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共融課程 多元還是洗腦教育?

在學校教學生包容,反對欺凌,應沒有人反對。那麼,為何聲稱教導接納LGBT人士的課程,在歐美以及澳洲和台灣等地,引起家長們強烈反對呢?這些課程的內容是甚麼?也許可從以下一些例子看出端倪: 早於2011年,美國加州已有「性別教練」(gender coach)以反欺凌的名義,進入小學教導學生性別不是只有男/女兩性,而且他們可選擇做男性或女性。家長無權令子女退出(opt-out)該課堂。 台灣教育部於2011年8月在國中小學原有性別平等教育課程中,加入「認識同志」的課題,原來說出來的目的是幫助國中小學生學習尊重和接納不同性別認同、性傾向者。部分教材內容叫人吃驚,譬如鼓勵學生作性探索、製作口交膜、鼓勵墮胎等,以致引起家長、老師和不同宗教人士強烈反對,有數以十萬計的人支持「真愛聯盟」的聯署,教育局才被逼把這些教材下架並重新修訂。後來監察院發出公告糾正教育部。 聲稱為了建立包容氣氛,美國北卡羅來納州一校區建議教育工作者不用「boys」或「girls」來稱呼學生,改用「students」這類性別中性的詞語,又建議學校依學生的認同性別使用廁所和參與活動,包括「過夜」的行程,作為包容跨性別學生的政策。該校

詳情

移風易俗 顛覆性別觀念

里奧.索爾(Leo Soell)在美國俄勒岡州一間小學任教,她於2013年入職,當時她已跟朋友說既不認同自己是女性,也不認同自己是男性。只是知道學校首三年是合約制,故她決定不向校方透露。後來她患了乳癌,做手術移除了乳房,改成男性胸部的模樣。完成化療後,她決定向校方「出櫃」(坦承跨性別)。由於她不認同自己是女性或男性,她要求別人用以「they」代替「he」或「she」的人稱。 之後,索爾表示在學校受騷擾,向校區投訴。校區調查後表示沒有證據顯示索爾曾受騷擾,於是索爾聘請律師,通知校區打算向勞工及工業局投訴,過去勞工局專員已多次作出支持LGBT的裁決。校區屈服於法律威脅之下,與索爾達成和解協議,包括將所有索爾任教小學的教職員廁所轉為中性廁所,校區又承諾三年內在轄下廿多所學校加建中性廁所,並賠償6萬美元給索爾,包括情感傷害、律師費和治療癌症相關的費用。同時,校區承諾制定跨性別職員指引,包括遷就他們選擇的名稱、代名詞及使用的廁所及更衣室等。 強逼別人改變語言習慣有欠尊重 在索爾的自白片段中,索爾多次表示,不使用跨性別人士選擇的名稱或代名詞稱呼他們,是不尊重他們。然而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法學院教授尤

詳情

終身年金計劃的男女論爭

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計劃」),讓退休人士繳付一筆過保費後,終身提取年金。計劃為有相當儲蓄的退休人士包底,強化了世界銀行退休保障第三支柱個人儲蓄的保障(註)。 公營年金為何與私營爭飯碗 現時香港除生果金外無劃一無審查的退休保障,有資產者需靠自己籌謀退休生活。 在環球投資環境動盪的低息環境下,計劃可令有相當能力的人士退休得到更佳保障。比起全民派錢,政府的荷包更鬆動。這個做法新加坡已實行一段時間,與公積金扣連。政府推出計劃,與逆按揭並駕齊驅,而且不強制購買,令退休人士有更多選擇。 右派會質疑為何計劃要公營,因私人市場已提供類似的年金計劃。私人計劃有一些分保證回報和投資回報,市況差整體回報就會下跌。要一次過或按年向保險公司繳交費用再逐年領取小部分的方式需要消費者對私人機構有相當信任,不信任致客戶少,參與者少則沒有效益,也不能承載風險,加上利潤和行政費令回報減少,亦是造成「市場缺塊」的原因。 傳統觀念令預繳的年金從來不受歡迎,很多保險公司的所謂年金產品其實是與人壽相連的分紅式儲蓄保單,有些是可以一定年期後拿回本金的。政府此計劃幫助推動年金普及,令大眾接受。 不過,私人市場產

