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者 就不能性感?

外國女星拍性感照見怪不怪,也算不上是新聞。 不過,英國女演員Emma Watson替雜誌拍了一張露出大半乳房照片,卻遭到抨擊。 在《哈利波特》中,妙麗聰穎有義氣,現實中的Emma Watson長大後,關心女性和社會議題,是形象正面的女性主義者。 這一幀相片,上半身她僅穿白色針織披肩,露出部分乳房,有人認為有美感,是藝術照,亦有人認為她在鏡頭前坦胸露乳,與女性主義的立場相違背。 是色情、還是藝術? 是賣弄,還是解放? 答案並非是或非這麼簡單。 你心裏或有疑問,女性主義者就不能拍性感照?不可以性感? 若認為拍性感照為吸引男人,還談什麼女性主義,講女性自主?! 如果你也這樣認為,嗯,這也是為什麼今次要談女性主義。 女性為何受歧視/輕視? 歸根究柢,是什麼原因導致女性遭歧視、輕視? 造成兩性不平等的關鍵,是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或地方奉行父權體制,在社會制度中給予男性主導權力。 中大社會學系教授蔡玉萍,從事性別研究多年,她認為:「傳統中國社會是典型的父權社會例子,古時女性要從父、從夫、從子。一般人認為,父權社會的出現,始於男女性別分工中,女性因身體不及男性強壯及要懷孕育兒,因此遠古時代男性負責狩獵

詳情

「逆向歧視」不是甚麼——回應法政匯思

筆者無意介入法政匯思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之間的討論,然而我們希望指出「逆向歧視」這概念是十多年前一些維護家庭價值的團體提出來,作為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的其中一個理據;本會是其中一個主力提出性傾向歧視條例會對不認同同性戀關係的人士(即使他們接納同性戀者個人)做成「逆向歧視」的團體,因此,我們有義務澄清一些對「逆向歧視」的誤解。誠如法政匯思冼樂石君所言:「有討論才有進步,有真誠的討論才有真理」,筆者期望就反對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立法的理據,與法政匯思真誠交流。 支持立法的人士常說,性傾向歧視條例已討論了十多二十年,不能再拖。然而,維護家庭價值的團體,十多年前已提出有關法例會影響異見人士的各項基本人權,從當初支持人士矢口否認,到今天「逆向歧視」已是鐵證如山,可惜的是,社會的討論十多二十年來竟無寸進,原地踏步,怎可能帶來真正的進步? 「逆向歧視」不是「既得利益者繼續其歧視的行為」 關於「逆向歧視」的概念,詳細請參本會「『逆向歧視』FAQ」及一些具代表性的「逆向歧視」案例,本文只能作簡短回應。根據外國經驗,在實施了一些反性傾向歧視法後,異見聲音不斷受到打壓和邊緣化:教師不可表達不認同同性戀的

詳情

讓60萬本港婦女走出貧窮

1857年3月8日,一群工廠女工在美國聚集爭取權益,抗議紡織廠低薪和惡劣的工作環境,成為國際婦女節的起源。時至今日,160年過去了,在大家也普遍認同性別平等的香港,男女收入差距卻仍然嚴重,情?在基層人口中尤甚。2015年本港在職貧窮人士當中,女性的月入中位數僅為男性的六成,近四成的差距說明了什麼? 去年10月扶貧高峰會公布的《2015年香港貧窮情?報告》指出男性貧窮情況有輕微改善,但女性的貧窮率卻仍然上升。根據樂施會報告,目前本港每6名婦女就有一人活在貧窮線下,貧窮女性總數逾60萬。這群婦女未能分享經濟發展成果,性別經濟不平等更見惡化。其實無論經濟好壞,女性也比男性更容易陷入貧窮。 樂施會認為貧窮源於不公平。一個公義的社會應朝向「人本經濟」發展,不論男女、種族,都能平等地受惠於經濟發展;社會也不應單單追求利潤,而是按人的需要來發展經濟,讓最弱勢的一群獲得優先發展,從而創造一個更公平的世界,令人們能從事穩定的工作,獲得合理的回報。 社會上愈來愈多人認同兩性平等對經濟發展有重大幫助,能帶來更高的經濟效益,但經濟發展卻未能促使兩性平等。現時全球的經濟結構把財富聚集在一小撮人手上,全球八大富豪

詳情

男學生不可頭髮過長是「性別歧視」?

