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對立,是臣服

上周一,梁振英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對於外界質疑他兼任國家領導人及特首存在角色衝突,他反駁指不應將香港官員的職責與國家層面的職責對立,聲稱會視乎政協副主席未來兩三個月的活動,不排除有部分需要請假。 五年前梁振英當選特首後,曾以「專注做好特首工作」為由,而辭去全國政協常委,為何如今就沒有需要呢?難道他認為政協副主席比常委的工作更清閒,還是卸任在即的他已毋須「專注做好特首工作」? 梁振英不僅自相矛盾,其「對立」之說,更是惡人先告狀。按照政協官方網站資料,政協全名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由中共所領導的人民愛國統一戰線(即統戰)組織。對中共來說,統戰就是排除異己的手段,一層層地攻擊並消滅矛盾(即敵人),直至只剩一言堂。毛澤東說過「統一戰線」,是中共在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主要法寶之一。 梁振英如今已是國家統戰組織的領導層,即使向政協申請休假,他還是必須遵守和履行政協的決議,亦即是他凡事都必須與北京同一口徑。例如今次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提出,「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新官上任的梁振英更應以身作則,即時在港再次強推國民教育。然而,難道他作為特首,就可無視特區社會極為抗拒給學生

詳情

「七巨頭」與梁振英握手的後遺症

今年的北京兩會,可用一個「悶」字概括。代表、委員的提案及發言固然毫無新意兼「堅離地」,既不敢觸碰霧霾、樓市泡沫、中央及省市人事變動等敏感話題,也沒代老百姓講出其心底話,跟兩會記者會的總理、部長和發言人一樣大打官腔,說了一大堆話卻是沒內容的。10多天會議,唯一亮點就是7名政治局常委排隊跟梁振英握手。 政協閉幕當天,梁振英以2066票、得票率逾98%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不僅打破慣例,成為第一個也是唯一身兼中國公職的香港官員,也是董建華之後香港第二名在生「國家領導人」。5年前,梁振英當選特首後辭去政協常委,袁國強也因就任律政司長而辭任廣東政協;但5年後,世道變化如斯!而且,以習近平為首的7名常委,在台上排隊上前與等候在此的梁振英握手道賀,其中習與他握手逾40秒。中共的常委空群而出跟一個人握手,太罕見了! 這個「握手騷」,除了公開肯定梁振英「撕裂香港」有功,更為下任特首定下治港標準——沿用過去5年僵化強硬的中港融合政策,加速邁向「一國一制」。能夠做到的,就是合格的特首及特區高官,否則就是不符中央期望,輕則受罰及被架空,重則被「腳痛」、「頭痛」等。為什麼要發出此信號? 包括林鄭月娥這名「獲欽點

詳情

《屍殺列車》反映的東亞社會特質

自《生化危機》始,喪屍系列電影,如雨後春筍,但這種題材,來來去去,都是人被咬後變喪屍,槍擊頭部便會死的公式,看了三部以後,便會有沉悶煩厭感覺,《屍殺列車》雖然都是賣弄驚悚,但他的不同之處,其實在於東方社會特色。 韓國在歷史上是中國藩屬,官史用漢字寫成,國學為儒家思想,韓劇《大長今》已見不少漢字,故韓華現代社會,背景相同,電影反映的,不止韓國,也是我們華人獨有的。 進入列車,企業高層告訴小女孩如不努力讀書,長大後必像流浪漢般,但女孩神回覆:「媽媽告訴我,壞人才會如此說。」明顯地,中年高層較傳統,女孩母親相對極西化,充分反映世代間,東西方社會的不同。 儒家士大夫思想薰陶兩社會至今,老一輩普遍仍有大學生要當官心理,即使做不成官場的官,也要做商場的「官」,反而歐美,博士當藍領,早早不是新聞。今天做官思想依然深入大部分年輕人心中,當然,香港有些大學生願意當建築工人,台灣有哲學系畢業生在街市幹活,但比例少之又少。 社會不止兩三世代,一對老年姊妹,計算年齡,是在獨裁時期出生長大,當喪屍災難發生時,人人以為是抗議騷亂,她們指出在以前,早早抓人坐牢。 今天,台灣政黨輪替三次,人人有票,但不少深藍老人,仍

