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緊張大師》電影作者眼中的作者

紀錄片《解構緊張大師:杜魯福vs.希治閣》(Hitchcock/Truffaut)是每個讀電影及喜歡電影的人都要看的一部戲,認識兩位作者的誕生,一位是杜魯福,另一位是作者眼中的作者——希治閣。 好一個「電影作者」論,由五十年代開始提出至今,影響電影研究近六十年,今天討論電影的,不理三七廿一總之從導演風格去說電影,今天拍電影的,有理無理把個人偏好放大再在自己名字後加「作品」兩個字。「電影作者」真是一個光環,但光環要由別人戴上,才算實至名歸。 杜魯福仍在《電影筆記》(Cashier du Cinéma)當編輯時,看了不少英美類型電影,他和尚盧高達、查布洛三人,對美國黑色電影的主題與美學着迷不已,對希治閣電影的風格手法,更是日思夜想,逐部逐部戲,逐個逐個鏡頭拆解、分析。那個年代,希治閣電影雖然受觀眾歡迎,但在電影記者面前,並非得到一面倒正評,相反,不少電影寫作人,都喜歡在希治閣電影裏挑骨頭,說《觸目驚心》太過暴力,說《迷魂記》燈塔一場不合邏輯,說《北西北》的驚險場面根本不可能發生。 杜魯福訪問希治閣 杜魯福於1959年完成《四百擊》,及後陸續拍成《射殺鋼琴師》及《祖與占》,當時他已是康城影展

詳情

音樂文字的怨曲

自己在八十年代寫音樂專欄的時候,香港的岀版業正是起飛的日子,各類型的書報雜誌不少,單以音樂為主的也有好幾份,有一大班作者,自己追看的也有好幾位。在千帆過盡之後,音樂文字只散落在一些消閒雜誌的一版半版,也許香港的氣候和土壤都不對吧。 昔日的音樂文字作者極少見有結集成書,只有一些填詞人的散文集,或者是一些以歌詞來硏究流行文化的書籍。但回到香港這兩年,也到過台灣兩次,卻發現台灣在這方面,絕對比香港蓬勃和優秀。我讀過一兩本張鐡志的書,和自己的音樂口味有點相近,讀來很愜意,也有一種從另一角度去認識這些已聽了多年的樂手的趣味。後來再認識馬世芳,王袓壽等名字,都是極高水平的音樂文字。最近,買了馬世芳的《地下鄉愁藍調》,是去年底才岀版的十週年增定新版,音樂文字結集成書已是相當難得,還在十年後有增定版,怎不教香港的音樂文字人不感慨萬千。 《地下鄉愁藍調》是馬世芳在2006年岀版的音樂文字結集,書名是來自Bob Dylan 的一首歌《Subterranean Homesick Blues》,可見Dylan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説來也有點奇妙,馬世芳報稱生於1971年,但特別鍾情六十年代的音樂,一個他仍未岀生的

詳情

在九龍城看《一九零零》

有人辭官歸故里。數碼電影當道,香港影院大部分已棄用35mm放映機。年前趣聞一則,戲院搞大抽獎「送出」菲林放映機,中獎人以為執到寶,到了收貨才知,「獎品」不但家裏放不下,甚至連搬運都極有難度。 然後竟有年輕人搶救35mm放映機,勞師動眾的搬遷與安裝,還請來資深技師教導放映技術,在民間開設小型影院。他們叫「自主映室」,位處九龍城創意書院,在歷史悠久的侯王廟對面。映室跟一般社區放映不同,除了老遠從外地借來菲林拷貝,還要解決版權問題,自行宣傳及售票,程序跟正規小影展無異。在菲林已被淘汰的年代,香港反而多了家可放35mm電影的中學! 為什麼一定要35mm菲林?因為它是百多年來的電影固有格式,質感跟數碼天壤之別,數碼影像總是太銳利。而且世上還有太多經典電影、老電影儲存在菲林之上,戲院全數碼化,表示與舊片劃清界線(當然這是商營院線的普遍現象)。 主辦單位安裝了像舊戲院的首輪廣告木箱。 今天一切得來太易,網民下載高清甚至4K電影檔案,一隻硬碟藏盡古今珍品,什麼大師或經典作,存取與播放只在彈指之間。模擬格式可不同了,面對一本本厚重的菲林底片,由運送到放映都需要勞力與工夫。搞同人式影展或藝術影院一定知道,

詳情

畢加索不看也罷?

