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年金計劃未能解決退休保障不足問題

4月10日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宣布預計明年中將會推行公共年金計劃。政府於去年退休保障諮詢期間多次提出,讓中產長者可自行購買將現金資產轉為每月穩定的退休收入的年金計劃。其後在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都有提出並指明由按揭證券公司就有關建議展開設計和可行性研究,並會盡快提交報告給董事局考慮(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第105段)。這宣布比預期來得快。 參與公共年金計劃屬自願性質,參與的長者在投放資金於計劃後,便可終身按月領取年金。年金金額則視乎投放金額、按揭證券公司設定的回報率及參與人的性別而定。假設一名男性長者投放上限金額的100萬元,年回報(投資內部回報率)為3%,這名長者便可每月領取5000多元,直至過身為止。公共年金計劃確保每名參與人都能合共領取最少105%的投放金額,即使參與人早逝,未領取的餘額可由其遺產承繼人領取。女性長者由於平均預期壽命較長,每月年金金額會較男性小。 要注意的是這些年金金額都是以當時價格計算,即是終身所領取的年金金額都是同一個數目,不會跟隨通脹調整。按揭證券公司沒有說明所使用的平均預期壽命為何,筆者參考統計處於2015年公布《香港人口生命表2009-2064》中的

詳情

新聞自由的低潮與明憂

香港記者協會在上周發表了最新的調查結果,新聞稿的標題為〈香港新聞自由略為改善 但仍未合格〉。而之前一年的報告標題是〈香港新聞自由持續惡化 記協憂劣勢已成〉。可以說,香港的新聞自由正面臨低潮,及在多方面均有明顯憂慮。 新聞自由指數情況嚴峻 記協的調查發現,香港新聞自由指數在2013年至2016年期間,公眾人士方面的評分分別為49.4、48.8、47.4、48.0(以0至100分為準則)。新聞從業員的相應評分則是42.0、38.9、38.2、39.4。看過去4年的走勢,前兩年均有下跌,上一年則稍有回升,公眾人士和新聞從業員的評價走勢相同,但公眾的評分較高,新聞業者的評價明顯較低。 去年的評分表面看來是上升了,但升幅甚微,而且上升幅度只在統計學誤差範圍內。分數的數值偏低,無論是公眾還是業界的評分,均未達50分的及格線,特別是新聞從業員所給的分數近3年均不到40分,可說情況嚴峻。 業界認為自我審查更為普遍 香港新聞自由指數由10條問題組成。相比之前一年的調查結果,公眾對新聞界自我審查情況的評分略有改善,對新聞界獲取資訊的困難情況也較為樂觀。而新聞業界本身對獲取資訊的困難卻有更負面的評價,但對香

詳情

誰偷走了青年向上流的機會?

每當提及青年失業問題,「好食懶飛」、「唔捱得」或許是不少人對此問題的見解。工商界由於認為青年人「唔捱得」及不願意加入建造業,因而高呼要求輸入外勞。然而,這種說法對香港青年人公平嗎?當然不公平!這種說法更加會偷走了香港青年向上流的機會。 建造業青年7年增近半 根據政府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顯示,愈來愈多青年人願意加入建造業,過去7年香港青年人加入建造業的人數增加至4.9萬人。建造業15至29歲的青年人數目由2010年的34,000大幅增加至2016年第三季的49,400,升幅高達45%,遠較同期建造業整體就業人數27%的升幅為高。 事實上,建造業除了對香港經濟有着不可取代的貢獻外,更加是一個能夠吸納超過30多萬人的勞動力密集行業。過去10年,建造業就業人數佔全港工作人口的比例愈來愈重。根據政府統計處最新公布的《2016中期人口統計簡要報告》,建造業吸納的就業人數由2006年的第8位上升至2016年的第6位;就業人數佔工作人口的比例由6.8%上升至8.5%。 由此可見,香港青年人早已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不是「廢青」、不是「港孩」。他們不怕辛苦,為了理想及前途願意加入「好天曬、落雨淋」的建

詳情

香港整體的助人指數反思:為何被低估?

