政策中包括的國家。別以為位於中亞即很落後,其實烏茲別克在某方面的實力,不遜中國。 哪方面?就是打壓及監控人權捍衛者的表達自由。 國際特赦組織早前公佈名為《天涯海角,都能監控你》 (‘We Will Find You, Anywhere’ )報告,詳盡紀錄烏茲別克政府監控記者、人權捍衛者及其家屬的郵遞、電話及互聯網通訊。除了監控以外,報告亦指當局使用從監控獲得的資料,騷擾及迫害人權捍衛者,例如對他們作出檢控,甚至有不明人士放火焚燒他們的住所,藉此燒毀他們所持有政府過失的文件及證據。 即使流亡海外,烏茲別克政府對他們的監控和滋擾亦未有停止。身處瑞典的人權捍衛者Dilshod指出,她若果致電回國與親友通話,所有內容均會被烏茲別克當局紀錄下來。然而,這些仍身在烏茲別克的親友便會遭到當局問話,甚至被當局威脅透露流亡海外的人權捍衛者下落。 烏茲別克當局入侵人權捍衛者的電郵及電腦系統,近乎成為恆常手段。流亡德國

詳情

《相愛很難》和《愛無懼色》:愛,不應分種族、膚色和身份

跨種族婚姻在今時今日可能已經很普遍,然而回溯五、六十代,這種婚姻可能是禁忌。今年香港碰巧有兩部都關於這個題材的電影《相愛很難》(Loving)(註:香港國際電影節選映作品)和《愛無懼色》(A United Kingdom)先後放映,雖然兩部電影的主角的身份和地位並不相同,但他們遭遇到問題和困境卻是相近,在兩者各自面對的過程確實可以有不少對讀。 《相愛很難》的夫妻只是一對平凡美國公民,他們希望給予對方一個名份而結婚,可是因為膚色不同而觸犯身處州份的法例已被判遷離家鄉二十五年,從此要為安居樂業尋求解決方案;《愛無懼色》則是一段跨國婚姻,在英國留學的非洲貝專納王子愛上白人女文員,兩人旋即結合,只是萬萬想不到這次決定竟然挑起了其國家、南非與英國之間的政治矛盾。 兩對角色的身份不同也影響電影的處理手法,整部《相愛很難》以比較平淡的手法拍攝兩人的生活和遭遇,在呈現他們對抗壓迫的時候的反應也是較為被動。雖然過程中有人協助他們討回公道,然而在他們心中最重要的是有一個安穩的居所,兩人和孩子能夠在一起,因而兩位演員都以較為內歛的演技演出,女主角Ruth Negga雖然獲得提名去年度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只是演

詳情

特朗普會否攜手「一帶一路」?

距離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各國政要近期紛紛登門拜訪確認參會。習近平主席在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時也向他發出了參與「一帶一路」的邀請。特朗普會否對「一帶一路」感到興趣,以及會何種程度參與此次論壇,可以說是論壇的一大懸念。 「一帶一路」到今天已經提出3年多時間,內地對這一詞彙已經有些「審美疲勞」,但是習近平向特朗普發出參與邀請,正明確告訴人們:是時候重新認識「一帶一路」這個爛熟字眼背後的真正內涵了。 首先,習邀特參與「一帶一路」本身就是個重大啟示。「一帶一路」具有充分的開放性,並非西方輿論形容的「新馬歇爾計劃」,也非有意挑戰美國的地區主導權,拒絕「冷戰思維」是「一帶一路」的鮮明特徵。 其二,「一帶一路」初衷是針對不發達的亞歐腹地的繁榮計劃,反映了中國解決結構性困境的戰略思維和改革意志,這正是當今世界的稀缺價值。以雄安新區為例,其設立就是要將「價值窪地」打造成新經濟增長點。儘管類似的大開發計劃對於美國等並不陌生,但是現實中具有條件和實力同時具備強大改革意志的發起者和合作者可遇不可求,更何況是一個涉及眾多國家和地區的超級大計劃。至於這一計劃落實後的效果,沒人比