詳情

兩會點評:李克強這5年

3月15日是總理李克強本屆任期最後一場記者會,答問條數也破了紀錄,連加答的一題共答了19條,是近5次最多的一場。明年的十三屆人大內閣雖然換屆,但預料李克強很大可能仍留任總理,所以他在昨天只是約略回顧工作,並無惜別之意。 「習核心」形成 暴露「習李體制」虛妄 自從2012年11月15日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政治局7名新常委首度亮相時,以身體語言對外昭示「習李體制」(7人中僅習近平與李克強向記者揮手,其他5人只是鼓掌)後僅僅6天,李克強就以副總理身分召集國務院各部委會議,喊出「改革是中國最大的紅利」的口號,報道這次會議的新聞稿打破慣例,由團系的《中國青年報》以及中新社、人民網記者聯袂撰寫,而非由官方新華社發出,60多字的引言「改革」一詞出現了6次,可謂振聾發聵。 在2013年就任總理後的首場記者會上,李克強首度提出「壯士斷腕」的決心,以及「喊破嗓子不如甩開膀子」等豪言壯語。但好景不長,國家主席習近平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和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首腦的身分掌握了內地經濟政策和改革路線的主導權,加上「習核心」的形成,暴露出所謂「習李體制」的虛妄,「克強經濟學」不久就偃旗息鼓。 「最無實權總理」 漸適應「首輔

詳情

北京治港政策轉軌及未來5年政局

北京兩會,主管港澳工作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多個場合就香港事務講話,包括參加港澳地區全國政協委員聯組會和人大香港代表團組會,以及做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有評論指其為香港劃了3條線:選舉新特首標準線、「港獨」紅線,以及香港發展規劃線。其實,筆者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一句話:「香港不能再折騰了!」筆者認為,這句話集中體現中央治港政策轉軌為聚焦經濟民生的決心。 事實上,在當前特首選戰,「先政治」還是「先經濟民生」,還是爭論不休。筆者在本欄很早就提出過「休養生息」,曾俊華起初也講,後來因要泛民提名,放棄了。而有人則理解「休養生息」為不發展經濟而對此批評。其實,稍有學養的人都明白,未來5年,在政改和23條立法,兩大陣營都難以形成共識,愈糾纏社會愈撕裂;而搞經濟民生,也不是不要政治手段,至少要處理拉布。只是,糾纏政治難題和經濟民生議題也需要政治解決,是不能混淆。 順帶一提的是,在這次特首選戰中存在的對中共官場文化把握嚴重缺失的問題。既然中央有實質任命權,當然會展現其意志。而一些特首候選人未如同曾鈺成、黃毓民那樣熟讀中共黨史,所以陷入迷茫。坊間傳言,曾俊華曾任彭定康秘書等「身世問題」令中央有不信任感,而其

詳情

愛國教育 裏應外合?

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在日前的特首選舉論壇,回應Now新聞台記者有關港獨對青年人的影響和上任後會如何處理的問題時表示:「我上任後一定會加強香港和內地的關係,亦會增加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對國家的認識,我相信港獨的思潮在香港是難以散播開去的。」 此前一天,全國政協閉幕。政協主席俞正聲在其工作報告的港澳部分作出修訂,加入了「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的內容。 事實上,由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任贊助人的香港友好協進會,6年前已經成立了由人大、政協組成的校園國情宣講大軍,人數約有100人,平均每年向百多所學校舉辦講座,宣揚愛國意識。截至2015年中,已有20萬學生聽講。 今次俞正聲在報告寫下「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的要求,是否只是恒常之舉,已經在做,沒甚特別? 工作報告寫了的就是工作目標,分分鐘要跑數的。 而助推,到底是誰來助推?全國政協?還是兩名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梁振英來助推?抑或是要求香港特區政府和教育局大開方便之門? 去年底,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培僑中學70周年校慶時,當着同場的行政長官梁振英面前指出,香港學校要重視加強愛國教育,希望香港的教育工作者和教

詳情

粵港澳大灣區會為香港帶來另一個繁榮期嗎?

