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n曾俊華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

1. 希望林鄭落敗,是民主派的一致共識。但我們究竟如何做,才可以令林鄭落敗?All in曾俊華,又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 2. 林鄭落敗的「必要前提」,是從建制派的八百多票中,勸退二百多票,使其總得票低於601票,因為特首選舉贏出的條件是至少要獲得601票。假如我們無法達到此一前提,無論剩下的選委票如何分配,都無礙林鄭當選。假如民主派+不投林鄭的選委只有599票,無論有500張白票,或者沒有白票,曾俊華都不會當選。 3. 因此,如果有人說,不投曾俊華代表支持林鄭,這是不認識特首選舉制度的說話,也是令陣營內部分裂、不負責任的說話。我們要問的,不是我們投不投曾俊華,而是:我們要如何使建制派跳票? 4. 曾俊華打著「團結」的旗號獲得廣大民意支持,這是一種挾持溫和建制選委的力量。「曾俊華愈受歡迎愈有機會贏」,是否則代表要逼迫無法違背自身立場支持他的人,轉向支持他?看見有些友好團體寫要票債票償,將戰友打為危害香港的罪人,不由得心酸。內鬥,不就是破壞民主力量的好方法嗎? 5. 回過頭來看,曾俊華的民意,源於我們非常尷尬和無奈的支持。試想想,假如今次是開放的民主選舉,被民主派捧上的絕不可能是曾俊華,

詳情

離西環最遠 與港人最近

行政長官選舉將在周日舉行。民主黨衷心希望,選出一個能團結港人、避免撕裂、讓香港重新出發的行政長官。 經過深思和比較,民主黨作出了決定,7名立法會議員將全投曾俊華,並全力向民主黨的選委推薦,在投票中支持曾俊華。民主黨個別選委雖仍等待其界別稍後作出決定,但可預料,民主黨絕大部分選委,最後應會全投曾俊華一人。 事實上,此決定貫徹自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期開始以來,我們反思香港回歸的實際情况提出的重大原則:支持「距離西環最遠,與香港人最近」的候選人。 為什麼我們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立法會選舉時,我們已提出香港要「換特首、換制度」。自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期以來,我們提出更清晰的目標:第一,要全力阻止任何延續梁振英管治路線的候選人當選;第二,要取締「西環治港」的無形制度,讓香港政府能夠獨立自主,如實向中央反映香港人的意見,最終落實民主普選制度。「距離西環最遠,與香港人最近」,是這個目標最形象化的說法。 一場決定香港未來5年的對決 周日的行政長官選舉,對於香港人意義重大。這次選舉,更被視為「港人治港」與「西環治港」的一場對決—— 一場決定未來5年的香港,要繼續撕裂不斷抑或止息干戈的對決。普遍市民都以此作為判斷

詳情

五問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又再失言。繼上周在七台聯播的特首選舉論壇中,爆出令北京震動、讓港人冷笑的「辭職論」之後,日前又以「天水圍太遠」為由推卻落區活動,被團體指其誠信破產。截稿前林鄭剛為事件解畫,指是雙方溝通出現問題。一個簡單的落區活動也安排得一塌糊塗,政府總部由她來坐鎮,你,放心得了嗎? 選舉發展至今,這個在劉兆佳口中「高威望」的林鄭,不但變成民望低、人和低、誠信低;連現代政客願意謙恭下問的基本誠意,都同樣欠缺。讓這樣「四低」的人當選,未來五年甚至十年的香港,會變成怎樣? 為阻止她當選,公民黨已決定在特首選舉中全力支持曾俊華,這是在「團結港人」及「頂住西環」兩大前提下作的策略考慮。在投票之外,我們還要在最後一周撕破林鄭的虛偽,讓公眾看清她的真面目。今晚,由跨界別選委舉辦、亦應是今次選舉中最後一次三名候選人同台的論壇,我與黨友準備向林鄭質詢,下面是其中的重點: 一、民望低——根據港大最新民調,反對你出任特首的比率高達41.4%。你如何保證你是比梁振英好的特首,在任內可以做到政通人和? 二、人和低——最近盛傳政務官系統對你有強烈不滿,例如民政事務局前常秘楊立門就被傳是因不滿你的作風而請辭,而觀乎現時你身

