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山與王岐山誰主六中?

中共宣布了十八屆六中全會的召開時間是下月24日至27日,這是近20年中共歷屆最遲的六中全會,至於原因,可能與習近平10月15日至16日要赴印度果阿出席金磚國家峰會有關。而今次六中全會的主題是從嚴治黨,《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其中《政治生活準則》應是由主管黨務的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主導,而修訂《監督條例》的主導者則是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歷屆最遲 避習赴金磚峰會按照中共的內部分工,劉雲山是中央黨的建設領導小組組長,但中共的黨建又分思想建黨與制度建黨兩部分。從字面看劉雲山應是王岐山的領導,上一屆中央黨建小組的組長就是主管黨務的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習近平,而當時的黨建小組副組長是時任中紀委書記賀國強。不過,新一屆的黨建小組除了組長是劉雲山獲官方傳媒證實外,王岐山從未以副組長身分出現過;該小組現在唯一的副組長似乎就是剛從新疆調回北京的張春賢。從現實工作層面看,劉雲山主管的中央組織部、中央宣傳部和中央黨校,似乎都主要是負責思想建黨;而王岐山統領的中紀委才是制度建黨的主角。王岐山主掌中紀委後,多番強調中紀委的職能不限於查案、抓貪官,而是要重在建章立規,即不僅要執行「家法」,更要完善「家法」。在王岐山眼中,原有的「家法」要麼過於寬鬆,要麼欠缺可操作性,難以執行,還有很多空白,因此要大修大補。近4年來,他主導下訂立或修訂了《紀律處分條例》、《廉潔自律準則》、《問責條例》、《巡視工作條例》等多項「家法」,而六中將審議的《黨內監督條例》,更被視為確保中共長期執政的重要法寶。劉最後籌備期間外訪 料非主角至於《政治生活準則》,嚴格看亦屬思想建黨範疇,而且劉雲山也曾多次公開談論黨內政治生活的清明,但這種建章立規之舉,也離不開王岐山中紀委的參與。在六中全會的最後籌備期間,劉雲山卻於下周出國外訪一周,顯示其角色並沒那麼吃重。原文載於《明報》中國版(2016年9月29日) 中共 中國政治

詳情

張局長護主有功

橫洲醜聞,真相大白。綜合常秘局長司長特首記者會證言,公屋規劃由萬七縮水至四千,原因正正就是官商鄉黑勾結,「鄉紳吹雞,官員跪低」。這並非官方之言,而是摸底游說的過程公諸於世後,公眾自然得到的結論。張炳良局長如是說:第一次就萬七單位計劃向五位鄉紳摸底,鄉紳強烈反對,但官員仍然企硬。第二次摸底的對象,同樣是那五位鄉紳,但加入的,包括了發展工業邨的技術官員,官方提出同樣的萬七單位計劃,鄉紳繼續反對。到了第三次摸底,面對同樣五位鄉紳,官員態度轉變,橫洲公屋,萬七失蹤,只提四千。為何官員突然轉軚?張局長輕描淡寫:「翻查資料,係冇搵到關於嗰次會面嘅更多資料。」摸底關鍵細節人間蒸發,被摸的鄉紳個個皆大歡喜,只知道公屋縮為四千。官員事後所說四千單位只是第一期,還有第二、三期,所謂分期發展,鄉紳們聽都未聽過。可見,分期發展只是愚弄市民的謊言,連時間表路線圖都欠奉,根本就可以不理,怪不得鄉紳們當從來沒有存在過。官員見到貨櫃突然下跪,不是什麼棕土作業有經濟價值,也不是什麼安置貨櫃場爛車場有實際困難,而是徹頭徹尾的「欺善怕惡」。遷走幾條村幾百個非原居民,當然比搬走月入幾百萬由土豪劣紳經營的貨櫃場,簡單又容易得多。梁特在記者會上「拍晒心口」,坦承縮水規劃是由他決定,說身為特首,要有擔當。但整個決策過程,卻頗堪玩味。房署官員摸底,鄉紳大力反對。官員向局長報告,主張分期發展。局長同意,將計劃向特首匯報,特首拍板,決定推行縮水計劃。梁特口中的所謂擔當,就是如此這般,聽了由下而上匯報,如果決策錯了,惹來民意反彈,下面畀錯料決定自然會錯,一切都與梁特無關。所謂擔當,就到此為止。如果說曾財爺與特首在記者會上表現得貌合神離,張局長與梁特首就合作得天衣無縫。張局長把責任百分百攬上身,多次挺身為梁特擋子彈。如果你們不相信縮水計劃真是摸底後審時度勢的結果,向鄉紳跪低的也並非梁特首,而是我張炳良。護主有功,最後必論功行賞。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7日) 橫洲 橫洲風雲 橫洲事件 張炳良