梁國雄早前入獄被剪掉長髮,故於14年提出司法覆核挑戰男犯人必須剪髮的規則,近日於高院取得勝訴兼得訟費。及後,有教師在社交網站留言,指有男同學因頭髮過長被記缺點後,反告學校做法有性別歧視之嫌。筆者未能求證留言真偽,但認為值得認真回應。 筆者先根據判詞闡述法庭如何在梁國雄案中確立懲教署的規則構成「性別歧視」(案件編號:HCAL 109/2014)進而裁定其違反《基本法》,再嘗試解答該學生的挑戰。 第一項裁決是懲教署規則違反香港條例第480章《性別歧視條例》第6條「對男性的性別歧視」。簡單而言,任何人如基於一名男性的性別而給予他差於女性所得到的待遇,即構成性別歧視。另外第38條亦指出,政府如在執行其職能或行使其權力時作出性別歧視,即屬違法。 案件爭議點在於「男囚犯不能留長髮、女囚犯可留長髮」的處理方法: 一、是否有合法(legitimate)原因(例如有助維持監獄秩序)? 二、是否令男囚犯得到「差於女囚犯的待遇」? 關於第一點,懲教署指出有證據顯示長髮男囚犯比長髮女囚犯有較大的危險性,但此理據不為法庭接納,因為基於普通法(過往案例),固有成見或普遍的關於性別的假設不能成為抗辯理由,就算該假設

詳情

真理愈辯愈明:再三回應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兩個月前,法政匯思和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在數篇文章中討論同性婚姻立法問題。真理愈辯愈明,而關注組文章內的部份內容,實在不得不令人有與其辯論的衝動。簡單來說,關注組對平等和歧視的理解十分狹窄,無視了不同性傾向人士受的不平等對待,又對將來的性傾向立法非常恐懼,就如洪水猛獸一樣,以不實的資料和意見,希望博得大眾的一點同情。 回應一︰什麼是平等、什麼是歧視? 關注組對公民權利和政治公約的反歧視條款理解實在太狹窄,亦誤解了法政匯思的意思。他們認為,法政匯思要求所有「對不同人有不同對待的法例,也應修改至『平等』為止。」。反之,他們認為平等是指「在人權公約有提及的人權,及在法律前人人應擁有的權利來說」,又指在這些範圍外任意定義平等,就超出了基本人權,是危險的。關注組的這些說法,值得一一回應。 首先,法政匯思文章的意思,絕對不是關注組所認為的「絕對平等」。文章內的權利保障所有人,正如現有的反歧視條例一樣。法律要求的是平等對待,而並非令所有人絕對相同。相對於關注組的「絕對平等」,其實國際公約所指的是相同情況則相同待遇,而在必要之時,更加需要以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去保護無法

詳情

3月8日之後

今年3月8日,似乎是特別的亮眼;除了本地團體舉行活動,希望喚起社會對婦女議題的關注外,全球的女權團體亦發起 Women’s March, ‘A Day without a Women’ 的行動,希望促進性別平等;在社交媒體上,不難看到不同國籍、種族的女性在這天挺身走出來,捍衛平權。 而在這個充滿活力的婦女節,有一群婦女,如常在爭取她們仍未得到的公義。 今年3月8日適逢是星期三;在韓國首爾,自1992年起的每個星期三,一班倖存的慰安婦,以及關注女性暴力議題的人士,均會在首爾的日本領事館門外請願,要求日本政府承認相關罪行,正視歷史,並作出道歉及賠償,更於日本領事館門外設立慰安婦少女像。 星期三示威:黃帽為慰安婦少女像 自1992年,這個「星期三示威」(Wednesday Demonstration) 從未休止,而慰安婦少女像更漸漸設置於全國不同地方,甚至於海外,紀念這些於戰爭中倖存的女性。於二戰期間,日軍於亞洲地區大規模強徵女性當慰安婦,強迫她們作性交易。1996年1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發表慰安婦調查報告,建議日本應就慰安婦問題負起法律責任。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特別調查員Radhika Coo

