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言亦議特首選舉系列】滾動調查最新數字

今屆特首選戰來到最後階段,電視論壇完結,民間投票完成。反映候選人論壇表現的即時意見調查經已發表,餘下日子,筆者的工作,就是好好完成今次選舉的滾動調查。 自1995年開始,每逢大型選舉,港大民研都會進行滾動調查,每日追蹤選情的發展。時至今日,香港市民應該普遍明白滾動調查的方法和好處。不過,為什麼除了港大民研以外,其他機構都甚少進行滾動調查? 答案非常簡單,香港媒體與先進社會的媒體不同,甚少願意動用龐大資源,自己策劃或外判進行滾動調查。近年來,雖然仍有新聞媒體願意合資贊助調查,但可以騰出的資源已經愈來愈少。以去年進行的「立法會選舉滾動調查」為例,如果不是民主動力最後加入贊助行列,滾動調查可能根本無法開展。民主動力同意增加資源,致令調查樣本增加,兼且同意把調查原始數據全面公開,讓所有市民和各大陣營都可同時分析數據,其實是挽救了去年的滾動調查,應記一功。 今年的特首選舉滾動調查,沒有民間團體的贊助,但幸好有《香港01》獨力支持,由3月1日開始每日進行調查,每日樣本超過200個,最後四天增加至每日250個,增加數字的準確性。筆者在此感謝《香港01》的支持,並且一再強調,所有即時調查、滾動調查、票

詳情

香港民意戰的「關鍵多數」

「關鍵少數」是一個常見的政治詞彙,通常形容在兩派對決中,起了重要作用的游離分子。在如今特首選戰中,本地工商勢力——即是在2012年特首選舉中直至最後仍堅持投票給唐英年的200多票——便很可能是「關鍵少數」。當「非建制派」那300多張票全給曾俊華,本地工商勢力那200多張票的取態,便成了林鄭月娥和曾俊華誰人可登上特首大位的重要因素(友人梁啟智兄早在選委會選戰結束後便提出這論點,筆者不敢掠美)。 此外,「關鍵少數」也是民意戰的重要戲碼。歐洲今年是大選年,荷蘭、法國和德國先後於本月、下月及9月舉行大選。極右勢力的候選人和其陣營雖然未必能躍進為第一大黨,但其政治取態則成了政治版圖中的「關鍵少數」。若他們能夠跟偏右或中間偏右的勢力組成聯盟,則有可能局部踏上執政的台階。 在香港的民意戰,是否亦有「關鍵少數」的現象?一般而言,民主派(如今稱作「非建制派」,因為本土派和自決派未必認同「泛民」這品牌)跟建制派於立法會及區議會選戰的歷屆選票分佈,大致為五成多比四成多(當然,每場和每區的選戰結果都會有差異)。然而,這選票分佈形勢,不一定反映了選民的政治取態:「含淚投票」有之(為了不讓對家當選,投票支持某人)

詳情

當中資走進你家門

近年中資大舉「襲港」奪地,過去5個財政年度,中資財團所投得政府賣地、市建局及鐵路項目的比例由過往1%至5%,增加至20%至25%(註1),引起本地資本階級「洗牌」的疑雲。當中資來到眼前,回到最基本的問題:我們是否認識何為「中資」?又如何從歷史維度去理解中資與香港房地產的關係?這也許是認識當前中資「泊港」以及中港關係的起點。 「中資」的界定與分類 到底什麼是「中資」?香港暫時未有一致的定義,亦比較少有討論,多數指來自中國或由中國資金所經營的企業。但這樣界定會忽略在金融操作下比較隱藏的中資,部分可能以投資、收購本地或外地公司,或在外地註冊公司變身「外資」,仍未被留意和納入討論。 台灣就中資(他們稱為「陸資」)的定義問題討論已久。由於台灣政府限制陸資湧入本地經濟,禁止投資國防事務和經濟上有壟斷性質的範疇,即使進入其他行業都需申請和經審核批准,他們的界定更涵蓋了陸資有份持股的外地公司:(a)直接或間接持股30%或(b)對公司有控制能力。但事實上仍可透過多種方式規避其投資限制,例如冒充外資或稀釋股權,最明顯的例子是連眾所周知的中國電商阿里巴巴,竟曾在台灣開放陸資前,以「新加坡商」身分在台灣成功註

詳情

特首參選人搶到多少版面?

