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逸惡勞

林鄭探港隊班遇「英雄輝」冷待,可能會覺得這個鋼門太不識抬舉,她大抵無法明白,相比起運動員每日面對缺乏場地與支援的困局,為什麼高官親身到場打氣喊幾句加油那麼廉價。所謂「落區」也是同一碼子的事情。有什麼好炫耀呢,落區不過是官員掌握問題實况的最起碼動作,只有有用的施政才可真正改善廣大基層的生活。 可是,今場選舉,聽不到幾許真知灼見,所謂辯論,不論抱持什麼立場,也聽不到對問題有任何獨到見解,真是悶出鳥來。 落區不值炫耀,但為官者不肯落區,不去嘗一下地鐵人迫人的那陣惡臭,連問題意識都不甚了了,固然是太過好逸惡勞,說不過去。好逸惡勞是一個安於現狀的境界,讓你走不出去。 這是我前天瑜伽課的領會。話說當天好些定期課堂取消,便隨便選了個新課綱。運動於我,是個每星期都照辦煮碗的配額,流了汗是交了差。這天,開門進來是個小巧女導師,說話和身手比平常快十倍,省力的熱身操免去,一來就是拜日式,但這個拜日式動作十分使力,一個小時裏,我極力想要跟上追貼堂上的步伐,一次又一次,身體仍然軟趴趴,無法達標,到中段兩臂痠軟,累得要死。可是,這卻讓我感覺到遺忘了的運動的喜悅,才發現平常那點汗,實在太過好逸惡勞。 運動員與他人比

詳情

曹星如傳奇的啟示

3月11日晚上,在會展上演了曹星如對WBO超蠅量級亞太區拳王向井寬史的「王者對決2」,我有幸能買到第二行的門票與助手Jen入場欣賞這場精彩的賽事。我要感謝Rex(曹星如洋名)的經理人劉志遠,安排開場之前介紹我認識這位「神奇小子」,與他傾談及拍照,傾談間我對香港拳擊界的現况加深了認識。 Rex憑着其打不死的「香港精神」,被港人封為「神奇小子」,這個稱號實在是實至名歸。不論在出賽還是訓練期間,Rex多次受傷,他的成就可謂以血汗換回來的。他當天作賽時,都表現得甚為吃力。我們作為觀眾,一回合三分鐘的拳賽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對擂台上的拳手來說,三分鐘彷彿是永遠。 Rex於2011年出道,至今已連贏了21場賽事,成績斐然。在超蠅量級別中,他屬於「手長腳長」,他的拳「reach」比向井長兩吋,作為拳手這是重要的優勢。 賽後Rex表示比賽時「雞心」(胸口位置)曾中拳,感到非常痛楚,當時處於下風的他,如不是聽見台下觀眾大聲叫「曹星如!曹星如!」,以及不斷疾呼「頂住呀」打氣,他可能也站不起來。因此他謙虛地說,這次的勝利是在大家的支持下得到的。 Rex的故事有三個重要的啟示。第一,他在擂台上展示的堅毅不屈

詳情

BedTalk系列:曹星如上不到大台?

關於曹星如21連勝的消息,人人都在熱血瘋傳。事後陳志雲講因為TVB習慣向本地體育賽事主辦單位收取直播製作費,最後經理人拉倒轉播,而本身和曹星如有廣告合約的華為側為他在面書全程高清直播,高峰時點擊率超過十四萬。原本我專頁分享此事主要都是說大台的守舊和迂腐錯失賺收視的機會,但我忽略了一件事:拳擊賽事在電視直播,其實很難去控制事情有多血腥。鼻青臉腫是家常便飯,而拳擊繩圈也是不少拳手的英雄塚。 Ruby Goldstein做拳擊手的職業生涯不算標炳,所以退役後沒法子做星級教練,反而選擇做裁判。經過不少重要賽事,1960年代他已經成為拳擊界德高望重 的好裁判。他在休息六個月後(聞說是因為心臟問題)接了一場拳擊賽,是過往對賽,同樣是世界冠軍的Emile Griffith和Benny Paret。為隆重其事,比賽選了在紐約進行,美國廣播公司更現場直播賽事。Griffith 曾經是此級數的拳皇兼世界冠軍,但早前被Paret擊倒了。新舊拳皇再度交鋒,就像費達拿和拿度,林丹和李宗偉一樣的「既生瑜,何生亮」的終極對決。 賽事前亦充滿火藥味,在當時民風仍然保守的美國,Paret在過磅時挑釁Griffith同性