看媒體報導《畢加索與積奇蓮》於城中展出,新聞稿以「首度」、「免費」、「第二任妻子」等作招徠,然而對於我們這些藝術粉絲,想看巨星如「畢加索」根本無需理由。 鬧市中的《畢加索與積奇蓮》展。 情人太太:繆斯女神 畢加索(Pablo Picasso 1881-1973)是「Modern Art」的超級巨頭 ,與Pop Art 的華荷(Andy Warhol) 及印象派的梵高(Van Gogh)可說齊名,都是小學生也聽過的名字。畢大師高壽多產,一生創作逾50000件,估計有1885 張為油畫 ; 兩位妻子、六位情人穿梭其傳奇華麗的一生,無不成了他的繆斯(Muse) 或靈感泉源,積奇蓮只算其一。 第一任妻子 Olga Khokhlova (1917- 1927年)是俄羅斯藉芭蕾舞劇演員、婚外情戀上外貌北歐風的17歲Marie-Therese Walter (1927- 1936 年); 與攝影師 Dora Maar (1936 – 1944年) 齊經歷二戰,繪出反戰曠世傑作《Guernica》(1938); 戰火未平又邂逅了後成畫家的 Francoise Gilot (1943 &#8

詳情

《四重奏》之收視不濟才有資格成為神劇

要形容某套電視劇收視報捷,口碑向好,譬如上季新垣結衣和星野源主演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你可以說它鶴立雞群;但形容緊接《逃恥》於 TBS 電視台火十(周二晚上十點)黃金時段播出的新作《四重奏》,卻不得不贈殘酷的四字眉批,曲高和寡。 首先澄清,曲高和寡無貶義。高手有兩種,高人一班,叫人仰首,高不可攀,就不是人人都領略到它有多高。《四重奏》無疑就是出手太高,反是敗因。 或許是上季《逃恥》大熱有餘溫,今季日劇似乎也多了些平常看慣韓劇與無記的觀眾冧莊捧場。若不計拍攝方式獨特的深夜劇如《By players》和《山田孝之的康城電影節》,近乎不用想,木村拓哉的《A Life》和草彅剛的《謊言戰爭》徒有巨星坐鎮,但劇本普通,屬傳統正劇套路,可看可不看,遠遠不如由松隆子、滿島光、松田龍平和高橋一生四人主演的《四重奏》精彩。但儘管社交網站上或同道中人閒聊之間確實好評如潮——甚至是罕見的一致推崇,可惜只是同溫層幻象。若看收視成績,恰好相反,木村拓哉和草彅剛仍能守住,《四重奏》卻一直僅得單位數,首回收視率 9.8%,往後則持續下跌,連二線劇成績也不如。 四位主角都是一線名星,加上主題曲由椎名林檎操刀,劇本則

詳情

《四重奏》之不要拆穿埋在輕井澤的心事

《四重奏》的故事早就揚言「全員騙子」,以噓言交織感情,劇中四位主角都企圖掩飾自己的過去,同居一寓,葉底藏花,各懷不可告人的秘密。底牌一日不翻開,也就一日不翻面。所有偶然,包括四人的邂逅,都是早有預謀。誠然,其中一個在故事中讓我覺得一定是別有用心的,是它發生在積著厚雪的輕井澤。 最近處理幾篇旅遊訪問的稿,題目是 90 後少女的東京之旅,但最讓她印象深刻的,竟是在輕井澤看到富士山(尤其她不記得和省略了極多細節)。當然,不少旅遊書都習慣將輕井澤列入東京之旅的行程——畢竟有輕井澤 Outlet。但攤開地圖,輕井澤實則在長野縣,與東京有一定距離。所以,當「四重奏」的故事圍繞著東京和輕井澤展開,事實上鏡頭一轉,劇中角色就已花了兩三小時來回。四個怪人卻不惜大費周章,相約到下著大雪又偏遠的輕井澤別墅練琴,看到他們穿得這麼厚重,隔著屏幕也覺得冷。 不期然想起很多年前的電影《半枝煙》,曾志偉飾演的豹哥,輸了一場架,著草到巴西,卻做了大廚,相安無事生活了 20 年。然後又想起「春光乍洩」,張國榮和梁朝偉要去到地球的另一端布宜諾斯艾利斯,才找到人生的第二章。相對來說,輕井澤和東京的距離近得多了,組織四重奏對四

