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對立,是臣服

上周一,梁振英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對於外界質疑他兼任國家領導人及特首存在角色衝突,他反駁指不應將香港官員的職責與國家層面的職責對立,聲稱會視乎政協副主席未來兩三個月的活動,不排除有部分需要請假。 五年前梁振英當選特首後,曾以「專注做好特首工作」為由,而辭去全國政協常委,為何如今就沒有需要呢?難道他認為政協副主席比常委的工作更清閒,還是卸任在即的他已毋須「專注做好特首工作」? 梁振英不僅自相矛盾,其「對立」之說,更是惡人先告狀。按照政協官方網站資料,政協全名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由中共所領導的人民愛國統一戰線(即統戰)組織。對中共來說,統戰就是排除異己的手段,一層層地攻擊並消滅矛盾(即敵人),直至只剩一言堂。毛澤東說過「統一戰線」,是中共在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主要法寶之一。 梁振英如今已是國家統戰組織的領導層,即使向政協申請休假,他還是必須遵守和履行政協的決議,亦即是他凡事都必須與北京同一口徑。例如今次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提出,「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新官上任的梁振英更應以身作則,即時在港再次強推國民教育。然而,難道他作為特首,就可無視特區社會極為抗拒給學生

詳情

楚河漢界:沒有中間派的5年

在這屆行政長官選舉中,筆者除了對「有形之手」的赤裸裸干預、公然在大開歷史倒車也毫不掩飾的行徑感到痛心之外,另一令筆者失望透頂的就是中間派自毀長城,自我矮化為「建制中間派」。 劉千石、湯家驊、狄志遠等人不單比建制派還更快更早表態支持林鄭月娥競逐行政長官,而且更「不管三七廿一」,即使理念各異也盲撐林鄭,令支持者大失所望,以前累積下來的公信力亦一鋪清袋、蕩然無存。 中間派被棄如敝屣 他們的迅速歸邊亦令人更確信中間派無非只是一個劇本,在建制有難時作為「救火」及分薄對手票源之用;到了這次需要他們歸邊,即可毫不猶豫、毫不可惜地犧牲他們,犧牲他們長久建立起來的定位與形象,犧牲中間派原本在未來特區管治的一切可能性,簡直是棄如敝屣。 筆者可以斷言,如果林鄭上台,今後5年也不要奢望再有中間派護航,也不要期望未來會有建制中間派可以贏得市民信任,因為這些所謂中間派人士已沒有絲毫公信力,而且中間派所受到的待遇和最後下場,亦只會令新來者卻步。換言之,在社會已嚴重撕裂和兩極化的情況下,已不存在任何有效的緩衝——這很可能會是香港未來5年的景況,特區政府亦可能將因此陷入無法管治的窘境。 然而,這並不代表中間共識政治在香

詳情

給北京——失掉的是幾代香港人的心

特首選舉已屆尾聲,林鄭月娥順利當選似已無疑。這是香港回歸近20年來,中央干預特首選舉最彰彰明甚的一次,也將是繼2008年香港人對中國的觀感逆轉後,另一個重大分水嶺。 京對港誤判 錯得難以想像 梁振英不競逐連任,是香港人開香檳慶祝的樂事,不少市民期待中央對港政策會有轉變。惜近日的發展令他們希望落空。早幾天跟熟悉建制和中央的人討論,發現北京對香港情況的誤判是錯得難以想像。 他們認為曾俊華的民意只因中央支持了林鄭而致,卻無視曾俊華一直疑似獲「習握手」加持,而林鄭近兩三年間,由泛民至建制都感覺她性情大變、目中無人,早認為她有「梁振英化」趨勢的事實。他們又認為林鄭比曾俊華更能解決社會問題,卻不理會最迫切的是要重建香港人對政府的信任,這問題一天不處理便不可能解決其他社會問題。 曾俊華在政府任職30多年,官至財政司長,「守財奴」形象深入民心;但因他作風相對開明兼聽包容,貼近港人脈搏,「休養生息」、「很多人想移民」、「一個似番香港的香港」等每每都是港人心聲,使他成功贏得較闊政治光譜市民支持,在民調上遠遠拋離林鄭月娥。 這次小圈子選舉,香港人和泛民主派都非常務實地處理,即使曾俊華明明是建制派而且政綱仍未