詳情

BedTalk系列:心繼續跳

話說,有朋友分享他為了得到醫生證明參加海參崴冰馬的經驗。 長話短說,他的家庭醫生沒有隨意給他寫信,堅持要全身檢查,包括跑步心電圖檢測才給他證明。識途老馬遇著攔路人擋住去路,心裏不是味兒。最後朋友亮出他兩個月前的身體檢查結果,醫生才草草將檢查結果搬字過紙,生怕朋友遇上甚麼不測會告他專業失德。 賽前檢測是參加大型比賽前的風險管理,令賽事醫療支援團隊可以評估風險,其實所有不限跑齡的參賽者都應定期檢查,以保平安。但別忘記,光是剛過去的香港渣馬已經有六、七萬人跑,若保守估計一半男一半女的話,香港的心臟專科醫生沒有可能在現時的病人工作量上再加海量的賽前檢查,所以暫時渣馬都未強行規定參賽者要提交醫生證明。 光以心電圖去檢測耐力賽參加者的風險其實存在極大問題,主要是敏感性(sensitivity)和特異性 (specificity)不足所致。敏感性不足,即是說可以有異常情況的狀態不能由心電圖檢測出來,例如早前在新加坡渣打馬拉松猝死的香港男跑手,做過詳細檢查去跑都逃不過厄運。特異性不足,即是在心電圖的異常也不一定對參與耐力比賽構成危險。國際奧委會追縱由2004-2014年夏季及冬季奧運會超過2000名國

詳情

渣打全馬後感:我們都有一個跑下去的理由

一年一度的渣打馬拉松落幕已有半個月。有參賽的跑手應該都有上傳相片到FB,熱血的姿勢擺過了、汗水亦流乾了,like也呃夠了。 然後夜闌人靜之時,每個喜愛長跑的朋友或許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 Why? 大好的星期日不好好休息,卻選擇歷盡艱辛,挑戰42.195公里的地獄賽程。到底所謂何事?有人為榮譽而戰、有人是想挑戰自己,你呢?你跑下去的理由又是甚麼? 「咪又係落場打卡呃like。」「巴閉囉,英雄主義,夠疊馬。」絕無失實的形容,因為上到場真的有幾萬個戰友陪你瘋狂奔跑。 其實筆者也曾和不少香港人一樣對馬拉松這項運動不以為然,認為有很多跑手都是為湊熱鬧而參賽。直至自己「入坑」愛上長跑,才知道每滴汗水都有其意義。 只有兩年跑齡,外加幾次跑10k和半馬的經驗,我「膽粗粗」地參加了渣打全馬的幸運抽籤,自問地獄黑仔王的我竟然中奬了,成為今年跑全馬的其中一個幸運兒。 比賽當天,望著身邊的健兒們,全身勁裝束,眉宇間爆發出無窮鬥氣,自己不期然覺得心虛。自問這幾個月雖有定時練跑,但是訓練的強度其實遠遠不足夠。 開跑前5分鐘,心裏不斷浮現自己坐上巴士狼狽退場的景象。媽呀!絕對不能讓這件事發生,我在心裏暗暗起誓。 聽

詳情

BedTalk系列:為何菲比斯有拔罐印?

(圖:菲比斯Under Armour電視廣告截圖) 每屆奧運,都會捧紅一些另類運動創傷治療法。2008年北京奧運沙灘排球金牌得主Kerri Walsh火紅了肌內效貼布(kinesio tape),剛去年的里約奧運,菲比斯的拔罐印亦成為傳媒焦點。 大家有無想過,一直在運動醫學走在世界尖端的美國,為甚麼經常有國手展示另類治療法的痕跡?世界級選手的奇難雜症,都不能用最科學循證的方法解決嗎?直至美國游泳總會新任技術總監Keenan Robinson到訪新加坡,真相終於大白。 泳手從小開始在寄宿學校生活,通常學費都包括醫療費用,所以家長和泳手都樂意採用駐校由防護員和物理治療師提供的服務。到泳手大學畢業沒有駐校醫療服務後,需要自行尋找各項贊助維持生活,當然還有運動醫學支援。國家隊成員因為分散在各州份泳會練習,總會沒有用自己經費聘請防護員或治療師,故此國家隊是默許泳手自行找相熟治療師治理傷患。 泳手若有找經理人處理贊助事宜的話,治療一項通常都是找贊助解決。由於非藥物治療廣告不受食物及藥物管理局(FDA)監管,而經理人決定治療和贊助有時只會顧及贊助金額,亦未必顧慮這些是否根正苖紅的醫護人員。若另類療法

