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共融課程 多元還是洗腦教育?

在學校教學生包容,反對欺凌,應沒有人反對。那麼,為何聲稱教導接納LGBT人士的課程,在歐美以及澳洲和台灣等地,引起家長們強烈反對呢?這些課程的內容是甚麼?也許可從以下一些例子看出端倪: 早於2011年,美國加州已有「性別教練」(gender coach)以反欺凌的名義,進入小學教導學生性別不是只有男/女兩性,而且他們可選擇做男性或女性。家長無權令子女退出(opt-out)該課堂。 台灣教育部於2011年8月在國中小學原有性別平等教育課程中,加入「認識同志」的課題,原來說出來的目的是幫助國中小學生學習尊重和接納不同性別認同、性傾向者。部分教材內容叫人吃驚,譬如鼓勵學生作性探索、製作口交膜、鼓勵墮胎等,以致引起家長、老師和不同宗教人士強烈反對,有數以十萬計的人支持「真愛聯盟」的聯署,教育局才被逼把這些教材下架並重新修訂。後來監察院發出公告糾正教育部。 聲稱為了建立包容氣氛,美國北卡羅來納州一校區建議教育工作者不用「boys」或「girls」來稱呼學生,改用「students」這類性別中性的詞語,又建議學校依學生的認同性別使用廁所和參與活動,包括「過夜」的行程,作為包容跨性別學生的政策。該校

詳情

聽唐滌生講故事

近日各個神祗寶誕連連,神功戲鑼鼓喧天,不禁哼起幾句唐滌生的戲寶。 唐滌生就像粵劇界的金庸,作品歷久彌新,雅俗共賞,更能提高人文質素品味。相對於金庸的傳世俠客,唐滌生勾劃出來的,是一個個痴男怨女的言情故事。他的匠心之處,是把人物在短短的幾段戲曲中立體呈現,這種能耐,全憑當中高超的說故事技巧,以下兩個,是我挺喜歡的「故事」: 戲寶《帝女花》較為人傳頌的「香夭」,修辭瑰麗,但我要到中學之後,才懂得欣賞箇中味道。是以小時候聽得最津津有味的,是「庵遇」和「相認」。因為這是兩段「講故事」的折子戲。 當駙馬周世顯為迫長平公主承認身分,便「講下先帝崇禎嘅慘事」,試圖以親情打動,「若果佢喊」,便是公主了。故事是這樣說的: 我復向前朝認,嘆崇禎巢破家傾……靈台裏嘆孤清,月照泉台靜,一對蠟燭也無人奉敬。 在時間、事件、意境就在短短數十字交待了;唯恐對長平公主觸動未深,更補充一個催心的實時景況:一個四野空虛,無人憑弔的孤墳,果然令公主登時落淚。 其後,長平公主亦有自憐身世,她是這樣暗自慨嘆的: 悲婚姻難成,斷碎龍鳯配,被戰火毀碎了三生證,今生不再貪花月情,天生宮花薄命,怕認怕認。 短短數十字,已交待了年僅十六

詳情

清明節

清明乃廿四節氣之一,《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云:「物至此時,皆以潔齊而清明矣。」清明始,農事忙。 清明有寒食之俗,寒食又名「一百五日」,此日為冬至後第一百又五日,相傳「一百五日,即有疾風甚雨」,以前民間皆於寒食前後日禁火。寒食之俗從何而來?《荊楚歲時記》杜公瞻之註解有二說。其一云,寒食乃周禮舊制,其二則謂寒食源自介子推之傳說,相傳介子推隨公子重耳流亡十九年,後來重耳任國君,人稱晉文公,子推則隱居山中不仕,文公放火燒山逼子推出,子推不出,抱木而死,文公哀之,下令五月五日禁火。此傳說見於《莊子.盜跖》及《楚辭.九章.惜往日》,各書記載之說皆有不同,不知真偽,故不足信,余取周禮舊制之說。 而在民間,清明寒食與子推傳說,早已混為節慶。《東京夢華錄》作者孟元老謂清明節熱鬧如元宵節,曰: 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樹之下,或園囿之間,羅列杯盤,互相勸酬。都城之歌兒舞女,遍滿園亭,抵暮而歸,各攜棗「飠固」(「飠固」,固字食旁,電腦缺此字)、炊餅(註:蒸餅一種)、黃胖(註:土偶玩具)、掉刀(註:玩具刀)、名花異果、山亭戲具(註:小山小亭,泥製玩具也)、鴨卵雞雛……節日坊市賣稠餳(註:飴糖一種)、麥餻、乳酪、乳餅之