詳情

《大力女子都奉順》、《明天和你》:梨花女子大學與韓國社會的關係

一個比較罕見的現象,就是大學成為成為旅行景點,其中一個發生這現象的地方,就是韓國。其一著名學府梨花女子大學自韓劇的熱演起,均受到不同地方遊客的青睞,成為了其一著名的旅遊景點。但成為熱點的背後,其實了解梨花女子大學的背景以及如何影響韓國的社會,亦是哈韓族需要知道的。 近期的韓劇如《大力女子都奉順》及《明天和你》的對白中均有提及梨花女子大學。兩齣劇涉及梨大的情節亦只有一句對白,但兩句對白亦從不同方面顯示出梨大在韓國的地位。 《大》其中一幕提到都奉順與朋友看見一班中學生在欺凌同輩,而出口勸交時,有名學生用不屑的語氣說:「梨大的哥哥是你的後台嗎?」這句不是在問她身份,而是在暗串女主角和朋友沒有與梨大相關的身份卻多管閒事。這句話其實亦不是不經常出現於現實的韓國中,因為崔順實干政門中,崔順實的女兒鄭宥拉正用了母親那「強大」的後盾關係進入了梨大就讀梨大沒有的「馬術學科」。所以這句話不但是在說著梨大的強勁身分,而且是在諷刺崔順實女兒透過打關係而得到超然地位的身份。 而《明天和你》中的一句對白,更引起網絡上的爭議,令劇組需在官方Facebook上道歉。事緣於某一集中,一名女性站在警署中大叫「我可是來自梨

詳情

廁所大戰

跨性別議題其中一項最具爭議的要求是讓未做完,甚至沒有做變性手術的跨性別人士依據心理性別認同使用異性洗手間,引起女性私隱和安全的憂慮。跨性別運動倡議者並不滿足於使用獨立洗手間,他們要爭取其他人認同,包括接納他們使用認同性別的設施,而不受生理性別的限制。   所以當美、加政府想推行性別認同歧視法時,都引起民間強烈反彈。當中最激烈的,當推美國德州休斯頓市的平等法(簡稱HERO)被公投推翻一役。縱使大部分休斯頓市民反對HERO,但他們幾乎連投票的機會也沒有。2014年5月,雖然民意調查顯示有82%市民反對,但休斯頓市議會仍通過有「浴室法案」之稱的平等法。反對人士發起簽名請願要求就有關法案舉行公投。儘管收集到比最低門檻逾三倍的簽名支持,但市政府以簽名不符規格為由拒絕受理。反對人士遂上告法院,要求覆核。但期間五名沒有涉案的牧師竟收到市政府法律部門傳票,要求他們提交所有有關法案、市長、同性戀和跨性別議題等的文字、演講及佈道內容,如不遵從,可能被控藐視法庭罪。事件廣受全國關注,女同性戀市長最終被逼撤回傳票。及後,德州最高法院頒下判令,休斯頓市必須廢除HERO法案,或讓市民公投決定。結果,公投

詳情

暴力就是暴力 港大宿舍事件與同性戀何干?

這幾天港大事件引起熱烈討論,有人討論傳統的舍堂文化,有人討論性暴力的問題,但我感覺很少人討論一個問題:這是否性暴力? 其實性/別學者一直討論究竟應否將性暴力與其他暴力分開處理,因為有人認為性暴力將性特殊化,這使得性在暴力事件中突顯出來,在這性壓抑的社會下只會延續「守身如玉」的心理,使受害者在性侵後的受害心理更為為加強,所以有論者認為暴力就是暴力,無須單單將性暴力拿出來分拆處理。但亦有女性主義者認為在父權社會下將性暴力視為一般暴力事件,只會使男人得利,使男人無所畏懼繼續迫害女性,所以必須延續現時的法律,甚至爭取加重性騷擾和性侵害的罰則。 我認為最少要認同的一點是,並非所有與性和性器官有關的事件必定為性暴力事件。我們應檢視多種可能因素,包括當事人(在此事中被陽具打頭的人)有否感到受害受辱、此事是否出於暴力威嚇,而牽涉此事件的人是否出於滿足自己性慾意圖而作出此事,這些都是應檢視的因素。有人以此事已被警方調查來引證此事件為性暴力;但請留意,報警的並非大家眼中的「受害者」,而是一般大眾,稱「發現網上有片段流傳,懷疑有學生被不恰當對待」才報警。警方現階段也只將此事列作「求警調查」,並未列作任何刑事