詳情

侯志強的風水觀

風水保護算不算原居民的「傳統權益」?把新界租借給英國人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可沒把「風水」二字寫在裡面啊,即連《基本法》第四十條亦沒有清楚註明「傳統權益」包含風水,所以,有點曖昧,有點麻煩。如果說這是新界「傳統」,難道只有新界人信風水,住在港島和九龍的華人便不信?如果說重點是「保護」,那麼,必須先有辦法證明風水確是「權益」,碰了便不好,不碰便安全,這又誰能做到呢?誰有這天大本領,拿出證據與數據,支持某種風水格局絕不能碰?或許也正因沒法證明,所以更是厲害的武器。兩造談判,或所謂「摸底」,談錢談地皆有具體數字可供爭論,但只要其中一方祭出風水大旗,一切即化具體為抽象,桌上之戰盡變「心戰」,清官難審風水事,看誰有能力堅持到最後。新界人當然並非首次祭出風水武器,蔡思行博士在《戰後新界發展史》裡整理過一些研究資料,呈現了好幾個趣味個案。據說戰前港人有句順口溜,「想發財就搭船去金山,想快活就執起包袱跟戲班,想賣鹹鴨蛋就行路去荃灣」,只因二十年代末修建城門水塘,爆發瘧疾,許多工人命喪於此。為求趕工,港英政府提高工資到日薪七毫半,兼包一日三餐伙食,吸引了幾百個農民放下鋤頭,前往賣命。死亡仍然繼續,墮崖而死,爆炸而亡,今天的繁榮荃灣其實曾是苦命勞工命喪之地,天空上滿佈怨靈。當時即有傳聞,水塘傷害了荃灣山神,神靈不悅,應該停工。但港英政府沒有理會,照鑿照建,居民亦徒呼奈何。至於1915年開闢青山道、1939年挖拓木棉下村後山期間,亦有村民無故猝死,村代表何祿基即以風水為由撻伐港府,認為村口佈局本像一艘輪船,無風無浪地航於海面,工程啟動,建了一條大水渠在路中央,等於把輪船攔腰斬斷,不沉也很難。村民為此抗爭,傳媒輿論加以聲援,不知道港英有沒有派遣懂得廣東話的鬼佬高官前往摸底,但總之,抗爭無效,工程沒停過半天,香港的所謂發展腳步從未因風水受阻。蔡思行在書裡轉引過侯志強的風水意見。侯說,許多風水其實只是環保,村民種樹避暑,心情爽快,社群歡聚,生活便快樂了;反之,破壞了社群團聚,人心鬱悶,自然影響健康,命都短幾年。可見新界土豪未嘗沒有自身的「風水科學觀」,只不過,有事時談風水,無事時說環保,長短棍任用,此乃新界人之精明傳統,無得頂呀。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9日) 新界 橫洲 侯志強

詳情

從中學到大學

香港的傳統中小學教育,教導學生的,主要是學術能力,而不是自治能力。學生在學校學到的是他律,而不是自律。小學好壞,用入名校率來區分;中學成不成名校,用入大學率來區分。於是,校長老師家長,齊齊以提升學生的學術水平為最高任務。至於德育,就以嚴格的校規來治理,務求讓學生怕受罰而守紀律,而不是明白道理而自律。好了,當這些學生讀得好成績,如願以償,入了大學,很多就變得不知所措。到了大學,等於一夕之間變了大人。大學校園,講求自主自律,例如要不要上課,靠的是自律。大學新鮮人,有些還未從掙脫中學枷鎖的亢奮中清醒過來,中學不上課會記過,大學可沒有這些規矩,上課就變成自己話事。我讀大學時,沒有點名這回事,大部分教授抱着的態度,上不上課貴客自理,你對你的大學生涯負責。所以,我開始時,對今天大學要點名、缺課超過三堂要肥佬的規矩,頗不以為然。都大學生了,還要逼他們上課?課好,他們自然會來。可是,懂得自動自覺上課、上堂不遲到、準時交功課,似乎都是少數。於是,我開始懷疑,港式中學教育,除了教出幾粒星,有良好的心理質素,讓他們適應大學生活嗎?又例如在課堂上,願意主動表達意見,勇於抒發感想的,很多時侯,都是來自外地,或者曾就讀國際學校的學生。提問與表態,似乎不是本地學生的傳統。教育之道,學術固然重要,但學會表達自己,敢發問敢回答,勇於挑戰權威,做一個負責任的人,可能比成績分數,更為重要。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9日) 教育 大學 中學