詳情

《時代偽證者》尋求真相者的沉默與偽證者的喧鬧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二戰時期,納粹德軍對猶太人進行大屠殺,猶太人證實,德國人承認,卻仍然有人抱反對的態度。 改編自Deborah Lipstadt撰寫的History on Trial: My Day in Court with a Holocaust Denier,《時代偽證者》(Denial)就以1996年英國學者(!)David Irving控告企鵝出版集團(Penguin Books)與Lipstadt誹謗為題——一個否認大屠殺存在,一個撰書談到大屠殺是鐵一般事實,終讓這個爭辯藉著誹謗呈至在英國的法院。 一聽案件,覺得荒謬,偏偏這單案件不是虛構,對大層殺的質疑也不是。縱然無奈,卻不能否認,每個時代總有些人,為著不同原因,或是名利,或是財色,選擇指鹿為馬,周圍挑釁。 面對Irving(Timothy Spall)的控告,很多人勸Lipstadt(Rachel Weisz)庭外和解,卻遭她拒絕。喧嘩的人很多,分貝很大,但這不代表什麼,正如Irving一直追擊Lipstadt,卻始終敵不過戲裡的一句:「不是所有意見都是平等。 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但這不代表能夠歪曲事實,兩者是有

詳情

小學雞媽媽:一位自閉症青年給香港家長的話

定格動畫「給(願意和我們溝通的)大人」在網上廣傳,主角Andy(假名)是英國劍橋大學學生兼亞氏保加症患者。這位21歲香港青年去年聖誕和父母一起接受「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網站訪問,談成長、談家庭、談夢想,最後還錄下自白,引領我們一起閱讀自閉症孩子的世界,成為動畫的靈感泉源—— 「我們並非不講道理的人,所以你是要講道理的,但更重要是,你要懂得講。 「你要我們跟從一些規矩,應該說明規矩背後的意義,否則,我們要不不肯跟從,因為不知何解要這樣做,要不就是跟從得好差。 「譬如你告訴我隨街大便是不對的,而我根本不明白為什麼不對,即使我很聽話不隨街大便,也可能在家中大便後,把它(糞便)扔出街。 「所以你應該告訴我,隨街大便的話,人家會覺得臭,經過會不開心,那我就能理解……」 要他聽話 卻沒把話說清楚 我被家中兩小纏住,看了動畫無限次,每次聽到「隨街大便」這個譬喻,兩小都笑翻。不過好笑以外,影片對大人有更重要的信息——很多「問題行為」背後,原來是我們沒把話好好說清楚;我們以為孩子不講道理,殊不知邏輯荒誕的可能是自己。 孩子各有獨特處 更有趣的是,動畫得到不少相似回應﹕「我覺得那裏有我小時候的影子」、「為

詳情

辣媽CEO:合情理的包容

今日有媽媽post文,批評巴士公司規定嬰兒車必須要摺起的條例,還有巴士司機按條例辦事不近人情。識睇當然睇留言,有一群BB車媽媽群起和應,有投訴巴士司機見媽媽又要收車又要抱BB又要攞銀包嘟卡畀錢手忙腳亂,竟然坐視不理沒有半點同情心;有說擺放輪椅位根本不阻礙地方,質問為什麼不可以;又有說BB車載滿物品根本無法摺起來;更甚者說BB車要摺起,為何輪椅不用?擺明是歧視。有留言者反問為什麼不把BB孭起來,即被媽媽們圍攻,說懷孕之後有腰骨痛,不勝負荷咁話。除了指摘巴士之外,港鐵及乘客一樣對嬰兒車不友善,推着BB車阻礙重重。 香港從來不是一個無障礙城市,講到愛心公德心同理心,簡直要用凋零來形容。希望得到包容,都要合情合理值得被包容。敢問若非身體殘障,誰會希望坐輪椅?會以坐輪椅為樂的我未見過!如果推BB車外出坐交通工具是如此不便,被不友善對待的話,教那些被迫日日面對要坐輪椅者情何以堪?講得出如此刻薄說話的自私媽媽,簡直完全不知所謂! 巴士司機是否真的按本子辦事而完全不會通融?巴士條例寫明只有兩歲以下,有大人陪同不佔座位才免費,請問各位大聲夾惡的媽媽,是否子女一到兩歲就畀錢?巴士通道有幾闊落?嬰兒車打開不