詳情

中歐大學的學術自由之戰

上星期一,匈牙利總統正式簽署一星期前國會通過的高等教育法案。在新法例之下,在布達佩斯逾二十年的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將無法繼續在匈牙利營運,要在2018年2月前停辦。由法案出台、國會表決到簽署作實,至今不過三星期,但圍繞中歐大學的爭議已在匈牙利政壇乃至歐洲捲起了令人意外的風暴。就在總統簽署法案前夕,布達佩斯有八萬人遊行反對中歐大學被殺校——這可是匈牙利近十年來第二大規模的遊行。歐盟將介入調查事件,有歐洲議會議員甚至威脅,如果匈牙利政府堅持殺校,會考慮啟動程序將匈牙利「脫歐」。 「玩到咁大?」這是我這三星期腦海中不斷浮起的一句。 和很多同學一樣,在三月尾突然知道國會將要通過新法案逼令中歐大學停辦時,我都十分困惑。中歐大學不過是一間正常的大學,或者比較有錢,國際學生較多。但教授忙寫論文、博士生煩畢業變失業、碩士生趕死線交功課,都是政治上不特別活躍的一群。何以至此?我們都上了寶貴的一課:原來學術自由,在今時今日,已不是理所當然。這其實是場價值之爭。何以見得?這,得由索羅斯談起。 「索羅斯的大學」 中歐大學不算是世界名校,對香港人來說遙遠而陌生。但它

詳情

以拳為綱的新常態

特朗普總統炸完敘利亞之後,當國際的目光仍在估算他會否轟炸北韓之際,他忽然又在阿富汗投下重磅炸彈,一時之間,眾人愕然。人們心裏會問:這個「狂人總統」,究竟是正常還是瘋狂? 當然,由於他一直不按牌理出招,一反過去幾年西方國家的政策倫理及外交操作,大家固然抓破頭,不知他在搞什麼。但假如人們一直有跟隨「美帝」的外交及軍事操作的軌跡,「美帝」炸敘利亞及阿富汗境內的伊斯蘭國的分支組織,亦非偶然。 因為自敘利亞發生內戰之後,「美帝」的紅線是,不允許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但敘利亞恃着有俄羅斯等國家撐腰,一直否認有其事。既然特朗普的上手已經劃出紅線,這件燙手山芋已交到特朗普手上。特朗普其實無牌可打,因為如果繼續用聯合國安理會議決來制裁敘利亞,一定會遭俄羅斯否決,那麼特朗普只有兩個可能:一或逼北約借某些理由出手,但敘利亞位處中東,北約諸國軍隊要打到中東,其實也需要「美帝」的全力支持;一或由「美帝」單獨行事。最終特朗普選擇了自己出手。當然,人們可能質疑:究竟「美帝」有沒有需要動用近60枚戰斧導彈去炸掉一個設施,但炸完之後,盟友咸稱支持,俄羅斯被「將了一軍」之後只能就下不為例。至於特朗普把它化妝為自己果斷

詳情

《大力女子都奉順》、《明天和你》:梨花女子大學與韓國社會的關係

一個比較罕見的現象,就是大學成為成為旅行景點,其中一個發生這現象的地方,就是韓國。其一著名學府梨花女子大學自韓劇的熱演起,均受到不同地方遊客的青睞,成為了其一著名的旅遊景點。但成為熱點的背後,其實了解梨花女子大學的背景以及如何影響韓國的社會,亦是哈韓族需要知道的。 近期的韓劇如《大力女子都奉順》及《明天和你》的對白中均有提及梨花女子大學。兩齣劇涉及梨大的情節亦只有一句對白,但兩句對白亦從不同方面顯示出梨大在韓國的地位。 《大》其中一幕提到都奉順與朋友看見一班中學生在欺凌同輩,而出口勸交時,有名學生用不屑的語氣說:「梨大的哥哥是你的後台嗎?」這句不是在問她身份,而是在暗串女主角和朋友沒有與梨大相關的身份卻多管閒事。這句話其實亦不是不經常出現於現實的韓國中,因為崔順實干政門中,崔順實的女兒鄭宥拉正用了母親那「強大」的後盾關係進入了梨大就讀梨大沒有的「馬術學科」。所以這句話不但是在說著梨大的強勁身分,而且是在諷刺崔順實女兒透過打關係而得到超然地位的身份。 而《明天和你》中的一句對白,更引起網絡上的爭議,令劇組需在官方Facebook上道歉。事緣於某一集中,一名女性站在警署中大叫「我可是來自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