詳情

譴責冒基督教名義向學生傳播不良不妥「性意識」的機構

今年二月廿四及廿五日,一個名為「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的機構借用中大場地舉辦其所謂「基督教性/別文化節」,這是該機構第三次舉辦此活動。此活動第一及第二次分別是在2014年2月於城大及2015年9月於中大舉辦。這三次活動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向學子所傳播的,非但不是基督教的「文化」,且根本是不良不妥的性意識(篇幅關係,本文只談該機構在這活動所傳播之有關異性性行為方面的「歪道」,至於他們於同性性行為和性別認同課題所說的,又會否正確,大家可心裏有數),包括例如:鼓勵學生以「性」去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膜、邀請「男妓」來授性按摩技巧、談如何面對「婚外性」的心理掙扎;[1]指稱反對「婚外性」的,乃是「性潔癖」[2]; 藉情慾動畫挑動少年人無妨與友人怍性行為;指稱城市規劃應設紅燈區(娼妓區);推介性施/受虐行為,及辦BDSM捆綁工作坊等。[3] 其實,此機構早在2001年已聯同某些備受爭議的組織刻意曲解聖經,於實質上指稱,在性方面的賣與買是神喜悅人去作的事情,詳見於他們〈性工作者的聖經及神學反思〉一文,[4]並曾引來不少教內批評,但他們近年變本加厲,積極於大學校園及互聯網向學子及社會輸出其不良不妥的性

詳情

女人做特首/高官=性別平等?女性主義者三.八對談:探討何謂具性別視野的領袖

「我同梁先生(梁振英)分別很大,佢係男人,我係女人。」 首場特首選舉論壇上,林鄭月娥這樣回應另一位候選人胡國興指她是「梁振英2.0」的形容。社會上亦有些聲音認為,現在不少女人當上高官,甚至有可能做特首,即代表兩性「已經非常平等」;然而,事實是否如此?更多女性參政是否代表性別平等的狀況有所改善? 觀看林鄭的政網:雖然她強調自己是「女人」,但是在她的參選政綱完全沒有提及為婦女爭取權益的部分;顯然,有女性的身體,不一定有性別的觸覺,為爭取性別平等發聲 (反之亦然,具性別視角的男性政治人物亦有不少)。這一方面,固然關乎候選人的性別敏感度;另一方面,現行的「小圈子選舉」制度,一般市民根本無從提名和投選心儀的候選人,候選人也無推動力聆聽小市民意見,了解不同性別市民的需要,也就更不利於性別議題進入候選人的政綱。 到底如何能將性別平等的議題帶入這場選戰之一?新婦女協進會安排了一場場談,邀得新婦女協進會主席馬穎兒、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陳效能、深水埗女性區議員鄒穎恒,分析一下現行特首選舉制度如何不利性別議題發聲,以及現時政府推動性別平等的不足,以及在體制內推動性別平等的難度。 新婦女協進會主席

詳情

易服風波與性別教育

早前網上流傳,某校有個別男學生在便服日不理師長勸告穿著女生校服,並以一身女生打扮於校園內及校園附近食店出沒,最終引發該校師生就校規問題展開激烈討論,後來更成為網民熱烈談論的焦點。 由於無法取得一手資料,包括師生當時各自抱持的理據,及討論時雙方的言行態度,本文無意亦無法就有關事件進行公平而具建設性之評價,或提供緩和雙方緊張狀態之溝通良方。然而,撇開校規執行及師生關係等議題,更值得反思及延伸討論的是,為什麼當有人穿著「異性服裝」時,尤其當男性穿上女性的服飾時,我們總會覺得有問題?由此路進,下一個進深問題是,衣著服飾的規範,到底有多大程度促成人類社會的性別定型及其衍生的社會禁忌? 隨著平權意識近年愈見高漲,加上潮流文化推波助瀾,所謂男裝女裝的界線似乎愈來愈模糊,男女通用/中性(Unisex)的時裝趨勢大行其道,部分時裝品牌甚至以此作為招徠。除了文化因素,2010年女教師入稟法院控告要求女性教員必須穿裙上班的校長違反《性別歧視條例》一案,更打破不少行業明文或不明文的服裝規定(dress code),女士穿褲子不但代表時尚,更是打破傳統職場上女性只屬花瓶角色的迷思。與此同時,女性學歷愈來愈高,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