詳情

溫家寶高調亮相不尋常

每逢北京有重要會議召開前夕,一些退休元老就公開亮相。就在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召開前,兩位前任總書記江澤民和胡錦濤分別以送花圈和出文選的形式「不露面亮相」,而前總理溫家寶在過去兩周更一反其退休後的低調,罕有地連續多日「高調」亮相,令人感到不同尋常。多涉教育 一反往日低調據內地傳媒報道,上周日(18日)起,溫家寶接連出現在同屬大別山區的湖北和安徽省多個縣,主題都與教育有關。返京不久,昨日他又到中國科學院大學(簡稱國科大)去給大學生上課。卸任國家領導人公開露面,或參觀或考察,或講學或遊覽,但都被賦予某種政治含意,因此溫家寶近期的連串活動,恐怕也很難用一句「心繫教育」來總結。人們還記得,他曾經公開表示,退休後「我希望人們把我忘記。」事實上,他退休後也一直低調。江澤民、胡錦濤之前的幾次公開露面在微博曝光後,不久都被刪除,不過對於溫總近日的高調講課之旅,不僅微博未有刪除,官方網媒還跟進報道解讀。按規定,一般退休政治局常委的私人活動不作官方報道,微博的曝光是否保留尊重其本人意願。看來,對溫總行程的這種高調曝光並未違背其本人意願。或為挺入常大熱孫政才內地互聯網上對此也議論紛紛,一種說法是,溫家寶是入常大熱門、60後的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的伯樂之一,他的高調露面,是十九大前的挺孫之舉。出身農業專家的孫,在北京農科院任院長時,就頗受主管農業的副總理溫家寶賞識,溫升任總理後,就將時任北京市委常委兼秘書長的孫破格延攬入閣,出任農業部長。以後孫就一路高升,從吉林書記到重慶書記,十八大晉身政治局,與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一道,被視為中共未來的最高接班人之一。當然,孫的升遷未必全靠溫總拔擢,如溫總之前主管農業的副總理姜春雲、前任中組部長張全景(這兩人與孫同樣是山東人)和賀國強,以及時任北京市委書記的賈慶林,都對孫的升遷不無裨益,但他關鍵的一步,還是農業部長這一步。原文載於《明報》中國版(2016年9月28日) 中共 中國 溫家寶

詳情

風水與權益

橫洲風暴拉扯出連場好戲,讓香港市民看清楚新界所謂「鄉紳」如何千方百計抵抗官權謀地。他們提出諸種反對理由,或說交通,或說人口,或說賠償,統統構成了謀地困難,大大考驗高官們的應對智慧,而最終,又總能令高官妥協、退讓、屈服,保住了「鄉紳」眼中的所謂傳統權益。這遂令市民更為不解:回歸前,港英政府發展新市鎮,遇佛殺佛,遇鬼驅鬼,縱有障礙亦能妥善解決,難道上述困難皆不成困難?為什麼上述困難於當年總能解決或被解決,反而到了華人當家作主之今天,阻礙重重,關山難渡,萬般不成?到底是因為港英政府比較粗暴橫蠻而今之政府比較看重「鄉意」,抑或只因前朝高官有計而今朝高官無能?新界「鄉紳」最近提出的一項刁難理由比較有趣:風水。這理由,頓時替廿一世紀的香港添回幾分廿世紀的老氣息,頗有懷舊十足的戲碼張力。是的,風水。華人信風水,不獨新界專利,問題是《基本法》第四十條誓言「保障新界原居民的傳統權益」,所以,城市人沒法用風水做阻擋收地的公開理由,新界人卻可以,這是他們「被保障」的部分,破壞風水便是破壞權益,立場清楚,藉口堂皇,特區政府確實不能置之不理。假如特區政府咬一下牙,完全不理會風水之說,新界「鄉紳」(因為懶得用括號,下文乾脆喚之為土豪)能夠如何還擊?會否提出司法覆核?希望會,因為可替新界爭議再添好戲,令「花生指數」暴漲爆燈。不妨想像司法審判的開庭景象:土豪們找來司徒夾帶——不,應是司徒法正——出場作供,從風水玄學角度立論,證明政府的發展藍圖將嚴重影響新界風水,若強收地,將令六畜不寧、人心難安、經濟蕭條、爭產內鬥,破壞效果比什麼水星逆行更嚴重十倍。特區政府當然可以找蘇民峰之類術數名流撐場反駁,指稱風水之事乃動態行為,注重佈局設局,絕非命定,只要於發展時規劃得宜,多種幾棵風水樹和金魚缸之類,即可保住好運。更何况風水向來配合流年,2016年以後的新界流年已經改變,所以,收地發展,以變應變,不僅不會破壞風水,反可增強地運云云。術數大戰於法庭上演,何等獨特,必上國際傳媒頭條。但特區政府可能不屑於此,於是改請專家助陣,由科學角度駁斥風水謬說,誓把風水掃除於「傳統權益」之外,斬草除根,一了百了。好戲在後頭,吃不完的花生,在香港。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8日) 橫洲 橫洲風雲 橫洲發展 橫洲事件