2014年年中,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發布了首次「香港助人指數」調查研究結果,當時發現本港居民熱中慈善捐款,78.8%的人都曾捐過款,但做義工的比例不高。兩年之後,本中心再次就此做出全港調研,隨機訪問了3016名本港居民,發現本地居民對助人行為的總體參與率由61.4%增長至80.4%。尤其是義工服務(包括由學校或公司組織的,或者慈善機構組織的)的參與率升幅最大,由39.1%升至88.5%。尤其值得注意的是,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參與義工服務的比率由2014年的19.2%上升至75.8%。 如此大幅度的增加或許令人驚訝。有趣的是, 當我們請受訪者分別對自己有多樂於助人以及香港人整體有多樂於助人給出分數時,兩次的調研結果都顯示受訪者普遍低估香港整體的助人水平。以7分為最高分,在2014年,受訪者對自己的助人水平評估為平均3.09分,而對香港整體的助人水平給出的是平均3.01分。2016年,類似的情況再次發生:受訪者給自己的打分為平均5.51分,明顯高於給香港整體的打分4.01分。另外,我們的調研還發現,本地居民的社會信任度在兩年間沒有明顯變化。 「媒體現實」與「社會現實」 為何大家各自都在助

詳情

當「家長」變成社會問題

最近,「家長」們的「所作所為」,往往會在公眾討論中成為焦點。一方面,所謂「怪獸家長」在媒體和評論者大力推銷下,彷彿成為了「人民公敵」。「怪獸家長」可以是學童自殺的元兇、可以是學生壓力的真正源頭、可以是「港孩」的製造者,甚至有人會認為他們過分重視學業,而忽略品格培養,把青年人變成「逢×必反」的推手。 但那邊廂,又有家長大力鼓吹兒童要愉快學習、不要TSA(全港性系統評估)、不要他們做「功課奴隸」,又要還他們一個真正童年。 我們對「家長」的認識都有點片面 有媒體評論就突顯家長的矛盾。他們認為,真正的「怪獸」家長,是「又要威,又要戴頭盔」,一方面要成績好、進名校、入大學讀「神科」;另一方面,又要愉快學習,不要功課壓力。他們於是指出,家長不能「輸打贏要」,如要好成績,「操練」、「測驗考試」、「評估」、「壓力」不能避免。家長們反對TSA,只不過是一種保護孩子的情緒反應,他們不去反思自己才是壓力的源頭,反而「民粹」地去反對一個「高效率、零風險、冇操練」又能促進學習的「改良版TSA」——BCA(基本能力評估)。 究竟家長是否就是矛盾的化身?哪一邊才是現今家長的真實寫照?現實當然比「定型」(stereo

詳情

我向林鄭提議3個經濟政策

筆者記得大約在3個多星期前,曾看見一篇報道關於林鄭月娥從3位「靠山」——任志剛、查史美倫和陳智思——學得經濟及金融的知識。至於林鄭真的學到幾多,當然是考過才知道。但從她的競選特首政綱中所提出的經濟政策,筆者沒有感到眼前一亮,只能說是普通材料,絕對不是「含金量高」的政策措施。 與其逐一評核林鄭的經濟政策,不如向她提出自己的意見,相信這會較有建設性。總括而言,筆者對林鄭的經濟政策有3個意見: 加快推動自動化科技 首先,在人口快速老化的社會,以自動化(automation)補充勞動力不足,是可以令產業的生產力得以維持甚或有所突破。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人口年齡中位數已上升至43.4歲,較10年前的39.6歲高出接近4歲,反映人口老化速度正在加快。此外,政府統計處估計本地勞動力將於明年開始下降,這將會影響勞動生產力和中長期經濟發展的潛力。 雖然林鄭曾處理過人口政策,並提出多項措施支持勞動市場健康發展,無奈,政府不斷面對種種社會及政治壓力,令人口政策未能發揮出預期效果,最終拖累本地勞動市場發展。 不少發達國家的政府憂慮人口老化會持續窒礙經濟增長,甚或造成經濟長期呆滯(secular