詳情

移風易俗 顛覆性別觀念

里奧.索爾(Leo Soell)在美國俄勒岡州一間小學任教,她於2013年入職,當時她已跟朋友說既不認同自己是女性,也不認同自己是男性。只是知道學校首三年是合約制,故她決定不向校方透露。後來她患了乳癌,做手術移除了乳房,改成男性胸部的模樣。完成化療後,她決定向校方「出櫃」(坦承跨性別)。由於她不認同自己是女性或男性,她要求別人用以「they」代替「he」或「she」的人稱。 之後,索爾表示在學校受騷擾,向校區投訴。校區調查後表示沒有證據顯示索爾曾受騷擾,於是索爾聘請律師,通知校區打算向勞工及工業局投訴,過去勞工局專員已多次作出支持LGBT的裁決。校區屈服於法律威脅之下,與索爾達成和解協議,包括將所有索爾任教小學的教職員廁所轉為中性廁所,校區又承諾三年內在轄下廿多所學校加建中性廁所,並賠償6萬美元給索爾,包括情感傷害、律師費和治療癌症相關的費用。同時,校區承諾制定跨性別職員指引,包括遷就他們選擇的名稱、代名詞及使用的廁所及更衣室等。 強逼別人改變語言習慣有欠尊重 在索爾的自白片段中,索爾多次表示,不使用跨性別人士選擇的名稱或代名詞稱呼他們,是不尊重他們。然而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法學院教授尤

詳情

童年電視記憶

假期裏到朋友家晚飯,一幫小孩不知為何一同發出一下悠長的單音,我笑說好像「升……堂……」,孩子們莫名其妙。朋友回應,我輩無人不知衙門審犯前,兩旁的衙差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但家裏的孩子完全沒有這概念,這是兩代人的文化差異。 所謂文化,也包括一代人成長時看什麼劇、電影,聽什麼歌。我輩是電視撈飯長大的,全港只有那兩個台,無線的劇集主題曲固然琅琅上口,連亞視的我都幾乎首首會唱。電視文化對我影響有多深已數算不清,反正是血液一部分。 提及無線的劇,少年一臉不屑,說自己和同學已很少看。他們長時間拿着手機或電腦,上網找自己喜歡看的,而不是等待某電視台播給你看。各人口味不同,或者有三五知己跟你看同一東西,但已不見整班同學談論同一個演員,或同一齣電視劇的內容。 看歐鎧淳的訪問,談到留學美國的生活,其中一個她未能投入的原因,是同學談及的電影和劇集,她全不認識,大家的童年回憶不一樣。但我想,現在香港的小孩,還有沒有同一種童年回憶?就是兒童卡通,也有迪士尼系、BBC系、國內系(喜羊羊)、日系(多啦A夢、光之美少女),和其他如Thomas火車、Bob the Builder等等。 選擇一個兒童台,就是給他們選擇一種文

詳情

導演的體溫

楊德昌《恐怖份子》拍成於1986年,台北處於高速都市化的狂飈始期,摩天大樓峰起,跨國企業進駐,台灣人義無反顧地奔向資本主義的虛幻理想,一切規則皆在變化,所謂異化,所謂物化,夾雜著焦慮和快感湧入台灣人的血液裡,文化人對此思考而反映到作品裡,文學上有陳映真的《萬商帝君》和《華盛頓大樓》系列小說,而影像,則以楊的《恐》最為撼動人心。 那年頭的文青都說《恐》拍得極冷,深刻勾畫都市生活的隔離和猜忌,清晰有力地告訴台灣觀眾,這將是一條什麼樣的不歸路;一旦走上,我們在都市高樓玻璃幕牆的倒影裡,面目模糊,別說看不清別人,甚至連自己亦不認得。 卅一年後《恐》在香港重映,當年的文青已入中老之年,當下的文青卻仍強烈感受到影像裡的那股冷味,所以臉書上有不少廿來歲的觀眾都說「看得打冷震」,首回領略到楊氏魅力。 這便是藝術創作的時間穿越力量。文學或電影,不僅告訴你某些主題,如果是,主題會過時,過後便不新鮮,不新鮮即難令人動容。創作者的真正貢獻在於透過某些神秘的形式,如文字的鋪排,如影像的開展,把讀者或觀眾拉進作品的獨特時空,卅一年的光景並未過去,永遠停留在某個不可知的維度裡,只要你願意張開眼睛和專注欣賞,它都在守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