詳情

操控與翻盤的思考和可能

特首選舉的「跑馬仔遊戲」接近尾聲,在最後幾天的直路較量中,有些人仍努力衝刺,有些人則盡情破壞,弄得局中人「彼此也在捱」。香港繼續撕裂下去,市民日後也在捱。為此,本文集中談兩個問題:一、操控與翻盤之爭及其可能性;二、潛藏在選舉背後的意識怎樣令「一國兩制」倒退和延誤修復社會裂痕的政治契機。 現只有一條「以習近平為核心」路線 先談第一個問題,但不能抽空現實來談,必須按各種可見的迹象分析。在提名中得票落後的曾俊華表示「沒有想過輸」,即有信心翻盤。目前的形勢說明,除非出現下列一種或多種情况,他才有機會翻盤: .在泛民「300+」的支持之外,他還要在建制派陣營中挖走200多票,才有機會取得超過600票當選,但這些建制票怎樣挖呢?按理,他在這關鍵時刻應該更積極地走訪建制陣營拉票,至少做個樣子、打打心理戰,令動搖的建制選委更動搖。但他沒有這樣做,唯一解釋是他的策略是私下努力,不想打草驚蛇,既暗訪也暗戰,儲備翻盤的子彈;又或者有其他人在背後替他拉票,不得而知。 .有人替曾俊華在官方內部發功,增加他翻盤的機會。不過,這些必須是「有牙力」的人,而不是民意(這確是令人氣憤和可悲之處)。按眼前現實可見,北京不願

詳情

誰搬走港人普選特首的芝士?——寫在小圈子選舉之前

筆者無意貶低民主選舉「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但通過普選形成的集體決定,有「數量感性」和「質量理性」之間的矛盾和內在短視的一面。政治從來都是複雜的,特別是選舉期間的明爭暗鬥,內幕有時是骯髒的、不擇手段的。在政治頂層鬥智角力的糾葛,普通人無法理解。由於互聯網的普及,資訊來得容易,真假難分,知識外在化,人民有錯覺以為自己能夠掌握全部事實,變得自以為是、堅持己見,導致對立。兩極分化非黑即白,競爭民意以決定選舉勝負,這種思維傾向已無法逆轉。網上匿名留言,集體不負責,流於膚淺、情緒發泄的居多。網絡新聞嘩眾取寵,媚俗以爭取眼球,為了高點擊率和出位搶鏡,有些人甚至不惜粗言穢語,庸俗低下的東西實在不少。立場先行,政治也成為「即食式」,簡單地造成對立,撕裂後無法統一。資訊爆炸的同時,市民獨立思考的能力反而大幅倒退。 港人要反對「普羅民粹民主主義」 物極必反,民主選舉氾濫,會墮落為「討好主義」。一切為了選票,競相出位。為了引人注意,出名就好;極速出名更好。反正幾萬票就可當選立法會議員,那真是一條捷徑。民主潮流,沒有人敢於反對。筆者甘冒大不韙,在這裏明確指出:港人要反對存心討好民眾的「普羅民粹民主主義」,要贊

詳情

「七巨頭」與梁振英握手的後遺症

今年的北京兩會,可用一個「悶」字概括。代表、委員的提案及發言固然毫無新意兼「堅離地」,既不敢觸碰霧霾、樓市泡沫、中央及省市人事變動等敏感話題,也沒代老百姓講出其心底話,跟兩會記者會的總理、部長和發言人一樣大打官腔,說了一大堆話卻是沒內容的。10多天會議,唯一亮點就是7名政治局常委排隊跟梁振英握手。 政協閉幕當天,梁振英以2066票、得票率逾98%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不僅打破慣例,成為第一個也是唯一身兼中國公職的香港官員,也是董建華之後香港第二名在生「國家領導人」。5年前,梁振英當選特首後辭去政協常委,袁國強也因就任律政司長而辭任廣東政協;但5年後,世道變化如斯!而且,以習近平為首的7名常委,在台上排隊上前與等候在此的梁振英握手道賀,其中習與他握手逾40秒。中共的常委空群而出跟一個人握手,太罕見了! 這個「握手騷」,除了公開肯定梁振英「撕裂香港」有功,更為下任特首定下治港標準——沿用過去5年僵化強硬的中港融合政策,加速邁向「一國一制」。能夠做到的,就是合格的特首及特區高官,否則就是不符中央期望,輕則受罰及被架空,重則被「腳痛」、「頭痛」等。為什麼要發出此信號? 包括林鄭月娥這名「獲欽點