詳情

【鍾言亦議特首選舉系列】滾動調查最新數字

今屆特首選戰來到最後階段,電視論壇完結,民間投票完成。反映候選人論壇表現的即時意見調查經已發表,餘下日子,筆者的工作,就是好好完成今次選舉的滾動調查。 自1995年開始,每逢大型選舉,港大民研都會進行滾動調查,每日追蹤選情的發展。時至今日,香港市民應該普遍明白滾動調查的方法和好處。不過,為什麼除了港大民研以外,其他機構都甚少進行滾動調查? 答案非常簡單,香港媒體與先進社會的媒體不同,甚少願意動用龐大資源,自己策劃或外判進行滾動調查。近年來,雖然仍有新聞媒體願意合資贊助調查,但可以騰出的資源已經愈來愈少。以去年進行的「立法會選舉滾動調查」為例,如果不是民主動力最後加入贊助行列,滾動調查可能根本無法開展。民主動力同意增加資源,致令調查樣本增加,兼且同意把調查原始數據全面公開,讓所有市民和各大陣營都可同時分析數據,其實是挽救了去年的滾動調查,應記一功。 今年的特首選舉滾動調查,沒有民間團體的贊助,但幸好有《香港01》獨力支持,由3月1日開始每日進行調查,每日樣本超過200個,最後四天增加至每日250個,增加數字的準確性。筆者在此感謝《香港01》的支持,並且一再強調,所有即時調查、滾動調查、票

詳情

香港民意戰的「關鍵多數」

「關鍵少數」是一個常見的政治詞彙,通常形容在兩派對決中,起了重要作用的游離分子。在如今特首選戰中,本地工商勢力——即是在2012年特首選舉中直至最後仍堅持投票給唐英年的200多票——便很可能是「關鍵少數」。當「非建制派」那300多張票全給曾俊華,本地工商勢力那200多張票的取態,便成了林鄭月娥和曾俊華誰人可登上特首大位的重要因素(友人梁啟智兄早在選委會選戰結束後便提出這論點,筆者不敢掠美)。 此外,「關鍵少數」也是民意戰的重要戲碼。歐洲今年是大選年,荷蘭、法國和德國先後於本月、下月及9月舉行大選。極右勢力的候選人和其陣營雖然未必能躍進為第一大黨,但其政治取態則成了政治版圖中的「關鍵少數」。若他們能夠跟偏右或中間偏右的勢力組成聯盟,則有可能局部踏上執政的台階。 在香港的民意戰,是否亦有「關鍵少數」的現象?一般而言,民主派(如今稱作「非建制派」,因為本土派和自決派未必認同「泛民」這品牌)跟建制派於立法會及區議會選戰的歷屆選票分佈,大致為五成多比四成多(當然,每場和每區的選戰結果都會有差異)。然而,這選票分佈形勢,不一定反映了選民的政治取態:「含淚投票」有之(為了不讓對家當選,投票支持某人)

詳情

當中資走進你家門

近年中資大舉「襲港」奪地,過去5個財政年度,中資財團所投得政府賣地、市建局及鐵路項目的比例由過往1%至5%,增加至20%至25%(註1),引起本地資本階級「洗牌」的疑雲。當中資來到眼前,回到最基本的問題:我們是否認識何為「中資」?又如何從歷史維度去理解中資與香港房地產的關係?這也許是認識當前中資「泊港」以及中港關係的起點。 「中資」的界定與分類 到底什麼是「中資」?香港暫時未有一致的定義,亦比較少有討論,多數指來自中國或由中國資金所經營的企業。但這樣界定會忽略在金融操作下比較隱藏的中資,部分可能以投資、收購本地或外地公司,或在外地註冊公司變身「外資」,仍未被留意和納入討論。 台灣就中資(他們稱為「陸資」)的定義問題討論已久。由於台灣政府限制陸資湧入本地經濟,禁止投資國防事務和經濟上有壟斷性質的範疇,即使進入其他行業都需申請和經審核批准,他們的界定更涵蓋了陸資有份持股的外地公司:(a)直接或間接持股30%或(b)對公司有控制能力。但事實上仍可透過多種方式規避其投資限制,例如冒充外資或稀釋股權,最明顯的例子是連眾所周知的中國電商阿里巴巴,竟曾在台灣開放陸資前,以「新加坡商」身分在台灣成功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