詳情

簡評渣打馬拉松2017

參加渣打馬拉松已經好幾年,算是比較後來的一班跑者,至少不是白頭宮女話從前,要跑石崗還是要回機場,或者是連完賽獎牌都沒有的那些年份。所以在我經驗中的渣馬已經不是小眾賽事,而是比較貼近國際水平的了。以世界的水平來看,今年的渣打又辦得怎麼樣呢?為了節省大家的時間,我們只取幾點品評一下。 雪糕筒 有關雪糕筒這個問題,簡直是原始得落後。 比賽未開始之前,我已敬告大家小心路上的雪糕筒。言猶在耳,今年在彌敦道的雪糕筒依然照擺不虞。而且還要變本加厲,擺雪糕筒的地方有增無減。在起跑的一段我已經看到有跑手被雪糕筒絆倒,幸好沒有再推到其他人。在回程南昌至西隧一段,不知道大會是什麼思維,竟呼籲跑半馬的跑者靠左,全馬的靠右,中間天才地嘗試以雪糕筒分隔。在這麼擠逼的一段路竟然嘗試用這種弱智的方式分流,沒有發生意外,只能算大會好運。我在京都也看到有放雪糕筒的情況,但是京都的大會在遠處,還要當眼的地方已經放了很大個警告牌,再加上工作人員提示,可見在地面放置任何物體,都要非常小心謹慎的處理。渣打馬拉松的搞手從來閉門造車,由此可見一斑。 京都馬對路中間雪糕筒的警示 汀九橋 渣馬其中一個自稱的特色是跑上青馬大橋,跑上又斜又

詳情

世紀的相遇

完全是意料之外,農曆新年再看到費達拿與拿度的重逢,不是懷舊的慈善賽,而是澳洲的網球決賽。 時光流逝,宿敵依然,沉穩的費達拿與強悍的拿度,風采依然,但歲月不饒人,彼此心中明白,一起打進網球決賽的日子,機會恐怕愈來愈少了。 這一夜,或許是經典的終結,球迷將永遠記得。 他們上次決戰是在二○○九年,費達拿苦戰落敗,賽後傷痛落淚,還要拿度前來安慰。往後,費達拿仍竭力爭奪網球一哥的地位,但歲月讓球手的高峰過去,當佐高域的世代來臨,一代新人換舊人,誰人也不能避免。 持續背傷與膝傷,提前出局的難堪,讓費達拿的排名逐步下跌,畢竟超越三十歲的年華,怎能應付後浪的洶湧? 像現代神話一樣:費達拿熱愛網球,依然懷抱堅毅的鬥志,換了教練,治好傷患,終於強勢回歸,遇上亦敵亦友的拿度,在球場激起沉寂已久的熱度。 拿度的眼神依舊凌厲,一低頭,頭髮稀疏了不少。費達拿的反手照樣瀟灑,觀眾席上的妻子,緊張得透不過氣,她知道這是費達拿的榮譽之戰。 兩人的巔峰雖然過去,但球迷津津樂道地回憶,豐富了現場此起彼伏的廝殺,輪番的勝負與發球局的爭奪,走到第五局的最高潮,費達拿選擇冷靜進擊,勝利來時,連兩次誤判出界的球證也擋不了。 經過五

詳情

虛榮戰衣

香港跑友(尤其是男性)都有個壞習慣,就係日日著跑tee。幾乎是不分日夜場合,廿四小時穿著。 其實很合理。跑衫全都是Dry-fit料,又舒服又乾爽,夏天時大汗易乾也不容易發臭,簡直是汗男恩物。家居用來作睡衣,舒爽自然,男女合用。再配上一條長身跑褲,更加可以當孖煙通著,正是出得廳堂,上得睡床。 跑tee著得舒服固然重要,但是它最重要的意義並不在於穿著,而是附在跑tee上面的Glory(光榮)和Identity(身份)。 我知道這樣說非常政治不正確,也違背我所屬群組的宗旨(Run the World/馬拉松看世界https://www.facebook.com/marathonscenery,你知我哋一向幾咁普世大愛),但我的確覺得跑tee之間,是有高低之分的。很簡單,「XXX 10K 挑戰賽」 之類賽事附送的跑tee,如果不是特別好著或者設計靚(有嗎?),基本上是隨手就會把它捐掉。 但如果是去跑六大馬拉松,那麼即使跑tee設計和質料都普通(如AXXXXXX贊助那些),大概還是不會捨得放棄吧?分分鐘還會經常穿著,以回味完走六大馬的歡樂(得戚)。紀念衣物,更往往是搶購的戰利品,要同人爭添。其他

詳情