詳情

性與暴力漫談

早前有醉心研究亞洲漫畫達三十多年的美國大學教授蘭特(John A Lent)指出,香港是擁有「全球最血腥的漫畫」的地方,語出驚人,本地薑竟然超英趕美?連一貫不乏暴力為主題的日本的漫畫也比下去?論事實,性與暴力漫畫題材,日漫仍穩坐老祖宗之位,但港漫這後起之秀在這兩方面的「進取」程度,則絕不比日本遜色。1970年代初接觸日本的情色漫畫,描繪性愛過程繪影繪聲,熱血沸騰程度不下於手翻當年土炮鹹書《老爺車》、《咖啡屋》等(單睇書名已覺無丁點鹹味)。而香港人當然不甘落於人後,市面上偶有以成人題材作招徠的單行本製作,例如見過有以有錢仔想當然式荒淫生活的《荒唐二世祖》;更離譜的《清炒人心》——表面以鬼故事掛帥,謀財害命後以受害者器官烹調成佳餚款待上賓,恍如八仙飯店慘案前身,變態噁心;內容又加插不少性愛場面及對白,更把嫖妓細節交代,實在露骨過分。那時就連港產電影都只盛行兩大元素,就是「拳頭與枕頭」,即標籤暴力與色情為主力。所以李小龍在唐山大兄片中,就連去報仇雪恨之前都要上妓寨鬆一鬆,讓肉彈露一露,即為例證。而漫畫界亦爭相效尤,「枕頭」已有前例,但畢竟漫畫是以少年兒童為主要對象,所以此等題材始終難以生存。但暴力漫畫卻又因當時電影的「功夫熱」而大行其道,膾炙人口的港漫經典《小流氓》,便是適時產物,加上當時社會治安不靖,在廉署尚未成立之際,小市民怨氣頻生,英雄出少年的龍虎三皇出現替社區大眾儆惡懲奸,令受眾怨憤得以投射,自然大受歡迎。《小流氓》初期封面常以黑社會開片模式為題,身懷絕技的主角也少不免手執利刀、單車鏈等江湖武器打到血花四濺,絕不離地;內裏主人翁又必須有犀利功夫打天下,而且招招攞命,破肚穿腸已屬等閒。王小虎絕技「裂頭腳」,中者頭部如龜裂,十分駭人,卻如鹹蛋超人心口紅燈亮時最後使出的十字死光,人人等出這一招望穿秋水。雖然小流氓等人專殺惡人,原來卻以「收陀地」為生,但又被描寫為街坊英雄,得人敬重,實在有好歹不分之嫌。不過與較後期問世,打正旗號標榜社團人物的一系列「江湖」漫畫相比,社團世界中人忠奸善惡無從詳判,甚至對社團歌功頌德,捧為偶像者,過猶不及,則更難教人苟同。小流氓效應影響,同業食髓知味,連忙推出類同的功夫漫畫系列。上官小寶的《李小龍》更是把當時得令的「真. 李小龍」信手拈來,一攫成為自家品牌,但改頭換面,內容又是離不開所謂江湖爭鬥。由於競爭愈見熾烈,暴力及色情風氣漸有脫軌之勢,終於政府有關部門出手,訂立「不良刊物條例」,逼令若干有風化罪嫌的漫畫停刊。在業界頓時引起軒然大波,人人自危。《小流氓》為龍頭寶座之位,自首當其衝,後來作者黃玉郎認為,書中主角總有年長之日,不能停留於街頭小混混階段,便順水推舟,索性把早已家傳戶曉的《小流氓》改為日後影響深遠的《龍虎門》;又因應條例只針對刊物雜誌內容,於是將計就計,破天荒發行漫畫報紙《生報》和《金報》,把旗下漫畫系列更上層樓。由於發行期更緊密、內容更豐富,追看性激增,令銷量再創新高,相信當初亦未可預料。由此亦足見港人頭腦靈活,善用窮則變變則通的道理。■世紀.info香港舞蹈團大型武俠舞劇《中華英雄》時間:11月25至27日(五至日)晚上7:45;11月26至27日(六、日)下午3:00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電話:3103 1809/電郵:[email protected]文.歐錦棠編輯.袁兆昌電郵.[email protected]作者簡介:土生土長藝術工作者,「劇道場」創辦人,範疇廣闊,文事武略百足咁多爪,欲以一藝連接萬象,又不為萬象所包羅。閒來吃喝玩樂看戲閱讀搞舞台劇,熱愛生活。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9月29日) 漫畫 流行文化 香港文化