詳情

盼台灣司法院就「同性婚姻案」正確釋憲,而非改憲

前言   台灣司法院於3月24日開始審理由祁家威(「台灣首位公開出櫃的男同志」)與台北市政府聯合提出的「同性婚姻」釋憲呈請,及將於一個月內公佈裁決。此釋憲案深受台灣與海內外華人的關注,關注點除了在其裁決結果外,更在於其裁決是否基於正確的釋憲,而非改憲。   此釋案所爭論的是,究竟《民法》第 972 條寫「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而沒有使「同性別二人間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是否違憲,也即【1】是否有違《憲法》第7條「人民無分男女,在法律上一律」;【2】是否有違《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3】是否有違《憲法》第23條寫的「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本文將會按字意、語義、邏輯、法理與事實,指出為何《民法》第 972 條並沒有違反《憲法》第7、第22及第23條,以及為何使「同性別二人間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反而有違《憲法》第11條,以及有違《世界人權宣言》第18條及第26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

詳情

終身年金計劃涉性別歧視

2017年4月10日按揭證券公司宣布,終身年金計劃。男女同樣於65歲投保,但回報卻不同。男的每十萬元的保費可得約500-580元每月固定年金(即年金率約6%-7%);女性則只得450-530元(約5.4%-6.4%),原因是女性預期壽命較長。然而,此計劃可能因涉性別歧視而違法。 香港案例顯示,基於性別定型(stereotype)觀念的政策,實屬性別歧視。在平等機會委員會 訴 教育署署長(HCAL 155/2000,2001年6月22日),教署以女生校內成績普遍較佳,在小學升中的評分中,一律減女生分數而加男生分數,結果政府被判敗訴,高等法院夏正民法官指教署看來著重男女整體上之平等而忽略個別男女之平等。而《基本法》第25條和《香港人權法案》第22條均保障每個人的平等,而個人權利不可被整體假設(broad assumptions)所剥奪。(判詞段80,83-86) 案中還徵引了一宗美國案例,案中女僱員需較男僱員支付更高的退休金保費,法庭指出,即使有數據支持(女的確整體上較男長壽),也構成性別歧視。(判詞段92) 另一案例是梁國雄 訴 懲教署署長(HCAL 109/2014,2017年1月17

詳情

男人產子?

從生物學的角度看,只有雌性具有生育系統,因此,男人是不可能懷孕生產的。即使今日醫學科技得到長足的發展,但在可見的將來,自然生育仍是女性的專利。然而,雖然真正的男人產子不可能,但人卻可以用男性的身份產子。   美國有一個很出名的「男人」產子例子──湯馬斯.比提(Thomas Beatie)。比提原是漂亮的模特兒,28歲進行變性手術,但只移除乳房,保留子宮,當地法例容許比提轉變性別身份,之後比提一直以男性身份生活。「他」的私生活混亂,與第一任太太一起時,由「他」懷孕生下了三名兒女,後期,比提與太太感情生變,又被揭發在太太座駕裝追蹤器;期間結識了第二名女伴,用「他」的卵子,體外受精後放在女伴的子宮孕育,使「他」的兒女承受重大身份危機,說不清誰是父親和母親(這胎兒後來流產)。「他」毫不忌諱正面分享變性經驗,「他」的兒女也受影響,曾表示長大後也想變性。 另外,《時代雜誌》一篇文章描寫一名名叫埃文(Evan)的跨性別男性懷孕產子的故事,「他」不但誕下親兒,更親自餵哺嬰兒。埃文只是注射男性賀爾蒙使外表像一名男性(如長出鬍子和濃密體毛),沒進行變性手術,平時是用特製壓力內衣遮蔽胸部。當停止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