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之前表示,其公關團隊表現很好,能夠在媒體「搶到很多版面」。究竟各個參選人搶到了多少報紙版面?報道的偏向是正面、中性還是負面?幾名參選人在不同時間宣布角逐,最近期是梁國雄,他於2月8日表示有意參選。5人開始逐鹿,從2月8日至28日這3個星期內,各大報章如何報道他們? 利用慧科新聞(WiseNews)的資料庫,我整理了上述期間香港中文報章有關他們的新聞和評論。因新聞數量太多,所以只揀選在標題中有參選人姓名的文章,並看其標題的正負取向。收集電子媒體和網媒的新聞較為複雜,而且受篇幅所限,本文只着眼於傳統的中文印刷報章。 林鄭搶最多版面 其次曾俊華 附表是各報章對特首參選人的報道和評論數量和取向。報道數量方面,5名參選人當中,林鄭月娥的確搶得最多版面,其次是曾俊華,葉劉淑儀和梁國雄分別排第三及第四,胡國興則落後頗多。數量比例上,如果胡國興是「1」,梁國雄大約是「3」,葉劉「4」,曾俊華「7」,林鄭「14」。 林鄭取得的新聞數目主要來自《大公報》,還有《文匯報》、《蘋果日報》和《明報》。曾俊華的主要報道來自《明報》、《成報》和《蘋果日報》。葉劉的報道主要來自《蘋果日報》,以及《明

詳情

從貧窮問題 看香港社會的利益共享

隨着特首選舉之日臨近,各參選人各出奇招、各抒己見,為未來的香港謀出路。對廣大香港市民而言,最關心的還是衣食住行的民生問題。據去年樂施會發布的《香港貧窮狀況報告(2011-2015年)》顯示,香港有超過18萬戶在職貧窮戶,貧窮人口超過115萬。伴隨着人口老齡化問題負效應的不斷加劇,在職家庭成員的供養壓力十分繁重。儘管近5年來,政府推出多項政策試圖緩解社會貧窮現象,2016年推出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但成功申請的人數遠遠低於預期,究竟是申請程序過於複雜,還是真正有需要的人沒有那麼多?政府在2016/17年度預算社會福利開銷達662億元,福利使用多了,究竟能否真正改善人們的生活質量?抑或是製造更多社會受助人士?是否有深入探討福利開支的成本效益(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高昂的開支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結構性貧窮這一深層次的問題,也沒有看到香港基層百姓生活得到明顯改善,那麼如何在經濟持續發展中,最大效用地均衡分配社會利益,實現資源和利益的共享,才是政府在民生問題上的首要關注點。 自由市場帶來富裕 也帶來分配不均 過去10年,香港經濟並沒有停止發展,人均GDP(本地生產

詳情

絕對服從:在共產政權下管治敗壞之源

「Trust is a feel-good sensation and an idea that is hard to pin down.」——Marek Kohn 「Political language is designed to make lies sound truthful and murder respectable, and to give an appearance of solidity to pure wind.」——George Orwell 中國對香港行使主權快將20年,筆者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長線調查結果,整理自1997年7月回歸以來香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對香港政府的信任及對「一國兩制」前途的信心這3項重要指標的淨值(見表)作比較及趨勢分析,顯示整個管治制度在中港矛盾的不斷衝擊下缺乏穩固的基礎。 在今天香港撕裂的政治生態中講「信任」似乎是緣木求魚。曾俊華這幾年在「藍絲」對「黃絲」的兩極之間游走的確是頗有「睇頭」的。不過,即使他有民望領先其他對手的相對優勢,一班「愛字頭」陣營對他參選還是猜疑多過信任,要全力封殺他,為力捧林鄭月娥甚至傳出北京不任命他的消息