詳情

票投鬍鬚

距離特首選舉尚餘不足一週,星期三法律界選委主辦的特首候選人論壇,林鄭月娥拒絕出席。法律界選委最關心的法治、人權、自由,正是林鄭最心虛的議題。 已舉行的幾場論壇中,林鄭表露的囂張跋扈、語言偽術及「只邀功、不揹鑊」的霸道卸責作風,不負梁振英2.0之名,簡直青出於藍。 前晚電視論壇中,林鄭被質問未諮詢港人就擅自決定在西九劃地興建故宮,她辯稱好多稅務政策未出台都要保密。搬龍門,比擬不倫。 特區官員以「消息人士」身分向傳媒吹風的歪風近年盛行,損害新聞自由和公眾知情權。林鄭目中無人的程度,竟然在記協主辦的論壇自誇「我從來無做吹風會」,滿場盡是傳媒工作者,出席過她的吹風會大有人在,紛紛反駁她,她改稱「絕大部分時候無」。香港人經歷過去5年的磨練,對這種語言偽術毫不陌生。 在教協主辦的論壇,林鄭發表「我是白色恐怖的受害人」言論,亦是一絕。有權有勢的梁振英動輒發律師信、控告立法會議員,是白色恐怖;《成報》員工被跟蹤偷拍和寓所被淋紅油、選委被「提醒」投下的暗票會送往內地驗指紋以證其投票決定,是白色恐怖,甚至是赤色恐怖。參選後才開臉書的林鄭,網上有針對她及其支持者的留言,她就說是白色恐怖。風馬牛不相及。 董建

詳情

難為「普世價值」與「本土價值」訂分界

筆者拜讀2017年3月11日《明報》觀點版張海澎君一篇題〈何謂香港的「本土價值」?〉的文章,感到文章內容有商榷的地方,特寫此文以作討論。 筆者首先贊同張海澎君的觀點,他認為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均為普世價值,這是很少人會有異議。聯合國大會先後於1948年及1966年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簡稱「公約」),均載列了對各成員國須大力推動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要求和願景。我國雖然於1998年10月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簽署了公約,但非常可惜的是,中國至今仍未確認該公約。 追求普世價值是個人權利 但是,一個社區奉行或者追求一些普世價值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時,不應以「本土化」之名,向其作出打壓。雖然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但她還是一個國際性且資訊自由流通的大都會,而且至少還有個人權利,去追求一些香港人一直所嚮往的普世核心價值。 香港人信奉某些普世通行的原則,這僅表示香港人所認同的與國際上普遍共同認同的原則相一致,是應予鼓勵和支持的。將普世認同的價值觀引入香港,這樣的「本土化」有什麼問題?而且香港人追尋普世價值是香港人的權利和自由,別人應予尊重。 世界上很多國

詳情

當中資走進你家門

近年中資大舉「襲港」奪地,過去5個財政年度,中資財團所投得政府賣地、市建局及鐵路項目的比例由過往1%至5%,增加至20%至25%(註1),引起本地資本階級「洗牌」的疑雲。當中資來到眼前,回到最基本的問題:我們是否認識何為「中資」?又如何從歷史維度去理解中資與香港房地產的關係?這也許是認識當前中資「泊港」以及中港關係的起點。 「中資」的界定與分類 到底什麼是「中資」?香港暫時未有一致的定義,亦比較少有討論,多數指來自中國或由中國資金所經營的企業。但這樣界定會忽略在金融操作下比較隱藏的中資,部分可能以投資、收購本地或外地公司,或在外地註冊公司變身「外資」,仍未被留意和納入討論。 台灣就中資(他們稱為「陸資」)的定義問題討論已久。由於台灣政府限制陸資湧入本地經濟,禁止投資國防事務和經濟上有壟斷性質的範疇,即使進入其他行業都需申請和經審核批准,他們的界定更涵蓋了陸資有份持股的外地公司:(a)直接或間接持股30%或(b)對公司有控制能力。但事實上仍可透過多種方式規避其投資限制,例如冒充外資或稀釋股權,最明顯的例子是連眾所周知的中國電商阿里巴巴,竟曾在台灣開放陸資前,以「新加坡商」身分在台灣成功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