詳情

寸土必爭

大學校董會改組,這題目悶得發慌,寫出來也怕悶死讀者。一個懨懨欲睡的周六午後,我出席了中大校董會改革的諮詢會,場內校友、學生不少,討論氣氛熾熱,時而滲出火藥味。這題目原來一點不悶,跟中大學生、員工、校友息息相關。港大校委會發生了什麼事,大家都一清二楚,愛護中大的人,絕不想同樣事情發生在中大。今年三月,中大教職員和學生會都舉辦了公投,九成人反對特首必然成為校監,這一點,檢討校董會架構的校董們,應已聽到。但校董會提出的新安排,特首仍是校監,他仍有權委任三名成員入校董會。梁振英目前貴為所有資助大學的校監,在他任內,委任了李國章任港大校委會主席、何君堯與陳曼琪(反佔中律師)任嶺大校董。被委任入大學的校董,有時對大學一無所知。剛被委任為中大校董的李君豪,被記者問到中大有多間書院,他答曰:「五個書院,其他加加埋埋好似有十幾個。」(答案是九間)特首必然成為校董,有人視為理所當然,自殖民地時代,港督已是必然校監。又有人說,外國很多名牌大學也是如此。港督來港執大權,受命於英國執政黨,執政黨由民意授命,在英國有民意基礎。港督做得不好,要向執政黨問責(雖然港人沒發言權),要向國會交代。若論英美名牌大學,人家有民主選舉,政府首長任大學校監,問題沒香港大,斷不會有一個只有689票的特首出任校監,然後委任親信入校董會,再肆意干預校政。中央如何整治國內大學,我們看在眼裡,但我們不能不戰而降,要寸土必爭。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7日) 大學 中大 中文大學 中大校董會

詳情

執拾雜感

執拾立法會辦公室準備任滿時遷出,本以為只作一項工作就完成,怎料在翻箱倒櫃之際,睹物思人事,情緒時有起伏;畢竟,十二年經歷的也確實不少。從政以來,意想不到的事情太多,我沒想過自己去選特首;沒想過會成就「五區公投」;沒想過被中共喉舌罵成「漢奸」、「走狗」、「賣國賊」;沒想過會以民主派召集人身分,在政改一役參與了一場大衛與歌利亞的尊嚴保衛戰;更沒想過能有緣參與了雨傘運動和七十九日佔領,最後更有幸與佔領者一起被拘捕,身體力行參與了這場感動世界、香港過去與未來的角力。明天就要卸任了。從政生涯中的成與敗、悲與喜、得與失,對妻兒家人的虧欠、對支持者的感激、對上天無盡的感恩,百般滋味在心頭。幸得妻兒體諒,擁抱這個因公忘私的丈夫和父親;亦得老天爺眷顧,黨魁和九東議席均後繼有人。議員生涯能夠畫上這一個句號,雖不完全圓滿,但亦可算無憾吧!明天以後,我不再是立法會議員,也不是公民黨黨魁;如釋重負,可以享受一刻放下後的釋然。再作馮婦的憧憬,把我從金鐘的立法會帶回中環的大律師辦公室。這幾天,有機會造訪一些以前熟悉的店舖和食肆,有已經結業的,有搬到新地址經營的,有新開的,有裝修過的,有新店舊人,也有舊店新人,像換了人間,但亦似曾相識。告別磨人的議會日程,找回自主時間的奢侈,有位年齡跟我相若的老朋友羨慕不已,還說我真的深諳「以有涯隨無涯,殆矣」箇中道理。十二年前初當選議員時,好些高官和摯友給我寫信祝賀,希望我能帶給議會理性聲音和高質素的政治;十二年後的議會卻因為社會撕裂和兩極化,變得實事難為。當年從政希望為香港的民主、自由、法治做點事情,終於只能以綿力盡量守住固有的,但卻未能見到真普選,產生能充分向香港人問責的政府。唯有寄望新的議會新開始,新的議員新政治,能吹皺一池死水。大家的支持,我會銘記於心。握手,敬禮,保重,加油!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9日) 立法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