詳情

提名 投票 兩條腿走路

一如所料,曾俊華和胡國興終於數夠提名票入閘,連同早獲多個建制派組織力挺的林鄭月娥,今屆特首選舉將是3人激戰。 在中聯辦與中央港澳系統全面封殺下,曾俊華與胡國興都要靠民主派選委「灌票」才湊夠150個提名。以已報名參選的曾俊華來說,他提交的160個提名中,只有35個提名來自建制派,僅佔869名建制派選委的4%,對一名當了9年財政司長兼民望高企的參選人來說,真的少得太可憐,北京也太狠,其餘125個提名均屬民主派選委。至於胡官(胡國興),民主派提名的比例則更高。 至今為止,大體上民主派的選委總算無負選民所託,策略性分配提名,令胡、曾入閘。當然,除非在餘下一個月出現不可預期的戲劇性發現,甚或出現毁滅式的醜聞,否則下月26日,香港極大機會出現首名女特首。不過,至少胡、曾雙雙入閘,可以令選舉論壇更精彩,尤其在民主發展、關乎捍衛一國兩制的議題上,將可突顯林太與其他候選人的分別。 民主派尚有下一輪任務未完結,就是票怎麼投。前一陣子,民主派內響起「不造王」的聲音,怕民主派一旦票投非民主派候選人,會有違爭取民主的初衷。然而,在政治操作上,現實與理想有時候是需要妥協。 有意見認為,既然民主派的選票根本無阻最終

詳情

曾俊華民望領先林鄭但卻存暗湧

過去幾個星期,我在本欄一直指出,就算林鄭月娥得到建制派選委「瞓身」支持,其選情能否高枕無憂、當選後能否有蜜月期,還得視乎她能否在民望上後來居上,反先曾俊華。那麼,近日的民意走勢又如何呢? 1月下旬,在《信報》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以及《明報》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所作的民調中,支持林鄭當特首的受訪者,與支持曾俊華者比較,百分點差距均顯著收窄。但在2月初,now新聞台委託嶺大公共管治研究部,以及上周五最新公布,《南華早報》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所作的民調中,林鄭卻再次大幅落後於曾俊華(見表)。不少媒體轉載報道時,都聚焦為「曾俊華民望再度大幅拋離林鄭月娥」。 為何曾俊華民望急升? 但究竟曾俊華在最近兩次民調,支持他當特首的民意,再次拋離林鄭,是因為他的選舉工程做得好,還是因為林鄭的做得差,又抑或是有其他原因呢? 我仔細看過now及南華早報兩個媒體今輪以及上輪民調,發現兩者今輪較上輪民調,其實都作了一個重要改動,但當其他媒體轉載報道時,不少卻忽略了這一點,而只簡單說「曾俊華民望急升」。而這一個改動就是,兩者在今輪名單中都剔除了曾鈺成,「參選者」由5人變為4人。 當再仔細看看數據,有理

詳情

下任特首須夷平的5座大山

問特首參選人:下任特首能否脫去原有公共財政的「緊箍咒」,善用現有超過8000億元龐大儲備,訂立「公共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比例由20%以下,上調至25%」新指標?面對經濟周期逆轉,當局亦能制訂赤字預算,增加公共開支以刺激經濟或應對社會需要嗎? 行政長官梁振英宣布不競逐下屆特首選舉,社會上下均着眼於下任特首參選人。回顧過去4年半,梁振英甫一上任,矢言現屆政府將竭力處理房屋及貧窮問題,當中較明確的舉措包括設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訂立未來10年本港房屋供應及規劃、力爭建立土地儲備、縮短公屋興建時間等。在扶貧政策方面,當局亦重設扶貧委員會、訂立貧窮線,甚至設立長者生活津貼、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以及各項扶助弱勢社群的服務等,以求撥亂反正,應對各項社會挑戰。然而,各項政策改革尚未功成,且仍有不足,下任特首仍須正視今後本港施政之路面前的幾座大山,為困於山中的港人尋求出路。 一、人口老化 資料來源:2015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 本港社會首要面對是人口老齡化的挑戰。現時長者人口(65歲或以上)佔本港人口近一成六;到2040年,每3名港人便有一名長者。不少長者缺乏退休保障、晚年經濟拮据,縱使政府政策介入後,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