詳情

「不記名」可克服TSA設計的致命錯誤——與侯傑泰教授商榷

《明報》3月11日刊登一篇報道(註1),以專題形式探討3名特首候選人的教育政綱,並邀請中大侯傑泰教授及家長聯盟代表張豔璿女士分別點評有關TSA(全港性系統評估)的部分。當中侯教授在點評時指有個別候選人建議以不記名及抽樣的方法進行系統評估,是「自相矛盾」。筆者倒是認為3名候選人都主張取消或擱置小三TSA乃是理性的選擇;而不記名及抽樣的主張,更是擊中目前TSA設計的要害。 侯傑泰點評TSA恐不公 首先要指出的是,該篇報道雖然引述正反雙方的意見,卻沒有披露受訪者的關鍵身分和背景。報道只說明侯教授「支持TSA」的立場及中大學者的身分,卻沒有進一步披露他是政府委任的TSA檢討委員會(註2)成員,更沒有說明他乃是受政府委託以TSA數據進行學術研究的「受益者」。既然有明顯的利益關連,侯教授是否適宜獲邀作評論者固然值得質疑,即使必須引用其評論觀點,較佳的做法乃是在報道中詳列侯教授與TSA的多重關係,讓讀者獲得充分的資訊再自行判斷。 指「世界各地都設TSA」 偷換概念 侯教授於報道中指出「世界上差不多所有政府都設TSA」。問題是,各國所用作監測整體學生學習情?的系統評估,真的等同於香港的TSA嗎? 答案

詳情

昔日否決政改 今日醉心攪局

反對派的邏輯有時真令人摸不着頭腦。回想當天政改方案被他們綑綁式否決,他們的理由就是基於反對人大8.31決定,並認定因為真正代表泛民的參選人將不能「入閘」參選,如此沒有真正競爭的選舉他們絕不能支持。 言猶在耳,今日特首選舉,因為反對派否決政改,我們市民固然未能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回到1200名選委投票選特首,公眾手上沒有票,選舉中的競爭已經大為減少了。但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既然當天反對派對人大8.31決定恨之入骨,到今天3名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胡國興(胡官)、曾俊華——都對8.31決定的態度有了一定程度的表態。林鄭已表明人大8.31決定乃莊嚴決定,應以此為基礎。胡官則表明反對人大8.31決定,選舉論壇上更表明8.31決定從沒有在《基本法》上出現過。曾俊華雖然在這問題上給人反覆模糊的觀感,然而一直以來的觀察,他某程度上亦承認8.31決定乃中央莊嚴決定,亦沒有清晰要求撤回8.31決定。 「龍門」的確可任搬 按邏輯,反對派選委若對8.31決定撤之而後快,必須推舉認同此立場清晰的泛民代表;但如今儘管沒有任何泛民代表,他們竟然依然可以全力親身參與,並集中力量支持一名建制派候選人,當天否決政改時

詳情

民間電子公投的限制

特首選舉投票日尚餘9日。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牽頭、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公民聯合行動」在本月10至19日舉行行政長官選舉全民投票,身兼高等教育界選委戴耀廷表示,會使用Telegram及位於多間大學的實體票站進行投票,詢問市民支持或反對3名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擔任特首,計算市民對3名候選人支持淨值,而戴耀廷教授更期望,有100萬名市民參與投票。 戴教授與一眾民間團體,一直是有心人,希望為民主運動走多一步。我們在概念上當然支持鼓勵公民參與的「PopVote」,實有其一定價值。可是,當「PopVote」民間電子投票付諸執行時,卻出現種種限制及困難。 「PopVote」民間電子投票面對困難之一,當然是資金及人手不足。這也是向來泛民舉辦民間運動所面對的難題。而這次資源不足到一個地步,筆者甚至聽到有擔任義工的學者朋友,連私人的平板電腦也要借出作為投票之用,另一邊廂亦聽到另一位政圈兄弟說,上水區沒有人手做街站。捉襟見肘明顯地影響整項計劃的成效,這是先天一大難題。 更令人沮喪的是,雖然是次民間電子投票的目標是有100萬人投票,惟全民投票的截止日期,尚餘兩日,現時僅得4萬多人投了票,與原本的目標相差