每年3月的北京兩會(人大和政協會議),是觀察大陸政治氣候和北京對港政策的瞭望台。今年不少「政治預言家」猜測習近平會趁兩會期間發表對行政長官的看法,大家翹首以待,結果落空。「習發言」也許會令特首選舉來個大逆轉,現在看來,習既沒有發言,特首選戰看來也不會出現什麼突變,選舉結果應該已寫在牆上了。 下屆政府施政已有眉目 對香港來說,今年兩會最大的「亮點」,是李克強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中說「港獨是沒有出路的」,和提出要「研究制訂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內地以「依法治國」為國策,對付港獨,必須要以法律為依據。打擊港獨既已進入中央政府的視線範圍內,特區政府是否要配合、為23條立法作為「抗獨」的武器? 至於粵港澳大灣區的構想,早在2009年就開始有人提出,廣東、深圳在制訂「十三五規劃」時,即明確表示要「攜手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但有關說法都只屬設想,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正式提出,意味着中央政府已拍板落實,相關的規劃工作應會陸續展開。 經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提點」,下屆特區政府的施政大綱已有基本眉目,對內必須全力遏制港獨,「消滅其於萌芽狀態」,教育政策、青年工作等都要全面配合;至於經濟發展,就要「抓穩粵

詳情

香港不需要「黑天鵝」

北京「兩會政治季」進入尾聲,香港「特首跑馬仔」選舉在即。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將「貫徹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保持戰略定力」列在全年工作重點的首位,即將「二十弱冠」的香港特區應體會其中深意。 在國際政壇「黑天鵝事件」頻發的今天,香港不應沉溺於欣賞這並不美麗的「天鵝湖」。對部分非建制派人士而言,這一池湖水看上去似乎很美,甚至不乏想要嘗一口「天鵝肉」的想法。但對香港社會而言,發展才是硬道理,對730萬港人而言,生活好才是真的好。 香港需要的,也是「穩中求進」,而非「黑天鵝」。在香港困於政治爭拗難解、經濟增長乏力、社會撕裂加劇的背景下,今屆特首選舉倍顯重要。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有關港澳工作的內容中,點出了新任香港特首應「穩中求進」的方向:在「一國兩制」框架內依法施政、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民主、促進和諧、反對「港獨」是「穩」;積極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發揮香港獨特優勢,提升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與功能是「進」。 香港回歸近20年來,中央的支持和「一國兩制」的實踐幫助香港渡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完整表述了中央貫徹「一國兩制」堅持「堅定不移」和「全面

詳情

「抗日神劇」會變「反韓神劇」嗎?

南韓首名女總統朴槿惠被彈劾落台,中國輿論多是幸災樂禍,同時將事件與朴槿惠決定部署美國的薩德反導彈系統掛鈎。 新華社題為〈朴槿惠下台給後繼者敲響警鐘〉評論文章指出,朴執政期間,執政黨派系鬥爭激烈,強行引薩德入韓更將東北亞推向險境,造成民意撕裂;而「君舟民水」是2016年度成語,朴下台也印證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歷史教訓,「如今,她只能作為一部『反面教材』,給後繼者敲響警鐘」。但部署薩德系統不僅是朴槿惠個人決定,也彰顯南韓民意,繼任熱門的文在寅或安熙正都不可能輕易屈服於中國壓力而撤除薩德系統。中韓關係就只能冷下去?更甚者,薩德系統已運抵南韓,下月正式服役,屆時中韓關係必會更糟糕。 這會否是中日反目的翻版呢?中日關係的逆轉始於2000年前後,那時中國開始崛起,想重新定位其國際地位,「碰巧」日本時任首相小泉純一郎參拜靖國神社、修改教科書等,北京嚴辭警告又不獲理會,於是開足輿論機器炮轟日本,不久更擴展到釣魚台等問題。中國民間反日情緒也在官方輿論支配下日漸升溫,最後風乘火勢,火也乘風勢,北京「批日」的調子持續升高,民間反日情緒也隨之上漲,觸發全國性反日示威浪潮。 之後,大量「抗日神劇」乘勢推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