詳情

關先生

台北書展今年好多香港人過去,文友們都說平日在香港總約不到,卻在台北相見。其中就見到關夢南先生,不知怎地感覺年輕了好多,背背囊站着竟有飄飄臨風之感,還像年輕人那樣自己找極平價旅館來住,我們都詫異說真好精力。 關先生是過去談文學雜誌的,本以為他會推銷現在做的《大頭菜文藝月刊》,他卻述說香港文學雜誌中台港文化交流的歷史,猝不及防聽到好多不知道的史料,身邊都沒備紙筆抄下。關先生在講及歷史時,是從不欺場的,文學館曾請關先生來講崑南(因據說史料都在他那邊,比崑南先生自己存得更齊),關先生表現更超我們預期。其間更展示崑南成名少作《吻,創世紀的冠冕!》之絕版印刷物。去年十一月浸大人文及創作系的「象牙塔裡的創意寫作?」研討會,在「香港創意寫作教育史」一節中,關先生談戴天等辦的「創建學院」歷史,有許多歷史資料和親身經驗,與郭詩詠自《香港文化眾聲道I》中整理出來的「創建學院」史料評述兩相輝映,產生有意義的對話。 這次他談台港文化交流歷史也是饒有價值,我說關先生你不如把這寫成完整的文章吧,旁邊的杜家祁博士猛點頭,關先生卻笑笑說這些東西沒人看的,我大搖其頭說,可能看的人不很多,但他們會很重視,並且可能因此引發他

詳情

自主映室 連結過去與當下

在香港看電影怎會不「自主」?我們的生活,早就塞滿了電影節、電影院線、網上平台等觀影經驗,但這些不同的選擇真的等於「自主」?當觀影形式愈趨個人化與商品化之際,電影及觀影本身,都欠缺了應有的「行動性」與「實踐性」。自主映室的出現,就是為了培育出一種新的觀影文化,並且讓電影創作落地生根。 今天,自主映室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下稱「書院」)最近落成的放映室,以新面貌、新方向示人。我們特意從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租借貝托魯奇1976年史詩巨構《一九○○》的35mm菲林拷貝,並於今天下午三時作首場放映,為一連串的電影活動拉開帷幕,重新定義「戲院」一詞。 《一九○○》的菲林拷貝由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提供。(圖﹕自主映室) 自主映室於2015年初創立,為使學生接觸更多本地獨立電影作品,以及將本地學生的作品向外推廣,初期成員是書院教授電影的老師。現在有更多不同背景朋友加入,包括影展策展人、電影創作者、影評人、中學生,都因對電影的喜愛聯繫起來。這校園一隅的影院之成立,或可從又一城AMC於2016年初結業說起。 當時很多戲院轉向全面數碼化放映,即使MCL院線在原址繼續營辦戲院,很多台仍能運作的35米釐

詳情

打破定型

香港是個國際大都會,在這城市裡,有世界級設計的建築,有中西匯合的節日,有各地風味的美食。如果我們樂於擁抱這一切,對於不同膚色和輪廓,便不會感到半點錯愕。 少數族裔在香港生活的歷史悠久,由開埠之初已深深影響香港的發展。然而香港這多元種族聚居的城市在不少人眼中,仍只有華裔居民,忽略了少數族裔「本地居民」及「香港人」的身份。要認識少數族裔本地居民,不必鑽進某地區的橫街小巷,不需到某某大廈登門探訪,他們就在附近,在同一天空下,我們都是香港人,享受同樣的生活。 為紀念聯合國訂立的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香港融樂會將於3月5日 (星期日) 展覽兩輯由獲獎攝影師林振東拍攝的香港少數族裔相片——【生活‧少數族裔在香港】及【她說——鏡頭下的少數族裔香港女性】,讓公衆有機會更深入了解香港少數族裔居民的不同背景、職業、生活和故事,一反大衆對他們的刻板印象。同日融樂會將舉行「模擬社會」沉浸式體驗遊戲,模擬少數族裔在港生活,以及「平等權利發聲人」互動工作坊,探究種族平等、人權及民主之間的關係。 很多少數族裔都能輕易指出社會加諸在他們身上的定型和偏見。在這個華人為主的城市內,少數族裔的多元面貌和身份往往被忽略,變得模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