詳情

香港司機受罪 Uber逍遙法外

隨着法庭裁決5名拒絕認罪的Uber司機罪成,長達19個月的Uber案件終於暫告一段落。Uber於2014年進入香港市場,其後被發現是以普通私家車經營載客取酬業務,即是俗稱的「白牌車」,完全無視香港法例。 自7名Uber司機被捕以後,該公司不斷使用法律程序,包括多次更換代表律師,令此案件的審訊期遠較一般同類型案件為長,而警方亦以案件未有結果為理由暫停執法,令非法載客取酬情况愈加猖獗,令4萬多名願意遵守香港法例、按照政府規矩經營的的士司機生計和士氣受到嚴重打擊。就此,警方應立即採取嚴厲的打擊行動,杜絕一切非法載客取酬活動,令香港的公共交通重回正軌,絕不能繼續選擇性執法。 今次受挑戰的不止是的士業界,而是香港整個公共交通系統。香港地小人多,一個高效率的公共交通系統至為重要。多年來政府透過嚴苛的監管確保市民可以使用便利的公共交通,各種公共交通工具營辦商亦確實跟隨政府的規定提供服務。但在今天發現不法之徒可以與公共交通直接不公平競爭,試問誰人還會遵守政府的規定?香港整個公共交通系統勢必土崩瓦解,後果不堪設想。 不應以「分享車輛」混淆盈利行為 諷刺的是,裁決出來以後,有人反而提出要求因法例過時或不清

詳情

深圳灣模式乃可行方案

2010年高鐵撥款通過之後,香港社會就一地兩檢的具體安排議論紛紛。香港政府相關部門一直與內地部門磋商,但至今仍未拿出具體方案及時間表。近日北京及香港兩地官員分別就問題表態並進行會面,相信距離具體方案的公布不會太遠。其實「一地兩檢」的運作在外國有不少成功例子,中港兩地自2007年起亦一直有一地兩檢的合作模式,所以這並不是什麼新事物。 坊間、學者就一地兩檢提出過不少方案,包括引入《基本法》第20條授權港方人員代替內地進行檢疫,或啟動基本法附件三引入內地相關全國性法律等。前者恐怕中央難以接納,特別香港經歷佔中等大型政治風波之後;至於後者則動作太大,涉及的不止一條全國性法律,不止要啟動附件三機制,必引來香港不少政治爭議,亦需要內地研究所有相關的全國性法律。因此,啟動附件三法律上可行,但並不可取。 相比之下,深圳灣模式可能是目前較為可行的方法。當年就深圳灣模式的敲定,香港政府內部亦有立例配合(《深圳灣港方口岸區條例》)。該條例令香港政府在深圳灣的口岸管制上享有全面的管轄權,亦沒有加重來往口岸乘客任何法律責任。筆者曾經提過參考美國、加拿大模式的境外入境的安檢制度(Preclearance),雙方簽

詳情

誰決定不查李國寶?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被判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判監20個月,成為香港有史以來被判監的最高級官員。審訊期間控方表示雄濤廣播股東、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涉嫌透過曾蔭權太太,給予曾蔭權35萬元現金,質疑有關款項屬於建築設計師何周禮收取的裝修費。但廉政公署執行處處長(政府部門)余振昌作供時指,因「估計李先生不合作」,而放棄嘗試向李國寶這名關鍵人物取證。有關說法,嚴重違反本人昔日在廉署受訓及日常調查工作基本原則。 余振昌作供時稱,廉署當時花近5個月,經過多重「關卡」才可與案件相關的東亞銀行職員會面,因東亞一方要求廉署必須經其法律部門才可接見相關員工,他們的口供亦要經東亞的律師及法律部門檢視後才可簽署,部分口供更在律師給予意見後有修改。余振昌認為,如要和李國寶會面,必須在警誡下進行,根據其經驗,相信對方不會合作提供資料,故決定不會見他。本人認為此說法實難以成立。 只查收受利益一方 不禁令人質疑 其實法例賦予廉署相當重大權力向涉案人士取證,例如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14(1)(d)條,廉政專員有權指令證人提供指定資料、回答問題及提供文件,否則違法。而且廉署亦可根據防賄條例第17條申請法庭搜查令,搜查及檢取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